被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歌曲

    离人(潘裕文)
  我紧紧盯着她,伪装得再好,眼睛是骗不了人的,当我将茶水递出时,她眼里分明有所波动。她缓缓伸出了手,我心下一笑,她不得不忌惮外面的暗卫,若要反击也只有趁现在,只是,我是不会给她这样的机会。

    在她的手触到茶盏时,我极快地将早就藏于掌下一根普通的银针弹出,朝她的的太渊去,还要留着活口,不能用雪影针,只好以普通银针替代。我算得精准,这样的距离,不可能还能避开,但终归是失误了。

    她的掌心居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刚巧错开了那根银针,而后一掌拍向我,就在我闪开的瞬间极快地破开窗户跃了出去。

    我几乎在她跃出窗户的一瞬间也跟了出去,心底实在错愕与震惊。倒不是讶异于她避开了那根针,我本也还不至于会轻敌至此,而是……沐梓渊,他特制的化功散居然没起作用。她进来前,我将所有的化功散都投入铜炉中,以火梵之,虽不及入水饮下有效用,但她也断不可能还有气力逃走。

    这人比想象中要厉害许多,我……果然还是轻敌了。

    约是子时出来,现在已近丑时,我在一大片竹林中转悠,颇为挫败。那人轻功不弱,她一路挑着阻碍颇多的路隐匿潜逃,我紧跟在后面,可谁知到了竹林就已经寻不到半分人影。今晚没有月色,天幕零散的几颗星缀着,隐约只能望见黑暗中根根矗立的竹影,我在竹林中转了近一个时辰,不仅寻不到人,连出去的路也寻不到了。

    竹林不可能会大到这般无边无际,叹了口气,这里被人布了阵,而我偏生对此一窍不通,唯一破得了的也就是空绝谷中沐梓渊布的那阵,也不知他现在换了没。

    既出不去,还不如找个地方休息,等到天亮了或许会有办法,这样想着,我干脆坐了下来,背倚着一根还算比较坚韧的翠竹。

    明罗秋笙发现他门中的使者不见了,自然会派人来寻我,只是按照方才追的距离来看,这里偏僻且离思过门还有些远,也不知他们找不找得到……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打断了我漫无边际的猜想,有人正往这边走来,我戒备地望过去,模糊的竹影中又多出了一抹人影,距离我愈来愈近。

    我站起后竹子轻微晃动起来,周围一片静谧,沙沙声就越显清晰。不好!我暗叹,还没来得及动,那人风一样地近,抬手就扣住我手腕,力道大得几乎要将我整只手都捏碎,我不轻呼出声。

    捏着我的手一顿,我立时后退一步,另一只手顺着抓着我的手臂而上,可还未有所动作,那人又拉近了一步,我两只手都被他扣住。

    “呵呵,还聪明,想点我的?”

    这声音……听来绝对的温柔安适,一股子熟悉之感。

    不待我回忆,柔柔的光亮起,硕大的夜明珠照亮了一片空间,我抬头去看他的脸,瞬间有些呆愣。白夜卿,他怎麼会在这里?

    他也呆了呆,然后放开了我的手,嘴角微杨:“在下与姑娘真是有缘,两次见面都在竹林。”

    没想到几年前的事了他还记得甚为清楚,我揉着被他捏的发疼的手,径自坐下,没去理会他。

    “姑娘没事吧?在下方才出手重了些。”他走过来,也挨着我坐了下来。

    我皱了皱眉,向边上移了移,拉开了距离。

    “姑娘大晚上的怎会一个人在竹林?”

    “公子大晚上的又怎会一个人在这里?”我反问。

    “我若说是被人追杀,逃到了这竹林来,姑娘会不会相信?”他笑着道,语调甚为轻松。

    他怎样都与我无关,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将他打量了一番。借着夜明珠的光,这才发现他外衫凌乱,上有血迹,一条长长的口子横在他左臂的衣袖上。

    这副模样,不是被人追杀就是他去追杀人了,两种况都不是我想见到的,这说明竹林中或许还有别人。

    “公子还是把夜明珠收回去吧。”我对他道。

    “姑娘不用担心,在下一向命大。”白夜卿笑得温文尔雅,风拂面。

    我垂眸不语,他几时看出我有在担心他?

    夜愈来愈深,白夜卿早已是闭了眼,似乎睡得很沉,倒真把这荒郊野外当成自己的榻了。我本就劳累,现在坐着更感到了倦意,索也靠着竹子浅浅睡了过去。

    我是被雨声给惊醒的,醒来时天光大亮,密密的雨丝瀑布一般连亘落下,势如破竹,洒溅了一方天地,耳边水声一片。

    上衣裳眨眼间就湿透,偌大的竹林却找不到一处可以避雨的地方。

    “在下与姑娘可谓是患难与共了啊,后若有福,在下定当邀姑娘同享。”白夜卿满头的黑发被雨水冲得凌乱,上的血迹也斑驳开来,颇为狼狈,居然还有开玩笑的心思。

    我不愿同他多说,抬脚就走,一直呆在这也不是办法,更何况下着大雨。他见我走了,也没有问要去哪里,而是跟着我一起走。

    不知晃了有多久,雨势变得小了很多,终至停下,放眼望去,仍旧只见翠绿一片的竹影。

    “你没有办法能出去?”我问旁状似清闲的人。

    “有办法我早就带着姑娘出去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他摇头,缓缓一笑。

    那抹笑容怎麼看怎麼碍眼,我忙着找出路,他就在一旁看戏似的,我现下后悔昨行事之前没有翻翻黄历,怎的就如此倒霉。

    “你不能想想办法?”

    “能想到办法我早就带着姑娘出去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相似的话语,一样的笑容。

    我继续在竹林中转着,突然觉得同他说话实属多余。没转多久,我停了下来,望着林中不知何时出现的人。

    沐梓渊站在前方不远处,想是那场大雨的缘故,青衫染了湿意,有种微润的墨色,他渐渐走近,我便看清还有水珠顺着他的发迹滴落,这样湿润清透的气息,迷离了他一的清冷,平添了山水泼墨的韵致。

    “苏漓!”秦默从他后走出来,也是一的湿漉,黑色小狐狸安分栖在他肩上,耸着脑袋,不甚精神的模样。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