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刚回到思过门我就发现比往闹了不少,就我所见暗卫的人数是以往几倍之多。

    “吴弈呢?”我问青媚。

    “地牢,你们也不用急着去见门主了,他这会儿正忙着与各大门派周旋。”

    我对她点了点头,如此再好不过,赶了几路,颇为劳累,正想好好休息。

    “咦?原来沐公子也来了啊?这倒甚好,有毒医公子这尊大神在,我想我晚上会睡得很踏实。”青媚瞥见我们后的沐梓渊,凉凉出声道。

    我心里一叹,她在沐梓渊上吃过亏,见到他自然没什麼好脸色,现在想必也知道沐梓渊与我们合作一事,再是生气也只能逞逞口舌之快了。我本以为到了顺德山庄就会分道扬镳,没曾想他会跟着我与秦默一路来到思过门。

    我见青媚脸上隐隐的不快之色,突然兴起,有意对她道:“我先回房休息,沐公子是贵客,记得给他安排个好住处。”

    秦默想来也是看出了青媚的不愉快,我话还未说完,他就急急离开,势必要让青媚领着沐梓渊去找住处。

    我好笑地看着一人一狐走远,而后对着那袭青衣道:“青媚会带公子去休息,若有什麼需要也只管对着她说便是。”

    “嗯。”想象中的回答,我张了张嘴,还想说什麼,却发现无话可说,只得转离开。

    回到房中,看到那几个偌大的火炉,疲累之感更甚,我靠着沿小憩,不想竟沉沉睡了过去。

    “苏漓……苏漓……”

    我睁眼,撑着有些发昏的头,便看到青媚站在边,一只手摇着我。

    “门主已经在广忌厅等候许久了,派人叫了你却迟迟不见人影,这才让我来看看。”她见我醒了,收回了手。

    “嗯。”我应着,心里暗自奇怪,怎会睡得这麼熟?

    “怎麼了,很累?”青媚见我一脸疲惫,问道。

    我摇摇头:“只是有些困,走吧。”

    到了广忌厅,发现罗秋笙确实应是等候许久了。他懒懒地靠着椅背,无意识把玩着……玄狐。那只小狐狸正被他捏在手里,可怜地缩成一团,红色的眼睛里一片凉凉的悲哀,哪里还有半分在秦默面前盛气的模样。

    “门主。”我低首叫了声。

    他对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坐下。我环视了一圈,发现整个广忌厅只有沐梓渊旁还有空位。沐梓渊?!他也在?我坐下,揉着仍旧犯晕的头,后知后觉忆起他与我们一道来了思过门。

    “这几思过门的地牢已经关进了不下百人,各门各派明里拜访,暗里夜探,倒真不知我这里还如此受欢迎。”罗秋笙语调极轻,十指缓缓梳弄着小狐狸的皮毛,却惹得它一阵颤栗。

    “守株待兔也不是办法。”吴弈叹了口气:“地牢那群人根本就不知晓地图是个什麼样,闻风而动,不顾生死就来了。”

    “沐公子可有办法?”青媚挑眉,颇有些咄咄人的架势。

    “当年覆灭王朝,领军将领功不可没,却没被载入史册。”沐梓渊开口,却明显答非所问。

    “哦?”罗秋笙似乎来了兴致:“所以沐公子的打算是?”

    “择,去玉国一趟。”

    现在的玉国亦是当初崇威建朝的国都,可……连吴弈也不知晓的事,去了也不亚于海里捞针。

    “依现在况来看,也只有如此了。苏漓、秦默,你们跟着沐公子去玉国,希望这一趟不会令我失望。”他说最后两个字时,语调放得极缓,视线漫不经心地扫过我。

    我低下头,暗道此人疑心未免太重,让我们跟着沐梓渊也不过是为了监视,我早已不是空绝谷的人,他这是不放心我还是不放心沐梓渊?既如此,何不让青媚或者吴弈去?

    “明,撤了一半暗卫,地牢里的人没用的话就杀了,我倒要看看还有多少人愿意来送死。”罗秋笙说完这番话,很是顺手地将玄狐抛出,转眼踏出门外。

    小狐狸还来不及呜咽,就落入了秦默怀中。远离了罗秋笙,它开始欢快起来,不过并没有持续多久,吴弈拿着扇子轻轻敲了敲它的头,它立时又安安稳稳地一动不动。

    “呵!有趣,原来还是个欺软怕硬,欺善怕恶的主儿。”青媚笑得张扬,一行人也随即出了广忌厅。

    我仍坐在椅子上,头晕晕的不愿动一下。

    “枕香,你用了多少量?”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扭过头才发现沐梓渊也还在旁边坐着,脸微沉,眉微蹙。枕香是迷香的一种,用量过多会使人致幻。它配法古怪,与一般的迷香不同,正是如此,鲜少会有人使用。

    因为夜里难以入睡,我便在房里燃了枕香,不过用量极少。

    “近几赶路有些劳累,不注意便点得多了。天色不早了,沐公子应该早点休息。”我说完,便急急离开,也没管他听了这蹩脚的理由后会作何感想。沐梓渊的话倒提醒了我,问题就出在我房里的枕香上。

    我来到房外的院子,看着一片的红烛,抬手招来暗卫:“叫小珂来我房里。”

    随后我进了房间,细细检查了那几根被我制成熏香模样的东西,果然……已经不是我原来的那些了。小珂是个哑女,一向乖巧,一年前卖葬父时我将她带回了思过门,平负责整理整理房间,这样的人是断不可能会知道如何配制枕香。

    “咚咚咚”

    我轻笑,来了麼。

    “进来。”

    推门而入的女子形纤巧,低垂眉目,恭恭敬敬的模样。

    “天气越来越了,每次来我房间想必会很辛苦?”我站在她面前,轻轻问道。

    她摇头。

    我斟了一杯茶递过去:“房间里有些东西需要打理,我也不便让外面的暗卫来,只有大晚上叫你了,先喝杯茶吧。”茶水里被我下了剧毒,只要喝进去,半刻钟内不服解药就会亡,毒虽剧烈,却也常见,但凡懂得药理的人都应看得出来。

    她正要摆摆手,我又把杯盏推进了一步,几乎凑到她嘴边。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