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罗秋笙微一挑眉:“那沐公子的诚意是什麼呢?”

    没等沐梓渊回答,展图已经开口:“我们只要青神阙,其他的东西随罗门主处置。”

    青神阙……那本药典?

    “这麼看来,是笔好买卖啊。”罗秋笙笑了笑:“展二公子那份地图是从哪里来的?”

    “在我布庄的一个分号里,差点被掌柜的拿来垫桌脚。”展图说着耸了耸肩。

    那边秦默正在喝茶,听了这话费力地把水咽下,咳个不停。

    罗秋笙一个眼神斜过去,满意地看到他使劲憋着后才道:“其余两份地图不知所踪,这份留着引蛇出洞也不是长久之计,真正持有地图者也不一定会现。莫不是要我把来思过门的人全部抓了一个一个拷问?”

    呵……我轻扯嘴角,估计他也正是这麼打算的,反正拷问人的事全部交给吴弈就好。

    “所以沐某还想向罗门主借两个人。”

    听过这话,我抬头望去,正巧瞥见沐梓渊也望过来。他……指的是……我和秦默麼?

    “哦?”

    “上云雾崖,地图一事,还需借助玄狐。”

    罗秋笙皱了眉,片刻后又笑道:“云雾崖……沐公子这算盘打得精啊。只是……就算上去了,你有把握能从老怪物手里要到玄狐?”

    “我一个人自然没把握。”

    “看来我可以回去等沐公子的好消息了。”罗秋笙又扭头对我和秦默道:“你们就留在顺德山庄,听沐公子差遣。秦默,我希望你不要再给我出什麼岔子。”

    他说完,便是一甩绣袍,出了客室。

    我颇为同地看了秦默一眼,想必每次都要被门主告诫心里十分不好受。

    罗秋笙一走,秦默也起准备离开,“等等!”我唤住了他:“云雾崖……是什麼地方?”我虽对江湖的事了解得不多,但也知晓个大概,这云雾崖,却是没印象。

    秦默站在那儿深思,半晌没个反应。

    “还是我来告诉姑娘吧。”展图笑呵呵地道:“云雾崖离这儿不远,骑马大概四路程。上面住了个老怪物,老怪物养了只玄狐,那狐狸鼻子灵得很,什麼东西,隔了百米也能闻得出来,你上若是曾带过一些东西,他也能够辨得出。”

    所以……是要靠这只狐狸来找地图了麼?只是……展图这回答也是不清不楚的。

    “你先带秦公子去休息。”沐梓渊对展图说道,而后看向我:“云雾崖上的老怪物真名为黄豫,与玄机秦默同属一宗。秦默的师傅与他是师兄弟,因嫉妒其天资聪颖,设计陷害,后来他一个人来到云雾崖,一住便是几十年,淡出江湖,亦没什麼人过问。”

    我静静听他说完,秦默不愿说起此人的原因,也大概知道了。在秦默心里,即便师傅已经过世,他依旧崇敬着,大抵也是不愿相信他会去陷害人。

    偌大的厅堂只剩我与沐梓渊,他立在我面前不远处。一室安静,我忽而就觉得夏又闷了许多,于是抬脚就要走。

    他先一步挡在了前面:“醉梦里,你何时下的?”

    “一年前。我回去时那些虫子还不能够入蛊,是以耽搁了下来,不过,下了蛊之后公主的病却有好转。”这麼说着,我心里却在想他问话的含义,莫不是嫌我去的晚了?或者公主如今子又不大乐观,他是来兴师问罪了?

    一阵沉默,这人站在眼前不说话的时候最是令人感到压力,想了想,我问道:“公主的子……如今可好?”

    “嗯。醉梦里,双生蛊?”

    那厢声音低缓,我闻言讶异地望了他一眼,他神色是事不关己的平静,我又想起每每寒毒发作时的疼痛与夜晚入睡的寒凉,便实在淡然不了,于是点了点头:“嗯。沐公子若是没什麼事了,那我先走了。”语罢,我转出了客室。

    山庄颇大,九曲回廊,假山奇石,我坐在一处亭子里感到无奈,只顾急着走,现下却想起自己的住处还没安排,也不知要去哪里找展二公子。

    亭子外花色繁开,我定定看着。真真是……无奈。

    三后,沐梓渊、秦默与我便到了云雾崖。展二公子选的马都是万里挑一的良驹,愣是把行程缩短了一

    这山崖颇高,完完全全的笔直,垂下头去看,云雾缭绕,仿佛根本没有尽头。

    “没其他路可走?”秦默皱眉,睁眼望着几十丈外的一侧崖壁。

    “没有。”沐梓渊淡然:“要到对面,只能从这里过去。”

    几十丈……除非长了翅膀飞过去,我对他道:“沐公子,轻功再好的人,怕也过不去的。”

    “我们过不去,你却能够。崖壁上生有一种植物,茎长约几丈,脆且易折,借其力,应该能轻易到对面去。”

    我再次望了望下面深深的云雾:“两侧都有?”

    沐梓渊点了点头。

    “我试试。”

    “苏漓。”秦默叫我:“你小心,若不行就快点上来。”

    我一笑:“你放心。”而后脚尖轻点,向下掠去。

    轻功归根结底也就是借力而行,轻功越好的人,所需借的力越小,越是轻如燕。若在平地上,但凡有些功力的人也能够脚踏飞花,只是,向下时,你整个人的重量在那儿压着,又须到几十丈外的对面去,就是另一番形了。

    渺渺云雾太过浓厚,我尽量睁着眼看下边,横枝斜伸相互交错的道道黑影,应该就是沐梓渊口中的植物了。

    没有犹疑,脚下一点,转瞬又向对面掠去,在快要下坠时,果然又看见了许多枝茎,就这样,我终是到了崖壁另一侧。

    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长绳,系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对持有绳子另一头的人叫道:“可以了。”没多久,两条人影纷纷闪了过来。

    山林郁郁葱葱,地势倒颇为开阔平坦。这里的树木都异常粗大,我们顺着一侧小径斜斜向下走着,伴随缭绕无尽的白雾,很是迷迷蒙蒙。

    雾气逐渐大了起来,鼻尖都萦满了湿润,眼前景致开始模糊,不多时,我就已经看不清前方沐梓渊与秦默的影了。

    眼睛起不了任何作用,听觉倒是异常灵敏起来。似乎许多东西四面八方地向我这个方向而来,“簌簌”的破空之声在寂静的林中尤为尖锐,我皱了皱眉,在心里估算着距离,然后瞬间弹跳而起。

    “砰砰砰”几声撞击,那是……石块?

    没等我多想,耳边又是一阵声音,正打算避开,浑却开始痛了起来。寒毒……我半伏在地上,紧紧缩着,疼出了层层冷汗。我向腰间摸去,这两年自己也配了不少药用以缓解毒发,入手空空,这才想起把药忘在了思过门里。

    “秦默……”我咬牙叫道,也不知他听不听得到。罗秋笙分派的许多任务都是我与他共同完成,是以思过门里,我对他要比青媚与吴弈来得熟稔。

    半晌没个回应,那些簌簌的声音越来越近,就在我不抱希望时,却突然感到腰间一个用力,被人拉进了怀里。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