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夜色深沉,女子仍在叫骂,塔室寂静如初。不大一会儿,从梁檐跳下两个人,其中一人伸手对着墙面一阵触弄,塔室急转了近一圈,开合的窗瞬间关上。

    “这下总算清静了。”那人施施然一扇衣袖,室内四角均燃起柔光,一室通亮。

    “这里俨然成了展二公子的避难所。”墨衣男子看向一角的榻,淡然道。

    “戚嫣那丫头我惹不起,只好躲了。”展图无奈地耸肩:“为什麼不让我追他们,到得了这来,能耐不小,兴许会有另一半地图的消息。”

    “他们正是我们要等的人,再者你追不上她。”

    “哦?”

    男子指了指杂乱得蒙了尘灰的地方:“从进来,一个脚印都没留下,你轻功有这麼好?”

    展图摇摇头:“还真没这麼好。”他掏出怀里的一方绣图:“你拿着,如今我这山庄只怕里外都是贼。”

    男子沉默接过,而后走向书柜,抽出一本书,缓缓看了看,皱着眉若有所思。

    “戚嫣那里偷来的。据说为了弄到这本书她费了很大一番心思,毕竟苗人为数不多了。怎麼,毒医公子还有兴趣?”展图笑的爽朗,能偷到戚嫣的东西实为幸事。

    那边默不作声,他便又道:“说句话呀,我们现在该想想要如何弄到地图,得到《青神阙》,这或许是解你上那些乱七八糟毒的唯一方法了。”

    “图纸不用管它,接下来的事会有人帮我们做。”话语淡淡,伴随房间一阵转动,人已经飘远。

    房内一室寂静,罗秋笙拿着地图看了半晌,一声不吭,面上晴不定。终是在众人屏息中缓缓笑了起来:“看来是早有准备啊。”

    “这地图……”吴弈拿过细细看了看。

    “假的。”罗秋笙道:“八生塔,玲珑锁,就等着我们去了。”

    那纸张看着异常柔软,颜色却也旧得可以,便愈发衬得绣线艳丽无比,绣工更是出神入化。这样一幅作品,当世实在难见,只是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假的?”青媚与秦默同时出声,不同的是后者显然要震惊些。

    “呃……是这张纸的问题麼……”吴弈捏着纸摩挲了半天,似有所悟:“又柔又韧,不容易坏呢……”

    又柔又韧……难怪了,刚才就觉得不对劲。

    “匀绣早已失传,纸上作秀也未得见。特意挑了张不易损坏的,也就骗骗不用脑子的人。”罗秋笙轻哼,他拿过那把锁,居然又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纸。

    不用脑子的人?我默然。这绣工虽比不上匀绣,但亦鲜少有人能敌,只要不对着月光,定然骗得了大片人。

    “明思过崖恐怕闹了”看过了那纸后,罗秋笙又道:“也罢,既如此,便顺了他的意。青媚,吴弈,你们即刻传书回去,放出话,就说,展家的地图在这里。两内,赶回思过门。”

    “是。”两人说着,瞬间便没了影。

    “兜个大圈子,展家就为了你这句话?”我不解。

    “自然不是。顺德山庄虽然人多,但毕竟不全习武,应付不了太多的江湖中人,他们……在寻求能与之联手的人。”

    难道展家自知地图骗不了罗秋笙,他必定会再来,而早已做好了等他来的准备了麼?可是,怎的就肯定去的人一定是思过门的?我看着秦默,原来那八生塔、玲珑锁还专程为你备着呢。

    “明便去拜会拜会展二公子,倒看看他能不能开出令我满意的条件。”罗秋笙袖袍一甩,嘴角一抿,又回头道:“给他处理处理脸上的伤势,我可不希望他这副样子出现。”

    第二,一大早,展家就传出消息:地图丢失。与此同时,思过门亦放出有地图的消息。令一大片人唏嘘不已。

    顺德山庄,客堂,主室,宽敞大气,只是,坐着的那人,实在与这客室不相衬。

    他并未坐在主位上,而是在客座上懒懒散散地倚着,半阖眼眸,黑发虽说束得一丝不苟,但还是颇有种吊儿郎当的架势。见我们进来了,才缓缓站起,一揖:“展某已在此恭候罗门主多时。”

    我将他打量了番,形极好的人,带着股痞气,与想象中大为不同。

    “展二公子客气了。”

    待我们落座后,他便直言道:“想必罗门主此番前来也是为了地图一事?”

    “展二公子何必明知故问,思过门现在已经被不少人盯着,谁想盯着的却是张假的。”罗秋笙说得慢条斯理。

    “这麼说罗门主是要与我们合作了?”

    “展二公子经商,想必从不做亏本买卖,我亦如此。我要先看过地图,再商榷合作之事。”

    展图一摊手:“地图不在展家。恐怕要等沐梓渊来了亲自给你们过目了,我也就是在这先接待几位贵客的。”

    沐梓渊?!我心里突地一跳,这才想起他与展图是熟识。

    展图的话刚说完,便从门外又进来一人,长衫微染墨,还是那般清清冷冷。我只看了一眼,就移了视线,在位置上定定坐着,只是心里,多少有了些不平静。

    “罗门主。”他开口,语气客气疏离着。

    “沐公子。”罗秋笙也是微微颔首。

    沐梓渊将手中一卷图纸递了出去:“罗门主慢慢过目。”

    罗秋笙展开地图,上面并不像一般地图那样有标注,漂亮的绣线勾勒出弯弯曲曲的像是符文一类的东西。而这纸张……

    罗秋笙以指摩挲了一会儿,便道:“皮?”

    沐梓渊点头:“地图并非以纸所作,而多数人提到匀绣便会想到纸上作秀。”

    “所以你们就用纸弄了幅假地图。只是,我又如何能得知这一张的真假?”

    “罗门主大可留着地图慢慢研究。”

    “哦?沐公子不怕我私吞了?”

    “沐某相信罗门主此番前来的诚意。”他走到展图旁边的位置上坐下,不疾不徐地道。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