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天气开始明显回暖,我闲适地在谷中逛着。今,阳光甚好。

    以往我并不长在空绝谷中走动,只多去竹林坐坐,或是到潭边打水,今倒是有了兴致随意逛逛,这一逛之下,才发现,空绝谷当真是够大的。

    越过清华阁和那处幽静的小筑,往前百来步,有两条岔路,左面赫然是一条长长的小道,望不见尽头,右面则要宽阔些,也是不知延伸到哪里。想了想,我抬脚走向左边。

    一刻钟后,眼前开阔起来,入目是一大片药园。

    我边行走边观察,发现这里药材种类极多,更有些许是要时值初夏才生长的草药,在这儿却长势良好。

    正看得入神之际,背后蓦地有人出声:“姑娘,你的手链掉了。”

    转过,一名布衣老者站在面前,青灰色衣衫,背部有些佝偻,却依旧精神烁烁。他手里拿着一串红色的珠子,那是在蒙塔沐梓渊被小贩拦住去路时买下的,我自是不会朝手腕上缠,便一直带在上。

    “多谢。”我接过链子,对老者道。

    “不客气,你是苏姑娘吧?”老人开口道,随意地扯下旁一片有些枯烂的叶子。

    我有些惊讶,自己极少在谷中走动,更是从未见过眼前的老人,他怎会认得。

    “呵呵。不用那麽防备,谷主带回来的人也就你和芸季而已。芸季那丫头我是见过的。”他笑道,手还不时地摆弄着药草。

    老人极为和善,见他专注的神,我猜想怕是这一大片园子的草药都是他在打理,而从方才他说话的语气来看,在谷中待的时只会长不会短。

    这样一想,我对他除了惊讶外有的那一丝防备悄然消散,于是略带歉意道:“哪里,我这样进来,希望没有打扰到您。”

    “小姑娘跟我客气作甚麽。”他冲我摆摆手:“你叫我李叔吧,这里大伙儿都这麽叫我。”

    “李叔。”我开口:“这些草药全都是您种的?”

    “嗯。”他抚弄着手下的叶片,不释手:“我没什麽好,也就中些草药罢了。没想到,这一种,几十年都过去了。”

    几十年?我问道:“李叔是在谷中看着公子长大的?”本想问他是否跟着老谷主一块儿的,想了想,还是作罢。他在这里待了几十年,对原谷主想必也是感深厚,何必再提逝者,平添伤悲。

    “是啊,谷主自小就聪明异常,老谷主也是恨不得将平所学倾囊相授。只是……只是……”李叔顿了顿,猛一叹气:“老谷主还是太严苛了些,这空绝谷的谷主不好当啊……”

    我知他在叹什麽,却也无话可说。

    “苏丫头,听我一糟老头子说话很无趣吧?”

    “不会。我刚看见有些草药并不是这个季节生长的,李叔是怎麽把它们种出来的?”

    老人脸上颇有些自豪:“我捣弄了大半辈子也不是白弄的。来,看看这土。”

    他将我引到一处新翻的地旁,那里的土并不是惯常所见的颜色,有些偏向灰黑。我蹲下,用手细细捻了一小撮土,触感与一般的土无异。

    “要种它们可不容易啊,我调配了无数药剂倒入土中,才让它们长成今天这个样子。”李叔边说着,边走到了另一块地,翻了翻,示意我看。

    这一块地,颜色又与上一块有了差别。我了然,这正如沐梓渊喂养的那些雨燕是同一个原理。不过,我仍旧有些疑惑,冬里天寒地冻,饶是土质再好,怕也长不出什麽来。

    “那些用来做甚么的?”我指着不远处被搭成弧形的竹片。

    “那是用来御寒的,天冷的时候,用蚕纱缚上。”

    难怪了,我点点头:“李叔若不嫌弃,不如以后我帮你一起打理这草药如何?”

    见他正要拒绝,我又道:“李叔不用忙着拒绝,我也不是白做的,我想向您讨个东西。”

    “什麽东西?”

    “我想要李叔帮我配一瓶药剂。”

    “我当是什麽大事儿,苏丫头想要什麽样的药剂,开口就行。”李叔豪爽地说道,又转过继续忙活。

    我站在药园中深思。会说那一番话,源于自己始终认为,想要受惠于人,必先施惠于人,那麽,依沐梓渊的子,会救我,教我医术,施了如此大的惠,我要如何还?

    这之后,每酉时我会去药园帮着李叔打整那些草药,或许人老了都会比较寂寞,他见我来了十分高兴,会絮絮叨叨不少事

    譬如,谷主小时候是怎样成天绷着一张脸,背后总有一个小女娃叽叽喳喳,吵闹不停,他由最初的不耐到最后无可奈何……

    譬如,谷主虽有过人资质,但每练剑仍是从升到落,从开始一个招式反复练上数百个夜夜到后来无招胜有招……

    譬如,他一个老头子,不会武功,没甚麽长处,唯有种种药草,兴许也算是帮谷主做些什麽……

    ……

    从李叔口中,我知道了右边岔路是以往老谷主训练弟子们的地方,现在亦为谷中弟子住处,沐梓渊当上谷主之后,便了他们自由,留下的,都是自愿跟着他的。

    訡墨居背后有一片十分宽阔的地方,背,湿润,较为适合红烛生长。这几我将地翻了一番,把李叔给的药剂倒入,准备植上红烛。

    红烛算不得什麽好看的花,加之喜,厌光,本含有毒,没多少人会种它们。我昨骑着沐梓渊的千里到天都,颇费了些精力才找着一些小苗子。

    细细将它们种下,擦了擦汗,我坐在一旁石块上,愣愣出神。连沐梓渊何时来的都不知晓。

    待我回过神来,就见颀长的影立于眼前。

    我忙起,冷不防踩在脚边的锄具上,整个人顿时向前俯冲。来不及哀叹,就扑进了那人的怀里。

    淡淡的药香十分清晰好闻,我尴尬支起,退后一步,站稳,微微低头道:“对不起,公子……”这麽一低头间,赫然瞥见他衣衫上明显的污迹,我便找不着话语了。

    他今穿的外衫竟然是白烟色的,不同于以往的淡墨。这样有些苍茫的颜色和着他清冷的气质,居然是出众得很,那团污迹也就更加明显起来。

    我抬头兀自镇定,却蓦地发现沐梓渊嘴边噙着一丝极浅的笑意,仿若石子投入静水寒潭,泛起涟漪。

    这着实让人惊奇,我疑惑:“公子?”

    他低首拿出一本书册递与我:“初级内功心法你想必已经能够融会贯通,以后你便照着这本练。”顿了顿,他又道:“脸上有污泥,去洗洗吧。”

    他说完话后便离开了,我那点兀自镇定被瓦解得一丝不剩,今可算是出了个丑,缓缓笑了笑,我拾起地上的锄具,向水潭走去。

    是该,好好清理清理了。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