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又是宽广的大,仍旧纷乱的场景,成片人影交错在一起。白色的衣,红色的血,长剑带起冷光正要刺入某个看不清面貌的人的间。

    “不……不!”我惊惧地醒来,额间全是冷汗。

    这梦,已是第二次做了,每一次做都能感到心底惊乱与泛滥的疼痛。

    为什麽?为什麽会有如此奇怪的梦境?

    缓了缓心绪,这才发现我躺在一张雕花楠木上,靛紫色的幔,如烟似水,房内每一处梁木,每一个饰物,皆有雕刻的花纹,莫不精致细腻。

    “吱呀”一声,从门外娉娉婷婷走进一位少女,她见我靠在柱上,眼睛一亮,迅速地跑了过来:“呀!姑娘你醒了?这可真巧,杏姐姐刚叫我来看看,你就醒过来了。”

    我细细看着眼前这张突然出现的脸:瞪得溜圆的大眼,眼珠子比墨色还要浓黑,闪了灵动的光。嘴角开合时自然咧出调皮的弧度,整个人就如同未熟的蜜桃般。

    “呃……我叫小桃,姑娘你叫什麽名字呀?你要是有什麽需要尽管叫我好了。啊!对了,我得去跟杏姐姐说一声你醒了。”她猛一拍拍头,一阵风似地跑了出去,急不可待的动作,掩上房门时却是异常的轻柔。

    小桃?果真是人如其名。

    我还没来得及问这是在哪里,她就出去了,看来是个急子。

    那天……最后的记忆便是我晕了过去,怎麽到这儿的?会是,沐梓渊麽?晕过去之前好像是见他动了动的。

    我缓缓下了,推开临近的一扇窗,蓦然间有些呆滞。这,我居然是在船上?

    看着底下澄澄的碧水,远处渐隐的山色,我确信自己是在一艘画舫上。

    “明赶到襄河吧。”突然记起沐梓渊说的话来,若猜想没错,他应该与那位盐商是相识的,而我现在就在那盐商的船上。

    我静静望着远处的湖光山色,今天气是难得的好,眼见之处,莫不是山水明净,柔柔和和。

    门扉再次响动,我回头,又看见一位娉娉婷婷的女子。

    “听小桃说姑娘醒了。午膳正在准备,你晕了两个夜,想必也饿了,我熬了些清粥来,姑娘可先将就着吃点。”她将手中的碗放到桌上,开口对我道。

    这女子,生得极为明媚浩然,着浅红的衣衫,这麽站在人的眼前,胜过胭脂万点,是清风拂过,满园杏皆繁开。

    我一时立在那儿没有言语,心想这麽一位常有佳人在侧,坐收无数银两的商人,到底怎麽与沐梓渊相识的。

    “姑娘是在担心沐公子麽?若是这样,姑娘可以放心,他无碍,反倒是你,晕了些时候,又未进食,体质恐怕比较虚弱。”她见我不说话,便自顾地道。

    “无碍”,这麽说,沐梓渊已经无碍了。只是,我轻轻将掌心合上,似乎都还有那般冰凉蚀骨的温度,难道“净水”真有如此神奇,能治百病?

    “如此便劳烦了。”我对她道。

    “姑娘不必客气,唤我小杏便可。我先出去了,若有什麽需要,姑娘只管知会一声。”她轻轻一笑,便转走出房外。

    桌上摆的碗冒着气,袅袅自碗延处升腾开来,衬得清粥愈发的可口。两未进食,现又见到眼前这碗颜色清丽的粥,我只觉得一阵饥饿,便坐下吃了起来。

    食过粥后,确是精神了许多,想着去找沐梓渊,我便推开门走了出去。

    出来一看,才不由地一惊,这画舫,远比我想象中要大上许多,也富丽精致许多。

    画舫一共两层,雕刻繁复的梁柱上,紫金色的暗漆流转着浅碎的流光,细看之下,是上等的黄金研磨之后调入漆液而成,就连房中的纱帐皆绣以金丝,美而丝毫不显浮华。我所在的房间正是画舫的二层,出门后在长廊尽头便是阶梯,看着此时脚下的楼阶,我缓缓揉了揉额间,寻常人家难以见上一面的黄金,在这里却研碎了用做垫脚石,果真是钱财多的没处用了麽?

    思及此,脑中便不由浮现出一位满皆是金丝银线,出行便是佳人美眷,或许手中还摇着一把玉扇的人来,这麽一想,心里便隐隐生出些许感慨,沐梓渊这样一位清逸傲骨的人,怎的会结识了个如此的商人。

    船颇大,船上却是连个人影也难见到,我在底下走了半天,正打算顺着原路返回,回屋里去等着的时候,却听见小杏的声音。

    “可找着人了,我这就领着苏姑娘去用午膳,待会儿晚了又该被杏姐姐说我怠慢小少爷的贵客了。”小桃嘻嘻笑着上前。

    “苏姑娘请慢用,这些菜都是特别吩咐厨子做的,极为补子,你刚醒过来,正是需要营养。”

    满桌的菜肴色香味俱全,只是却只有我坐在边上。

    我唤住正要离去的小桃:“就我一个人用膳?”

    “对呀。哦,我到忘了,沐公子的那份,杏姐姐已经送去了他的房里,他一贯都是在房里用膳的。”

    沐梓渊的习惯我自是晓得,不过我要问的不是这个,于是对她道:“你们小少爷呢?”

    “小少爷一前便走了,是他命我们将沐公子送回去的。”

    “小桃姑娘为何不坐下一起用膳?这麽多的菜,我也吃不完的。”

    她略微调皮地道:“这可使不得,小少爷的朋友便是庄里的贵客,小桃一介丫环,怎能与贵客同桌呢。小桃先去忙别的事,苏姑娘有需要直接唤一声便可。”说罢,旋即走远。

    我盯着远处隐去的衣衫,心思百转。从小桃提起小少爷的语气看来,她是并不惧讳这位少爷的,她子虽活泼,但一言一行也是谨守本分,懂得礼数。这位小少爷边的丫鬟可都是甚为伶俐,看来我得改观一下印象中的商人形象了。

    影西斜,橙色的光晕投在水面上,刹那间光华点点,映着蒙蒙蜿蜒的山体,甚是美丽。

    我靠着船舷,说不出的惬意。

    沐梓渊一也未踏出过房门,我虽是担有些心,却也不打算贸然打扰。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