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想来他此次到蒙塔便是为了这七夜果,只生于偏南或偏北之地的草显然是不会出现在蒙塔,来这几天倒也听说这位首领是个好奇花异草之人,躺在上一月有余的时间,竟有不少人送来各地珍异的花草,七夜草应在其中。空绝谷中也不知有多少人在外打探,否则哪会那麽凑巧得了这七夜果。

    该说他是深抑或痴人呢?我有些自嘲地一笑。

    “有话要说?”清淡如水的声音响起。

    我忙敛了唇边的笑容,抬头发现他早已放下碗筷,于是便道:“看来这位首领倒颇受人喜欢,都病得大夫束手无策,居然还有人往他宫里献宝。”

    “病了并非要死,况且一个人仅用了几年的时间就将鹰族壮大至此,他,仍旧留有威信。”

    我点头,随他出了客栈。

    寂静的山道上,只有马蹄滴滴哒哒的声音,我骑在马上感到些许恹恹。

    “吃了它。”面前赫然多出一只手。

    沐梓渊不知何时停了下来,手上摊着枚绿色的丹丸。

    我吃过药丸,还未来得及问是不是要发生什麽事,就见山道上“簌簌”地窜出几条黑色人影,将我们围住,同时响起一阵诡异的铃铛声,忽远忽近,犹如一股丝线缠绕在耳边。

    “咦?”柔柔的语调,有令人蚀骨的温柔,“毒医公子果然不一般呢,我的摄魂铃到了你这只当是摆设了。”

    彩色衣袂蹁跹而下,似风中旋着的叶般稳然落地,薄纱裹着的段,婷婷地静立成一幅画。

    是她?我皱眉。

    “看来姑娘好了。”

    “呵!这要多谢公子手下留了,我现在专程带着人来感谢公子呢!”听过沐梓渊的话后,女子笑,腰肢轻摆,极是妖娆。

    “沐某何德何能劳烦思过门的音杀亲自道谢。”

    思过门?!月影潭中映月影,思过崖上始思过。乍听这个名字倒突然让我想起这句话和之前受伤时混乱的梦境,不过自那后便再也没做过相同的梦,这到底怎麽回事?

    “沐公子真是客气,我要蒙塔那病得只能躺在上的人的命,你却偏把他给救了,我要七夜果,你一样把它拿了,还真没看出原来公子是如此客气之人。”女子缓缓向前,周围的黑衣人也随着她的动作而愈加密集地围着我们。

    “诶?”女子眼光忽的瞟向我,眼里的惊诧一闪而过,随后笑道:“有趣,你伤我,她救我,实在有趣,呵呵……”

    沐梓渊回过头淡淡扫了我一眼,我只有心里暗叹,真是自找麻烦。我隐隐有些担心,沐梓渊的的武功如何我虽未见过但也听说过,那女子与他打斗只是受了内伤,我却直觉得认为并非是他手下留,眼前女子恐怕不容易对付,加上围着我们的人,怎麽看来我们都处于弱势。

    女子笑着,打了个手势,几乎眨眼间,那些黑色人影如鬼魅般迅速地向前,同时朝着沐梓渊攻去。

    墨色长衫自马背上跃起,沐梓渊随手折了头上一截树枝,而后便融进人影中。

    我见过芸季练剑,原以为沐梓渊的剑法也如同她一般,华丽而耀眼,却又暗藏犀利。现今看他手拿着枯枝,与黑衣人打斗,确确实实颠覆了以往的想法。

    他的一招一式并不华美,剑法也不弱芸季那舞得缭乱生花,但招式变化颇多,你上一秒或许还觉得那把剑够不上威胁,但下一秒就足以要了你的命。

    那些黑衣人,却也不容易对付,他们招式看着诡异,形更是快得不可思议。而那女子从他们动手后便一直站在旁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似乎没有出手的打算。

    那节树枝在沐梓渊手中如利剑一般,我只能看见它不时地在空中来回。

    “叮咛叮咛”,铃音又响,较之前多了几分急促与刺耳,尽管吃过丹药,还是能感觉头微微疼了起来。

    我急忙跳下马,还未站定,一声嘶鸣,转眼间马已扬蹄跑远,如若不是隆冬,恐会激起尘土无数。

    伴着诡异的铃音,女子形极快地闪入人群中,手中不知何时也多了两柄弯钩,亮银色的光不时闪了人的眼。

    头疼之势更甚,那是一种犹如针刺般微小却不容忽视的疼痛,似乎每刺一下,便又入骨三分,令人深深感受得到,却找不到缓解方法。这时候,清醒倒不如晕过去得好。

    我撑着发疼的头,向沐梓渊看去,但人影交错,模糊了面容,只来得及瞥见一抹青色影,也是极快地在一片魅影中闪过,似乎,他一点也没受这阵铃音的影响。

    “叱”的一声响,如利器在寒冰上划过,带着撩耳的清越,沁人的冰寒。

    铃声有了一瞬间的阻滞,我抬眼,正巧看见那把剑出鞘的光华。

    似寒月下的冰茫,连泛的光的都是冷的,生生把这冬的凛冽给比了下去。空气都静止了一般,只余一线青光蜿蜒出弧线,是太深太沉的夜里一抹凌厉的锋芒。

    这就是霜华麽?我看着沐梓渊手中已出鞘的剑,剑光在墨黑的剑下愈发濯濯洌洌,好冷的一把剑,就如同……使这把剑的人一般。

    打斗不觉间已停了下来,方才蓦然而来的寒光已经掩回了剑鞘里,不着痕迹。

    黑衣人相互搀扶倚在枯树边,沐梓渊与女子相对站立。

    蓦地,“咳……”,女子后退几步,抬手拭去唇边血迹:“沐公子好剑法,今能得见霜华出鞘,也真是幸运了。多谢公子手下留。”

    说罢,她已率先走远。

    我走到沐梓渊旁,不期然瞥见他子斜了斜。我赶忙上前搀着他:“公子没事?”

    “没事。”他推开我的手,淡淡道:“或许我该感谢你救了她,否则今她的铃声也不会摇得这般温柔。”

    他语气平淡,令人不辨喜怒,我亦不再答话。

    “你给她的药可缓解多久的毒?”

    “半年。”他是料定我解不了这毒了,我若是早知道毒是他下的,还管那女子作甚麼。

    想了想,又对他道:“马中途跑了,今晚或许只有在山中找个地方休息。”有些人,他总有一种很特别的气场,无形的压迫,而这种气场在你面对他又不知晓他想说什麼时尤为明显,所以我有心转移了话题。

    他略微皱眉不知在思索什麽,良久才道:“嗯。”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