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话已至此,饶是我再笨,也该反应过来。李胜本并无威胁,而能威胁到皇上的恐怕是他背后的那个人吧。何倾瑶说过他原是个不起眼的武将,能当上将军若非是有勇有谋,那只有一个原因,借人之力。皇帝或许动不了他背后的人,但动一个将军却要容易得多,毕竟胜败乃兵家常事,加之曦国如今动乱不安,皇上派出五万人马只能表明他对李胜的器重与相信。

    “皇上那麽肯定李胜有去无还?”

    沐梓渊没再开口,抬手将一卷图纸放于桌面。

    我拿过图纸,展开,左边是一幅地形图,详细描画出金城及其周边地势;右边则是密密的文字。

    看过之后,不免感慨,倒真是天时地利。金城地势本不算易守难攻,三面临山,除却苍括山的高耸,其它倒也算平缓,但因这几连连大雪阻了山路,大军若要攻城,只剩一条路可走,从西面蒙塔鹰族的土地上踏过去。鹰族可算异族中最为强大的一族,族中个个都是不凡之人,就连女子也是骁勇善战,虽然人数不过万余,却不容小觑。

    曦国与鹰族长期往来,金城有五分之一的金矿采集权交于鹰族,而鹰族亦是帮其抵御了不少侵略。

    这样一来,李胜几乎没有胜算。

    “皇上难道早知近几会连连降雪?”算的这般精准,不是提前知晓会是什麽。

    “天机妙算齐半仙,观天象,知祸福,晓灾害。”沐梓渊拿起桌上茶盏,缓缓斟了一杯茶,浅卒一口道。

    妙算齐半仙,似乎自我晓事之时起,便听得这个名号。他的名字没有人知道,但说到齐半仙,却是人人耳熟能详。此人向来便行踪不定,没想到皇上竟会请了他。

    “公子,我不明白,难道皇上闹出这麽大的动静就只是为了攻城?现在公主遇刺在天越国可是都传遍了,反正曦国皇上也快死了,为什麽不直接联合璃国攻打曦国呢?”从方才便一直站着的芸季出了声。

    她仍没有坐下的意思,开了口,兀自站定。我心下哑然,她在沐梓渊面前倒是敛了不少心气。

    正要收回视线,芸季却蓦地看向我,眼神中晃带疑问。我不解间却发现沐梓渊竟也看着我,眸色是一贯的清冷。

    这,是要我来回答麼?极快地扭过头,现下竟然对着这样的目光有些不适应。

    缓了缓,我开口:“如今百姓安居乐业,最不喜战事,天善公主虽遇刺,却并不能成为攻打曦国有利的理由。攻一座城池与损一个国家所耗财力、人力差距不容忽视,百姓不会喜欢战事连连,朝中大臣不会同意,皇上更不会这麽做。虽然曦国动乱,但若真有兵马安营在外,也会尽力反击的。攘外必先安内,国家都没了,还需要争些什麽?至于璃国,没有发兵的必要,天善公主未曾嫁过去,两国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曦国与天越国如今或许可算势均力敌,如若开战,璃国君王最希望的便是坐收渔翁之利。但如果只是攻下金城,曦国必然会顾及到璃国,偌大的矿藏对两国都有好处,只要天越国君王开口,璃国必定出兵。”

    芸季瞪大眼睛看我,眸中星星点点:“苏漓,你怎麽知道这麽多事的?”

    “在皇宫待的那几,看了些书。”想到临挽檀木柜上满满的书,至今仍不免唏嘘。

    “仅看了几天的书?”芸季满脸不信。

    此时从大开的窗户间飞入一只雨燕,芸季伸手,它便停在她手中。

    “公子,有公主与柳侍卫的消息了,他们一路隐匿行踪,如今已经快要到璃国边境,初景已跟了去,不过受了些伤。”芸季说着,将从雨燕上取下的纸条递与沐梓渊。

    “芸季,你即刻骑着千里跟去看看。”沐梓渊开口道。

    “是,公子。”领了命,芸季转出门。

    “你的伤应该无大碍,我们明启程去蒙塔。”

    蒙塔,鹰族领界,去那里做什麽?虽有疑问,我却只是点了点头。何倾瑶与柳尐已经安全,其它的事我亦不需多问。

    “沐公子。”见他正,我开口。

    沐梓渊的眉几不可见地皱了皱,令人心疑莫不是称呼出了问题,我不常唤这一声“沐公子”,但每次唤却都是带着恭敬。“能否打探一下璃国三王爷的下落?”

    “他早已回璃国,如今领了人马赶去接联姻公主。”顿了顿,淡漠的声音继续响起,“中了毒还有能耐进入谷中,他远没你想得那麽不堪。”

    被他说得哑口,心下不免感叹,究竟还有什麽事是沐梓渊不知晓的。

    三后,蒙塔。

    眼前是繁复而有风的楼宇,不若金城的琉璃玉瓦,也未有江南的烟雨亭台,单看那色彩艳丽的雕饰,壁画,就足以令人生叹。

    鹰族人将鹰作为神一般来敬仰,岩壁上绘有展翅金鹰,小贩的摊上也有各色飞鹰饰物,就连来往路人脸上都彩绘有鹰。

    “这位公子,给你家娘子买个饰物如何,我瞧你们才貌兼备,真是天作之合。”一位挑着横杆的商贩拦住了沐梓渊的去路。

    街上常有小贩拦住路人售卖其商货,一路行来,已看见不少,不想自己也被拦住。对面的人着花袄,头上一顶黑色毡帽,胡须浓密,遮了半面脸,配上他方才一番文雅的话语,倒显得有些令人发笑。

    沐梓渊停在那儿,并未有任何动作,街巷不算窄小,但往来之人颇多,那横杆挡住去路,一时间却也过不去。

    我上前,对着小贩道:“你误会了,那位是我家公子。”

    “哈哈。”听过我的话后,商贩豪爽一笑:“姑娘何必不好意思,这满大街与男人谈笑的女子许多都是没出嫁的,我们鹰族可不计你们那‘男女授受不亲’的说法,我看你们就有夫妻相,现在就算不是夫妻,将来早晚都会是。”

    没料到那人会有这番说法,我立在那儿一时没了言语。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