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天纪483年,正月十六,这一天,举国欢鸣,天善公主出嫁,十里红妆,盛世煌煌。

    我扶着着桃红色轻衣、脸色黯然的何倾瑶进了马车。最后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立的明黄色影。俊秀拔,眉眼细致,眸黑如墨,仿若蕴了雪山顶上终年不散的云雾,看不清眼里的绪。这是个如画的男子,有着深邃如雾般迷离的气息,存了淡淡水墨画般烟雨的韵致,清韵卓绝,确值得有人喜欢。

    天朝现任君主,何天谰,初见之下乍以为是满腹诗书的江南才子,不过,仍然有一股浑然天成的贵气不容忽视。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熙攘的人群声散去,只余留滚滚车轮声与哒哒马蹄声。

    何倾瑶静静坐于一角,用手揉捏着绣满金丝的滚边长袖,表恹恹,我见她皱着眉头的模样,心里叹气。

    “漓姐姐。”良久,她轻声道:“我和你说说话好麽?”

    不待我开口,她又继续道:“九岁以前的好些子我都待在空绝谷里,我娘与以前的老谷主渊哥哥的师傅是认识的,她偶尔会来空绝谷看看我便走。我其实一直和我娘都不亲,她没让我唤她母妃,要我叫娘亲就行,事实上娘亲的称呼我也极少唤的。她说话温言软语,我却一直觉得那很疏离。后来我刚回到宫中,她就生了一场大病,宫里的御医整天在临挽进进出出,父皇陪坐在娘的榻前,几天不理朝政。最后娘还是去了,我看见父皇哭了,好些人都陪在一旁哭,于是我也哭了。其实我没想要哭的,但所有人都在哭,我觉得我也该同他们一样。我,我是不是很没良心?”何倾瑶抬起头,咬着下唇问我。

    “你那时还小,怎麽会呢。”

    “还小……”她喃喃重复着这两个字,半天才道:“我那时哭得最大声,后来,皇哥哥就来安慰我,他当时比我高出许多,我不记得他说了哪些话,只知道后来我不哭了。皇宫很大,我常常会迷了路,有时候会遇见其他姐姐,她们从来不理我。只有皇哥哥会对我笑,他带我见太后,太后也待我极好,让我感觉比我娘亲还要亲。我觉得一直这样下去时很圆满的。可是、可是有一天,倾漫姐姐出嫁了,她披上大红嫁衣的样子美极了。那以后,我就每天做梦,梦到我与皇哥哥成亲,一直到现在我仍然梦着。漓姐姐,你会不会觉得我很不堪?”

    我鲜少见她如此惶惑的表,摇摇头,轻声道:“不会。”

    “我,我知道这是不正常的,可我没有任何法子。皇哥哥让我嫁到璃国,我答应了,以为看不到她就好了。但是,但是,漓姐姐,我现在一点也不高兴,我心里怎麽会这麽难受呢?”何倾瑶望着我,眼睛里已是水雾朦胧。

    我伸出手,搂过她:“若是想哭就哭吧。”这样的感,依赖也罢,喜欢也罢,终究是会消散的。

    “现在哭会不会有损国体?”

    这般模样了,条理规矩竟还记着,我无奈:“新娘出嫁本就该哭,难道你要到了璃国在婚典上大哭?”

    何倾瑶听过话,开始抽抽嗒嗒起来。片刻功夫,已经累了,靠着我睡了过去。

    天色黑下来的时候,一行人到了距天都不远的和石镇。镇子虽不算小,但愣是分了好几间客栈才住下。

    按照既定路线,月余后便可到天越国边境,进入曦国金城,绕过苍括山,一路北行,不出意外,开即能抵达璃国京都晋陵。

    待何倾瑶熟睡后,我熄了案上的烛火,躺在塌上,却是怎麽也睡不着。再过几,便是爹娘的忌,每每临近之时,埋在心底想忘却的记忆便愈发清晰起来,难言的痛伴着深沉的无力感。

    一夜无眠,第二准备上路,何倾瑶乍见到我,瞪圆了眼睛贴到我跟前:“漓姐姐,你这几都没睡好吗?瞧你眼底下的黑影一天比一天重。”

    “换了地方,还不习惯罢了。该下去用早膳了。”

    来到楼下的时候,不甚宽敞的堂里已坐满了人。柳尐与白夜卿坐在一起,其它几十号人三三五五自成一桌,这些都是精挑的御前侍卫,如今围坐在那,气势不容小觑。

    “白兄,怎没看见你那只雨燕呀?”不知谁开口问了一句。白夜卿平里温润柔和,毫无王爷架子,虽说才赶了一天的路程,趁着期间休息的时间,到也和侍卫混了个熟,以兄弟相称。

    “对呀,昨天不是还瞧见你把玩着,难不成飞了?”

    “说来也怪,这个月份竟还能瞧见雨燕。”

    ……

    旅途本就劳累,这会有人扯出了话题,一时间满堂闹起来。我看着眼前交谈甚欢的人群,心早已沉到谷底。

    这个时节自然是不会有雨燕,当然,空绝谷那些被沐梓渊以药物喂出来的除外。它们不惧严寒,飞行奇快。

    我暗自握紧了手随何倾瑶落座下去,注意白夜卿的动静。眼前一抹淡蓝色晃过,衣袖带过空气,扑鼻而来是一阵极浅的兰香。白夜卿轻抬起手,手中蓦地多了一只背部墨黑,头顶一线轻红的雨燕。

    “诶,哪来的?”何倾瑶探过大半个子去看,“它头上怎麽还有红色?”

    “呵呵,它可不是一般的雨燕呢。兴许是被哪家喂养的吧。”白夜卿笑了起来。

    后面的谈话我已无心再听,仅凭那一线轻红我便可知这雨燕定是空绝谷中的。侍卫说昨这雨燕就在白夜卿手中,而从空绝谷一个来回以现在的行程来看,至少也要两天时间。我前天晚上刚放出去,没道理昨就回。这麽说,白夜卿手中的雨燕分明就是我放出去的那只,我们目前的路线与桑荫山方向相反,雨燕不可能是被半路截住。如此,便只有一种可能,我才将雨燕放出,随即就有人将它截住。

    “呀,你怎麽把它放了?”何倾瑶惊呼出声。我再次望过去,白夜卿双手空无一物。

    他是故意的。故意让我看到这只雨燕,然后再把它放掉。

    “抓了别人家里的鸟会有人着急的,当然要放掉。公主若是喜欢可以去买上十只八只。”柔和的笑意,与旁边柳尐的面无表对比鲜明,也更加刺眼。

    “算了,我只是看着那鸟有些稀奇罢了。”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