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头落下的时候,何倾瑶甩着步子回来了,脸色很是落寞。

    “怎麽了?”刚出去的时候还是一脸高兴。

    “皇哥哥不能陪我去了,边关那边来了好些人不知道在商议什麽大事,皇哥哥叫了柳侍卫陪着我们去,然后就进了御书房到现在还没出来!”

    “不想去了?”她左一个皇哥哥又一个皇哥哥,似乎没了他也就没了出行的必要。这般依赖到比在沐梓渊面前还要显得小孩子心

    “去,当然要去。他想让我嫁到璃国我就嫁,他不能和我去我就自己去。也没什麽的……”话语间满是赌气的成分,可神色分明又是倔强的不满和着点点心伤。

    这副模样……这般心思如此明白地写在脸上。近几从她偶尔的言行上我便可窥出端倪,想来当朝天子早是心知肚明,难道这便是让她远嫁璃国的原因?倒也真是纠结着混乱。我皱眉,那麽,沐梓渊是否也知道?

    “柳尐参见公主,皇上派末将随公主出宫。”清越的男音响起。

    “柳侍卫不必多礼。初景,随我换衣服。”

    我对着来人福了福,便跟着何倾瑶进了临挽

    一路上耳中都回着方才清越的嗓音,竟与不久前回空绝谷途中遇到的黑衣人相同。如泉般润耳的声音,听过一次,我相信自己不会分辨错。那的黑衣人,就是这位柳侍卫。如此一来,皇上当时是派了两路人马来找寻天善公主下落,一面大张旗鼓贴告示,遣派官兵,一面又命大内侍卫暗中行动。这,到底意何为?

    马车在道上缓缓行着,我撩起藕荷色丝帘看了一眼,天色渐黑。

    “漓姐姐,你说那个柳侍卫成天绷着脸不累麽?我看着都累。”何倾瑶靠过来凑在我耳边轻声道,眼睛不时隔着帘子瞟着外面驾车的柳尐。

    由于天色缘故我没怎麽注意他的脸,只觉得在暗影下他的眸子倒是异常透亮。不过这位柳侍卫却也不是多话之人,一路上出了宫,上了马车,他都沉默着。

    何倾瑶这话显然有些矛盾,我对着她缓缓道:“沐梓渊不也成天绷着脸?”

    “那不一样!”

    “怎麽不一样?”

    “渊哥哥不说话是正常的。他那样的人。”

    “柳侍卫就不正常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恩,反正渊哥哥要是话多了必定不正常。”何倾瑶思前想后许是再也找不出言语,所幸闭了嘴。

    我看着她那副闷闷的样子,突然感到好笑。

    不多久,马车停下。掀开车帘,入眼是一间极大的客栈。柳尐领着我们直上二楼。

    这里与楼下座无虚席、人声鼎沸不同。用屏风隔成一个个雅间,素淡的屏风和着清雅的山水花鸟,极为赏心。

    到了临窗一隅时,柳尐停了下来。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里坐了个人。背倚着窗外点点烟火,月牙白的长衫,同色玉冠系与发丝。眸子温润,笑得暖意盎然。

    我抚额,疑似看错。想起去年炎夏在空绝谷救过的人和他那句“白夜卿在此谢过姑娘。”

    今倒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都遇上了。

    “王爷。”柳尐首先开口,声音不咸不淡。

    “呵呵。”白夜卿轻笑,瞬间脸部又柔和了几分,“柳侍卫何必如此客气,今天我不是璃国三王爷,唤我白兄即可,对吧,何姑娘?”

    何倾瑶自顾走过去在桌边坐了下来:“恩,白兄可是打算请客?”

    “若是要吃鱼的话,恐怕会令人失望了。我们今天只吃元宵。”

    “元宵?”何倾瑶轻皱着眉头,子俯向前,单手撑着下颚,“白公子就只打算请我们吃元宵麽?”

    “桂花香馅襄胡桃,江米如珠井水淘。得聚楼的元宵几十年历史被广为传颂,第一次来这,上元节又岂能不吃?”

    “原来你也知道啊!恩,你果然是个游山玩水的闲散王爷呢。”

    “何姑娘当真看得起在下。”白夜卿仍旧温和,“咦,柳侍卫和初景打算一直站在那里麽?”

    突地听闻他最后一句话,我愣了片刻,看了一眼站在旁边面上沉静无表的柳尐,正考虑是否该移步过去时,何倾瑶说话了:“初景,柳尐,你们快过来吧,难得有人请客呢。”

    我缓步踱到桌边坐下,柳尐片刻后亦跟了过来。抬头看了对面的柳尐一眼,发现这人连坐都一板一眼的笔直,不愧为大内侍卫统领。

    这顿饭吃的是食不知味。柳尐始终面无表,重复着汤匙在碗里进进出出的动作;何倾瑶喜甜食,早一头扎进元宵堆里;白夜卿面上一贯的盈盈笑意,吃着元宵,动作慢条斯理;我沉默地演着宫女初景,心里思索白夜卿说过的话。他说第一次来,是指第一次来天越国还是第一次来天都?若是前者,很明显他撒了谎,那以前他来这是为了什麽,如何受的伤?若是后者,当真如倾瑶所说“游山玩水的闲散王爷”麽?连何倾瑶都知道这位三王爷喜好游玩,想必这在璃国早已是事实,而璃国皇上会派一个懒散的王爷来接远嫁的公主?

    这位王爷,怕是不那麽简单。如今是好是坏还不分明,现下,我有些后悔当初在空绝谷救了他,真是自找麻烦。

    天都城内闹非凡。满大街花灯花样层出不穷,一曲笙歌如海,千门灯火夜似昼。当真是楼前灯似火,街外月如霜。

    何倾瑶在各种小贩吆喝的杂货摊前看看停停,显然很有兴趣。我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略感无奈。

    “小偷!”何倾瑶蓦地喊了一声,随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只见数条人影摘了几乎人家门前檐灯,不疾不徐地走远。

    “小姐,有没有听过‘一偷元夜二偷青,三偷檐灯四偷红’?”我笑着道。

    “那是什麽?”

    “上元节传统。百姓在这一天夜里偷了别家的檐灯,借以求子。”

    “你是说,刚才那些就是?”

    “恩。有哪个小偷会笨到去偷檐灯,或者偷了檐灯还不急着跑?”我点头,这样的习俗,有多久没见到了,三年了,此刻看见倒是亲切不少。

    “一偷元夜二偷青,三偷檐灯四偷红?有意思,初景懂得还不少。”

    突然而来的男音使人惊吓不少,回过神便看见白夜卿轻弯嘴角,唇边弧度柔和。明明弱弱的光使他的脸看上去愈发有些迷离起来。

    “我跟着自家小姐前在民间生活,对这些习俗还算比较熟悉,”我低着头答道。

    “哦,那初景可还知道些什麽有趣的事?”

    我皱眉,瞥见白夜卿一脸兴致盎然,何倾瑶满眼期许:“很多都忘记了,刚才那个也是瞧见才突然想起来的。”

    “是吗,倒是可惜了。”白夜卿轻摇着头走远,与后面的柳尐同路。

    一个多时辰后,柳尐便以“皇上吩咐公主该回宫了”把何倾瑶请上了马车。

    回到临挽已是夜深,靠坐在沿,我思索是否该叫沐梓渊派人去查白夜卿的底细。最终还是抬笔写了封信系在檐下雨燕脚上,看着它撑开羽翼飞远。

    以雨燕送信,恐怕也只有沐梓渊会了。

    侧躺下,明,便是天善公主远嫁之时。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