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夊Eris 书名:寒花照空谷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字数让人伤心

    推荐歌曲

    倦鸟余花(游鸿明)

    
  这一,我正坐在石凳上看医书,突然有人唤我“苏漓”。

    抬头,芸季站在我跟前,她把玩着手中的软剑,坐到我对面说:“你每就在竹林中看医书不累吗?”

    我有些好笑地望向她:“你每练剑不累吗?”

    “这个怎麼能一样?!嗯,我是说,我练剑都会动的,但你在这一坐可是好些时辰的。”说着,还拿手比划了番。

    这般不合逻辑的想法,也亏得她才能说出。我没在理她,继续看书。过了一会儿,对面的人似无聊地叹了口气,起走了,还不忘加一句:“你跟公子都是一个德行。”

    我哑然,自觉不像沐梓渊那样寡言清寂。

    芸季和我一般大,她跟在沐梓渊边已有七年。她十一岁时,因为闹灾荒,与家里人失散,又累又饿又狼狈的时候遇到了沐梓渊。

    “当时我看见他就觉得好像看见了我家院子里那株桃树开花,三月的风一过,扑簌簌落满一地,漂亮到不行。”芸季每次跟我讲到这的时候,都会连连比着手势,眼神晶亮:“我一路跟着他来到空绝谷,他看上去也比我大不了几岁,但我感觉他比任何人都要厉害。”

    芸季的房间在我楼阁的对面,每次练完剑,她都会跑来与我说话,讲公子如何如何,讲哪里哪里又发生了什麽稀奇事。沐梓渊出谷时她都陪着,知道的事远比我多,讲得也格外有兴致。

    我一直心下奇怪,她跟着沐梓渊这般清绝的人呆了七年,子不见沉静,反倒愈加活泼,实属不易。

    芸季回来了,那沐梓渊必然也在谷中,我琢磨是否该把那天救人的事跟他说,但想着谷中的事他都是知道的,便作罢。他要问,也不会拖到现在。

    我起,回到訡墨居把医书放下后,提了个壶向潭水边走去。在这最大的收获便是将白芨草的各种用量掌握得通透,何时为良药,何时为毒药,清楚得毫厘不差。我摘了很多白芨草的叶,晒干后捣碎放进一个小瓷瓶,每取了潭水冲泡,权当茶饮。不是为了增加体质,不过单单喜欢那股甘洌的香。

    还未走进,远远的看见潭边立着个人影。渐西斜,那一袭青衫在几缕辉光中凝为一抹寂寥的孤影。

    我站在那看了半响未回过神,世人眼中所仰望传奇在我看来此刻却寂寞无比,恍若在世间又独立于万千人之外。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人首先转过来。我拉回了思绪,提着壶继续前行。等盛满水后起看见他还立在那,眼神却瞟向我,清清冷冷。除却学医的时间,我见到沐梓渊的次数屈指可数,学习的时候不觉有什麽,此时与他面对着才发现会有压力。稳了稳神,我开口道:“沐公子。”

    话刚吐出,就觉得别扭。两年里我连他名字也未叫过,更何况唤这一声“公子”。

    他似也感到讶异,眉微皱但很快又平展开来,淡然道:“恩。”然后缓缓向清华阁走去。

    夜晚,暮色沉沉,弦月如钩,我摇晃着杯中绯红色液体,又想起那抹淡青色孤影。

    他,也是个孤独的人罢。

    又一个数九寒天,我捧着手中暖暖的茶杯走出屋。

    芸季在一方宽阔的场地上练着剑,形灵动,宛如游鱼。剑光缭乱于眼前,映着洋洋洒洒落下的雪花,说不出的美感。

    我不懂剑,但也看得出这华丽剑法里的招招犀利,恐怕鲜少有人能敌。又想到沐梓渊,虽从未见过他使剑,单看他教芸季的剑术,不难想象出那人是站在怎样一个巅峰。

    “苏漓。”芸季见我,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朝我走来,后的地上未见积雪。她瞄了眼我杯中的液体,再对着我就像看怪物似的:“两年都喝这个,迟早毒死。”

    我没有理会她半开玩笑的话语,微低头看了眼左臂,那里,隔着衣料,有一块莲花印记。再毒的药,恐怕也毒不死我呢。

    “又不理我!算了,明知你就是这样的子,我才不跟自己过不去。你说公子这次一个人出谷是做什麽去了?”

    “恩,他出谷了?”我有些惊讶,怎没带上芸季。

    “你竟然不知道?!”她表丰富,好似我犯了什麽罪般,“苏漓,到底有什麽事是你关心的?”

    我摇头,看着她扼腕痛惜般走远。正愈回屋,听到有人叫我:“苏姑娘。”然后一封书信交到我手中。

    对他道了谢,拆开信,内容不多,却足够叫我愣在当场。信上赫然写着:苏宅被查封,苏青下落不明,原因是愈加害天善公主。

    我直觉得不敢相信,心里也说不上有什麽感觉,想着要赶到槿城去看看。给芸季留了封信,便跨上马,出了谷。

    连赶着几终于到了槿城,苏宅红漆门上大大的封条刺眼而醒目,我静静望着,便又觉得心里空落地难受。苏青或许遭遇不测,不过这样正好,省的我还要想办法杀他。我一直都不是一个决绝的人,以至于当跳崖之时说的那句“定拿你的血来祭我父母”现在想来也下不了手,即便如此我还是恨他,用了整个心去恨他。现下这般光景,连恨的人都找不到,当真凄惨。

    已近夜晚,随便找了间客栈住下,突地又想起信的内容。天善公主是天越国现君王最小的妹妹,名唤倾瑶,从小体质不好,一直在用药物调理。我是见过这名公主的。父亲在世时医术被广为人道,某一大群人相互簇拥着进了苏宅,叫父亲为一名女子诊病,那便是刚从天都游历到槿城的天善公主,她在苏宅待了几。有一晚我睡不着,来到后院,看见有人坐于岩上,望着满池睡莲,盈盈月光披散在她周围,满目青丝如缎,她静静坐着,那样出尘的气质,仿佛入了画。兴许是父亲的药效果不错,天都那边不时会派人过来取药,未有间断。

    暗自抚额,我想不明白苏青到底有什麽理由害天善公主。推开窗,发现雪不知什麽时候已经停下,外面一片闹,间或有爆竹声响起,恍然惊觉又是一年除夕。

    转瞬,三年已过。

重要声明:小说《寒花照空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