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相处比相恋更让人眷恋

    第二天很多人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夜弦领着璎珞回来,林染和萧岐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杨文志终于回来了,领着两万人,有着以前将领和归隐田间的士兵。萧岐看见这些人的第一件事就是跪了下来。

    “原谅我,打破你们的宁静。”

    狄将军率先扶起他:“少主,属下忠心跟随,绝无怨言。”

    后面跟着的人齐齐跪下:“誓死追随少主。”

    杨文志拉起众人。萧岐安排人先安置好这些人,因为是新来的人,为了减少麻烦,萧岐把他们重新组成一队,没有插在先前的军队里。

    杨文志把萧岐拉到书房。

    “你这次不是开玩笑,你确定要打?”

    “不错。”

    杨文志露出欣慰的笑容:“好,总算没有辜负你父王的期盼。”

    萧岐的眼色一沉,没有说话。

    “哦,你旁边的女子是谁?”

    “林染。”

    “是我想得关系吗?”

    萧岐点了点头,杨文志也点点头:“长得不错,将来可以封做妃子。”

    “杨叔什么意思?”

    “我以前就说过,修家的女儿你必须娶,有什么问题吗?”

    “我也还是那就话,不会。”

    杨文志脸色一变,怒视着萧岐:“你要讨伐,就必须有足够的钱做军饷,修家家大业大,是你最好的选择。”

    “万一修家不肯呢?我们不一定会成功。”

    “混账,一点信心都没有。我已经和修家修少商谈过了,将来成功,他的女儿要做皇后,他现在可以出钱给我们。”

    “不需要。”

    “不需要?你有钱?以前是云染月,是不是这次是因为林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女人,你想要多少可以有多少,你为什么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杨叔知道我的子,没有人可以强迫我做任何事。”

    杨文志怒从心生,抄起桌边砚台冲萧岐打过去,萧岐没有闪躲,砚台打在了他的左肩上,继续踏出房门。

    杨文志气急败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萧岐回到自己房里,脱下上衣,肩上已经青了一块,想要不管不顾,穿上衣服,没想到林染进来了。

    林染看见了他上的伤,自己走到了药箱,拿出药给他涂上。

    萧岐没有反抗,老实的坐在那里。

    “谁打的?”

    萧岐没有回答。

    “你不说我也知道,还是你的杨叔对不对?”自从那次偷听,林染就不喜欢杨文志,可是他说的话也没什么错,自己对这种人选择敬而远之。

    夜弦现在是如鱼得水,可以堂而皇之的跟在璎珞后面,没事还可以揩揩油,走到哪里都可以看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夜弦分明是想着昭告天下:璎珞是他的人,其他人别惦记着。

    杨文志冲到萧岐房间,看见了正在给萧岐涂药的林染,丢下一句:“后天修家大小姐会来,你自己看着吧!”

    林染收拾好,坐在萧岐对面,萧岐穿好衣服,看着她。

    “修家小姐要来了。”

    “嗯。”

    “你想怎么办?”

    “嗯。”

    “嗯?”

    “嗯。”

    “到底什么啊?”

    萧岐拉着她的手:“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放下,但很明显的,我对我们之间的相处并不排斥。再说跟修家小姐比美,你也不差啊,还有,我又没见过修家小姐,吃亏了怎么办?”

    “你是在夸我吗?”若是修若听到你说这话,估计得气死,竟然忘记了她是谁。

    “可以这样理解。”

    有时候相处比相更让人眷恋。

    萧岐派人把夜弦拉了过来,夜弦一步三回头的就差璎珞一脚把他踹过去了。

    “叫我什么事?”

    “湘城之事。”

    在营帐里的还有楚江,风忆玄,夜弦随随便便坐下,随随便便的说:“你看着办呗。”

    楚江先开口:“古者有云,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我们在这里已经停留了数天,将士们的士气渐渐低下去,而且还要粮食供给,我觉得尽早出兵。”

    风忆玄表示同意:“北齐王将自己的封地治理的很好,就拿湘城来说,每年的粮食都会有多余,以备不时之需,而我们确实需要从其他城运来,的确不宜再拖下去。”

    夜弦慢悠悠的开口:“北齐王治军严明,再说我们是在北方,手下的人多数人却是南方人,地形不熟是第一件麻烦,敌强我弱是第二件麻烦,我们只有四万人其余两万留守幽州,霜离城。”

    “照你这样说,我们没有胜的把握了?”

    “非也,胜券在握。”

    “何以见得?”

    “粮食的运输需要很长时间,与其从自己的地方运,不如抢别人的,不仅可以解决粮食问题,还可以鼓舞士气。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忌杆一石,当吾二十石。这是其一。我们人少,他们人多,绝对不能硬拼,要进行围歼,各个击破。同时派人深入内部,了解对方的阵形,军队的集中与分散。这是其二。”

    萧岐开口反驳:“说得简单,具体要怎么做?”

    “首先派人进入城内,查探况。”

    楚江问:“派谁?”

    “我有人选。”萧岐低头,嘴角扬起,看着外面的人。最重要的,湘城的城主是叶朝晨。

    次上午,胡羽希和易好容的楚江进入湘城。

    胡羽希在路上询问着城主府在哪,带着楚江一起进入去找叶朝晨。

    轻轻叩门,家丁开门。

    “我是胡羽希,请问叶小王爷在吗?”

    “我家王爷出去了,不知您找王爷什么事?”

    “我是王爷以前的师妹,我有事找他。不知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失敬,小姐请进府,王爷一会就会回来。”

    胡羽希和楚江在下人的带领下进了府中大厅,下人送上茶来。胡羽希和楚江坐下等候。

    过了一会儿,一位陌生女子进来,发髻高高竖起,标志着她已为人妇。暗香浮动,翩翩而至。胡羽希,楚江起作揖。“不知夫人是?”

    女子温婉如玉,嗓音轻柔如水:“我是王爷的夫人。”

    胡羽希的呼吸不由的一滞,很快恢复正常:“失礼了,王妃。”

    “没事,不知两位找王爷有什么事啊?”

    “我本是王爷师妹,路过湘城,就想来看看,没有其他意思。”

    “这位是?”王妃指着楚江问。

    “哦,这是我哥哥。”

    “哦,两位慢坐,王爷应该快回来了。”

    说话间,叶朝晨已经来到,看见王妃,走上前去,王妃熟悉的脱下他的外袍,给他端着一杯茶,一切落在了胡羽希的眼里。

    “王爷,你师妹来了。”

    叶朝晨拿杯子的手一颤,酝酿出微笑抬头:“羽希,好久不见。”

    “师兄,好久不见。”

    叶朝晨放下杯子,示意自己夫人,王妃离开大厅,叶朝晨看向胡羽希。

    “怎么来这儿了?”

    胡羽希笑的很灿烂,真的很灿烂:“路过而已,要是不来,我还不知道你已经成亲了,你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我没有你的消息。”

    胡羽希的笑终于僵住:“我拜师学艺去了,这次没带什么东西,下次再补送礼物吧。”

    “不用,你来就好。”

    胡羽希沉默着,楚江轻咳一声,叶朝晨注意到他,胡羽希回过神来。

    “这位是?”

    “我哥哥。”

    “我以前不知道你有个哥哥啊。”

    胡羽希找不着话,楚江代她回话:“我和羽希在途中认识,认我做哥哥。”

    “哦。”叶朝晨拿起茶杯,掩饰着自己的表

    “听说湘城被前朝之子萧岐所带的军队围困,萧岐善于用兵,手下能人异士众多,你有把握吗?”

重要声明:小说《逝颜(原名:容颜已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