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章

    夜弦一直跟在璎珞的后面,璎珞是很烦的,可他好像乐在其中。

    到了茶馆,璎珞喝杯茶,想着下一步去找楚江,在路上再发消息给宫里的长老,奈何夜弦一直跟在她后面,让她抽不开

    夜弦跟着进了茶馆,过了没多久,白色衣衫女子走进,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璎珞自然是没有立场去过问人家是在说什么,只好视而不见。

    夜弦面色不变,喝完茶跟璎珞告别:“感谢这些子姑娘的照顾,大恩大德,难以为报。”

    “公子客气了,好说,后会有期。”这么说话有意思吗?他怎么从来不嫌烦呢?

    “我与姑娘真是心有灵犀,我还没有说要走,姑娘就已经知道我要走了。”

    世上竟还有这么厚脸皮的人,她算是见识了。

    夜弦离开茶馆,轻声呢喃:竟然进了兰室。

    璎珞随后就从茶馆出来,到人少的地方发出信号,传宫中的人来,也但愿楚江看得到来与自己会和。现下自己孤一人,找起来如大海捞针,不如,去找李英显?

    李英显站在御花园,逗弄着刚刚飞回来的信鸽,打开纸条,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双手紧紧握住纸条,扔向湖中。

    “皇上,程姑娘来了。”

    “快传。”

    “是。”

    璎珞看见了李英显,劈头一句:“你借我点人吧。”

    李英显神色悠闲,拉着璎珞的手:“什么事,慢慢说,瞧你急的。”

    “能不急吗,阿萧被人诬陷杀人,现在下落不明,你有那么多的高手,我和宫里的人还未会合,你借我点人去找阿萧。”

    李英显笑意更深,却不急着给璎珞叫人,拉着她在御花园中闲游。

    璎珞却没有赏景的兴致,想要李英显赶紧派人。李英显刚想一亲芳泽,不料有公公匆匆走来。

    “恭喜皇上,柳妃娘娘有喜了!”

    李英显感觉佳人的手一僵,挥手赶走太监。

    “璎珞,你听我说。”

    “皇上,看在凌霄是你朋友的份上,借我点人去找他。”

    “璎珞,相信我,好吗?”

    相信什么?相信你很君子,没有碰过柳妃,哦!本来就是你的妃子,哪有不碰之理。

    “请皇上恩准。”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我真的只。”

    “民女告退,耽误皇上这么多的时间,民女该死。”璎珞转而走。

    李英显没有跟上,留在原地,任由阳光在地上地下斜斜的影子。

    璎珞出了皇宫才想起自己的不知轻重,没有借到人,这下只有暂时自己先找人了。

    一转角,却看见了夜弦。

    “真是有缘,才分别又见到了姑娘,这算不算是缘分啊?”

    璎珞脸上干笑着,心里却在暗骂,怎么到哪都能遇见他,魂不散。

    夜弦也不在意,微扬的嘴角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如此有缘,不如相伴而行?”

    凌霄和林染落在暗室里,四周没有光亮。林染躺在凌霄的怀里,安静的睡着。凌霄打量着这间石室,没有窗户什么的,看来是个牢房。

    眼前突然一亮,有人进来了,凌霄闭上双眼,靠着石壁。

    十四看着昏迷的两个人,拿出一个瓷瓶,放在两人鼻下,转又要走出去。

    没想到凌霄突然伸手,点住她的道,手扣在她的咽喉。

    “你是谁?”

    十四不说话。

    凌霄加重了手劲,十四不愿的说:“十四。”

    凌霄心中一想,是夺命十七中的十四。

    “这里是哪里?”

    “管犯人的牢房。”

    犯人?

    “夜弦在哪儿?”

    “流主不在。”

    在外面的小九看见十四这么久还没有出来,也走进石室,看见十四站在一旁,另外两人躺在一旁,没有意识。

    小九唤她:“好了吗,怎么还不出来。”

    十四转过来:“好了,这就出去。”关上门,两人走出去,石室又只留下他们两人。

    凌霄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夜弦不在,那么来这里会有什么收获?究竟是谁害自己?

    林染逐渐恢复意识,睁开了双眼。揉揉还昏沉沉的头,离开了凌霄的肩膀。

    “我们这是在哪儿?”

    “困在石室里。”

    林染不想去想复杂的事,靠在另一侧的石壁,没有开口说话。

    楚江收到消息,在龙城发现凌霄和林染的踪迹,去龙城的路上却看见璎珞发的信号,思索再三,没有回去,继续向龙城赶去。

    “我们这是去哪?”

    “龙城。”

    “为什么去那?”

    “你要找的人在那,我要办的事也在那。”

    “我对你要办的事不好奇,告诉我,你怎么知道?”

    “呵呵,璎珞姑娘还看不出来吗?”

    “嗯?”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同一个。”

    “你是谁?”

    “你不是早就认出我来了吗?”

    “我原先以为你是叶大人,可是朝廷命官又怎么会插手江湖之事?你到底是谁?”

    “淡水三年欢意,危弦几夜离,晓霜红叶舞归程。”

    危弦几夜离,夜之弦歌,唱尽离

    璎珞听后,手中长鞭握起,看着夜弦:“夜弦,暗夜逆流,为什么要害阿萧?”

    “跟我一起去看不就知道了?”

    同时前往龙城不仅这两路人马,风忆玄也派人前往暗夜逆流,有自己消息来源的其他人也赶去。其中包括这漠北凤家。

    北凤南凰,说的就是漠北凤家和江南修家大小姐。凤家长子风行武功相貌皆是上等,为人谦恭有礼,在江湖上名声一向很好。修家大小姐是出了名的美貌,武林八卦人士自然就把这两个人牵扯在一起,实际上两人根本就没有见过面。

    风行为何带着大批人来到龙城找暗夜逆流呢?

    夜晚来临,林染一天没有吃东西,虽然不饿,但精神上有些欠佳,再加上石室冷,她一向畏寒,双手搓搓手臂,却也无济于事。

    凌霄看见后,坐在她的边,伸出手传送真气,让林染稍微暖和些。

    “我们还要待到什么时候?”

    “等着夜弦到。”

    林染不知道刚刚她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看见凌霄没有动作,也知道继续等候方为上策。

    半晌,林染开口:“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凌霄没有说话,林染以为他很在意刚想说算了吧,凌霄清冷的声音响起。

    “我爹有很多夫人,她们每天想着如何吸引父亲过来,想着生下儿子继承家业。每当一位夫人怀孕,不是胎死腹中,就是过早夭折。我一生下来就被母亲送到外面。

    护送我的有三十个人,到了杨叔那,只剩下三人,而且还有一个人伤势过重,不久也死了。

    我还没有满一岁,上已经背了二十八个人的命,这只是开始。”

    林染自然是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自古宫廷深处多白骨,新鬼烦冤旧鬼哭,在那样的环境下又有几个人能够安好的活下去。

    “三年后,父亲提出要见我,母亲以尚小为由拒绝,父亲挥袖而去。

    又过三年,父亲再次提出,暗中已经派人来接我。在路上,我第一次尝到了毒药的味道,很甜,像蜜一样,很美,像珍珠一样,吃到嘴里,却是彻骨的痛。

    杨叔停止前进,在途中给我找大夫治病。

    很快,更多的“美味”陆续送来。

    然后遇见了师父,他说要以毒攻毒,辛辣,苦涩,我伸手去抓那些甜的,手立刻被杨叔打了,五条指印,清晰可见。

    安全到了家,我第一次看见那么多的美人,杨柳扶风,朝我翩翩而来,拉着我的手带我去玩,母亲伸手夺回,却被父亲看做心窄小。

    终于有一天看见母亲,她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我被带给了另一个夫人,我很喜欢她那双眼睛,清澈晶莹。可是她贴在我的耳边说:恨我吗?你的母亲也一样,借你往上爬,和我没有分别,只是我下面的石块结实,她的不结实。那是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她是高官的女儿,父亲的宠儿。

    她没有杀我,作为唯一个活下来的人,她需要我继续巩固她的地位。

    然后又是一天看见她那双大眼睛再也没有睁开来。

    我的上又多了两条人命。”

重要声明:小说《逝颜(原名:容颜已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