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璎珞的脚一着地,就推开了黑衣人,那人本来就憋着的一口气彻底泄出来,一口鲜血吐出来,弄湿了脸上的面纱。

    璎珞见状,心中不好意思的,连忙道歉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上有伤。”

    那人席地而坐,摆摆手,示意没事。方巾一扯,露出了那张无暇的面庞。

    “你是叶大人?!”璎珞惊呼出声。

    “呵呵,你认识我?”

    “上次在皇宫里见过啊。”

    “才一次见面,姑娘就把我记得这么清楚?我可真是荣幸啊。”

    璎珞本想说你长得太让人难忘,听见这话,赌气的说:“对啊,自从看了你之后,我就每天做噩梦。”

    “呵呵,有所思,夜有所想,姑娘难道不是每天在想我?”

    “对啊,想你,想的你发疯!”璎珞说不过他,干脆顺着他的意思说。

    夜弦笑得又咳了几声,嘴角又流出血,刚刚擦干净的嘴角又沾满血迹。璎珞也不好再跟他赌气,伸出了手。

    “看什么看,你起得来吗?不需要我帮忙?”

    夜弦微笑,伸出纤长五指,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

    林染醒过来时就发现头好疼,手一摸,果然有个伤口,还好不在流血了。

    挣扎着起来,看见了躺在自己旁边的凌霄,凌霄的手握住她的手不放,林染的手一阵阵疼,想使劲抽回自己的手,奈何怎么样都抽不出来,便用另一只手对着凌霄手腕一使劲,凌霄吃痛,松开了手,林染趁机把自己的手解救出来。

    林染向周围看过去,他们正处在河的下游,附近也没有什么人,先不说自己头上有伤,凌霄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在水里泡过,是不可能再让他躺在这儿的。

    林染撑地起,扶起凌霄,把他的重量放在自己上,向远处村庄走去,寻找人家给凌霄换衣服,不会游泳,这次恐怕又发烧了。

    “有人在吗?”林染敲着门,想着正午时分,应该有人在家。

    “哎,来了。”张大妈一家正在吃午饭,听见有人呼喊,急急忙忙走出来。

    “哎呦,姑娘这是怎么了?”张大妈吃惊地看着晕倒的凌霄和满是泥的林染,奇怪地问。

    “大娘,我们不小心落水了,想找个地方换衣服,不知道方不方便?”

    “你这孩子说的,哪有什么方不方便,来,赶紧抬屋里来,你家相公怎么昏成这样?”

    “大娘,他不是我相公。”

    张大妈不好意思:“那个啥,我不知道你们是私奔的。”

    林染不想越描越黑,没有再解释,在张大妈帮助下把凌霄放在了上。

    张大爷循声走来:“老婆子,啥事啊?”

    “两孩子落水了,到咱家换衣服。”

    “正好,咱家老二还有几衣服,你给他们,让他们赶紧换好,这天越来越,可落水不是闹着玩的。你再去看看有没有感染风寒。”

    “哎。”

    “姑娘,这是我的衣服,你别嫌弃,赶紧换上吧,这是我二儿子的衣服,给你家那位换上。”

    “谢谢大娘。”

    林染自己换好衣服,走出来看见凌霄还躺在上,她又不能自己帮他穿,只好麻烦张大爷过来给他换上。张大娘在一旁笑她自己的相公还害羞。

    林染脸一红,继续沉默着,没有说话。

    楚江赶到风决山庄已经是几天后了,回到庄里只听见凌霄,林染双双失踪的消息,大家还不知道楚江是幽冥宫左护法的事实,没有为难他。楚江匆匆告别,赶回了捕风楼,派出楼中剩余人员,彻底搜索二人下落。

    凌霄悠悠醒来,就看见了在边的林染,全无力,想要下却动不了。

    林染听见声音,出声问他:“醒了?”

    凌霄没有说话,眨眨眼睛表示回答。

    林染的脸色并不好,开口问他:“真的是你做的是你派人追杀各派掌门?是你杀死风决,额,我爹,都是你做的?”

    凌霄还是没有说话,手使劲想要掀开被子下来,可就是没有力气。

    林染见他不说话,心中琢磨:难道他这是默认?承认了一切都是他做的。

    林染拔出飞镖,搁在凌霄的脖子上。

    “你承认了?”

    凌霄没有说话。

    林染的飞镖又近了几分。

    凌霄沙哑的声音终于想起:“水。”

    声音过于沙哑,导致林染一开始还没有听清楚,凌霄又说了几遍,林染才缓过神来给他倒了杯水送过去。

    试想,重伤未愈,又跌落山崖,落入水中,若是开口还是原来的的声音,恐怕才是奇事。

    凌霄喝水润了润嗓子,恢复些许力气,起坐在上。

    “并非我买凶,那本账册是伪造。”

    “哼,伪造?可是别人在你房里留书,若不是心虚,你怎会来到青峰?”可惜了,要不是落在水里,那张纸条也不会被水浸湿,没了证据。

    “留书人说真凶在这,我自然来,何谈心虚?”

    “真凶在这?分明是你怕消息外泄,想先下手为强。”

    “你也看到纸条了?”

    林染点点头。

    凌霄笑出声来:“我们看到的怕是不一样的留书。”

    “怎么会。”

    “我收到纸条,看完就烧掉,你怎么还会看见?”

    “我在你的房间发现了纸条,上面写着:暗夜逆流买凶账单在我手里,想要的话就来青峰山上,午时到,过时不候。”

    林染没有再说下去,她突然想到了那天自己还看到了地上的灰烬,也就是说,凌霄收到的和她看到了真的不是同一张。

    “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不是凶手。”

    “我也不管是不是你,现在你的嫌疑最大,我不许你擅自离开。”

    “你与我的目的一样,找到真正的凶手,与其防我,不如合作,如何?”

    “可以,可是从现在开始,你的行踪必须在我眼皮底下。”

    凌霄不置可否,径自闭目养神。

    璎珞把夜弦带到了最近镇上,给他找了大夫,自己想独自离开,赶紧去找凌霄下落。

    夜弦用无辜的眼神,轻吐出来两个字:“没钱。”成功的使她停住了脚步。

    璎珞无奈,自己是别人救的,不能这样甩手离开,怪不得人家说拿人手短,欠钱总好过欠啊。

    掏出上的钱给他付了诊费,又带着他来到客栈,给他安排好房间住下养伤。

    “好了,你在这养着吧,我已经帮你付好了七天的房费,你安心住在这儿,我有事先走。”

    夜弦坐在边,惬意地翘着腿:“我对姑娘有救命之恩,姑娘就一个人把我扔在这?”

    璎珞只好转回头:“叶大人,您不缺钱,不缺美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偿还你的恩,我也帮你找了大夫,你好好在这养伤,你要是嫌这不满意,自己换地方,您一亮份,谁不惊恐,就不要在意小人,我还有事要忙,没时间陪您唠嗑。”

    死人子,让她又想起东方夜那个家伙,好久没见了,还真有些想他,想和他吵架,一个人的子的确有些无聊。

    夜弦走过来:“我没事,不知姑娘要何事要忙,在下愿效犬马之劳。”

    璎珞嫌他烦人,没有理他,自己走了出去。

    璎珞被他说的发火,忘记了最重要的事: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青峰上。

    夜弦跟在后面,嘴角扬了起来。

    璎珞所在的镇是青州城郊的一个小镇,林染和凌霄所在的村庄却是在城外,相隔不远,可要是想找到,却不是那么简单。

重要声明:小说《逝颜(原名:容颜已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