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柳妃旁边的女婢大声斥呵:“大胆,看见娘娘还不下跪请安?”

    小不忍则乱大谋,璎珞手一别,微微欠:“见过柳妃。”

    “程姑娘客气了,或许没几天,我就该喊你妹妹了。”

    “我哪有福气做你的妹妹啊。”

    “对啊,程姑娘是想做这后宫之主了。”

    “呵,每天看着一群做作的女人,我还不如去看院的女人,起码她们会笑会闹。”不像这后宫,一群疯子。

    “大胆,娘娘喊你妹妹是抬举你,你别以为你能飞上枝头当凤凰!”主子无礼,婢女也这样?

    “我觉得我本来就是凤凰啊。”璎珞笑了起来,婢女小脸涨红,说不出话。

    “对啊,程姑娘是凤凰,可凤凰想飞天也得先□啊。”

    “跟我吵架有意思吗?与其跟我这还没有名分的人吵,你不更应该注意其他女人吗?”别一不小心就丢了你的位子。

    璎珞想要越过她们回去,柳妃又轻飘飘的丢一下句话:“我还想和程姑娘多聊会,你怎么能走呢?”

    旁两名婢女拦住璎珞的去路。

    “我当是谁,原来是柳妃娘娘啊。”好听的男声从柳妃的后面响起。

    璎珞自认这是她活到现在见过的最美的人,比夜幽多了分坚毅,比凌霄多了分柔。三分笑意,三分魅惑,三分威严,一分不明所以。幽深眼眸,好似漩涡,让人沉浸于此,只会越陷越深。

    柳妃眼中有着不明愫,反而向他施礼:“涵秋见过大人。”

    “娘娘可别吓着我,我可不想与娘娘聊天。”

    柳妃脸色难看,没有答话。

    看着璎珞嘴上的红肿,幽深的眼眸更加幽深。

    御书房侍君的公公小跑过来,对柳妃和来人施礼:“皇上有旨,今歇在涵香宫。”

    柳妃的婢女面露喜色,柳妃没有什么感起伏,手一挥,璎珞面前的婢女立刻散去,前路通畅。

    这下璎珞的脸色变得很不好,这明显的在对柳妃说:不要为难璎珞,你的地位绝对稳固。她突然觉得所谓皇帝就是个人尽可妻的男。心很不好,举步离开。

    路过大人,大人轻声叫住璎珞,璎珞疑惑回头,那人指了指她的口,璎珞低头一看,前襟大开,也难怪柳妃那么生气了。

    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得到任何眼神,那人已经离开。

    璎珞问了问旁边带路的公公:“这人是谁?”

    “吏部尚书,夜大人。”

    “叶大人?没听说过啊。”轻声嘀咕,离开了皇宫。

    风决的尸体在离风决山庄不远处的竹林,没有外伤,一掌毙命。神色正常,没有惊愕或者害怕的神色,衣衫完好,没有破损。

    风忆玄在下人的带领下见到了风决,细细的看了半天,没有仓皇,检查了风决的尸体,打开僵硬的手掌,里面是一件精致的挂件。

    拿在手上翻看,从来没有见到过,到底是谁的呢?

    林染听见了刚刚下人带来的消息,就再也坐不住,不管是因为可能是自己的爹的死,还是一个陌生人的死,让她的心很不安。

    傍晚时分,林染实在等不了了,也不管找不找到路,冲了出去。

    璎珞看见飞奔的林染,过去拦住她。

    林染简单地跟璎珞说了一下,省略了风忆玄认妹妹的事。璎珞自是好奇,便在前带路,去了风忆玄的房间。

    风忆玄不在房间,璎珞又领着林染到了大厅,白布悬挂房梁,中间的棺材还未盖棺,风忆玄跪在一旁,一动不动。

    林染挣开了璎珞的手,走到风忆玄的边,握住他冰凉的手,跟他跪在一起。

    消息向外封锁,但没有不透风的墙,凌霄没过多久也来到了大厅,就看见了林染与风忆玄相依而跪,心中没来由的一闷,站在璎珞旁边,没有说话。

    风忆玄跪了一会,手中的温暖传到了心间,反手握了握林染的手,将她拉了起来,松手面向璎珞。

    “璎珞护法,对不住了,庄里出了这样的事,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少庄主严重了,严父辞世,请少庄主节哀顺变。”

    “我知道林染是你们幽冥宫的人,如今萧大宫主也不在,不知璎珞护法可否传话,林染本是我妹妹,我想让她回家,萧大宫主应该不会拒绝吧。”

    “这个,额。”璎珞尴尬地咳了咳,余光瞄向凌霄,凌霄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看着什么也没有说的林染。

    璎珞又看向林染,林染接话:“你也知道我失去了记忆的,风忆玄说我是他妹妹,我想,先留在这求个明白。”

    “那好,你也住在这儿,不如等宫主来了再说,这些子就麻烦少庄主给个明确的证明。”

    “如此也好。在下还有事要忙,就不送各位了。”

    璎珞询问的眼神望向林染,林染说自己还想留在这儿,璎珞,凌霄只好先行离开。

    “等一下,在下还有件事想问一下两位。”风忆玄举起手中的挂件,“不知你们可有见过这是谁的?”

    璎珞看了看,没有多想就直接说了出来:“这不是阿萧的挂件吗?”

    “阿萧是谁?”风忆玄似乎有些着急很愤怒。

    璎珞出声解释:“我是说宫主,可宫主还在宫里养伤,他的挂件怎么会在你这呢?”

    “不瞒护法,这是在家父的手中找到的。”

    璎珞知道这次可能惹到麻烦了,不便再多说话:“或许是相似吧,昨天宫里还传信说宫主伤势有所好转,不如等宫主来了,给少庄主一个解释?”

    “或许真是搞错了,不打扰了,两位慢走。”

    林染心中不安的感觉似乎又加重了,那天虽然是晚上,但她也可以看见凌霄手中的箫上挂的正是这个挂件。

    “林染你在想什么?”

    “哦,没有,没想什么。”

    “本想跟你认亲,现在也只好拖拖了。”

    “没事,反正现在不也是没确定。”

    “我很确定,你一定是我的妹妹。”

    璎珞走了很久后,压低声音问凌霄:“怎么回事?”

    “很简单,有人栽赃。”

    “你确定,不是你干的?”

    “当然,你不信?”

    “我当然信你,可你看见林染的眼神没有,她对你可是很怀疑。”

    凌霄不置可否,走进了楚江的房间。

    从大厅回来,林染又看见了带着纸条的飞镖。

    “子夜时分,庄外竹林。”

    还是那一双明亮的眼眸和清凉的声音。

    “我想我对你的份有些好奇了。”

    “呵呵,那我真是荣幸。”

    “我真是风忆玄的妹妹?”

    “其实你更想问的是风决是不是你爹吧?”

    “不错。”

    “风决自颜羽玄死后没有娶妻,但却有过人,你便是他在外的私生女。”

    “那风忆玄为何如此对我?”

    “因为那个人他的小姨,也就是说,你娘是颜羽玄的妹妹。”

    “我还是那句话,证据?”

    “与其问我,不如滴血认亲。”

    这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林染也只能一试。

    “这次风决的被杀?”

    “我也还是那句话,谁是受益者,谁便有嫌疑,收益越大,嫌疑越大。”

    不知为何,林染又想到了偷听的那个晚上,那个姓杨的的所谓的“复国梦想”。

重要声明:小说《逝颜(原名:容颜已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