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下)

    纸上蝇头小楷:知追杀真相,子夜竹林深处.

    林染回屋换上夜行服,吹灭蜡烛,静静等候,约莫午夜,轻启房门,飞出风决山庄的围墙,进入不远处的竹林。

    竹林深处一抹黑影背对着林染屹然立,听到林染的脚步声,转过来,明亮双眸,熠熠生辉,鼻子一下黑布蒙上,看不清长的什么样子。

    陌生却好听的声音从男子口中溢出:“林染姑娘真准时啊。”

    奇怪,他怎么会认识自己?

    “哪里,有人相约,岂敢误时。”

    “姑娘花容月貌,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呢?”

    “好像应该是我来问你吧?”看来不仅认识自己,还见过自己的样子。

    “呵呵,看来在下是没有福气一饱眼福了。”

    “你是谁,到底找我什么事?”

    “我的份姑娘无须知道,倒是今夜来找姑娘确实有事相告。”

    “哦,何事?”

    “姑娘在捕风楼多年,想必听说过暗夜逆流,江湖第一的杀手组织,除了上次追杀,你可听说过它败得如此惨?”

    这人怎么会知道上次的追杀事件?

    “我知道暗夜逆流的实力,但不代表它不可以败。”

    “的确,世上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可是在江湖上谁有实力一下子出那么多的钱,买暗夜逆流的一级杀手,而且专门追杀名派掌门和弟子。”

    “有钱的人那么多,修家还是首富••••••”

    那人截断林染的话:“姑娘会认为修少商与各门派有仇?那我就太高看你了,还是你在害怕?”

    “呵呵,我怕什么?”

    “怕事实呗!听我说完,武林大会在即,有实力的门派掌门和弟子不是重伤就是死去,谁会是最大受益者?姑娘是明白人,不需要我直接说白了吧?”

    “你说是就是,证据呢?”

    “若是有证据,姑娘看到的就是我的真面目了。”

    “我也是幽冥宫的人,你觉得我会信你?就算信你,我又有什么立场去揭发这一切呢”

    “姑娘恐怕还不知道自己的份,下次我会给姑娘一个解释,还请姑娘多多留意。”那人腾空跃起,向后飞去,声音还飘在空中:“林染姑娘,后会有期。”

    林染看着叶子在空中飘落,慢慢落地,她的心也跟叶子一样,飘落在地。

    林染在竹林站了很久,感觉体都僵了,努力地扯扯嘴角,翻过围墙,没走几步,却看见了凌霄,凌霄好像有些惊讶,询问她:“你怎么在这?”

    林染搓搓手臂,笑了笑:“想出来逛逛,你知道的,我又迷路了。”

    凌霄没有再向她冷笑,伸出手:“来,我带你回去。”

    林染惊愕,点点头,没有动作。凌霄在前面走着,没有月光,却依然可以看见□的背影,林染看着,忘记了走路,心中在想:是他吗?

    凌霄看着呆站在那,奇怪问:“怎么了?”

    “哦,没事,脚有点僵了而已."忙跟了上来。

    早上起来,没过多久,就看见了风忆玄。

    林染打了声招呼,问了一下怎么不见风决庄主,风忆玄轻描淡写,只说祭奠他母亲了。林染歉然一笑,扯开了话题。

    由于到来的人多,风忆玄没有时间陪林染散步,吩咐好下人,翩然离开。

    林染便去找了楚江。

    楚江似乎很忙,每次看见他都在忙着写东西,林染不想去打扰,蹲坐在台阶上。

    楚江写好最后一封信,头一偏,看见了门口的林染,紧绷的脸绽开了微笑,朝林染走过来。

    “干什么呢,也不进来。”

    “我看见你在忙啊,你在忙什么?”

    “宫主要追查上次的追杀?”

    “真的?”

    “嗯,怎么了?”

    “没事,我想人家也是拿钱办事,宫主没受伤就行了,干嘛还要那么麻烦去查呢?”

    “阿染心好,可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好啊。”

    “你还有事要忙吗?”

    楚江刚想说不忙就看见了派出去的人回来,只好跟林染说抱歉,回去处理事。林染没说什么,离开了楚江的屋子。

    风忆玄刚刚安排好又来的一批武林人士,想回屋喝杯茶,又是一枚飞镖插在了他面前的柱子上,拿下飞镖,打开纸。

    林染还在闲逛的时候,风忆玄匆匆赶来,激动地拉住了林染的手,林染惊讶“你这是?”

    “你是我妹妹啊,我是你哥啊。”

    林染听得一头雾水,还不清楚是什么况。

    风忆玄接下去说了:“我说看你怎么有亲切感,而且你的样子和我的妹妹太像了,起初还不信,原来你真是我的妹妹。”

    “你确定?”虽然她不知道自己是谁,可是也不会随便认亲。

    “你的额头是不是有只凤凰?”风忆玄掀开林染的刘海,果然有一只直上九天的彩色凤凰。

    林染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前额,没有人注意过她额头上还有刺青,自己也差点不记得了,或许风忆玄的话是有几分真的。

    “我是你妹妹,那岂不是.”

    “少主,老爷,老爷被人谋杀了!”

    林染刚刚想说自己的爹岂不是武林盟主,却听见了这个惊人的消息。

    风忆玄匆匆离开,面色凝重。

    皇宫内院,繁花似锦,溪桥柳细,草熏风暖,一群宫装美人相伴而行,踏过拱桥,笑语嫣然。

    璎珞看着这群争奇斗艳的嫔妃,心中悲叹: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古代女子都将青葬送在这深宫大院,把希望都寄托在皇帝一人上,枯等红颜老去,徒留一纸秋思。

    “程小姐,皇上在等你。”

    拉回思绪,璎珞跟着公公走进御书房内。

    李英显看着来人,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放下奏章,公公识趣地走出去,璎珞上前,两人紧紧拥在了一起。

    李英显把下巴放在了璎珞的头顶,手轻抚着璎珞的发丝,轻声开口:“这些子可又想我?”

    璎珞的头埋在李英显的怀里,微微点了点头。

    李英显放开璎珞,拉着她坐到椅子上,璎珞任由他牵着,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看着李英显批奏章,人家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果然没错。李英显眉毛轻皱,璎珞伸出双手,按住他的太阳,轻轻揉着,李英显笑意重新挂在脸上,拉过她的双手,放在嘴边轻吻。璎珞脸红了,李英显看着心痒痒的,不管奏章有没有看好,将璎珞拉在自己怀里,双唇印上璎珞的鲜艳滴的唇。

    璎珞轻呼一声,尽数淹没在李英显的嘴里。李英显收紧放在璎珞腰上的手,舌头探入,攻城略地,不断寻找,不断索求。璎珞不自的把手环在李英显的脖子上,更加贴近李英显。

    李英显的手开始上滑,右手离开璎珞的背,开始伸向前方,探入衣袍内部,轻轻揉捏。璎珞意乱迷,闭上双眼,没有拒绝。

    腰带滑下,李英显的手掀开了第一件外衣,璎珞背上的结也已经被揭开,前一凉,璎珞从□中清醒过来,用力推推李英显,闭上牙关,嗔:“不要。”

    李英显正在兴头上,舍不得离开柔软唇瓣,使劲贴上,过了很久才放开。

    璎珞急忙穿上衣服,手抖得厉害,结总是系不上,李英显在一旁欣赏着璎珞的窘样,嘴角挂笑,璎珞怒瞪他一眼,又是生气又是柔,李英显看得受用,伸出手帮她把衣服穿好,拉进了怀里。

    “你会一直这样陪着我吗?”女人,最容易患得患失,总是不放心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是真是假。

    “当然,你以后要嫁给我,当我的皇后,冠绝后宫。”

    璎珞的脸色一黯,没有回话,收紧了手。

    我是来自异世的孤魂,能否让我抓住这一缕幸福。

    两人话完话,分别的时间也到了,李英显依依不舍得拉着璎珞的手不想放开。璎珞主动踮起脚尖,在他额头轻点一下,轻笑而去。李英显摸摸额头,笑了起来。

    璎珞高兴地走出去,不小心碰到了人,点头道歉。

    “哼,程姑娘可真是风得意啊。”

    来人衣着鲜亮,手指上豆蔻如血,眉似远山,美目微怒,端庄大方,正是当今左丞之女,后宫柳妃,柳涵秋。

重要声明:小说《逝颜(原名:容颜已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