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下)

    凌霄点头示意,林染大大方方地走到芷兰前,坐下:“芷兰姐姐好啊,你生病了?”

    芷兰一笑:“老毛病而已,不敢劳烦姑娘挂心。”

    林染起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看见了桌上的半成品,拿在手上,仔细欣赏:“这是姐姐绣的,真是精巧。”

    “无聊打发时间而已,倒让姑娘见笑了。”

    “那里,姐姐不必谦虚,只是看样子还没有绣好啊,可是怎么看不见上面的针呢?”

    “可能是不小心掉在哪儿了吧。”

    “姐姐在哪绣的呀,怎么会丢了呢?”

    “最近天气晴朗,我走出去晒晒太阳,可能丢在院子里了吧。”

    “哦。”林染放下绣品,“今天天气不错,我也难得一次来铸剑山庄,不如就麻烦姐姐当次向导,带我们逛逛怎么样?”

    叶朝晨想要插话,被凌霄拦了下来:“要果真如此,实在是荣幸。”

    叶朝晨不便再拒绝,芷兰却不在意:“可以,还请二位现在外等候,让芷兰换衣服。”

    “无妨。”

    芷兰的话没有任何不对之处,但是晒太阳晒到藏剑阁里就有些奇怪了。

    根据在捕风楼的档案,南宫家兴起的时间也是三年前,芷兰的来历也是不清楚,莫非这件事还牵扯到南宫家?南宫家的嫌疑最大,看来有必要去一趟了。

    芷兰换上白色衣裙,衬得皮肤更加白皙,一阵风回来,发丝轻扬,吹到脸上,用手拨去,手指纤长,骨节分明,林染握住她的手,没有多少老茧,看来确实很久不练武了。

    “姐姐当初是怎么想到要来铸剑山庄的呢?这可是件体力活。”

    “我父亲本是打铁的,我自小就感兴趣罢了。”

    凌霄和叶朝晨跟在后面。

    “可我听说近几年生意不景气啊。”

    “传言不可尽信,山庄虽不如以前,却已不会到那种地步。”

    ”姐姐也听到了传言,我还以为姐姐每天呆在山庄不出来呢。”

    林染的话问的如此明白,叶朝晨不可能听不懂,凌霄也知道差不多就够了,就开口说:“山庄风景甚好,叶兄不如也带在下却别处看看?”

    叶朝晨点了点头,却不急着走,解下外袍盖在芷兰上:“注意,别着凉了。”

    林染笑着说:“叶兄对姐姐可真是无微不至啊。”

    叶朝晨向林染浅笑,和凌霄一起离开。

    叶朝晨开门见山:“你们怀疑芷兰,不可能。”

    “凡是没有证据,不可下定论,你凭什么断定不是她?”

    “芷兰多年不习武,再说她也受了伤。”

    “不错,我们也认为不会是她。”

    “那你们还••••••”

    “说不是她,不代表跟她没关系。"

    凌霄背对着叶朝晨:“三天时间我给你个解释,三天内不要阻止我做任何事。”

    “阁下是在谁的山庄,竟敢大放厥词?”

    “我敢说,就敢做到,相信与否随你,后果自负。”转而走。

    林染和芷兰边走边聊,看见了正在习武的胡羽希,胡羽希也看见了芷兰,放下剑,跑过去找芷兰:“师姐,你怎么不在屋里休息?师兄呢,他怎么不在你边?”

    “小姐,你好像无视我了。”为什么好像每个人都特别紧张芷兰呢?

    “我没事,陪林姑娘走走而已。”

    胡羽希瞪了林染一眼,林染权当那个没看见,仍是问道:“我们也算是客人,不知何时才能拜访主人呢?”

    “家父闭关铸剑楼。”是否来得及再打造出一把以防万一。

    “是这样啊。”

    胡羽希没跟林染再纠缠,扶着芷兰回屋去了,林染自讨了个没趣,也只好回去。

    凌霄看见林染回来,有些诧异:“这么早?”

    “人让胡羽希带走了,今天还得去一下南宫家,你认识吗,认识的话你去吧。”

    “这种事哪有宫主亲力亲为的?”

    “可我不认识路。”

    “晚上你还没有回来我会去找你的。”

    林染心里骂了句脏话,走了出去。

    林染走后,凌霄也出去了。

    南宫家离铸剑山庄其实并不远,林染以前也去那执行过任务,但以前楚江都会给她带个向导,领她到地方,干完事再把她领回家,所以她从不担心会迷路,可现在摊上这么个主子,她哭得心都有了。从铸剑山庄的围墙跳出来,就已经不知道往哪走了。

    路上看见行人就向前问路,没走几步就得问一次,林染干脆找了个人,给了钱,让他带自己去。

    璎珞本来应该回幽冥宫没回后,林染就再没见过她,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看见了她,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油然而生,跑上前抱住了璎珞。

    璎珞看见一女子朝自己奔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抱了个满怀,只得大呼:“我是个女的啊!!”

    林染一抬头:“我知道你是女的,不然我还不抱你呢。”

    璎珞看见是林染,又惊又喜,又把林染紧紧抱住,林染被勒的喘不过来气,使劲推开她:“先别激动,有正事要谈。”

    “什么事?你跟阿萧有进展了?”

    您就不能想想别的事吗?

    林染不敢再废话了,直奔主题:“你的手令是不是不见了,宫主被诬陷盗剑。”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她有点迷糊。

    听完过程后,璎珞给了句评价“你不当说书的太可惜了”不是说她不信,这么美的人,再加上好听的声音,一定会吸引很多人,要是哪天被阿萧赶出来,还可以这样赚钱。

    时间不多,璎珞也不废话,带着林染上马赶去南宫家。林染找的向导在一旁画着圈圈:还没付钱呢。

    两人没有选择从大门进入,一来林染在江湖上没有名声,璎珞的手令还在叶朝晨那儿,没法直接进去,白天不明人物在别人家乱跑太过引人注目,两人翻墙进去,各自打晕一名婢女,拖到无人处,换上她们的外衣,光明正大走出去。

    两人低头在长廊里穿过,因为怕林染迷路,没有分开行动。

    管家看着两个人行色匆匆,连忙喊住,林染璎珞具是一惊,蓦地顿住,转过却没抬头。

    "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儿快开饭了,快去叫二少爷。”

    两人松了一口气,转过继续走,管家又大喝一声:“越忙越添乱,二少爷在那边呢!”

    两人赶紧转小跑过去,管家这才离开。

    林染小声地问:“你知道二少爷在哪儿?”

    “我哪知道,随便找个人让别人去找呗。”

    “那你找。”

    两人没注意,璎珞直接撞上一人,璎珞的子自然说不出好话,也不管是在别人家,直接开骂:“你没长眼睛啊?看不见有人啊?”

    被撞到的人笑出声来,林染一看,这不是在修家大厅里看见的东方夜吗?

    东方夜个子很高,可璎珞也不矮,这一下正好撞在他的下巴上,东方夜摸着下巴说:“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人模狗样。”

    “你也还是这么冒冒失失。”

    林染插嘴:“我不管你们怎么样,先忙正事可以吗?”

    璎珞朝东方夜哼了一声,拉着林染走了。林染扯下她的手,跟东方夜说:“可否带路,管家叫二少爷吃饭?”东方夜想必是看在璎珞的面子上 ,要不然早就叫人了。

    东方夜没有答话,径直走去。

    林染拉着璎珞跟上,明显地东方夜肯帮她们,也省了不少时间。

    东方夜不知道她们要干什么,不过自己可以说什么也没看见,反正正好他也要找南宫老二。

    东方夜在一间屋子前停住,林染道声多谢,东方夜离开,林染快速朝东方夜伸出银针,东方夜自然是一闪,却没想到那只是假象,璎珞趁机靠近他,点了他的昏睡

    璎珞向林染比了个完毕的手势,踢了东方夜几脚,把他拉进隐秘处。

    两人想去找到二少爷,问剑的事,听见了房间有声音,停止了敲门的声音,绕到屋后,开始偷听。

重要声明:小说《逝颜(原名:容颜已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