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下)

    林染悠闲地骑着马,丝毫不担心那人会跟上来。凌霄看见她的样子,丢下一句:“你跟她一点也不像。”

    敢他一直把她当别人?林染的好心顿时打了折扣,摆出冷面孔对着凌霄,整个下午一句话也没跟他说。

    晚上两人在邻近的镇上找了间客栈住下,林染看着在桌旁坐下的凌霄,只好跑到小二那边。

    “我们要两间客房,顺便来一桌饭。”

    “好嘞,两位实在下面吃还是回屋吃?”

    “就在楼下吧。”

    “好嘞。”小二殷勤地擦干净桌子,问两位想吃些什么。

    凌霄一句随便可高兴坏了小二,不等林染说话就直接去厨房吩咐做饭了。

    林染拿着筷子狠狠地戳着桌子:什么吗,你让小二随便,他肯定挑贵的了,有钱就了不起啊。

    林染想想来气,就先让小二带她去客房,先洗个澡,换衣服。

    小儿看见女装的林染时愣了一下,很快恢复了神色,见过的事儿多了,自然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桌上的菜已经差不多齐了,林染不等凌霄开口,就自己吃了起来。

    洪亮的声音在客栈门外响起。林染抬头一看,外面一男一女,女的俏,男的英俊,其中一个有些熟悉,貌似是在比武场上见过的叶朝晨。

    现在已经接近晚上,来住宿的人自然就多了起来,他们两个人进来时已经没有空余的位子了。

    叶朝晨走向小二,要了两间客房,看着楼下的人,询问了一下旁边的女子,女子好像有很么不愿意,两人有些争执。

    最后林染就看见叶朝晨想自己这边走过来,问向凌霄:“兄台,不知这两个空位可有人坐?”

    凌霄摇摇头,不做声,叶朝晨便又问道:“可否让在下和师妹同坐?”

    凌霄看了一眼那边的一男一女,微点了头。

    叶朝晨道了声多谢便带着他的师妹与凌霄,林染同坐。

    “在下叶朝晨,这是师妹胡羽希,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林染有些庆幸刚刚换回了女装,不然现在又得解释捕风楼楼主为何会在这儿。

    “在下林染。”

    “萧。”江湖人都知道萧宫主无名,带着银色面具,所以凌霄刚刚说话,别人就知道了他的份。

    林染本以为两人会说久仰,没想到胡羽希直接拔出腰间佩剑,剑尖直指凌霄,凌霄用吃饭的筷子夹住了胡羽希的剑。

    胡羽希力气使不上来,只好放弃拿回剑的想法,厉声质问凌霄:“你为何害我铸剑山庄?”

    凌霄手指微松,胡羽希剑仍指着凌霄,继续问道:“羽希听闻,幽冥宫宫主年轻有为,不曾做过任何无耻之事,那请问我铸剑山庄的事怎么解释?”

    林染还在捕风楼时也知道铸剑山庄,以兵器闻名江湖,庄主胡朔更是铸剑师几代单传中最有资质的一个。

    江湖曾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江山美人,探囊取物;胡器在手,难于登天。

    江湖人都以能拥有一件胡朔打造的兵器为荣。

    然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胡朔顽固的子自然是在江湖上树了太多的敌。三年前前,宿敌南宫家忽然卷土重来,成为武林人士的新宠。传说南宫家造出的兵器丝毫不输于胡家,而且价格公道,来者不拒,于是很多人舍胡家而就南宫家。

    也曾经有人怀疑胡家有内贼,可是胡家不肯透出半分,也没人来找捕风楼,没钱的事谁会做,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叶朝晨终于出声:“师妹,没有证据,不要乱说。”

    胡羽希没有听叶朝晨的话,而是一直看着凌霄:“还请萧宫主给个合理解释。”

    凌霄放下筷子,轻笑出声:“胡姑娘没有说清什么事,在下如何作答?”

    “你做过的事你会不知道?”

    凌霄伸出手指,拨开剑:“在下做过的事太多,一时还不知道姑娘指的是哪一件?”

    林染轻笑出声。

    叶朝晨按下胡羽希,“师妹!弄清楚再说。”

    胡羽希不好再指着凌霄,何况已经引起了那么多人的注意,实在不便。

    叶朝晨做了个请的姿势,凌霄举步走上楼,示意林染,林染不想上去,但看见胡羽希的脸上写着“见者有份”也只好跟饭菜拜拜,起上楼。

    四人进了一间房,环桌而坐,叶朝晨抢在胡羽希说话之前说了一下大概。

    原来叶朝晨上午从比武场上离开后就回了铸剑山庄,听同门师弟说才知道,昨天庄里进了贼,盗走了胡朔刚刚铸好的剑,本来一把剑是没什么的,可那是给皇家的,逾期不交,视为欺君,罪当斩首。

    “不知二位如何判定是我做的呢?”

    胡羽希拍桌而起:“没说是你,是你幽冥宫的人。”

    叶朝晨又按下胡羽希:“那人本是蒙面,我师妹发现了他,被砍了一刀,却从他上扯下一块手令。”叶朝晨掏出来,手令正面一个“幽”字,“我们本是去幽冥宫讨个说法,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了萧宫主。”

    林染听了半天,插了句话:“她这么生龙活虎,恕在下眼拙,没看出她有被人砍了一刀的样子。”

    叶朝晨笑着解释:“不是羽希,是我未婚妻,羽希的师姐。”

    “哦,原来如此。”林染看着叶朝晨脸上的笑,可那笑怎么也无法达到心底,只见到了公式化的虚伪。

    凌霄看见了手令,对两人说:“不错,是我宫里的手令。”

    胡羽希又拔出剑,林染给按了回去,胡羽希只好大喊:“那你就是承认了?说,你把东西藏哪儿了?”

    “我可没有这样说,我只说这是幽冥宫的手令,却没说这件事是幽冥宫干的。”

    “物证人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只看见了物证,拿来人证?”

    胡羽希拉着林染的手:“看,这就是!”

    “她是我的人,你觉得她会当你的人证?”

    胡羽希一时没了话,叶朝晨再次把她按下:“萧宫主说不是你们干的,可有证据?”

    凌霄拿起手令:“这是幽冥宫的手令不错,幽冥宫的人却不是所有人都会有手令,何况手令分三种。”

    凌霄从上扯下一枚,正中一个大大的萧字,“这是唯一一枚宫主所有的。两大护法手令正中是幽字,各大长老是冥字。”

    “萧宫主的意思这件事跟你的护法有关?”

    凌霄收回手令,林染坐在凌霄旁边,恰巧可以看见手令拿起时反面的字“云染月”,心中一种说不上的感觉,就像她每次迷路一样,那种若有所失,不知所归的感觉。

    “不是,右护法有个毛病,容易丢东西。”

    胡羽希在一旁冷笑:“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句容易丢东西就可以打发我们吗?”

    “呵呵,在下实在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实话实说。”

    “我们凭什么信你说的是真的?”

    “那在下无话可说。”

    叶朝晨打圆场:“萧宫主所言是真是假无法判定,还请在真相出来之前跟我们回一趟铸剑山庄吧。”

    “可以。”

    “如此便麻烦萧宫主了。”

    喂,有没有人问过她的意见的呀,虽然她也很想去啦。

    第二天一大早,四人起前往铸剑山庄。

    不要以为铸剑山庄在什么大山中,在什么沙漠里,它其实在风景秀丽的念玉峰下。

    念玉峰有个美丽的传说,念玉峰本名玉峰,因为这里盛产玉石。几百年前,玉峰神女采玉上天祝寿时碰见了打柴的男子。两人一见倾心,神女趁寿宴还有些子,两人在山上缠绵,神女很快有了孕,寿宴却近在眼前,只好在男子还不知道的时候打掉孩子,跟男子说家乡有事要回去,男子相信了,答应神女自己在山上等着。

    神女回来却不见了男子影,急急下山寻找,却看见男子边有着另一个女人和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逝颜(原名:容颜已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