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上)

    话说这修若与她的郎的相遇也还真是戏剧

    那天修若跟丫鬟去山上上香,忽然下起了小雨,修若与丫鬟看见了半山腰的亭子,就去了亭子里躲雨。

    山上桃花盛开得正艳,紧紧凑在一起,煞是可。山间云气缭绕,桃花拥在一起,就如同朝霞,绚烂,妖艳,让你人不开眼。正应了那句,人面桃花相映红。修若的脸就像染了彩霞一般,两颊粉红,嘴唇微点朱砂,与桃花的颜色相映成趣。眉眼低垂,若有所思,比起这桃林,修若就更能黏住别人的目光。

    燕林还未走进亭子时,从伞中抬起头,就看见了这样的修若,任由雨打在脸上,浑然不觉。

    燕林踏进亭中,自是吸引了修若的目光,这燕林长的也算是相貌堂堂,修若觉得这男子甚是英俊,主要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见的人不多,只是府中的家丁,跟燕林比起来,自然是云泥之别。

    可若是她看见比武场上的那群少侠的话,就会觉得燕林不过尔尔,想必也就没有了这一出私奔。哎呀,扯远了。

    如同所有戏剧本中所写的一样,书生遇见了富家小姐,两人一见钟

    燕林一弯腰:“小生燕林见过姑娘。”

    修若深居在家,不曾同男子说过多少话,自然是微微红了脸,轻轻应了一声。邀他坐了下来。

    两人坐下就聊了起来,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又才十七岁,未见过外面是什么样子。听燕林讲外面的故事,比起自己的生活,实在是有趣很多,不对外面向往憧憬,迷上了燕林口中的世界。

    谈天说地,聊过天文,又聊起了诗词。

    修若家境优越,自然不同于其他家小姐,自小受过高等教育,燕林也认为寻到了知音,极有兴致地吟起了诗句。

    有个名人曾说过一句话,大概意思是:你坐在锅上,过一柱香的时间就像过了三个时辰,你和美丽的姑娘交谈,三个时辰就像过了一炷香。

    燕林自然是深有体会,但也不得不起告辞。

    不用想,佳人相会,自然是有物相赠。

    燕林指着雨后初晴露出笑脸的太阳说:“看这天色,也不知什么时候又会下雨,小生的这把伞就送给姑娘了。”

    修若也推辞了一下,最终收了下来。

    燕林递过自己那把破伞,修若又红了脸,伸手接下,转离开时将自己的手帕故意掉落在地,赶紧离开。

    燕林捡起一看,正是那句经典的“月上梢头,人约黄昏后”,会心一笑。

    两人就顺理成章的开始约会,直到修少商为修若招亲。为什么,自然是因为燕林配不上自家姑娘。

    燕林的危机意识终于降临,两人相依柳树下时就开始计划了那天的私奔。

    人不风流枉少年,可风流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殊不知人面桃花相映红的下句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风。

    林染和凌霄两人两马走在树林里,林染心中不满也没办法,谁让他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呢,谁会跟衣食过不去。

    “你不记得自己叫什么?”

    天降红雨,这人竟然会跟自己说话?

    “嗯,失忆了.”

    “一点也不记得了?”

    “嗯,不过武功招式倒没忘记,楚江说我的招式明显不像是江湖上的人,说我大概是从军营里出来的吧。”

    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

    “你还记得凌霄这个名字吗?”

    林染摇摇头。凌霄失望地回头,真的可能会是她吗?

    林染刚想问凌霄是谁,却听到有大批人向他们靠近。

    凌霄也听见了,停下脚步。

    远处来了三十几个人,上衣衫褴褛,举着菜刀,镰刀,甚至是铁锹,在十米开外站定。林染惊讶地看着这群人:他们应该是土匪吧,可是也太寒酸了点啊。

    为首的男子举起人群中唯一一把正常的刀,虽然刀口有些破损,但终归是把刀啊。开始了土匪官方见面语:“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过此路,麻烦给点钱。”

    林染很是配合,从荷包中掏出一枚铜钱,食指中指夹住,掷出,深深嵌在男子旁边的树上。

    男子立刻露出了狼一般的目光盯着那枚铜钱,用手使劲抠出,然后拿着钱退了下去。又有一个人拿着菜刀重复了刚才的话。

    敢得一个个的给钱啊!

    林染下马,走到那群人中间,对着那男子说:“你们山寨缺钱?”缺到一枚铜钱就可满足?

    男子重重地点了点头,也不管别人是自己抢劫的对象,就开始吐了苦水:“娃你不知道啊,咱们维持这个寨子多不容易啊,你想想,俺们总得吃饭吧,俺们总得穿衣服吧,俺们•••••••••”

    “得得,您不是打劫为生?”咋会混的这份上?

    “娃你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男子干脆放下刀,与林染拉起了家常,“这大户人家都请了保镖,俺们怎么打得过啊。俺媳妇还给俺立了个啥,三不劫,女人不劫,小孩不劫,老人不劫,这让让俺们怎么活啊?”

    敢您还是个妻管严。

    林染一路上实在是无聊,这会儿有人跟她聊天,她也就不管后面的凌霄,与男子就山寨建设聊了起来。

    “你们去做生意吧,最近卖房的火哎。”

    “俺们现在穷的连锅都揭不开了,哪还有钱去买地。不如•••••”

    林染连忙止住他:“你别看我,我跟你一样,没钱啊。看见没,那是我家主人,抠的跟什么似的,我还怕他扣我工钱呢。我哪会有钱,我要是有钱,哪还会给你铜钱,早给你一张张的银票了。”

    男子也觉得甚是可惜,狠狠瞪了凌霄一眼,凌霄不明所以,也没回话,只是时不时的看看林染。

    “原来大家都是苦命人啊,那句话咋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山上那么多的树,你们就砍柴呗。”积少成多。

    “娃子你真聪明啊。”

    只是你没想过而已啊。“山上那么多人要养,你得先帮他们搞好个人问题是不是,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你也不用担心有人叛变,回头还得整治内部矛盾,得不偿失啊。这叫放长线钓大鱼。”

    男子连连点头,叫过一旁的一人:“快,快,拿笔记下来。”

    “娃子你继续说。”

    “喏,你看,山上风景那么好,你可以建个风景观光区嘛,每天接待人,每天赚钱,还不累,只要数钱就好。”

    “首先要吸引人啊,现在竞争激烈,你可以去雇些姑娘来迎接客人,去过青楼吧,差不多样的。关键要有新意啊。”

    男子头点的跟捣蒜似的,一脸崇拜。

    凌霄就被无视了晾在那了。

    “光有女人肯定不够是吧,来看的也不只是男人,也会有女人,你可以从你手下挑点好看的跟姑娘站在一起,这不就齐了?男人可以来找女人,女人可以来找男人,一高兴,你还怕没钱赚?”

    “今听娃一席话,你我灵犀一点通啊。”回头老婆就不会说他没出息了。

    林染拍拍上灰尘,对他说:“好了,你好好回去规划规划,光说不练假把式,我先走了。”

    “娃啊,以后有事找我啊,俺们一定帮你,不像你那没人的主子。”

    林染翻上马,大力地挥挥手:“后会有期啊。”

    男子涕泗横流,悲痛的挥手:“娃你一路走好啊,俺们下次再见了。”还很应景的擦了擦眼泪。

    待林染走远了,男子才回过头,旁边一人小心翼翼走过来:“大当家的,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啊?”

    “有吗?”不要怀疑他的记忆,这可是人格的侮辱。

    小喽啰颤颤伸出手指了指他手里的一枚铜钱,男子不解的看了看:“怎么了,这不是那娃子给的,那娃子真好,真希望下次再见,啊!”男子连忙向林染走的方向跑去,“回来啊,你还没有给俺们一人一个铜钱呢!回来啊。”林染早已走远。

重要声明:小说《逝颜(原名:容颜已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