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林染的比赛在上午,睡了一个好觉后,精神抖擞,器宇轩昂地上台了。

    林染师承月下两年,武功即使算不了天下第一,可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打败的,所以她不担心自己坚持不到最后。

    刚开始还兴奋得意,可是打了好久,她才发现先上台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她要撑到正午,要和很多人打。

    凌霄和璎珞依然坐在台下惬意地品茗赏景。

    璎珞看着台上英姿飒爽的“捕风楼楼主”,问向凌霄:“你怎么就不问问她为什么会顶着楚江的名字来参加比赛?”

    凌霄嗤笑一声:“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唉,她怎么忘了这家伙从不是吃素的,做事往往速度快且秘密。

    “那你就没反应?”

    “无妨.”

    楚江肯让她用自己的名字,便说明此人定是亲近之人,他敢这样做,就要负责到底。自己向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真正担心得倒不是这个,而是杨叔。杨叔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拒绝而放弃复国的念头,从不死心。前些子暗夜逆流的事就是他干的,还好自己去的及时,可难保不会有第二次。皇宫虽然纪律森严,但终究暗箭难防。

    上午的比赛快要结束,林染在台上气喘吁吁,凌霄此时才刚刚上台,手指一勾,轻松打败对手,翩然而下,甚至连灰尘都不曾沾到。林染却累得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最后还是被璎珞扶下去的。

    璎珞递来一杯茶,林染仰头喝完,又呛得直咳嗽,璎珞又给她拍背,勉强恢复呼吸。凌霄看见林染脸上还挂着汗珠,洁癖使他退开了一步,林染嫌恶地看了他一眼,回去想要洗澡,却意外地看见了楚江,挣开璎珞的手,高兴地跑了过去。

    “楚大哥,你怎么来了?”林染跑向楚江,绽开笑容,灿若明霞。

    楚江亲昵地帮她擦了擦她脸上的汗珠:“楼中没事,想起你在这比赛就过来看看。”林染还没来得及感动,楚江就捏了捏她的鼻子:“来看看你有没有输?”

    “才没有呢!”林染挥开楚江的手,小嘴一撅,可至极。

    “逗你玩的,别生气。”

    林染笑笑:“我哪会生气,看见你高兴还来不及呢。你先在这坐吧,我去洗个澡。”

    “嗯。”

    林染刚刚跑开,璎珞就伸出手朝楚江挥了挥:“楚江,来这里。”

    楚江看见璎珞,心中惊讶:这个时候她怎么会在这儿?脸上依旧笑颜,举步走上前坐了下来。

    “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也在这。”

    璎珞一副受伤样子:“你从那个门进来,竟然没有先看到我们,唉,嫁出去的护法泼出去的水啊。”又转向凌霄:“看来以后只有我们两个相依为命啦。”

    楚江脸上微红,却未出声反驳。

    璎珞询问起来:“这姑娘是谁?怎么以前从没见过。”

    “她叫林染,两年前进的捕风楼,你没见过很正常。”

    璎珞拿起茶杯,看似无意随口问了一句:“我那儿缺个人,你如此信任他,不如借我用用?”

    楚江脸上神微变,心中自是不愿:“那,这件事,还是你问问她吧,我也不好随便做主。”

    “那就好,我待会就问。我还怕你舍不得呢。”

    “怎么会?”当然舍不得,可你开口我又怎么拒绝。

    璎珞看着楚江脸色,轻拍他的肩膀:“放心,我这又不是虎狼之地。”不会吃了你的小白兔。

    楚江一笑,未答话。

    修府家丁敲响铜锣:“上午比赛到此结束,入选者,楚江,萧宫主。请各位少侠稍作休息,准备下午比试。”

    林染回来时,就看见璎珞和楚江相谈甚欢,很快走上前去开口问:“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璎珞抢先回答:“阿染你在楚江那儿做事吧?有没有兴趣来我这?”

    林染当然不奇怪为什么她知道自己的份,自己从来就没有低估过璎珞和姓萧的,这也就是她为什么说自己叫林染而不是楚江。人在江湖,多交朋友不会错。

    “我啊,可以啊,出去玩玩好啊。”

    如果林染回头就可以看见楚江失望的脸,可以她没看见。

    璎珞抿嘴轻笑:“好啊。”

    转向楚江:“多谢了。”

    楚江一笑。

    林染打了一上午,也就没什么兴趣在看比赛,跟楚江和璎珞各打了声招呼,便回屋睡觉了。

    璎珞也觉得无趣,就与楚江聊起了林染。

    “你们怎么遇见的呀?”

    “月下前辈带来的。”

    “哦?那老头也会多管闲事?”

    “前辈也没多说,林染当时受了很重的伤,前辈让她在楼里养伤。”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捡来的美女,好运气啊。

    “她报恩就留在了楼里给你做事?”

    “她受伤后失忆了,我就把她暂时留在楼里。”

    “她的名字你取得,还不错哦。”

    “不是,她说随便取一个,就说姓凌吧,叫什么,她也随便想了一个染字。我写好给她看,她说本想是壮志凌云的凌字,这个也行吧,就定下来了。”

    一旁一直没出声的凌霄手中传来杯子碎裂的声音,两人望去,解释奇怪,凌霄也不解释,起离开。

    楚江问他是怎么了,璎珞淡淡的扫了一眼他的背影:“没事,老毛病犯了而已。”

    楚江不想多留,起告辞。璎珞一个人呆在武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凌霄走在路上,耳边响起了第一次和染月见面时的对话。

    “哥哥,我好喜欢你啊。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云染月,白云的云,沾染的染,明月的月。”

    “我叫凌霄。”

    “我知道,是凌云壮志的凌对吗,爹爹给月儿讲故事讲过的,大丈夫要有凌云壮志,哥哥你一定很厉害。”

    “哥哥,你冷吗?”

    “哥哥,你跟我回家好不好?”

    “哥哥,没人要你吗?”

    “哥哥,你以后有月儿了,月儿的家就是你的家。”

    “哥哥••••••••••••••”

    ••••••••

    林染回到屋里,头沾上枕头却反而睡不着了,便起来在修府溜跶,却看见了姓萧的又一个人躺在地上,林染走过去,看见了他在流血的手。

    林染很好心地叫了他一声:“你的手流血了。”

    凌霄躺在地上,什么动作也没有。

    林染伸脚去踢,凌霄迅速起站起,躲过林染那一脚。

    “我当你死了呢,叫你你一点反应也没有。”

    凌霄还是不说话,只是盯着林染,林染被他盯的直发毛,叫出声来:“看什么看,没见过我啊?”

    凌霄还是一直看着林染的脸,最终离去。

    林染百思不解,也就不管,去找璎珞了。

    凌霄边走边想:如果是一个人,那为什么会有不一样的脸,不一样的格。这时他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并不清楚染月的格,他从未去了解过她,也不曾想过那天她为什么会跳下去。自己总是固执地认为是自己伤了她,从未深入地想过彼此的关系,更不用说自己为何执着于要找到染月,仅仅是愧疚?

    他颓败的站住,跳进湖里,让自己清醒清醒。

    林染听的后面扑通一声,也未多想,径直走了出去。

    到比武场的时候却已经不见了璎珞的影,找她聊天的念头只好打消,想了想还是回去看书吧。

    走到遇见凌霄的地方不放缓了脚步,终究还是走到了湖边。

    走到桥上,看见湖水清澈见底,根本没有人,暗笑自己搭错线了才会管那人死活,正要走开,却看见从桥底飘来一人,定睛一看,正是堂堂萧大宫主。

    想来这林染和凌霄也真是相像,林染往往走到好玩处方想起自己迷路了,凌霄刚刚接触冷水才想起自己根本不会游泳。想来也是怕丢面子,不好意思叫人来救,只好自生自灭,听天由命。

    林染当是也没多想,一看见是凌霄在水里,就直接跳了下去,抓住他的衣服,使劲把他拉上岸,平躺放在草地上,双手交叠放在他的前,使劲按下,好让他把灌进去的水全吐出来。

    按了很久,凌霄总算把水吐出来,却没有醒过来,林染就去过他的房间一次,不敢再去,怕自己又迷路了,总不能把人家丢在草地上吹冷风,回头受了风寒就不好了。她就把他带回了自己房间。

    凌霄上自然是全湿了,林染只好脱下他的外衫,只留下白色内衫,接下来她也实在没办法,在外面等啊等,终于等到一名家丁,就唤过来让他给凌霄换了衣服,自己把他脱下来的衣服拿到外面晾晒。

    家丁当时就问说:公子,我来照顾萧宫主吧。

    林染想都没想就回了一句:“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林染将凌霄放在自己上,林染的手停在他的面具上很久,摘,还是不摘,这真是个问题。要仔细考虑,考虑的结果就是她趴在边睡着了。面具最终没摘成。

    璎珞回来时就看见这如此和谐的一幕,笑着推醒林染,林染揉揉眼睛,只看见璎珞满脸的笑意,奇怪地问:“我带回来的不是姓萧的吗,怎么变成你了?”

    璎珞直接放声笑起来,林染意识清醒,忙捂住她的嘴:“嘘,小点声,他还在睡觉。”

    璎珞没了声音,嘴角却依然上扬,拉着林染走到了外面。

    “他怎么在这儿?”

    林染伸伸懒腰:“他掉在水里,我救了他而已。”

    “不要说而已,你会让我觉得你在盖弥彰。”

    林染生气地推了她一下。

    璎珞收起笑容,凑近林染小声地问:“衣服是你给脱的?”

    林染红了脸:“才不是,我叫别人帮忙的。”

    “哦,那干嘛不直接让别人把他带回去,这里是修府,他们比你更有责任照顾客人。”

    “我是一时急,忘了。”

    “是你把他拉上岸的?”

    “恩。”

    “你和他认识几天?”

    “两天。”

    “才两天你就不管不顾的跳下去把他救上来?”

    “我没有不管不顾,那是因为旁边没有其他人了。”

    “你去找呗,总会有人的。”

    “我怕来不及啊。”

    “你在担心他?”

    “没有!”

    “林染,承认吧,你喜欢上他了。”

    凌霄醒来第一眼就看见了林染,她安静地坐在窗边,夕阳映在她脸上,整个人像梦般虚幻,却又真实的在自己面前。

    林染听见他起的声音,转过头来。

    “你醒了。”冷冷丢下一句就离开了房间。

    璎珞随后出现在屋里,端着一碗药进来,凌霄接过药,喝了下去,问了一句:“她怎么了?”

    “没事,被人说中心事不高兴而已。”

    今天入围的是楚江,萧宫主,赵燕青和东方夜。

    第三天决出最后两名,吴峰和章诀。

    修府家丁安抚好失败的公子们,恭送出门。

    林染因为昨天的事好心打了个折扣,想看美女的愿望也不那么急切。

    反观凌霄依旧那副风轻云淡的表,自己心中就不舒服,干脆闭目养神。

    修少商本将女儿带出来见见,下人匆匆来报,修少商的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挥手散去下人,自己将十名少侠,请进大厅,众人刚刚坐定,修少商便向众人鞠躬,七个人连忙站起,惶恐(自然是假装的)。

    修少商立起:“老夫也不瞒大家了,这三天看得出来各位实力非凡,在各位中选一位女婿实在是一幸事,也实在是一难事,本想三天后的文试选出最后人选,奈何竟出了这事,唉,实在是•••”

    有人忍耐不住子,就直接问了:“前辈莫这样说,有什么难事尽管说,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很快有人附和:“不错,修家的事就是我的事,不用客气。”

    “是啊,您尽管说是什么事吧。”

    •••••••••

    修少商脸露笑容,敷衍地说:“多谢各位,小女若能嫁给其中一位,定能得一生幸福啊。”

    “实不相瞒,小女今被山贼捉去了。”

    众人皆是惊讶,面面相觑,修少商继续说起:“最近忙着比武之事,未曾想竟有贼人混进修府,劫走小女,可怜小女乃是柔弱女子,无法反抗,又怎得起这番折腾。各位都是江湖豪杰,还请伸出援手救出小女,修某感激不尽。”

    修少商正下跪,自然有人扶住,他也顺势站起,老泪纵横,林染在一帮看得津津有味,就差拿着瓜子,边拍手边叫好了。

    大多数人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连连答应,谁都看得出,修少商的意思就是谁救得出修家小姐,谁便得到修家小姐。

    “前辈莫着急,告诉我们那贼人向那里跑去,我等保证立刻将小姐安全带回。”

    修少商满意地看到他们的反应,一脸悲痛的说:“那人是君山上的土匪,想必是回到了老巢,去了南方。小女的安危就交给各位了。

    “放心吧。”大部分人冲出了屋子,大厅只留下了凌霄,林染和东方夜。

    林染放下茶杯,慢悠悠走出了大厅,凌霄也出了大厅,最后东方夜朝修少商一笑,也走了出去。

    林染本来只是想看美人而已,现在她也没兴趣了,去找璎珞,反正她现在也不回捕风楼了,自然是跟着璎珞。

    “璎珞啊,好无聊,我们走吧。”

    璎珞收拾着包袱,打好结,往上一背,对林染说:“我这现在也没活,你就跟着我们宫主吧。”

    林染幽怨地看她一眼,璎珞掠过她跟凌霄说:“我回宫了,你就带着她吧。”

    “我跟你回去。”她还没想好呢。

    璎珞没理她这句话,朝她挥挥手:“乖,跟你萧哥哥走。”

    林染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璎珞毫不留地走了。

    “宫主啊,我们为什么要往北走啊,修少商不是说在南边的嘛?”

    “君山在北。”

    “那修少商为什么骗人啊?”好无聊啦,早知道拼死也要黏上璎珞啊。现在边又跟冰山宫主,好不自由啊。

    “考验而已。”

    “难道那些人都不知道吗?”

    “不是。”

    “那为什么不说呢?”

    “你认为他们会说吗?”修若只有一个,对手却那么多。

    “宫主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啊?”

    别以为她白痴,他不愿娶别人,却还要来参加比赛,除非他有十足把握自己不会赢或是其他的原因。

    “不错。”所谓的山贼真实份是落魄书生,所谓的被俘,其实是私奔。他只不过满足了杨叔的愿望,又不用娶别人。

    跟着宫主好没劲啊,她好想璎珞啊,她不要跟这个死人一起走啦。

    “那我们还去找修小姐吗?”

    “不去。”

    “那我们去哪?”

    “找你师父。”

    “找我师父干嘛?”

    他想要弄清楚究竟她是不是她。

    林染没有得到回答,也没有再问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逝颜(原名:容颜已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