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比武场北面两个家丁正在张贴今天的比武顺序,林染的比赛在明天,今天无事,她就端了盘瓜子,便嗑边看人家打架。

    旁边的修仁美也不客气地伸手来抓一把瓜子,挨个丢进嘴里。

    巳时比武正式开始。分两个比赛场地同时进行(没办法,人有点多啊。),林染坐在南面,第一轮是陈文夏对叶朝晨,陈文夏并非纯正的武林人,是半道出家。他本是朝廷大将军之子,自幼习武,不满父亲的严厉管教,离家出走,混迹江湖。

    叶朝晨是铸剑山庄的少主,顾名思义,铸剑山庄以铸剑为生,以铸剑闻名。

    两人皆有良好的武功根基,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林染就转向修仁美:“放眼望去,来的皆是美男啊。”

    修仁美不以为然地说:“不求倾国倾城,也至少要容貌俊秀,你以为修家是什么,想来就来。”

    “那,那位呢?”林染指了指对面的萧大宫主,与他见过好几面,也从未见过他是什么样子。

    修仁美顺着林染的手望过去,看见了带银色面具的凌霄。

    “萧大宫主在江湖上的名声很响,这一点足让家父刮目相看,就算他实际上长得比较,额,异于常人,那就一直面具遮着,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傲人风姿也已无人能比。

    “没有人见过他的样子吗?”

    “据我所知,从未。”

    比武场上的比赛终于结束,陈文夏输,叶朝晨胜。

    修仁美再去抓瓜子时,已然不见林染踪影。

    “见过林小姐。”

    “楼主还在书房吗?”

    “回小姐,楼主有事出去了。”

    “哦,你们下去吧,我去一趟阁楼。”

    “是。”

    “幽冥宫,幽冥宫,在哪呢?”林染在书架上找啊找,好不容易在顶层翻到了幽冥宫的资料。

    “幽冥宫,两年前建于冥山,宫主姓萧,不曾透露过自己姓名。建宫两年,挑战多个门派,未有败绩,萧宫主武功奇异凌厉,江湖中从未见过这种武功招式,右护法璎珞容貌倾城,行事狠决,手段毒辣,专门处理叛徒,建宫半年后,就再也没有叛徒。

    右护法竟然比宫主还要神秘,不仅无人知道姓名,更是除了宫主和璎珞,无人见过其真面目。”

    奇怪,一个门派竟然可以神秘到这样!短短两年如此成就,也难怪修少商对他另眼相看,专门请来萧大宫主了。

    “在这干嘛呢?”声音突然想起,林染吓了一大跳。

    “楚大哥,你吓了我一跳。”林染抚抚口,“你不是出去了吗?”

    “刚回来,听手下说你在这,就来找你。你在看什么呢?”

    林染把手中卷宗一伸:“喏,就是这个。捕风楼以前没接到关于它的任务吗?”

    楚江很自然地整理好卷宗,放回书架:“接过啊。”

    “难道就只能查到这些吗?”她虽然只来到捕风楼两年,也知道捕风楼的报人员无处不在啊。

    “查不到。”

    “查不到?”捕风楼还有查不到的事?楚江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林染也就不好继续问下去。

    “你不去参加比赛吗,修小姐可是个大美人啊。”

    楚江揉揉林染的头发,笑着说:“有你这个美人在面前,我还需要看别人吗?”

    “我又不可能让你看一辈子,不如我帮你赢得比赛,让修小姐作我大嫂,如何?”

    “阿染,就不愿意给我个机会吗?”

    林染在一排排书架中慢慢走着:“阿染当楚大哥是大哥,别无他想。”

    “若是我有他想呢?”

    “阿染只能说声抱歉。大哥也知道,阿染是个没有过去的人,不想再谈这些事。”

    “那你为什么当初不让你师父帮你治好,恢复记忆呢?”

    “阿染总觉得心中有块地方空空的,我想那是我一辈子要找的人,阿染想自己找回来。”

    “若你找不回来呢,或者根本没有这个人呢?”难道就找一辈子?

    “继续找下去,虽然我也不知道要找多久。”

    “给个时限好吗?”不要彻底不给我希望。

    “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坚持多久,我也不想因此让你等待。楚大哥,会有人也在等你的。”所以不要等我。

    楚江不知什么时候林染走出阁楼,等他回神时阁楼只有他一个和同样萧索的影子。

    林染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想着心事。不防迎面撞上一个人,林染立刻点头道歉:“对不起啊,我没注意。”

    抬头看向来人,一妖艳红妆,香肩微露,细腻白皙,水汪汪的眼睛纯净人,小小嘴唇又嫩又红,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璎珞也不管,劈头就问:“你知道修府在那儿吗?”

    “你我同路。”

    “好,好,那我们一起走。快点。”璎珞拉起林染就走。

    拜托,她林染现在是男装好不好,不要这么开放,而且她也不喜欢被人拉着走,便开口说:“姑娘,男女授受不亲。”所以放手吧,她的手臂被勒得好疼啊。

    璎珞微微放松力道,却没松手:“不用装了,我知道你是女的.”

    “额?”

    “我刚刚不是撞到你了?”自然感觉的出来。何况普通男人会生的这么美,当然,除了宫主以外。

    “哦,我叫璎珞,你呢?”

    “我叫林染。”不是吧,她碰见了幽冥宫的右护法,那个传闻心狠手辣的女人?老天爷,你玩我吧?

    “我叫你阿染吧,你去修府干什么啊?难道你冲破世俗,喜欢上了修家大小姐,所以女扮男装以求两人相守?”好浪漫啊。

    林染心中叹了一口气,你老可真会想。“我只是看闹而已。”

    “哦,那你就是去看美男吧,听说来的人很多啊。”

    璎珞大叫一声:“莫不是你喜欢的男人去参加比赛,你来捉的?”

    林染以手加额:“我只是看看闹,没其他意思,我不是捉,我也没可捉。”

    璎珞失望的“哦”了一声。

    林染以为她消停了,谁知她又说了一句:“不如你把我们宫主娶了吧,我们宫主是一等一的美男啊。”

    苍天可鉴,她没这打算啊。

    “我们宫主人长得好,武功好,人品好,还会做饭呢。重要的是他专啊,你听我说啊,还有•••••••”

    “你不是很着急吗?”她实在受不了了。

    璎珞这才想起来有急事:“对哦,我有急事的,那我们快走吧。你考虑考虑我们宫主吧,他真的很好的,哎,等等我啊。”

    进了修府大门,林染直奔比武场,璎珞跟在后面寻找着。

    看见凌霄,璎珞扔下林染,小跑过去,跟凌霄打了个手势,两人走出比武场。

    “什么事?”

    “杨叔找上了暗夜逆流。”

    “他想干什么?”

    “自然是为你铺路啊。”

    “我知道,杨叔不会死心的。”

    “那我们怎么办?”

    “我去趟皇宫。”

    “什么时候?”

    “今晚。”

    “你不去吗?”

    “我?去了又能怎么样,不去。”

    “那你这么急跑来干什么?”

    修仁美看见林染回来了:“你去哪了?”

    林染在他旁边一坐,比武还在进行:“出去透透气而已。比赛怎么样了?”

    叶朝晨还没有输,看来今天上午胜出的应该是他了。”

    林染手想去拿瓜子,却摸了个空,看向桌子,盘子不见了,眼前却多了一抹红。

    璎珞笑嘻嘻地端着盘子看着林染:“你在这儿,害我好找,走,看看我们宫主吧。”

    林染无奈地又被拉走了。

    靠,原来是那个姓萧的!真是冤家路窄。

    “阿萧,看,我又帮你找了个婆家。”

    又,还婆家!

    “萧大宫主好啊。”

    “我很好,起码不会找不到路。”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等着!

    “阿萧,这是林染,她其实是女的,她人很好的,长得好看,武功好,人品好,重要的是她很专哎。”

    您跟我认识多久就知道我专啊。

    “所以阿萧,你就嫁给她吧。”

    林染忍着没喷的茶水终于光荣地落地了。

    凌霄这边正在比武的是周逸和姜凯。两人实力相当,周逸脚步轻盈,矫健灵活,姜凯剑招多变,防不胜防。

    突然,姜凯手中的剑脱手而出,指向凌霄,林染奉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第一时间离开位置。凌霄的手还端着茶杯,全然不顾袭来的剑,左手掀开茶盖,拇指用力,盖子飞向姜凯的剑。

    大多数人认为就算能止住剑势,那盖子也得粉碎骨。

    真实况是姜凯的剑落地,茶盖完好的插在了柱子上。

    “好。”一声爽朗的叫好声传来,门口走来一中年男子,“早就听闻萧宫主的大名,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老夫着实佩服啊。”

    此人就是修家家主修少商。

    凌霄起作揖:“过奖。”

    璎珞不是什么时候消失,也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林染后面,小声嘀咕:“又是杨叔干的好事!”

    “什么意思?”林染很是不解。

    璎珞拉着林染坐下:“是杨叔派人打了姜凯的手腕。”

    刚才确实没注意到,姜凯使剑灵活,的确不应该犯这种错误。可这跟她所说的杨叔有什么关系吗?

    林染看见修少商对姓萧的露出明显的赞赏表,想到那天偷听的内容,心中顿时明了。这杨叔看来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

    台上的比武被暂停,两人自是不满,修家人只好让他们待会重新来过,两人才一脸怨气地下台。

    修少商刚刚看见凌霄的那一招,心中自是惊讶,更多的是赞赏,无论是凌霄武功的造诣高,还有那种处变不惊的风度,放眼天下有几人比得上,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自家女儿。

    璎珞心中不快,看着林染望向凌霄的方向,就对林染说:“放心,我对你一见如故,肯定会你的。”

    “我对萧大宫主没那心思,你不要再开玩笑。”他娶别人与自己无关,若真是娶了,伤心的也该是那个叫云染月的人。璎珞是护法,想必也了解一些吧。

    “对了,你认识一个叫云染月的人吗?”

    璎珞神色微变:“认识,她是阿萧一生的痛。”

    “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也不清楚,只是曾经见过阿萧房中的一幅画,画的是阿萧,若不是心之人,怎会画得如此神韵。”

    痴男怨女啊。林染也不愿探讨别人**,也就没有再问下去。

    璎珞使劲地拍了拍林染的肩膀:“阿萧如何走出伤,就看你的了,你任重而道远啊!”

    璎珞一脸悲痛的表让林染觉得自己是赴死的壮士,要一去不归。

    “哦,你住在那里?”

    “就住在修府,具体位置,还要问下别人。”

    “行,今晚我跟你住,跟你介绍下阿萧的常生活。”

    林染在心中叹了口气:不要啊!

    第一天的比武总算是结束了,有四名入围:叶朝晨,周逸,顾磊和灵玉公子。

    吃过晚饭,璎珞果然跟着林染走了。从一进门璎珞的嘴就没停过,从什么时辰起,到穿什么衣服,甚至吃饭先动那一道菜都说了。

    “还有,阿萧喜欢吃水果,尤其是草莓。”

    “他最喜欢在冬天看雪了,一看就是一整天。”

    “他不喜欢别人摘他面具,他会用眼神杀死人。”

    •••••••••••

    “我说,你说让他嫁给我,不应该是他听我的话吗,干嘛要管他那么多事?”林染现在一个脑袋两个大。

    “对哦,那你喜欢什么呢,我问好后告诉阿萧。”很有道理啊,出嫁从妻呀。“那你喜欢干什么?”

    “你不觉得现在是睡觉的时候吗?”她好困啊。

    “好吧。”林染刚想奔向铺,璎珞又抛下一句:“你先换个女装看看吧。”

    “我没带。”这下总行了吧。

    璎珞似乎早有准备,从包袱中拿出三件女装:“你随便试一件吧。”

    林染认命地抓起一件水蓝色衣裙,走到屏风后面换下。

    再出来时,璎珞绕着她转了一圈:“啧啧,果然是美人啊。我就说我的眼光不错啊。”蓝色衬出皮肤白皙,前露出美丽的锁骨,腰间衣带束紧,显得人高挑修长,此时有些困意,美眸微眯,哇塞,这分明是人犯罪的根源啊。

    “阿染啊,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东西落在阿萧那了,你帮我拿回来吧。放心他不在,今晚有事出去了。”不过现在应该正好回来了。

    “我不认识路,你自己去吧。”可不可以不要再这么折腾人了。

    “额,我刚才走路时脚扭了。”

    找个像样的理由可好?脚扭了,那刚刚活蹦乱跳的是谁?算了,不去看她今晚是不会罢休了,早去还可以早回来睡觉。

    睡意袭来,林染忘记自己是个路痴,晃晃悠悠地走出了房间,璎珞自己躺在上睡了,说话也很累的好不好。

    林染走啊走,实在很困,只想找个地方睡觉,可还得帮璎珞拿东西,认命地拍了拍脸颊,让自己清醒点,走向凌霄房间。

    还好,没迷路。林染也不用点灯,直接开始找。

    奇怪,璎珞好像没说她落下的是什么,这还怎么找啊,那就回去吧。一不留神被椅子绊倒,摔在地上。手伸出来抓住了一团东西也顺着爬起来,可好像有人硬生生地夺走了,林染抬头一看,是姓萧的。

    凌霄双手交叠在前,俯视着林染,林染手撑地站起:“不是我要来的,是璎珞说她有东西落这了。”

    不用再说一遍,凌霄自然是看见了微眯的双眼,□的锁骨,不自在地移开眼:早知道这人漂亮,可也不曾想穿上女装会这样美丽。

    林染找个凳子坐下,揉揉膝盖,想着让姓萧的把东西给她,她带回去给璎珞,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伏在了桌上。

    凌霄点上蜡烛,转过头,林染已经睡着了。柔和烛光下的安详睡容让他不忍破坏,但终归不该让一个女孩子睡在自己屋里,凌霄俯抱起林染,走出屋外。

    睡在凌霄怀里的林染突然觉得有风吹来,便往凌霄的怀里拱了拱,凌霄感觉到怀里人的动作不由一怔,想起了云染月,心中一痛,立即加快脚步走向林染的房间。

    璎珞睡得正酣,听到人的脚步声,打开门便看见凌霄抱着林染在门外,嫣然一笑:“阿萧,仔细算算,你有多久没碰女人了。”她可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以揶揄他的机会的。

    凌霄也不回答,将林染扔给璎珞,丢下一句“他说他很想你”成功地使璎珞嘴角的笑僵住,一言不发地扶着林染走进房里。

重要声明:小说《逝颜(原名:容颜已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