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章

    如果时间倒流,我还会不会坚定遇见他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抑或是我还会不会选择认识他,可惜,是如果。

    “哥哥,你看,下雪了。”云染月蹦蹦跳跳走出屋子,拉着凌霄走向空地,看满天飞舞的雪。

    凌霄的手稍稍用力,“慢点,别摔倒了。”

    “才不会呢,有哥哥在,不会让我跌倒的。”染月松开交叉的手,站到院子中央,双手伸开,原地旋转,抬头,闭眼,接住下坠的雪花。

    凌霄倚在柱子上,看着染月,冻红的鼻尖,偏白的肤色,纤长双手微微张开,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真希望时间静止,让她停在这一刻,什么都不想,拥有天下最纯净的笑容,可毕竟只是希望,不会实现的愿望,只让她晚一些面对。

    凌霄走上前去,用手擦去染月脸上残留的雪花:“别冻着了,快回屋吧。”

    染月拉下凌霄的手,握在手心:“哥哥,你每年都陪我看雪好不好?”

    凌霄的手一颤,没有回答。

    染月垂下脸,慢慢往回走:“我随便说的啦,我知道你以后是要陪别人的。”

    凌霄站在原地,知道上积了一层层厚厚的雪,才自嘲地一笑,落寞背影消失在走廊。

    云傲天回到家时就看见了女儿呆呆坐在窗前,手撑着下颚,宛如雕塑。云傲天摸摸女儿的头发:“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染月这才发现父亲的到来,笑着说:“爹爹回来了。我哪有想什么,看风景而已。”

    “可是你好像没开窗子啊。”云傲天推开窗,冰冷空气迎面而来。

    “额,我看窗子。”染月讪讪地说。

    “女儿长大了,有心事也不跟爹爹说了,爹爹好伤心啊。”

    “爹爹,人家哪有。”

    “你不说爹爹也知道,在想凌霄吧。”

    染月脸一红,却未反驳。

    云傲天故意忽略女儿脸上神,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两人坐下交谈。

    “爹爹都看出来了,想必凌霄心里也是清楚的,他很疼你家里每个人都看得出来,可是不是你想要的就不明白了,与其在这瞎想,不如去问清楚啊。”

    “怎么问啊?”染月是好学的孩子,有事一定要弄清楚。

    这可问倒云傲天了,他当年在染月她娘窗下吹了一夜的笛子,结果两人就顺理成章了。曾经问她怎么会选他这个穷小子,她当时正在哄孩子睡觉,随口说了一句,能为我吹一夜笛子的人,也会给我幸福的家,也会为国家护一方安宁。

    “你不会吹箫吗,在他窗下吹一夜就行了。”

    “啊?真的吗?”

    院子一层厚厚的雪,月光映衬下分外明亮,染月拖着长长的影子从院子穿过。弯腰穿过竹林,双手不时地拿出来使劲搓搓。

    离近了看见凌霄的房间还亮着灯,染月悄悄躲在窗子下,直接坐在了石头上,拿出玉箫,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凌霄原本在看书,突然听见一阵箫声,其实早就听见靠近的脚步声,以为是染月找自己玩,却没想她在窗下吹箫。

    由于积雪,夜晚显得异常寂静,箫声也就显得清晰,从染月口中溢出,萦绕在空气里,一曲完毕,久久不绝。

    染月记着爹爹的话,调整了呼吸,又开始吹起了第二首。

    凌霄打开门,绕到后面,隐在竹林里,听着萧声,看着月光下的染月。染月,染月,沾染一月华,出尘谪仙。

    第二首结束,染月忍不住放下萧,手放在嘴边哈气。凌霄反应过来,接下外袍,向前走去,披在了染月上,将她的一双手放在自己手心暖着。

    染月看见凌霄,觉得不对:爹爹没说他会出来啊,我该怎么办呢?

    动作快于思考,染月脱口而出:“你每年都陪我看雪,我给你做妻子。”

    凌霄一怔,还未接话,染月又说:“以后都陪我一个人,我也会陪你啊。不用再找别人了,我就可以啊。”

    染月看凌霄没有说话,连忙又说:“别看我没什么长处,可我聪明啊,一学就会,我可以学做饭,学洗衣,以后还会给你做衣服呢,还有。”没说完,凌霄将染月抱在怀里。

    “我不需要你学这些,你可以陪我就是我最幸福的事。”

    染月没反应过来,伸手环住了凌霄,好暖,然后就睡了过去。

    凌霄感觉染月不动了,一看才发现她已经睡了,微微一笑,打横抱起染月,把她放回了她自己上,取下手中的萧,盖好被子,把箫放在桌上,看见了一张画。

    那是三年前他晕在云家门口的样子。画中的人眼睛紧闭,手中的剑撑在地上,头微微下垂,北风吹起发丝,白色背景,那样的景谁会想到潦倒的少年呢,只会认为是倨傲的少侠。也只有她才会画出这样的自己吧。

    染月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上:哎呀,我没有吹一晚上啊。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昨晚好像做梦看见哥哥了。

    掀开被子,看见上的衣服才知道不是梦啊。真好,哥哥好像答应自己了呀,以后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染月连忙跑出屋子,却发现哥哥已经不在房里了,问了下人才知道他和爹爹去调查案子了。回到屋里,拿起笔将还没画好的画补画好,边画边等着凌霄回来。

    “凌霄,你怎么看这件事?”

    “三皇子和六皇子都有嫌疑,两方对这封信的反应都很强烈,不论谁是真正的叛国者,肯定与两位下脱不了干系。”

    “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出中间传递消息的官员,顺藤摸瓜,就可以找到源头。”

    “不错。”凌霄颔首,叛国者的下场不会好!

    “参见陛下。”

    “平,你有何事。”

    “草民在义父的家里发现了这个。”凌霄将手中的几封信交给太监,递给了皇帝。

    “混账,竟有此事?”皇帝将信扔在地上,“先帝在世,很重用他,此时莫不是有什么隐因”

    凌霄跪下:“草民原先也不愿相信,也是证据确凿,不得不信。自古忠臣不叛国,叛国非忠臣,有了第一次,难保不会有第二次。”

    “起来吧。你说的有理,可据我所知,云傲天对你甚好,不知你怎会背叛他?”

    凌霄的心被“背叛”这个词刺了一下,起回答:“草民只忠于江山社稷,忠于陛下,义父尽管对我有恩,但凡是当以国为先,不算背叛。”

    不背叛云傲天,那对染月呢,也不是背叛吗?

    “来人。”

    “在。”

    “将这几封信交给刑部,让他们,看,着,办!”

    “是。”

    “不知你可愿意接替你义父的位置?”

    “只求皇上放过云家其他人,草民感激万分,不敢奢求在朝为官。”凌霄有跪了下来。

    “可惜了呀。”这种人,运用得好可是一员猛将啊,够无

    云傲天,前朝护国将军,十几年前,开城门迎进敌军,所护的三城七郡无一百姓伤亡,所护的朝廷却覆灭了。先帝见其威猛,招降为将,却遭拒绝。至于为什么又答应了,原因很简单,为何而降,为百姓,开门迎敌,敌军照样可以屠尽百姓。先帝以百姓和他的女儿为威胁,不得不应。染月的脸上到现在还有一道长长的疤痕。

    那天是个晴朗的天,三城七郡的人都穿着白衣祭奠死去的君王,那边先帝带着穿着红衣的将士踏进城门,云傲天和同样穿着黑衣的染月走在两队人马之间,后面是挥舞着烂菜叶的同胞,前面是举着将军服的侵略者。

    云傲天走到尽头,拉着染月跪了下来:“吾皇万岁。”

    从那一天起,云傲天再也没有在屋子里睡觉,染月曾经好奇的问为什么,云傲天一脸醉意:“孤魂野鬼尚需乎?”

    染月不是不懂,装不懂而已。那天父亲把自己护在怀里,但她清楚地听到后面的叫骂声,很难听,很难听。也曾经偷偷瞄了一眼,黑色的衣服上不是菜叶就是鸡蛋,还有人把纸条贴在了衣服上写着“汝与□何异”。

    正午时分,染月没等到回家的爹爹和凌霄,却来了刑部的人。

    染月看着在自家院子乱搜的人,问了为首的官员:“为什么?”

    “云傲天涉嫌通敌叛国,已被抓获,皇帝下令彻查此案。”

    “不知皇帝有什么证据?”

    “这可要多感谢你的干哥哥,是他交给了皇上你爹叛国的书信。”

    如果染月还不知道什么回事,她还不如去撞墙。

    “配合调查,云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

    凌霄闯进来:“皇帝说过放过其他人。”所以,不要带走她。

    官员讪讪地收回手,带着人回到刑部。

    “哥哥,你知道吗,还有几天我就及笄了,就可以嫁给你了。”

    “我知道。”

    “爹爹说那天把我许给你。”

    “恩。”

    “然后他就可以去找娘了。”

    “嗯。”凌霄将染月抱在怀里,却怎么也暖不了她的脸和手。

    “哥哥,又下雪了。”

    “以后每年冬天我都可以陪你看雪好不好。”

    染月轻轻推开凌霄,看着他的眼睛:“月儿可以一个人看,可以去陪爹爹看!”

    凌霄的手突然收紧,染月笑着说:“哥哥,你弄疼我了。”双手挣开凌霄的束缚,慢慢后退,跑了出去。

    凌霄紧紧跟了出去。

    染月跑在路上,不一会儿,到了人密集处,钻进人群,看见了布告。

    “大将军云傲天通敌叛国,现已证实,念其有功,九族不诛,三天后斩首。”

    凌霄跟着跟着跟丢了,却看见了杨叔。

    “你做的很好,接下来我们可以招兵买马再。”

    “我不想复国。”

    “你,你这样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人。”

    “无妨,反正已经对不起那么多人了。”

    “你是指云傲天还是他的女儿,他是死有余辜,她女儿也不必放过。”

    凌霄突然揪住他的领子:“我不准你动她,听到了没有!”

    杨叔惊住:“那好,我不动。”

    凌霄松开了手,进入人群继续找。

    三天后的刑场

    到处是人。染月站在前面,不去听那些话,她只想把爹爹带回娘的边。

    刽子手看着太阳,等着时辰,染月飞上行刑台,一刀砍到他,斩断绳子,扶起云傲天,云傲天手按住染月,示意她先走。

    染月没有理会,将云傲天护在后,一只手使剑砍向一旁的士兵。远处阁楼上一支箭蓄势待发,染月感到手上力道加重,转看见了穿云傲天的箭,前方士兵趁机挥刀,砍中了染月的左肩。

    阁楼上的第二支箭已在弦上,松手出。

    凌霄从人群中冲出,砍断一半的箭,在箭到染月之前反手一挡,回了阁楼。

    这边的染月背上多道伤痕,不还手,只是抱着云傲天,说:“爹爹,娘叫我们回家了,他说我们这次离家好久,再不回去,她要生气了。”

    凌霄收剑,两手带起云傲天和染月向城外飞去。

    刚刚落地,染月扯过路边的马,将云傲天放在马上,自己也翻上马,飞驰而去。

    凌霄也扯过一匹马,马的主人正好来了,他急忙丢下钱,追上前去。

    染月自小在军营生活,骑术甚好,凌霄一时没赶上。

    几个时辰后,染月下马,牵着马慢慢走。

    “爹爹你看,这里是你受辱的地方,他们不懂你,月儿懂你,娘也会懂你的。”

    凌霄静静的跟在后面,一言未发。

    不久便到了悬崖边,染月找到了娘亲的坟,在旁边开始挖,用手挖。

    凌霄蹲在她旁边,拉过她的手:“我来。”

    染月挣脱开来,继续挖:“这是我的娘和爹。”只能我来。

    “娘,我们终于回来了。”

    “爹,回家的感觉好不好,我知道你很开心,在笑对不对?”

    “我们一家人再不分开了。”

    “不再管别人的死活,爹爹你不要骂我,那样活很累的。”

    “好久没吃娘做的饭了,我好想啊。”

    眼泪落了下来,瞬间融进泥土,消失不见。

    染月双手沾满泥土和血迹,从马上把云傲天放下来,扯下自己衣服上一缕布条,擦着云傲天满脸的灰尘和嘴角的血:“爹你要干干净净的。娘才不会骂你哦。”

    山上两座坟相依相偎,染月笑了起来。

    染月转望向凌霄:“哥哥,我想你是陪不了我了。”

    “不会,哥哥会陪你到老。”

    “哥哥,我第一次见你时,就觉得遇见你是我最幸福的事。”所以我告诉自己要抓住。

    “我想和你在一起,只想你的好。”所以看见你桌上仿爹爹笔迹的书信时,就当做自己从没见过。

    “从爹爹下跪那天起,我就活在自己的幻想中,你的到来让我觉得这好像不是幻想,是真的,我活得很幸福。”但那也是幻想。

    “我以为自己坚强,你让我发现自己根本承受不住这些。”撕开幻想的美好,徒留现实的残酷。

    “哥哥,我终于明白上天给你巨大幸福的时候,也给了同样大的痛苦。”所以哥哥,我想我是受不了了。

    “哥哥,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说的话吗?”染月走近凌霄,轻轻拦住他的腰,嘴唇慢慢靠近,“我说,我好喜欢你啊,哥哥。”

    凌霄感到唇上一凉,染月就推开他,跑向崖边,“哥哥,你看,又下雪了,今年的雪好美啊。”

    染月拿出箫,“那天没吹完,今天继续。”

    良久,山顶只留下箫声。

    蓦地一顿,箫声停止,跌落在地,染月看着凌霄:“我不怪你,因为你是萧歧。”前朝遗孤,王室长子。

    “陪我看雪的是凌霄,因为他是我哥哥。”

    “害我父亲的是萧歧,因为那是他的责任。”

    “不要愧疚,我不要。”最终伤我的还是你,因为愧疚,所以对我好,我不要。

    “再见,再不相见。”

    凌霄冲上前去,却已经来不及了,抓不住了,她就像一朵雪花,慢慢下坠,就算护在掌心,也会融成水,不复存在。

    捡起地上的箫,擦拭干净,收入怀中。世间苍茫,染月不在,又有何意?

重要声明:小说《逝颜(原名:容颜已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