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燕二十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别衡 书名:燕含骨
    燕含骨天明回城的时候,就看见王禾和老奇大眼瞪小眼的蹲在“菖蒲客栈”的台阶上,王禾依旧拨弄着手里的机弩,老奇手里捧着一个海碗,吸吸溜溜地吃面条,清晨的太阳照在老奇的脸上,手上,燕含骨一夜的凉气散了不少。

    “掌柜的,给我也来碗面。”燕含骨向里头喊了一声。

    里头小二探出脑袋,一看燕含骨的样子,蓬头,垢面,赤脚,还背着个破席子,道:“哪来的乞丐,还想吃面呢,到后厨去吧,那里有些前几天的剩馒头。”

    燕含骨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乐了,这当上老奇回头喊了句:“没事,我请她,你去张罗吧。”那小二这才去了。

    老奇看着燕含骨,问道:“您这是混丐帮去了?”

    燕含骨走过来坐在台阶上,伸开手脚,在阳光底下翻来覆去的晒,道:“差不多吧,还有几个地方,我再去看看,如果都没有风狼的踪迹,那他一定已经离开菖蒲了。”

    “嘿,你还真有办法,也只有乞丐才知道菖蒲县周围最能藏的地方在哪儿了。不过你这扮相,还真豁得出去,姑娘们可都舍不得把自己弄成你这模样。你可别说你又当过乞丐啊。”

    “嗯。”

    “嗯是啥意思?真当过?”

    “当过。”

    “你还当过什么?捕快,乞丐……”

    “客官,您的面。”小二把面放台阶上了,老奇扭头吩咐,“给弄盆水啊。”

    “得嘞,您慢用。”小二转又回去了。

    燕含骨端了面,拿着筷子,向街面上画一个圈,道:“都干过。”

    她这圈包括了卖包子馒头的,裁衣卖布的,算卦相面的,挑方卖药的,街头卖艺的,还有几个低低头弓弓腰,一瞧就是偷鸡摸狗的……

    老奇仔细看了看燕含骨,她也捧着碗呼呼呼的吃着,就是一个乞丐多没吃过一口饭,紧张而害怕却又切的模样,透着一股可怜劲儿,老奇忽然在想,这个老燕自己从前从未听说过,而且在记名先生的笔记里,她也只有两行字,但是她这样的经历,根本不可能是一个无名之辈,为什么呢?一个人如果有翻天的能力,她为何又会去做这些辛辛苦苦讨生活的人呢?她目的何在?

    老奇想着这个问题,他就问了出来,因为他很早就知道,对付燕含骨,你直接问她,就是最好的办法。

    “老燕,你不该是个无名之辈。”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应该的。”

    “不对,这个世上,任何事的发生都是有缘由的,如果是一件奇怪的事,匪夷所思的事,那么,就更有必要找到原因了。”

    “你找到原因了,记得告诉我。”燕含骨说罢就回了客房,她现在很冷,外面的阳光已经不够用了。

    燕含骨把自己泡在水里,清晨的阳光刚刚好,他们在菖蒲的这个客房虽然小,但是很向阳,算是一个补偿,水温刚刚比阳光高出那么一点点,这本来是一件很舒服的事,但是此时燕含骨却一点儿都不舒服,她抱着膝盖把自己抱紧然后全部都缩在浴盆的角落,她明明能感觉到水的温度和太阳的温度,但是她却一点儿都感觉不到自己的温度,这时的感觉就像她曾经在雪山背后的雪洞里,从舌头凉到嗓子眼然后一路到胃,散到心头,直到小腹,然后到四肢百骸,但不知为什么她现在脑袋特别清楚。

    “咚咚咚”门外有敲门声。

    燕含骨听的清楚,于是她站了起来,拿起边上干净的衣服,仿若平常人一样,只是这屋里只有内衫,她就穿着内衫,头发还滴滴答答滴着水,过去把门打开,只是没想到门外站的竟然是柳青鱼。

    柳青鱼手里捧着一件天蓝的裙装,向她轻轻笑了笑,道:“我听他们说你好像没衣服换洗,我拿了一件过来,你看能不能穿。”

    燕含骨笑,然后说:“嗯,谢谢。”

    “你脸色不太好。”

    “一夜,没睡。”

    “哦。”

    “那你换衣服吧,楚大侠在大堂等你呢。”柳青鱼把衣服放下,然后笑了笑,转离开。

    燕含骨把门关上,然后转重新走进了木盆,她没脱内衫,就直不楞噔得又缩回水里。

    大堂里,老奇翘着腿磕瓜子,这边王禾使劲儿轰他让他到别桌坐,因为太煞美人风景了,柳青鱼倒不介意,只是淡淡道:“楚大侠,这三人已经送官府了,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当不起,当不起,你是柳风华的妹妹,我哪能吩咐你呢。”

    “你是替哥哥寻药,我自然感激你。”

    “我也是替我自己,不用谢,不用谢。”

    “楚大侠,你当真相信长生不老?”

    “信,怎么不信,哈哈,长生啊。”老奇有点夸张得伸了伸脖子。

    “哦?”

    “哦。”老奇重重点头。

    “水一哥哥可不信的,楚大侠和水一哥哥相投,我还以为你能知他呢。”柳青鱼指尖轻轻敲着茶杯,然后咳嗽了两声。

    “这……”老奇今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说柳青鱼聪明了。

    柳青鱼笑了笑,道:“昨那个姑娘的事,你都知道了,至于那青年人,他本是此地的一个教书先生,颇有些声望,因罚不听话的学生过了火,害死了那孩子,被告了,县里人都颇为他不值。楚大侠可看出什么端倪?”

    楚天奇想了想,道:“他们都不是坏人。”

    “燕姑娘渐渐就要毒发了。”

    “什么!今天只是第七天!”

    “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土成山,风雨兴焉,从来没有一蹴而就的啊。”

    “你!”楚天奇站起来,一拳头握在半空,却不知道该砸谁,恨恨的转就向客房跑去。

    后柳青鱼悠悠叹了一口气,不过不知道是为谁,然后她也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出客栈,后的人都知道她不喜欢别人跟着,也就都只在边上候着,并没有跟随,不过这次她后头还吊了一个尾巴,王禾是也。

    悠悠晨辉,青衣的姑娘却一脸的寂寥的走在街面上,她其实并没有什么,只不过在提到燕含骨看到老奇之后,她有些想念在远方的那个人,不知道他现在走到哪里了,兰州?玉门?怕没这么快,不知道他脚会不会痛,他不穿鞋,他说赤足,才能真正听到大地的声音,不过还是有些心疼。姑娘边走边想着,脸上一会儿柔和似光,一会儿又幽怨如风。

    而她后的王禾,也低着头走着,平时的时候他不会拿出机弩,这时就是普通人的模样,一滴水进了大海,一滴沙滚在沙尘。

    “老燕,老燕,你开门,开门!”门砸得震天响,但不见有人开,老奇喊道:“我踹了啊!”正准备提脚呢,门开了,燕含骨站在里面,扯扯上的裙子,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着老奇,笑道:“好久没穿了,不太舒服。”

    老奇有些疑惑,这厮还是平常的模样啊,又仔细看了看,发现了点不对劲,眯起了眼睛。

    “你这裙子,怎么湿了?”

    燕含骨低头看了看,可不嘛,跟水里捞出来似的。

    “刚才……刚才不小心掉水里了。“

    “那怎么不贴着体的没湿?袖口,裙摆?嗯?”

    “这……”

    燕含骨站在地上,颇像个小孩子偷玩水被大人逮住了,千年老脸有点臊。

    “行了,等着吧。”老奇说罢,扭头出去了。

    没过一会儿,老奇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干净的里外换洗衣服,脸上略微有些不自然,说了句:“你不穿姑娘衣服,这是男装,凑活穿吧,我在院里等你。”

    燕含骨接过衣服,忽然发现衣服堆里竟然还有一条藕荷色肚兜,角上绣着两只鸳鸯,俏可,这么多年了,她还没这么讲究过。

    “宋!你放”院里似乎是老奇的声音,不过立刻跟鸭子被人捏住了嗓子,发不出来,燕含骨连忙穿好衣服,在推开房门冲出去的时候,她不得不承认,老奇等于麻烦。她拿出匕首对着光,比划了几下,就听见院里有人叫道:“那边的小娘皮,不要拿着匕首比划,晃花老子的眼睛了。”

    燕含骨笑道:“那你也松了九节鞭啊,没看见老奇脸都紫了。”

    只见院子里一个上□的大汉,手里一节九节鞭,鞭子锁住老奇的脖子,老奇被勒的脸发紫,眼发涨,更死鱼快有得一拼。而且那大汉竟有九尺之高,立在那里就跟个桥墩子似的,老奇在他那儿就跟小鸡仔儿似的。

    那大汉喝道:“小娘皮,你是不是这王八蛋的新相好的,你给他说,我要长生不老药。”

    “这……我可做不了主。”

    “你怎么就做不了主呢?我刚才还看见老奇给你送肚兜呢,老奇对兄弟好,对女人更好,你给他说说。”大汉的声音带点渴求。

    “可是,不等我说呢,估计他就没气了。”燕含骨有点为难。

    那大汉道:“这好办。”然后只见九节鞭一松,然后又一紧,老奇忽的被扔起来,燕含骨这才发现,大汉手里那根本不是九节鞭,倒像是九十节鞭,在大汉手里活了一样,转眼,老奇就被倒吊在树上了,头冲下脚对天,手脚皆缚。

    燕含骨走到院子里,只瞧这大汉,大黑脸,两条长长的扫帚眉,眼睛瞪的铜铃,方口大鼻,上□,下兽皮裤子,脚绑草鞋,看见燕含骨过来,还颇懂礼得向她施拱手礼,叫了声:“嫂子。”

    “啊?”

    “老燕别理他,这厮发疯呢!”老奇在树上晃晃悠悠,很好像风干的咸鱼。

    “谁发疯呢?”大汉冲老奇吼了一声,然后回过头,笑道:“刚才俺嘴里说话呢,嫂子你别见怪啊。”

    他这几句大抵是指“小娘皮”“相好的”之类,不过燕含骨此时宁愿他叫自己“小娘皮”。

    “嫂子不知道我是谁吧,咱家……”

    “老燕,赶紧把我放下来。”

    “你给俺闭嘴。俺和嫂子说话呢。”大汉一手拽下自己的草鞋,塞到老奇的嘴里。

    “嫂子,我是这王八蛋的义弟,我叫宋。”

    “宋?”

    这名字,

    这体格,

    委实不太相称啊。

    “俺娘想要女娃,没想到生了男娃,不过她还是乐意叫我儿。”这大汉没半点不好意思,笑呵呵又道,“俺这次就是为这个长生不老药来的,俺娘七十了,俺想让她一直活着,她要走了,俺可怎么活啊。听说老奇找这药呢,俺就跟他来讨,谁知道这个王八蛋咋这么小气,还要让俺赶紧走,俺能不生气嘛,俺娘可疼这王八蛋了,说他长得比俺像闺女,好吃的都紧着他,你说他咋这么忘恩负义呢。”宋不解气,抬起脚给了老奇一脚,老奇咚得就撞树上了。

    两眼一翻,不省人事。

    宋一惊,连忙跑了过去,扶起老奇,喊道:“老奇,老奇,你被这么孬吧,嘿,的,俺又不白要你的,俺见过风狼啊,还没顾上和你说呢,你醒醒醒醒啊。”

重要声明:小说《燕含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