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燕六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别衡 书名:燕含骨
    只见那白衣公子闭着眼,手指轻轻搁在琴上,那几个小厮在边上又是鞠躬又是行礼,就差给这位大爷跪下了,白衣公子却是脸色变也不变,既没有厌烦的神色也没有高兴的神色,就和一块木头板子似的。

    老奇留神看了他几眼,心中暗暗好笑,这人竟是睡着了,如此坐着都能睡着,可谓一朵奇葩了。

    那群人劝说无用,带头的终摇了摇头,在桌子上放了块鱼形玉佩,下面打着青穗子,一看便是名贵物,然后带着手下下楼离开了。

    而那白衣公子就那么闭眼坐着,哦,睡着,纹丝不动,老奇细细撇了玉佩几眼,心中暗暗计量。

    “燕姑娘,我和小头还有些事要做,你先吃着,还有,赶紧离开长安,这里不太平。”

    “老奇……”小头有些不好意思,老奇却大大方方施礼要走。

    燕含骨笑笑,道:“你们若有事,便快些去吧,你们也小心。”

    老奇本来觉得自己宰她一顿两顿也算个应该,不过瞧着这燕含骨坦坦的模样,老奇心里有些不得劲了,心道还有要事,大不了过会儿寻了银子还给她,想到此处,牵了小头告辞离去。

    燕含骨瞧着一桌子菜被啃得七零八落,鱼就剩个脑袋,鸡就剩个股,鸭倒还有个膀子,笑了笑,心道:“这老奇若是与人客气,就让人十分不得劲,他若是变着法儿的捉弄,就有些意思了。可是他也奇怪,怎就料得我不会动气呢?”

    她心中好笑,其实不觉自己对老奇是生了几分亲近的,不过这她自己还没发现。

    菜是没法动了,只好喝喝酒,不一会儿一壶酒就空了,这喝酒的大部分时间她用来研究那个坐着的白衣公子,她脑里慢慢给这个公子造着故事。

    这是她的一大好,并且乐意看被自己造了故事的演出个意外,然后津津乐道于生活本无逻辑而言。

    在燕含骨的故事里,白衣公子定得有个知心的好朋友,不过似乎那个或者那些朋友们现在离开了,哦,又是离开,这可不好,那么能不能安排他的朋友回来陪他呢?他看起来,有些寂寞。

    他一定还有个妻子,最起码得是个人,哦,他的琴声不是十分高兴,那个人或许也离开了吧,会不会已经不在了呢?

    呸呸呸,造故事么,怎能造出个不好的结局,许是那女子暗恋这琴师,还未说吧,或许现在就有个姑娘躲在某个角落里呆呆瞧他呢?

    嗯,这个比较美满,那么就按这个路子走吧……然后琴师默默抱着琴走在路上,女子紧张而羞涩的跟在后面,他们走啊走啊走啊……

    “姑娘,姑娘!”有人推她。

    “嗯?”燕含骨一愣,抬头是小二。

    “姑娘,您是不是该结账了。你那朋友走了,我只能向你讨……”

    “哦,小二,不好意思,我没钱。”燕含骨有点不好意思。

    “什么?今天怎么竟碰上吃白食的。”小二十分郁结。

    “我给你们做工顶吧。”鉴于自己做恶人的窝囊样子,燕含骨也只能想到这个法子。

    “算了,我管不了,我去找我们老板。”

    “不劳烦了,我与你一起去吧。”

    “好吧,吃了这么多,做工怕是也有得做了。”小二瞧燕含骨也是个姑娘,走路还不太灵便,加上他也瞧见了这一桌子菜不是这姑娘吃的,也就不想为难她,带着她去见自家老板厨子。

    老奇带着小头在长安的巷子里钻,跟耗子打洞似的,左左右右前前后后,他似乎对这里熟悉的很,小头自负长安也算自己的故乡了却也没他这么熟,这会儿自己已经有点晕了。

    “老奇,你到底是哪里人?以前也住在长安吗?”

    “我?不过是因为我那个天杀的朋友住的地方跟耗子洞似的,他又从来足不出户,我若是寻他,就必须将这些路记清楚了。”

    “老奇,你是大侠吗?”

    “怎么?不像?”

    “江湖大侠哪有你这样骗吃骗喝,坑蒙拐骗的?”

    “我骗恶人啊。”

    “你自己也说燕含骨不像坏人。”

    “小头,你觉不觉得这个燕含骨像个隐藏很深,很深的,疯子。”老奇一本正经。

    小头挠挠脑袋,道:“她是有点不正常,不过我觉得她是个好人。”

    “难得难得,老子没救错你。”老奇开心地拨拉小头的脑袋,又道:“我本来怕你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就不信了,啥都不信了,但我又不想骗你,这一个多月你也尝了不少人间冷暖,到现在你还能相信有好人,不错不错。你记住,我们这一辈子,总得相信些啥,得信好的,不是坏的,他们都说好的坏的没那么清楚,我老奇就豁出去,我就信,这个世上,什么都是有他们本来的样子的。好小子,有我老奇的风骨。”

    “切!我才没你的风骨呢,你那是什么风骨,坑蒙拐骗,我爹要是知道,非打死我。”

    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小头把这句“我爹要是知道非打死我”当成了口头禅,其实他的父亲是个再和蔼不过的人,从未和人红过脸,跟个白面团似的,每都笑呵呵的。

    “到了。”

    老奇领着小头站在一个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的住户门前,门没锁,老奇一推便开了,门里是个小院子,葡萄架正值绿,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透在地上,光影婆娑,葡萄架下是一方石桌,桌上有酒和三个杯子,似是主人刚刚其离开马上就要回来一般,正对门的三间房屋都掩着门,这三间房竟长的一模一样,不像别的人家正房厢房分得清楚。

    老奇笑道:“今天来的还不算晚嘛。”说着走到石桌边上,拿起两个酒杯看看了,又放到阳光底下比了比,拿起一杯喝了,砸吧砸吧嘴,领着小头走到西面那个门前,门上有锁,老奇从鞋底抽了一根铁丝,对着锁孔捅,便捅还不忘夸夸自己:“小头,你别小看这锁,这叫阳七巧锁,你就是请个最好的锁匠他也弄不开,而且这锁,刀枪不近啊。”

    不过这老奇可没把话说完,这也成了后小头拿来嘲笑他的把柄之一,一般的锁确实是用钥匙来开的,而这阳七巧却真的只能用铁丝开,只要知道窍门,三岁的小娃娃都能开,若是不知窍门,就望锁兴叹吧。所以这锁还有一个名字,“友锁”。

    吧嗒,锁开了,谁知进了西边那个屋子后,桌上又放了三块糕点,其余的摆设就十分平常,装饰就是墙上的三幅山水。

    老奇长叹一口气,骂了句:“这老王八蛋,搞不出新鲜把戏就算了,还喜欢玩得很。”说着细细端详了那三个糕点一会儿,又凑上去闻了闻,然后拿起一块正要往嘴里送,忽然从边上钻出一只猫,叼起另一块就要溜,谁知溜到半路,歪了,倒在地上,口里流出白沫,眼睛却还直直望着外头。

    小头一看大惊,喊道:“别吃,里面有毒!”

    老奇却管也不管,把糕点扔到嘴里,他脸上略有些痛苦,小头看他俩眼睛说红就红了,拽着他的袖子,哭道:“老奇,你快吐出来啊,吐出来啊!”

    老奇摆摆袖子,拍掉渣子,道:“这厮到底放了多少斤黄连啊。小头,右边那幅画,揭开。”

    “老奇,你没中毒啊?”

    “小神医,怎么说这也是你的老本行啊,还不如我呢,你闻闻。”说着就把嘴一张凑着小头就过来了,还哈了一口气,小头还真是个好郎中,也不嫌弃,细细看看了他的舌苔,又闻了闻,果然一股子黄连味儿。

    “老奇,你这见的是什么朋友啊?刚才你要是认错了,不就真中毒死了。”

    “怕啥,不是还有你呢,神医?”老奇一边研究着那幅画底下的一个方形暗格,一边打趣。

    “我……我的医术……要是救不了你……”小头被这么信任还是第一次,虽说他自幼天赋异禀,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但这次他心里多少有些后怕。

    老奇把一个小小的凸起向左扭三下,然后向右扭了五下,那暗格就向后沉了下去,一个仅供一人爬入的小洞随之出现。老奇道:“小头跟着我啊,我往哪儿走你就往哪儿走,万一碰到什么机关,那老头的箭可不认人。”

    “哦。”

    二人刚从洞口爬进,后面暗格就关上了,一切如旧。

    洞口处是十几层楼梯,十分狭窄,底下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清,老奇却似如履平地,他还是倒着向下,以便能照顾小头。

    小头战战兢兢一冷汗,好不容易才走到楼梯底下,下了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腿一软,差点就瘫在地上了。

    楼梯底下是一个蜿蜒的长洞,令人称奇的是那洞不像想象中的狭窄,一般走过方才楼梯的人看到如此宽敞的路定是心中长舒一口气,跨着步子就要走,老奇却带着小头紧贴着墙根,一步一步比方才走得小心多了,一边嘴里念念叨叨,一边照看着后头的小头,走了大约十来步,他便换个方向贴到对面去,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与平时那个嬉笑怒骂没皮没脸的老奇大相径庭。

    如此走了大约半顿饭的功夫,老奇才总算消停了,站在路中间扭扭胳膊伸伸腰,捏得骨头嘎吱嘎吱响。

    “小头,走。这老东西让我这么费劲,他要不给我两坛好酒,我非把他这老鼠洞拆了不可。”

    “来了就进来,敢拆我的老鼠洞?哼,下次我酒里就给你放些老儿我的童子尿,你还不是得乖乖喝下去。”一个老人的声音从洞的尽头传了过来。

    小头虽知老奇来此是会朋友,乍听见却也是吓了一跳,见老奇已经施施然向前走了,连忙跟上去。

    从一个洞口穿过去,就见那处有一断龙石的机关,不过此时那处却是开着的,穿过机关口,小头登时愣了。

重要声明:小说《燕含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