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过往,默已成殇【1】

    林陌唯眯起眼斜视靠左窗的位置,坐在对面的女人?没错,是她。虽然这些年有了颇大的改变,两人之间也隔着一段距离看的并不真切,林陌唯还是肯定,是她。

    几年了,五年了吧,原来有五年了呢,想到这个林陌唯不觉的勾起唇角,她还是出现了,他还以为她不敢再出现了呢。是啊,做出这种事,她怎么还有脸再出现在他面前呢。

    此刻原措很端庄的坐在桌前,眉目低垂,嘴角含笑。

    对面的老男人笑的很真是猥琐啊,口臭到不行还偏偏喜欢对着别人说话,真受不了。

    原措强忍住内心翻涌的恶心,故作无意的瞄过时钟,尔后伸出手腕上的表指指,笑道:”哟,范总,您看,跟您聊的太开心,连时间都给忘了,公司待会还有个会要开,我可得回去了。”

    “小原,先别急嘛,你手上那手表不错啊,在哪买的,给我看看。”范离升见好不容易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急忙伸出粗肥的手一把拉住。

    原措警觉后有一股强劲的拉力,有些怒了,但还是强压住,僵硬的冲男人笑了笑,然后不着痕迹的施点力,想要抽出自己正惨遭蹂躏的手臂。真是,上次在 “世纪”一起吃饭,老李不就知道这男人对她有想法嘛、怎么这次还让她来。据说公司最近看上一大客户,正准备……难道跟这事有关?

    林陌唯拿起酒杯,喝的有点急。这女人,果然死不改。不过,跟他有关系吗、是啊,有什么关系呢。他笑,一种怪异的,说不出感觉的笑。

    下一秒,

    男人被泼了一脸的红酒。

    “范先生,做人要懂自重!”原措淡定的摇摇手里的空杯,一脸无谓,随后,一把甩过那双脏手,提起包快步走了出去。这工作,怕是做不得了。

    没有回公司,也不想回。原措漫无目的的走了一段路,又打的去了飞龙大桥。并没有多少愤怒,此刻已经出离了这种绪,从江边的吹来的风总是凉凉的,而这种凉,就好像那江水绝了堤蔓延了开了,整个世界都被浸泡其中。是透彻的,绝望,和悲哀。

    三年了,三年的感了,可这三年的感又能代表什么呢。原措站在栏杆边上,整个子靠上去。无力的时候,唯有这个依靠才是最坚固的。从包里掏出烟,点燃。说到底,不过是个物品,为了利益,可以出卖的那种,她猛吸一口,吞吐出来,白色的烟雾飘散,面盘也跟视觉一样不真切起来。江面起了细微的波澜,很安静的,翻涌。可是谁知道呢,大多如此,表面上看起来很静的东西底下去却是汹涌暗起,起伏不断。人生不就如此?眼角有些润湿,她突然凄厉的笑起来。

    感觉边有人靠近,她转,正对的是一个熟悉的脸盘,刀削般的完美,再次与内心的深刻相重合。精致俊美的五官,消瘦拔的材,看来,时光真的特别优待这个男人,除了越发的成熟英,什么都没有改变呐。

    “怎么,碰见老熟人,不打算说点什么吗?”林陌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出来,而他确实是这样做了而且也没有什么后悔。此时,看到她,并且靠的这样近,他心里居然泛起了一丝多年未有的温暖和满足,这样的绪让他觉得有些可笑。

    原措此时的绪是复杂的,已经这么久,这么久,而这个人,是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激动,欣喜,幸福,痛楚,黯然……指间还夹着未燃尽的烟,原措低下眉目,不知所措的僵硬被淡然的脸色给极好的掩饰。她不说话,只是一口一口的吸烟,良久,她突然抬起头,掏出烟盒,一脸漠然的问道:“抽烟吗?”

    他愣住了,尔后笑,接过烟,点燃。

    她预想过再见的种种,或像朋友相见轻松问候再无言语,或像路人一般擦肩而过视而不见。却独独没有想到,再见的时候,她只是递过手里的烟,而他,却只有笑。

重要声明:小说《只是想要,你给的小幸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