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拖在云丘后的司空卓缓缓出声,火气已消了许多,却仍是傲气:“要我做你的压寨夫君也可以,把本公子伺候的好好的,婚事办的盛大些,风风光光的,而且不得做妾!”

    “哦?可当真?”尾音拉得绵长带笑,云丘仍旧拖着他在往前而行,略显小的躯没有丝毫吃力的迹象。

    她不甚信服他的话,方才他还抵死不从即刻又软了下来,此中分明有诈。

    “自然当真。”司空卓耐着子同她周旋着,真乃龙行潜水遭虾戏,“我说到做到,你快把绳子解开,我的手脚快被摩出血了。”

    此时云丘已拉着他到了山寨后的一处山涧,浅浅清潭一架取水的水车缓缓旋转着,一条沟渠连着不远处几块农田,源源不断的流水飞溅之声潺潺清亮。

    “也好。”云丘干脆的声音比这水声更为清亮。

    司空卓眼一亮,倒没想到她应了,片刻后,云丘果然放下他,开始解他手腕上的绳子。

    “果真磨破了呢,这鲜红鲜红的,真叫人心疼,可怜的压寨夫君,我给你揉揉。”她一边解绳子一边摇首甚为怜惜的样子,说着还拍拍司空卓的俊脸大吃着豆腐。

    司空卓忍着不发火任她调戏,只想着等解开绳索再好好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土匪,哪知这绳结解了许久还不见松开,他敛着眉望去,只见云丘正将松了半圈的绳子往水车上系。

    居“你这是在做什么!?快给我松开!”他惊呼。

    只见云丘手脚麻利的立即又将他脚上的绳子解了半圈,此时水车慢慢向上转动着,司空卓只觉脚下一轻,已被水车吊挂起来,他愤而下望,云丘嘴角带着戏谑的笑,一双凤眸添满明艳的笑意,手中没停的系着绳子,最后俩手狠狠一扯打了个死结。

    “只是想让压寨夫君你洗的干净些。”她系好绳,直起望着他,笑得益发张狂。

    司空卓没来由的心里扑腾了一阵,那气魄十足的一字眉又一次震撼了他的心,然而那横平竖直的一字却越来越远……越来越下……随后他眼中只剩下万里无云的天际……再后来……天地倒转过来,一阵头晕目眩……

    “你这个丑八怪一字眉女土匪!鬼才要娶……”最后一声狂怒的话淹没于水中,与哗啦啦的水声交织在一起化为无形。

    云丘听着他消声的咒骂,不伸手在自己霸气的一字眉上勾画着,很是满意这眉形,且十分得意的笑着,随后,她索坐在水车旁,等着看他出水的狼狈样。

    赭很快,半体随着水车冲出水面,司空卓噗的吐出一口水正好喷在乐云丘面上,他的火气完全没有没那冷水浇熄,尤其一双炯炯有神的眼,更是炽怒的燃烧着。

    擦着脸上的水迹,云丘倒毫不在意,仍旧笑模样的挑眉:“敢在我乐云丘面前耍诡计?我便让你彻底清醒清醒,知道南曲举世无双的大当家不是白混的。”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盗后通告:太子,要淡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