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想着云丘因虚弱与疲累实在是困倦至极,便收起离合镜挨着颜斐然躺下,看着他恬静的睡颜很快沉入了黑甜乡。

    ——————太阳爬上山的分割线——————

    童九看着眼前淡定吃着点心的云丘满是心疼……心疼他为林儿准备的点心全入了云丘的嘴,一眼千刀的狠狠刮着云丘。

    “你少吃点!那是我给林儿准备的点心!”

    云丘眼都不抬,继续埋在点心堆里,好不容易把颜斐然弄下山看了大夫暂时无碍了,她早已饿的肚皮扁扁了。

    居“反正你的林儿也不会来吃,补补我这个失血过度的病人正好。”边抽个空说着,一块玫瑰糕接着就往嘴里塞。

    “病人?!”童九鄙夷的看她一眼,指指后院的方向,“那里面躺着的才是病人,你能吃能喝的也敢叫病人!”

    说完童九见点心已寥寥无几,这可是他特地请了楼里的大师傅做的,只等着他的林儿姑娘来尝一口,甜甜的对他笑着说好吃。他不甘心的端走了盘子,保护着濒临灭绝的点心。

    云丘满意的咽下口中香甜酥软的点心,闲闲的道:“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先听哪个?”

    童九怕边护着手中的点心边道:“先听好的。”

    “水宿鸢,也就是你的林儿家里的人要接他回家。”

    赭“什么!这算什么好消息!不行!林儿不能走,我去接她到这来!”童九愤然把盘子一撂,转就要去镜沧派抢人。

    云丘眯着凤眸,也不拦他,惬意的拈起剩下的点心往嘴中塞。

    童九走了俩步见云丘悠哉的样子又不放心的回来:“还有坏消息呢?”

    云丘吊足他的胃口,慢悠悠的在他注视下一口一口把点心吃光才开口:“水宿鸢是男的,现在听起来前一个是不是算好消息了?”

    童九一下呆若木鸡,真是晴天霹雳啊!

    “你……耍我的吧?”

    “我现在有心耍你就好了。”

    云丘垂首,经历了昨的变故,她如何还有耍人的心思,脸上的笑容皆是强颜欢笑罢了,幸而颜斐然暂时没有命之忧了,然而他的寒毒入骨,怕是这辈子也摆脱不掉了,这些苦都是为她而受,今生今世穷尽她所有的精力也要把颜斐然这寒毒治好,再也不让任何人伤害他们兄妹。

    童九短暂的震惊抑郁过后,见到云丘这模样不关心道:“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里面躺着那个为什么中了那么深的寒毒?是镜沧派出事了?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了,镜沧派什么事都没有,你好好折腾你的丐帮吧。”

    有些苦楚只能自己承受,而落离终归养了她十多年,她暂时不想将他的野心昭然天下。

    “什么意思嘛,是兄弟就有什么说什么,我童九不是没义气的人。”

    “你只管帮我照顾好颜斐然,用最好的药找最好的大夫,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云丘知道童九虽然看起来不甚正经,但确实是个可托付的人,“我等下要回镜沧山一趟,你有没有话要带给你的林儿姑娘。”

    童九语塞黑着脸不再说什么,这云丘真是的,还林儿姑娘林儿姑娘的揶揄他,嫌他堂堂丐帮帮主不够丢人么。

    过了晌午,云丘便独自上镜沧山,虽然心中决定和水落离恩断义绝但水宿鸢与小婉等人还在山上,这些人都是为她而上的镜沧山,她也不能弃之不顾扔他们在那,谁知道水落离会不会丧心病狂的害死几个。

    结果还未入得镜沧派的山门就见一老一少俩个太监与水宿鸢走在山间,水宿鸢一步三回首满脸忐忑,俩个太监苦苦催促。

    “小鸢。”云丘远远喊着他。

    水宿鸢闻声瞧见云丘,扬起小脸飞扑到云丘边使劲往她怀里钻。

    “姐姐!小鸢不想走!”

    云丘凌厉瞪着气喘吁吁跟在水宿鸢后面的俩个太监:“怎么?我一会不在你们就强迫他跟你们走吗?想尝尝板斧的味道是咸是淡?”

    俩个太监脸一白,也不管什么民还是达官了,哗啦啦跪下磕头认错。

    “姐姐,不怪他们,是小鸢不得不走了,父皇他……病危。”水宿鸢呜咽着,不管他父皇多严格骇人,可终归是他父亲。

    “是吗?”云丘看着水宿鸢梨花带泪的小脸又瞧瞧俩个太监,心中有些怀疑是不是这俩人为了欺骗水宿鸢撒谎,然而一想到水宿鸢留在这里会面对水落离,终归还是回去的好,他还有父皇和母后保护着,于是揉揉水宿鸢软软的发,“那就回去吧,别再乱跑出来了,外面比宫里更加危险。”

    水宿鸢不舍的点点头:“小鸢永远不会忘了姐姐的,我会为姐姐变得厉害起来,不让姐姐担心我。”

    看着水宿鸢娃娃似的脸蛋,毕竟他已经二十岁了,不是个时时需要人保护的孩子,云丘放心的亦朝他点点头,期望他能够真的强大到足够担当帝王位,即使不能,也不要惨死在皇权的斗争中,只是这些……她已没有精力去管了。

    “那我就等着小鸢变厉害给我看,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云丘努力扯出笑容,用手拭去水宿鸢俩腮的泪珠,“小鸢,从现在开始,答应姐姐不要轻易流泪,不然姐姐就不喜欢你了。”

    水宿鸢于是拼命将泪水忍住:“好,小鸢听姐姐的。”

    老太监此时小声在后面催促道:“主子,该上路了。”

    相见时难别亦难,云丘也明白终归要一别,于是拍拍水宿鸢的肩头郑重道了声:“再见。”

    水宿鸢只得依依不舍的往前走,小手不住的朝云丘挥着,云丘也朝他挥手,直到再也看不到那嫩绿的影仍旧举着手轻轻挥着。

    “皇姐……”后一个弱弱的声音。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盗后通告:太子,要淡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