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嘭的打开,门扉因强烈的力道撞在一旁不住摇摆,夜色中云丘一脸怒容的站在门外,她看着颜斐然与落离,最后所有愤怒都投向了落离。

    落离所有的温柔在他的欺骗中焚烧着。

    “都是你做的对不对?”云丘血气翻涌,不可置信却又不得不相信。

    在方才那番话后所有的事都连在了一起有了答案,她直直的走到落离前,抬手夺走他腰间的佩剑。

    落离不做任何反抗与闪躲,低垂着眼高傲的站着。

    云丘拔出剑,挥手抬腕刺向落离。

    居“别……”颜斐然出声,有些哽咽与犹豫,似乎并不那么想阻止云丘。

    剑尖落下,落离长衫破碎了一地,露出干净结实的膛,赫然一个殷红的印子深深嵌在前,像仍留着血一般鲜艳,那是云丘找了一年又一年的印子,不是什么繁复难解的图案,只是一个“水”字,写得如蛟龙一般刚劲,原来那是那的姓。

    “水落离,你何必如此,将我养这么大只为了做你的工具吗?又何必一次次骗我,偷离合镜,又给小婉下毒,最后还不惜下手刺我一剑来警告我别妨碍你的帝王大业,就是这把剑吧,刺在我上,虽然这剑再普通不过,我又怎会看不出,而你的形,相处这么多年,我又如何能不熟悉,我早就对你疑心,只可惜你的恩你的宠你的温柔让我迷惑,我怎么也不敢去想是你做的,可我今天还是知道了。”

    这样一个天大秘密狂猛的砸在云丘上,砸得她连呼吸都钝得要停了,一切都那么显而易见,她却一直不敢相信。

    小婉说落离似曾相识,那是因为失去的那一段记忆了她被落离笑着下了千年醉,一醉不醒的梦里就如前世,怎会不似曾相识。

    水宿鸢说落离像他父皇,皇室血亲又同样有着强大的野心,怎能不像,而水落离看着水宿鸢时冷厉的样子充满了恨意,怕是一看见这个孩子就想到了夺他皇位谋害他父皇的人,血海深仇怎么也抹不掉。

    赭而他口赫然的印子更是无可辩驳的证据,这是她同偷镜贼打斗时亲眼所见的,万万想不到是他监守自盗,偷了镜沧派的宝物离合镜。

    云丘咬紧了牙,她不懂落离为何要这么做,他明明是那个对她护有加的师父,挥剑指着他的颈项:“我不想问任何答案,你只要告诉我,你的仇你的帝王位真的比我们之前十几年的师徒谊重要?”

    落离抬眼,面对面前锋利的剑刃波澜不惊:“这也是你的仇,你我本是兄妹,我未曾想害过你,但是属于我、属于我们的一切,我一定要夺回来。”

    “别说了,什么兄妹,都是你的工具而已。”云丘再也不相信他说的话,狠狠斥责。

    他求他的帝王业,而她乐云丘不要这些,那些所谓的血海深仇,她活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仇恨?她感觉不到。份?她不需要。她想要的是对自己宠的师父,却再也不可能了。

    “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说的都是真的。”

    落离看着她,十几年,从嫩的小娃娃长成如今亭亭玉立的模样,即便没有血缘也便像亲人一般,他怎会无,只是云丘自小就倔强,认定了的事,谁也劝不了。

    云丘心一下挖空了一般,心中那一份挚生生挖了出来,始终以剑指着他的咽喉,手却不可控制的颤抖。

    “离合镜呢,那不是属于你的东西。”

    “你拿不到的。”

    剑气忽涨,云丘将剑锋在他喉头,白皙的颈子印上了一抹红痕:“到底在哪。”

    “冰荷寒潭之底,除了我,任何人都耐不住潭中的寒气。”

    “去取出来,它不属于你。”

    落离冷冷的:“不可能。”

    凤眸眯紧,镜沧派对落离恩之重,他竟也能如此忘恩负义的将离合镜据为己有,这早已不是她所知道的那个落离师父,只是一个被仇恨权利蒙蔽了双眼的无心之徒。

    “好,你不取,我来取,云丘就当是替你还了镜沧派祖师爷对你的庇护之恩。”

    她说到做到,转便要跃上窗格,跳进冰荷寒潭之中,落离一把拉住她。

    “不行!你不能去,这些都同你无关,你别再插手。”

    云丘恶狠狠的瞪着他:“放手!”

    她劈剑朝落离而去,毫不留,落离躲也不躲,手上顷刻留下一道伤,涌出鲜红的血,此刻却听见木窗撞击的声音,哗啦一声,再回首,屋中的颜斐然不见了。

    “斐然!”云丘一声惊呼,挣脱了落离的擒制,趴在窗口。

    薄雾朦胧了云丘的眼,酸涩的涌在眼眶里,那水幕流光中白色的影如一尾灵活的鱼在水中游走,在一抹折着月光的晃眼处扎了下去。

    冰荷轻摇着头,在云丘的眼里模糊开来,她仿佛瞧见这寒潭刹那开满了粉紫色的冰荷,妖艳而惑人,涨得她的眼都放不下了。

    落离不顾手臂上的血口,牢牢的拉住云丘,怕她激动的跳下寒潭中,看着一滴滴露珠般晶莹的泪慢慢从她眼角淌了下来,他心中生出一根刺再也拔不出来,隐约觉得在丘儿的心中,他再也不是最最重要的那个人,不是落离师父,更成不了落离哥哥,他再不能宠的看着她憨的唤自己师父。

    从父皇猝死的那一刻便注定,他水落离此生再也不能有亲人、不能有,十几年精心布下的一切都将他推向王权却远离了云丘,她如雪莲般珍贵的泪已是为别人而流。

    许久,一只手臂露出了水面。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盗后通告:太子,要淡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