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才方能说出话来即刻急匆匆道:“别伤害大当家!我都告诉你,你的东西都放在寨子后面的小库房里,就是这间屋子的正后面,门口上了大锁的那间,钥匙就在大当家腰里装着。里面有几个柜子,你的东西就放在最靠门边的那个柜子里,还有那个胖子的亦放在一起,那几万两银票统统收在柜子最底层的夹板里。”

    云丘瞪一眼梁文才,有些恼火他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个不争气的家伙,说便说,用的着解释得这么清楚吗,生怕他找不到是不是!”

    居“大当家,人家是怕他伤害你,我瞧着你脖子上哗哗的冒血,只觉得比砍在我自己上还痛。”梁文才满是心疼的说着,全神贯注的望着云丘的伤口。

    云丘听他这话说得夸张,好似自己脖子被砍掉了似的,一点轻伤也被他说成冒血,她最恨如此小题大作的行止。

    “够了,堂堂男儿见点血大惊小怪个什么劲。”

    “一字眉,能有男人这么看中你,你真该谢天谢地了,还嫌弃?你有嫌弃的资本?”司空卓搞不懂这一字眉高傲个什么劲,不过他似乎也不是值得他琢磨的事,他再度将刀架在云丘脖子上,扯着她往外走,“带我去取东西。”

    云丘没吭声,被他架着出了屋,三拐俩拐果然在她房后有个带锁的小库房,门外挂着一把厚重的大锁,他便伸手在云丘腰间摸索起来。

    “如何?我的腰可让夫君你满意?”云丘如同一只猫般,凤眼睨着司空卓在自己腰上寻觅钥匙的手。

    赭司空卓压着薄怒,对道:“太粗了,本公子喜欢纤细的蜂腰。”

    正不悦着,他摸到一块凸起,顺着寻到一条细绳挑了出来,却并非钥匙,细细一瞧,莹润的半圆玉璧上栩栩如生的龙纹,一条五爪神龙口衔宝珠腾云驾雾,竟是自己所佩戴的那块真龙玉。

    云丘道:“怎么,想抢我的东西?”

    “你这强盗,这分明是本公子的玉,何时成了你的。”司空卓将玉收在自己上,架在云丘上的刀口紧了紧,又渗出血迹来,他对她据为己有的强盗行径甚为反感。

    “我确是强盗没错,然而你此时也不过是强盗而已。”云丘丝毫不以做强盗为耻,倒是耻笑起他的故作清高。

    司空卓不同她辩,这般匪类的鬼话不听也罢,他继续摸索着,终于从她上找到一串钥匙,他俩指凝力一捏,伸手点住云丘上的道。

    放开夹在她上的刀,司空卓走到她面前眉眼带笑:“一字眉,还从没有人敢这么折磨本公子,这几天真是被你照顾的无微不至,不过我一向大人有大量,不想太同你计较,走之前送你一份大礼如何?”

    “送我大礼?既然这么舍不得便留下来做我的压寨夫君,我会更加无微不至的照顾你的。”虽然动不得,云丘却依旧傲然立在那。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盗后通告:太子,要淡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