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拜高堂了,改拜板斧,本当家天生天养的没有高堂可拜。”她抖出这般话来引得一片愕然。

    吴羽顿了顿,即刻按照云丘的吩咐喊了起来:“一拜板斧……”

    司空卓被小喽啰压着同云丘一起拜起了板斧,他委实有些悲从中来,让堂堂太子爷拜板斧?他宁可拜板凳!这一字眉简直疯了!

    他正有苦说不出,谁知后的小喽啰一时手不稳,整把椅子脱了手往前落去,嘭一声,司空卓的头和大地密实的接触在一起。

    居小喽啰吓得即刻跪了下来:“啊!大当家,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算了,不怪你,是椅子太滑,扶起来接着拜。”云丘不在意的打断小喽啰一连串的对不起,却接收到尚倒在地上的司空卓炙的怒火,云丘道,“快些拜堂,你们没瞧见我这压寨夫君已是yu火焚了吗?这般含脉脉的瞧着我。”

    堂上哄笑不已,吴羽便继续喊着拜堂,二拜三拜之后立时开了席,头上磕的青紫的司空卓被搬了进去,云丘则被一众兄弟拉着喝酒,她也毫不推脱,逢人便干上一杯,不知多少杯黄汤下了肚,看得那要付酒钱的刀疤刘心口直痛,想来想去这酒钱也逃不过了索大喝特喝起来。

    喜宴直到月上中天才算是散了,然而各寨的土匪们都喝的酩酊大醉,一个个东倒西歪倒了满地,云丘依旧清醒立于堂上,全无半点醉态,她半阖凤眸微微运功,周她便倾将酒水全吐在了一旁。

    挽起锦红的袖口,云丘凑近最近的一个人,她半蹲下探手掀开那人的领口,凤眸微眯查看起来,随后开始沿着脚边将挨个都如此查看一番。

    “大当家,你在干嘛?”方从外面站席收拾好盘碗的小婉走到堂前,恰巧看到了云丘怪异的行止,小婉不擅喝酒算是除却乐云丘外唯一清醒的人。

    赭云丘先是微一楞,随后见是小婉便道:“我只是瞧瞧他们谁口的毛最多。”

    “这有什么好看的?”小婉纳闷,想不出毛有何好瞧,难不成还能长出什么有趣的形状来?况且这些人一个个都酒气熏天的,呛的人这般难过。

    “当然好看!我今年开初在庙里帮你问了一卦,卦象说小婉的命定之人是个口之毛甚为旺盛的伟岸男子,我便趁此机会帮你寻觅寻觅。”云丘一本正经,说得煞有介事。

    小婉立时目瞪口呆,半晌后惊呼:“真的吗!?那我赶快瞧瞧!”

    说罢小婉捏着鼻子开始蹲下一个个翻着那些土匪的领口,比方才云丘更加积极。

    云丘见她信以为真不莞尔,她笑道:“那小婉可好好看仔细,明告诉我可有找到你的命定之人,本当家先洞房去了,不然我那压寨夫君要等急了。”

    小婉敷衍的连连嗯了几声,全神贯注的翻着领口,云丘便踩着地上横七竖八的醉汉往外走去。

    ————月下谋一醉————

    囧,应该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实在是皇内裤令我太**了,于是一激动顺序写错了,亲们不要揍我啊。

    PS:继续打劫收藏,快把小手动起来,小鼠标点起来,小收藏收起来~~~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盗后通告:太子,要淡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