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咱们帮主为林儿姑娘守如玉,怎么可能和这个臭婆娘有关系。”

    “对对!这女人一定是骗子。”

    “就是,咱们丐帮的打狗棒多的是呢,帮主逢人就送,她随便拿一根就说和帮主有关系,谁信啊。”

    唧唧喳喳的讨论了一阵,乞丐们终于有了结果。

    居“大家上啊!打这个冒充帮主相好的臭婆娘!”

    云丘看着一群乞丐向自己冲过来,琢磨着是打还是不打,不知道自己伤了丐帮的弟子,童九会不会记仇。

    还没想好,一群乞丐已经蜂拥而上,云丘瞧瞧打狗棒,迫于无奈往地下一蹲,一群正纳闷她蹲下干什么呢,就觉得脚底下一痛,接着体不稳摔落在地。

    榷云丘一棍子扫出去,只见二十来个乞丐无一幸免都摔在了地上。

    “太不堪一击了,丐帮的水平不过尔尔,人多而不精,差强人意啊。”她大言不惭,说得嚣张。

    “人多而不精?哼哼,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你。”

    云丘闻声抬首,右后方墙上坐着童九,歪歪斜斜的看着她,由于人多声杂,她倒是真没听到童九过来的声响。

    二十来个乞丐忙呼帮主,被童九示意不要出声。

    云丘轻轻跃上墙角,面对着童九:“我又不傻,还坐在那等着你们啐唾沫啊。”

    “牙尖嘴利的臭丫头,找我什么事,快说。”童九满不乐意,总觉得和云丘还有点仇怨呢。

    他望着凤眸灼人的云丘,觉得她傲气亦机智,但实在太张扬了,如此格总会有吃亏的时候的,倒真有点替她担心。

    “你不是说心的女人被司空凌抢走了吗,本当家要去他府里,顺便帮你找找。”

    “你这么好心?”童九打量着她,看不出她要帮自己的理由。

    他才没那么天真,相信云丘会白白帮忙,这家伙可是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狡诈的很,他也不是没上过她的当。

    云丘笑笑,童九果然不笨,看得出自己不会平白帮他:“当然要你帮点小忙,到时候埋伏点人手在司空凌府外,万一我被发现便制造点小乱子,接应我一下,这不难吧。”

    童九抓抓后背有些漫不经心:“的确不难,不过我怀疑你是否能同时带两个人出来?”

    以自己堂堂丐帮帮主都中了埋伏,他自然不相信云丘有本事轻松找到两个人,而且还跑得出来。

    两个人?云丘短暂的迷惑了一下,转瞬想起是自己骗童九说被司空凌抢了压寨夫君。

    她坐到童九旁拍拍他肩头:“你放心吧,就算找不到,司空凌也不敢拿我这个皇姐怎么样,而你也不吃什么亏,你们丐帮这么多人还找不出几个来帮忙的么,按我说的做就是了。”

    童九想了想,的确有些道理,既然也不吃亏,还有机会救出林儿,何乐而不为。

    “那好吧。”他应了。

    云丘随即拿出童九给的假打狗棒:“还有你这个破棒子,管个用啊!有你这么糊弄人的吗?你们丐帮到底是乞丐帮还是造假帮啊,弄这么多假打狗棒玩。”

    她指着那群乞丐,几乎人手一根打狗棒,想想就可气,物皆以稀为贵,搞的一抓一大把还有个毛意思。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她不客气的把打狗棒往童九头上扔:“给我换个管用的,不要这破玩意了。”

    童九手快的接住了那假打狗棒,哈哈笑着好不痛快,要不是今天他看到一群丐帮弟子气势汹汹的一起出现便跟过来瞧瞧,还真就让云丘扑了个空。

    “行,我给你换一个。”

    他抓了抓散乱的头发,一时也不知给她什么好,干脆将背后数个破布带解下来一串递给云丘。

    云丘厌恶的看了一眼没接:“这什么破烂?”

    “真不识货,丐帮里求之不得的袋子,你还当是破烂,这一个袋就是一个辈分,袋子越多辈分就越高,到了八袋、九袋就已经是长老级了,我给你这一串五个袋子,足以号令全卞京城的丐帮弟子了。”童九给她解释着,拿着这几个袋子跟宝似的,好像他手里拿的不是五个破布袋,而是五袋黄金一样。

    看了看那边傻站着的一群丐帮弟子,云丘观察了一下他们几乎都没袋子,就带头的背后有个袋,她才勉强相信了童九的话,嫌恶的半晌才用手指捏着布袋拿了过来,也不知道放哪好,干脆又把扔给童九的打狗棒夺了回来,把袋子往上一绑。

    “成吧,勉强就它了。”云丘说着把打狗棒往肩上一搁就要走。

    童九抽搐着嘴角:“我说公主,你也太应付我了吧,你都没问我心上人的名字和容貌,到时候你知道救哪个吗!?”

    云丘把手放在太阳上,翘起嘴角邪邪一笑:“这不是忘了吗,幸好你还记得,那快告诉我吧。”

    鬼才相信她是忘了……分明就没打算问过。

    童九无奈开始描述:“我的心上人叫林儿,很娟秀的女子,模样清丽脱俗谈吐不凡,是个仙女一般的美人。”

    他越说越起劲,满眼的红心心,云丘则对于他这种明显的夸大完全没有兴致,要真是仙女能看上童九这么个乞丐吗?所谓人眼里出西施,母猪也能双眼皮,到时候她随便找找应付应付就算了。

    “行了,林儿是吧,记住了。”

    拽着五个五袋云丘逍遥而去,她满心只期待着月黑风高杀人夜,潜入凌府取镜时……

    —————————也是偷好时机的分割线————————

    云追月,星迷空,自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即便美人并非淑女,男儿也非君子,也满是追逐与慕,千古上演。

    月挂屋檐,司空凌府中大摆宴席,一群薄纱轻抹的舞姬在园正中旋舞着。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盗后通告:太子,要淡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