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兵来了!”

    底下有人喊起来,打斗的众人一听一哄而散,一个个跑的跟偷了油的耗子似的,刺溜一阵就没了,毕竟谁也不想吃几天牢饭。

    云丘和童九对看了一眼也住了手,从房顶上远远一瞧,竟然是三皇子带着一群人往这边来了,云丘一想也是,在人家家门口打架,哪能不出来管管啊。

    “都给我收起家伙进酒楼!”云丘对着底下一喊,山寨的兄弟们立刻收起武器往酒楼里跑。

    眷“丐帮的都该哪讨饭去哪讨饭去!”童九也喊了一嗓子,只见一群乞丐沿着胡同巷子一瞬间就散干净了。

    俩帮人刚散完,司空凌就到了,骑在马上,领着一大队官兵,这架势似乎要把俩帮人直接灭了的样子。

    停在酒楼前司空凌抬首冷冷的看着云丘和童九,眼神寒气四散。

    今官兵里带头的喊了起来:“是不是你们俩闹事斗殴?”

    云丘与童九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不是。”

    那官兵又问:“那你们俩站房顶上干什么呢!”

    云丘双手一环,手里明晃晃的还拿着玄铁菜刀,随即轻哼一声扬高了调子拽的不得了:“我上来看星星,你管得着吗?”

    童九则往房顶上一坐,拿着打狗棒伸到背后瘙痒,十分惬意的样子:“大爷我上来晒太阳,犯法啊?切!”

    那官兵正火大的想质问俩人漏洞百出的谎话,司空凌抬手制止了他说话。

    “皇姐、童帮主,想必这是个误会,俩位都是有份的人,以后要是有什么事还是不要上房揭瓦的好。”司空凌话冷冷的,还带着几分讽刺。

    听到云丘和童九耳里十分的刺耳,俩人都是讨厌被拘束管制的人,最烦别人指手画脚了,何况司空凌跟他们都有点仇怨,所以俩人鼻子朝天根本不睬司空凌。

    “走。”司空凌一挥手,带着官兵撤掉了,喧闹的大街变得安静非凡。

    云丘和童九还站在房顶上,似乎谁也没打算下来。

    “你就是那个害的卞京百姓集体跳河的乐乐公主?”童九抬眼问云丘。

    集体跳河?云丘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是那回游莲河的事,不过怎么让他说的像是她让卞京百姓集体自杀了一样……

    云丘还是点点头:“对,这是副业,主业是土匪。”

    童九眼底闪过一抹兴味:“还打吗?”

    云丘摇头,扬起笑容,觉得方才场景十分有趣,这么一闹求胜心已全无,便不想打了。

    “哎,童九,你和司空凌有什么仇?”

    她脑中一转,这童九也是个一起对付司空凌的好人选,虽然俩人方才还喊打喊杀的,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且堂堂丐帮帮主的势力那么大,有丐帮这条路子,估计连司空凌一天跑几趟茅房,是大的还是小的都能一清二楚。

    “擦!那个混蛋抢了我的心上人!我去他府里想要把她救出来,一个没留神中了机关。”童九怒气冲冲,一提起这事就十分恼怒,他想起云丘也被司空凌抓起来过,便问,“你呢?和他有什么仇?”

    云丘自然不能实话实说是镜沧派的离合镜被偷了,于是摆了一脸愤愤的样子。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咱俩同病相怜啊!那个冰脸男抢了本当家的压寨夫君,还给我的姐妹下了毒,我为了找解药也中了他的埋伏!”

    童九一听大骂起来:“我靠,司空凌还是个断袖!的!那他还跟我抢女人!”

    他这一骂声量可不小,酒楼里面都震的嗡嗡的,幸好司空凌走远了,要是还没走远没准都能听见,云丘心中那个乐,斗不过司空凌就先让他败名裂!依靠丐帮这人数,没俩天就能传的北宴、西顾那边都知道了。

    “娘子,你怎么还不下来啊,我在下面等的好辛苦。”下面传来颜斐然的声音。

    童九意味深长的看了云丘一眼,即刻若有所悟,云丘没看他,所以不知道此刻自己已经被童九定义为喜好养男宠的妖女公主了,而且关于乐乐公主的各种绯闻已经在民间传了无数版本,童九便在心里单方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高手总会有点与众不同的好嘛,可以接受……

    “有本事你上来啊。”云丘知道颜斐然不敢在别人面前显露功夫,故意大笑着叫他上来。

    童九站了起来,对云丘道:“既然没架打我先走了。”

    云丘叫住他:“等等,若是要对付司空凌叫上我,我想到哪找我你应该知道。”

    童九颔首,汴京城的人几乎都知道乐乐公主住在停云轩,以丐帮的势力,送个信到宫里不成问题。

    “行,一定叫上你。”童九应了,又要走。

    云丘道:“那若是我要找你帮忙呢?”

    童九一皱眉:“咱俩有这么熟吗?”

    忒不给她面子了……

    童九嘿嘿一笑,豁然就把打狗棒扔给云丘:“拿这个到卞京随便给个乞丐看就行了。”

    云丘接住打狗棒,抚着那通透的绿玉:“好的东西,就是脏了点,先说好了,如果你想把这棒子要回去,得给我带上一万两银票。”

    童九骤然笑着使出轻功,踏着屋檐落了下去,远远那洪亮的声音响着:“臭丫头,那是假的,大爷我还有好几十根呢!”

    云丘敲诈不成微微颦蹙,打狗棒也造假,怪不得那么大方扔给自己呢,真不够意思。她拿着假打狗棒往下一跳,只见颜斐然大张的双臂等着接她,她便不客气的在半空一挥棒给了他头一下。

    颜斐然捂着头喊痛,大呼云丘虐待夫君。

    云丘看着他的白衫莫名的来了一句:“其实白色不适合你,明明这么无赖的人,装什么飘逸。”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盗后通告:太子,要淡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