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丘觉得他倒真乐观的,跑到这地方交朋友来了。

    “我叫云丘,我跟你的行业差不多。”

    “你也是乞丐?”童九一下子有点兴奋,虽然看她不像,还是兴致勃勃的问她。

    云丘露齿一笑,十分骄傲:“我的职业比你有前途,本当家是土匪。”

    眷“呸!土匪哪有我们乞丐有前途,我们乞丐才是最有前途的职业!”童九非常不满,立刻瞪着大眼反驳,啐的一口唾沫也溅到了云丘上。

    云丘一下火了,居然往她上啐唾沫!

    “要比比吗?哼哼!”她带着威胁的语气,凤眸细成了线。

    今云丘掏出宣花板斧,豁然的嚯嚯在棺材板上磨起来,平常她绝不冲动,但是事关土匪的面子,不武力解决看来是不行了。

    “呦?还想打架?已经好几年没有敢向我挑战的人了,勇气可嘉啊,我就让让你吧,空手和你打。”童九一见她拿出斧子,眸子更亮了,似乎眼前是一份期待许久的大餐。

    云丘审视他,最近在她面前嚣张的人还真是越来越多了,她就不信一个二个三个都比自己厉害,那她这个大当家还怎么混啊,哪这么巧碰见的全是绝世高手。

    她忽然放下斧子:“算了,我不和你比了。”

    童九本来兴致勃勃,她却突然说不比了,惹的他愣住,随之换上满面的哀求。

    “别呀,比比嘛,求你了。”他比武的兴致被挑了起来,现在是怎么也消停不下去了,“也许你真的比我厉害呢,别这么不相信自己呀。”

    云丘朝他笑,还没见过这么鼓励对手的呢,还真是个怪人。

    “我偏不和你比,怎样。”她笑得得意,比起比武来她更喜欢折磨人,然后她微微一沉首,慢悠悠道,“不过……”

    “怎么样?怎么样?愿意和我比了吗?”

    “和你比武也行,但是这里味道太差了,光线也太暗了,我不喜欢,你要是能砸开这门咱们就出去比比。”

    云丘打着如意算盘,这个人行径古怪,但是看起来气息沉稳,似乎功夫深厚,若是他真的比自己厉害也许能打开地牢出去,要是他没这个本事自己也就不陪他闹了。

    童九瞧了瞧那几乎有小臂粗的铁柱直瞪眼:“开玩笑,我又没练过铁砂掌,为了和你比武难不成让我把手废了?”

    这话倒没错,没练过那种硬功的人还真是没办法赤手空拳办到,云丘见他如此也大抵明白他没这种功夫了,也就没闲同他谈什么比武了,还是自己想办法好了。

    云丘正意兴阑珊,他却又道:“嘿嘿,虽然我砸不开这铁门,不过要想出去也不难。”

    “哦?你有办法?”云丘斜眼看着他,看不出这个乞丐有什么本事。

    童九嘿嘿笑着从背后背着的破破烂烂袋子里一翻,再一抬手,一串钥匙静静躺在他手心。

    “除了会点功夫外,顺手牵羊我不巧也会点。”

    云丘眼一亮,直奔他面前就要拿起那钥匙。

    童九手一缩,挤眉弄眼道:“咱们可说好了,出去你要跟我比武,不能耍赖。”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本当家说一不二。”云丘一昂首,不带犹豫。

    童九这才把钥匙给她,她从容打开了铁门,可算能出去了,童九笑呵呵的正要跟上,云丘转过冲他露出明艳的笑容,趁童九莫名的一愣神,咔的一声把门锁上了。

    “你!”童九眼瞪如铜铃,不可置信的望着她,“咱们可是说好了,你怎么过河拆桥啊!”

    云丘淡笑着十分惬意:“只说出去和你比武,可你能不能出去和我无关啊。”

    童九一恼,飞快伸手想要借着出手快抢回钥匙,云丘早有防备,唰唰退后俩步,结果咣的一声,童九撞在铁柱子上,直呼后悔没练铁头功,云丘才懒的管他,逍遥的走了出去,她才没兴趣和这个乞丐比什么武呢,当下之急是去找离合镜。

    “笨蛋一个。”云丘还有些不自觉的想笑。

    侧头,云丘轻而易举的一手刀打昏了旁边打瞌睡的守卫,实际上看这守卫流口水的样,估计不打没打昏都一样,正想着,耳边听到童九隐隐约约的喊声与骂声。

    云丘倒不觉得他真的就没办法出来了,这人应该也有些来头,不然司空凌没事抓个乞丐干嘛,讨教职业讨饭技术?堂堂皇子还不至于沦落到这地步,看来下次要是有机会再碰见童九还真该浓浓清楚他什么份。

    出口是个隐蔽的太湖石后面洞口,由于她是被棺材抬进去的所以并不知道地牢在何处,她一出来贪婪的吸了一阵清新的空气,才发现天正擦黑,夜色将要来临。

    飞一跃站上了屋檐,云丘略有些体力不支,这三天虽然三餐管送,不过对着一屋子发臭的尸体能吃下多少饭……

    好在一向健康如牛的她还能撑得住,她大致看了看周围的形,自己应该是在司空凌府中的某个院子里,先找到司空凌的房间再说。

    正发愁不知道去哪找司空凌,蓦然看到司空凌从一间屋子里走出来,负手走向别的院落,云丘见机不可失,忙小心的自屋顶而行,翻由窗进了那个房间。

    一进去云丘才发现这是间书房,桌案架子上皆是一卷卷书籍,砚台上的墨水都还湿着,瞧见案上放着一本半开的书卷,云丘怀着些好奇走过去翻阅,打开一看不惊讶,竟然是那本无名鬼故事?!

    她明明记得放在自己枕边的,怎么又出现在司空凌这里?难不成停云轩里有司空凌派来的人?真是大大不妙啊……云丘不客气的把书揣在怀里,既然是自己的东西当然要收回,况且司空凌有兴致偷,这书里大概是有什么玄妙。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盗后通告:太子,要淡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