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试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夜凉若水 书名:金葫
    417、试探

    银蜂候听得自己最宠的弟子惊声疾呼,手底下顿时一慢,转头一看,见小凤紫满脸都是惊喜之色,不沉声问道:“你为何惊呼?待为师解决这些不知大高地厚的狂徒再说。小凤紫惊呼是因为见到飞云舟上的年轻修士正是当初血雾山中可以变化为巨兽的黎长生。

    她对黎长生可是朝思暮想,决不可能认错。她现在种符道行,跟随师尊数年,见识增长许多,深知师尊的神通惊人,唯恐师尊将一下就黎长生斩杀,也顾不得那么多,急之下直接就叫住师尊。

    听到师尊如此说道,她急声说道:“师尊不可!他是徒儿的大哥哥,徒儿的真符,正是大哥哥所送!”

    银蜂候俊逸的脸上露出一丝好奇之色,双目神光暴的看着飞云舟上的黎长生,有点不信的说道:“此人不过元婴初期,竟然舍得将法宝送与你这一个凡人丫头?尽管只是下品法宝,威力也不弱,对元婴修士来说,是难得的宝物。”

    他话音一落,忽然脸色一变,双眼银光一闪,生出妖异之色,死死的盯着黎长生,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不对!这人明明只是元婴初期道行,怎么体蕴涵着一股恐怖的暴戾之气,竟然让我的银蜂母分都惊惧莫名,要不是银蜂母生出感应,便是本候都看不出他的底细,难道此人道行更在我之上?”

    小凤紫正想出言解释,忽然见黎长生从飞云舟飘然而出,目光落在她上,显出几分柔和之意,淡笑说道:“小凤紫,你怎会从九狗子村来到此地?”

    小凤紫见黎长生居然从飞云舟飞遁而出,心中一急,忍不住叫了出来:“大哥哥,小心。”

    黎长生看了看脸色变幻不定的银蜂候,微微摆手说道:“小凤紫勿忧,你师尊不会伤我的。银蜂候这才神色凝重的朝黎长生遥遥拱手说道:“看来本候是看走眼了,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飞云舟上的玄虎道人眼中不露出惊异之色,尽管他觉得黎长生手段极为厉害,还在他之上,但看到真正长生道行的银蜂候都脸色凝重的对黎长生行礼相询,心中还是震惊无比。

    长生道行的大能,就算手段和一些厉害的后期大修士相当,但骨子里也是看不上后期大修士的,毕竟手段乃是争斗之术,道行才是根本,一个已经迈入长生,一个得为寿元将尽而忧心,并不是同一层次,金葫道人能让长生大能都跟他行礼询问,自然让玄虎道人震惊万分。

    他忍不住看了看旁边的敖凌云,低声试探的说道:“敖道友,金葫道人果然神通广大,连长生大能都不敢轻视分毫。”

    敖凌云算起来足有万年寿元,半龙族寿元都是上万的,但她被父母使用秘法封印在十万年玄冰之中,生机停顿,前不久才被翼翻大等人从玄冰中解封出来,阅历如寻常的少女一般。

    被玄虎道人一挤,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心中暗自有些得意,仿佛称赞黎长生就是称赞她,尽管脸上还是冷冰冰的,却是理会了玄虎道人一回,淡淡说道:“寻常元神法真人,怎能欺得了金葫大哥!”

    虽然她年纪比黎长生大了不知多少,心智却不如黎长生成熟,还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般,加上黎长生的道行远在她之上,敖凌云都是称呼黎长生为金葫大哥,黎长生说了她几次,不见她改口,也就由得她了。

    黎长生本来还想与元神法的修士斗上一斗,也好知道自己的真正手段与其他一阶大能相比如何,毕剑庭只是初进大能,估计是用了什么手段强行晋升到长生境界,真正的手段不如寻常大能,在北邙山一战,对比他与其他大能的手段就知道。因此黎长生尽管斩杀了毕剑庭,并没有真正的感受过长生真人的手段,以他现在的强度,浑厚法力和炼化了涅槃神焰的重生神通,外加众多强大无比的法宝,应付寻常大能不成问题,才想着与银蜂候一战,一来不会有什么命危险,二来也能从元神法大能上,略微揣摩出二阶炼虚真人的神通手段。

    现在知道这银蜂候是小凤紫的师尊,黎长生反而不好出手,当初小凤紫替他洗涤伤口,清理腐,以水果馒头等喂食之,一旦他伤了银蜂候,小凤紫定然左右为难,正所谓师者父母,黎长生并不想小凤紫难做。

    他心中略微一叹,稽首说道:“贫道金葫,见过银蜂候道友。”

    银蜂候脸色有些沉的看了看一脸紧张的小凤紫,又看了看黎长生,才接着说道:“想不到杀我门中修士之人却与我这徒儿相熟,不知阁下是如何与我这徒儿相识的?”

    这时敖凌云也从飞云舟中飞了出来,停在黎长生后,脸色有点不善的看着银蜂候和小凤紫。

    黎长生笑了笑道:“这话本该贫道问银蜂道友才对。小凤紫自小就与贫道相识,十几年前贫道有事离去,留下一道金符,外加一门长生**,让她好生修炼,不知为何加入了道友门下?”

    玄虎道人听得心中猛然一震,不倒吸了一口冷气,更是觉得这金葫道人神秘莫测:“此人居然舍得将一门长生**送给一个凡人女子?”

    他几乎有点想哭的感觉,这两千年来,他都没有生出这般感觉了。

    他好不容易修炼到如今道行境界,手段比拟寻常真人,却是怎么也得不到可以得道长生的法诀,这凡人女子,轻易的就从黎长生手中得到长生真传道法,如何叫玄虎道人不感慨万分。

    随后银蜂候的话让玄虎道人知道黎长生并不是口出虚妄之言。

    银蜂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沉吟说道:“五年前本候经过蛮荒边缘之地,见到一寻常女子,居然懂晓修炼之道,资质惊人,便生出惜之心,收她为徒。本候还道凤紫徒儿一寻常女子,怎么有金符护体,还修得玄奥法术,曾经询问与她,这丫头却是不肯言明,原来是道友赐予的法宝和道法。”

    他停了停,接着说道:“阁下随手就能以法宝和长生**送人,想来不是寻常之辈,本候自问游历大下,大殇王朝虽大,基本走了个遍,却从来没有听过金葫道号,敢问道友来自何门何派?”

    黎长生心中忽然一动,暗自寻思想道:“我现在前去通大剑派,是为了远古传送阵之事,但未必只有通大剑派知晓传送阵,这银蜂候走遍大殇王朝,自又是长生道行,应该知晓一二,何不试探一下,若是此人知晓如何前去大夏王朝,也省得与通大剑派打交道。”

    想道这里,黎长生苦笑一声说道:“不瞒道友,贫道本是大夏王朝之人,因最近空间裂缝频繁出现,十余年前与他人争斗,不小心卷入了裂缝,莫名来到此地,负重伤,期间多得小凤紫照顾,才结下的交。”

    银蜂候脸上浮现惊异之色,叹道:“怪不得本候没有听过阁下名号!既然阁下与本候徒有恩,这次的恩怨就此作罢,不过阁下收取的银蜂,是本候好不容易才驯服的,还请交还本候。”

    玄虎道人并没有下飞云舟,独自在数百丈之外,真的不敌银蜂候,也有时间使出秘术逃遁,不过可以清楚的疼听到黎长生和银蜂候的对话,能不与长生真人为敌自然是最好。

    他听到银蜂候说揭过这次恩怨,心中舒了口气,长生真人自然不可能使如此手段欺诈自己,不过旋即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却是听到黎长生皱了皱眉头说道:“本来这些元丹道行的银蜂还给道友也是无妨,不过贫道对这些银蜂却是有点兴趣……”

    小凤紫心中一急,唯恐师尊气怒,出手与黎长生相斗,忍不住大声说道:“大哥哥,这些银雪毒蜂培养不易,你还给师尊吧。”

    黎长生微微点头:“既然凤紫这样说了,贫道也不好多说,这些银蜂就还给银蜂道兄。”

    说着,他袖袍一挥,暗藏袖袍之内的九麟神火鼎金色锁链略微松开,鼎盖露出一道口子,被困在宝鼎里面的银雪毒蜂接连的从他袖子中飞遁而出。

    在银蜂候和玄虎道人眼中,黎长生如此不卖长生真人的脸,正说明黎长生不如表面简单,越发不敢小瞧这个年轻的神秘修士。

    银蜂候微微点头,手掌一挥,也不见有什么动作,那两百多银雪毒蜂就纷纷没入他掌心之中。

    收回了银雪毒蜂之后,银蜂候才沉声说道:“既然阁下对这些银蜂有兴趣,本候倒有个建议。这银蜂雪山中空,如同蜂巢,其中的银雪毒蜂没有十万也有八万,最为厉害的三只化形后期的银蜂母,每一只都能驱动上万银雪毒蜂,便是本候也得退避三尺,若道友有这个手段,大可亲自到银蜂雪山,捕获其中银蜂,能捉多少,便是多少,本候绝无二言!”

    ×××

    等下半夜应该还有一章。先去找点吃的。凉水不求大家打赏,只要力所能及的订阅一下,便会让凉水很开心了,码字也更有精神。各位上帝,衣食父母,给凉水发点工资吧。呜呜。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金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