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鹰玄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夜凉若水 书名:金葫
    黎长生见到众人表,心中暗自一叹,果然是人的名树的影,“通天剑派”这四个字,便是门中寻常的低阶修士,也能让高阶修士忌惮三分,不知自己的九玄门何时才有如此威名

    他淡淡说道:“只不过是寻常交而已,何谈得上什么机缘。”

    玄虎道人沉吟着说道:“鹰玄龟不但防御力无比惊人,还善长水遁,一水系法术犀利非常。贫道准备布下四象八卦阵困住那鹰玄龟,抽去水属灵气,磨去鹰玄龟法力,才出手将其拿下。”

    “四象八卦阵听起来普通,但太极生两仪,两仪化四象,四象生八卦,最后演化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大阵,无穷无尽,是贫道掌握的一厉害法阵。一旦鹰玄龟陷入阵中,无法破阵离去,其防御力的优势无从发挥,只要耗尽它的法力,便由得我们捏拿。”

    黎长生想了一下说道:“既然如此,那玄虎道友以前为何不布置法阵,引那鹰玄龟出来。”

    玄虎道人摇头说道:“四象八卦阵不是老夫一人便能布置下来的,需要四位元婴道行的道友为法阵基础的四象,老夫作为阵眼,主持法阵,另外还得善于飞遁之术的道友引鹰玄龟出来,算起来起码需要六位元婴道行的同道,现在金葫道友和凌云道友前来,正好满足此数。”

    白贝意接着说道:“本来若是找不到元婴同道,只能变化法阵,让几位结丹道行的道友一起,合力驱动法阵。不过如此一来,法阵便生出破绽,也怕结丹道友法力不继,没有十分把握可以拿下鹰玄龟。”

    黎长生皱皱眉头:“白城主是大殇王朝的王族之人,为何不请大殇王朝的其他修士前来相助?”

    白贝意苦笑说道:“别看我们王族名义上统管大殇王朝,其实大家都知道,真正掌管这方天地的是通天剑派和其他几个超级上门大派。我们大殇王朝尽管比寻常凡人更有机会修炼道法,族中也就是有十余元婴修士而已,还不如许多中级门派。”

    “除了白某,其他的几位族中长老、后辈元婴修士,都有各自任务,无法腾出手来镇压鹰玄龟。如果请通天剑派的修士出手,其代价是太过沉重,因此不到万不得已,我们都不会借助那些超级大派的实力,才请几位前来助白某一臂之力。”

    黎长生想了想才说道:“就算我们愿意出手,但并不懂晓四象八卦阵的变化,如何布阵困住鹰玄龟?”

    敖凌云在一旁是不以为然,心中有点不解,黎长生可是长生大能,手段厉害无比,区区一头鹰玄龟,只要引它出来,以黎长生的手段还不是轻易的就擒下这凶兽,为何在此与这些修士耗费时间?

    玄虎道人不知道敖凌云的想法,跟黎长生解释说道:“其实四象八卦阵最主要是阵眼之人,几位道友只要听贫道指示,便能驱动法阵。到时贫道会给予有关于法阵的玉简几位道友观看,想来道友很快就能掌握法阵的部份变化。”

    黎长生也想过与敖凌云想法一样,独自拿下鹰玄龟,不过黑龙分在灵湖查探一遍,并没有发现鹰玄龟的行踪,那十七口巨大深洞,里面隐隐有凶险之意传出,黎长生也不敢进入洞寻觅鹰玄龟的行踪。

    到时玄虎道人引了鹰玄龟出来,自己再使出手段斩杀鹰玄龟,含光镜自然到了手中,无需额外的承担风险。

    另外,黎长生想寻觅上古传送阵回去大夏王朝,未必一定需要依靠通天剑派,说不定这些散修就知道传送阵的消息,到时也能旁敲侧击的打探传送阵的事

    听到玄虎道人如此说道,黎长生笑了笑道:“既然如此,贫道也就放心了。”

    玄虎道人点头说道:“除了几位元婴道行的道友之外,另外的结丹、假丹道行的道友,也需要布置法阵,合力擒下鹰玄龟,到时白城主定然不会亏待各位道友”

    白贝意随后给黎长生和众人展示了培婴灵丹和含光镜法宝。

    培婴灵丹对元婴修士有极大作用,自然是瞒不过众元婴修士的眼光,而那含光镜尽管是下品法宝,但已经祭炼出七层宝,在下品法宝中绝对算是厉害之物,比雷猛的青色古镜还要厉害三分

    如此法宝,真的出售他人,最少也是值五千高级灵石的从理论上来说,只要黎长生能收集到两百件同等与含光镜的法宝,便能凑够从不灭元魔晋升到不灭真魔道行的灵石灵气

    这些散修自然不与元婴大修士容易领悟法阵运转之法,一连几天时间,玄虎道人都在指点这些中低级修士演练法阵,十天之后,上百修士从城主府飞遁而出,到了灵湖城之外

    玄虎道人释放出神识查探了一下动静,随后拿出一个黑色布袋,解开绳子一撒,就见四道乌光飞出,落在灵湖之中,却是四根高约三丈的符文法柱。

    法柱之上分别刻着四象之图,分别是青龙、白老虎,玄武、朱雀,玄虎道人法诀一提,便见四根法柱放出豪光,出几道乌光来,在水面之上形成了一个八卦图案,其中星星点点的出现不少光斑,正是各个中低阶修士的位置所在。

    这些中低阶修士主要还是给法阵提供法力,最为主要的四大元婴修士,分别立在四根四象法柱之上。

    黎长生在西面的玄武位上,敖凌云在东面的青龙法柱上面,白贝意占据了南面的白虎法柱,贪木子则是北面的朱雀法柱上面。

    元平子炼化了一条极晶煞气凝聚的元婴,善长水遁之术,由他负责引那鹰玄龟出来论危险,倒是这个元平子最甚,不知道白贝意给了他什么好处,使他甘愿直接面对道行在他之上的鹰玄龟凶兽

    众修士按照玄虎道人的法阵布置好,玄虎道人又是掐动法诀,水面波澜漾,水雾升起,不多久整个法阵便被水雾笼罩。

    随着法阵法力流转,黎长生觉得法阵之中的其他修士形变得模糊起来,就算是他的灵目神通,也只能勉强看到其他修士的位置和在法阵中作法的玄虎道人,不知不觉间,众人的位置已经发生了改变,与先前布置法阵时完全不同

    黎长生不暗自惊奇,看这玄虎道人的手段神通,果然有几分不凡,恐怕阵法的造诣,还在自己的黄三徒儿之上,黎长生见过的玄妙胜过此四象八卦法阵的,也就是北邙山见到的十绝灭神阵和大能遗迹的光幕法阵而已。

    当然,黎长生的天机五行大阵和金蚕吞天阵不会比这法阵弱,甚至更胜三分,但金蚕吞天阵和天机五行大阵都不是黎长生真正掌握的法阵,一是天机混沌印附带的,一是九翼金蚕母分天生懂晓的法阵。

    这几天时间,黎长生使出法术,将部份法宝送到了黑龙躯之上,现在黑龙魔躯是裹着一层黄色霞光,隐藏在湖底之下,一双龙目灼灼生辉的观看着潜下水底的元平子如何引那鹰玄龟出来。

    天机土符的强大隐匿之力,长生大能的气息都能完全包裹在里面,玄虎道人等都没有发现,在法阵之下的湖底淤泥之中,隐藏这一条体型不大但厉害无比的太古黑龙之躯

    元平子下了灵湖,立马化成一道清流,隐去形的朝着湖底深处遁去。

    尽管黎长生只看到元平子飞遁出十余里外便无法看清他的去向,不过长生道行的强大元神,隐藏一旁的察看着元平子动静,却将元平子的一举一动都收入眼内。

    就算不刻意的散发神识,暗中窥探况,长生大能的神识起码都能释放出三四百里之外,元平子丝毫察觉不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他人眼中。

    只见他快速的飞遁到湖中的一个巨大洞旁边,小心的察看了附近的动静之后,忽然祭出一块若隐若现的半透明玉符,看样子和黎长生的隐符类似。

    玉符往他上一拍,便见原本就淡不可见的形更是变得虚无起来,竟然消失在黑龙分的神识之中。

    尽管黑龙没有黎长生的灵目神通,但不灭天魔道行的天魔目力和神识,是极为厉害,罕有修士能隐瞒得过如此大能的耳目,元平子有此手段,连黎长生都有些意外,怪不得敢独自引鹰玄龟出来

    随后光芒一闪,元平子形突然又显出来,不过黑龙定眼一看,发现这元平子应该是玉符所化的虚像。

    七灵岛也有如此符术,属于替符的一类,用自己的精血蕴养真符,到了一定气候,便能变化出自己的虚影分

    因为玉符是用修士自精血祭炼,带有自气息,寻常修士是难以察觉出替符,黎长生也是看过替符的祭炼之法,加上元平子先前祭出符器,应该是符修之人,才发现这个“元平子”是玉符所化。

重要声明:小说《金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