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飞翼魔鳄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夜凉若水 书名:金葫
    化形大妖不是容易遇到的,黎长生在这里潜修了一年多,也就是碰到三头化形初期的大妖,加上灵石矿脉等,使得五头四翼金蚕晋升到六翼境界。

    平时九翼金蚕母猎杀的都是妖丹甚至是元丹道行的妖兽,现在突然见到玉简上面说的,极度凶残的化形中期大妖飞翼魔鳄,心中下意识的就想擒下它,好孕育出一头六翼金蚕出来。

    不过有元婴修士在此,是不方便使出九翼金蚕母分,如果使用法宝法术等,灭杀这中期大妖应该不成问题,想完好无缺的擒下它,让九翼金蚕母孵化六翼金蚕是比较困难。

    沉吟一下之后,黎长生没有贸然的参与战斗,给自己加持了隐符和敛息符,藏在距离飞翼魔鳄与白衣元婴修士千丈之外的一座山峰之上,暗中窥视着魔鳄与人族修士对战,准备先观察清楚况再说。

    那白袍元婴修士年纪不算很大,长得气度不凡,估计只有七八百年的寿元,是黎长生所见过的,除云灵之外最为年轻的元婴修士。修士一般判断别人寿元,不是看外形容貌,而是直接观察骨龄,不少修士都有这样的本领,尤其是高阶修士,基本能知道别人的真是年龄。

    黎长生也是晋升到元魂道行,加上灵目神通,根据七灵派以前看过的玉简法诀,才掌握了这个本领,看别人的年龄不会相差多少。

    据说有些专门习练了这些辨认骨龄法诀的修士,能精确的判断出修士年龄是具体的多少年

    如此年轻的元婴修士,尽管只是元婴初期,也绝对是千年难得一见的俊彦,不知为何会与高了他一阶的化形中期魔鳄大战起来。看来他们已经争斗了一段时间,上的白袍撕开许多裂痕,露出里面一件白色的刻有符文的战甲。

    面对飞翼魔鳄口中喷出的乌光和强悍的搏能力,白袍元婴修士手里拿着一把黑白双色的扇子,不断的扇出飓风,勉强的抵御对方的攻势。

    他的法是极为灵活,可以分出几个虚影,迷惑魔鳄,从而避过攻势,看起来有点类似以前黎长生学过的分光化影的古籍法,不过比黎长生的修炼的自然是玄奥不知多少倍,才能依仗战甲、黑白扇子与道行高出他一头的飞翼魔鳄纠缠如此长时间。

    黎长生心中奇怪,这少年使用的战甲和黑白双色的扇子,明显是法宝品阶,按照道理就算不能与飞翼魔鳄抗衡,逃走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为何一直纠缠下去?

    飞翼魔鳄这些妖兽,妖力通常都比同阶人族修士深厚,更不要说它道行在白袍修士之上,看样子,白袍修士气息已经开始绪乱,就算有法宝相助,也支撑不了半个时辰

    不过很快黎长生就知道原因了。

    白袍修士也知道自己这样下去况不妙,口中一声长啸,手中发出黑白双色的扇子狠狠的击打出去,卷起一股强烈的飓风,足足笼罩了附近百丈范围,狠狠的朝着飞翼魔鳄卷了过去,跟着看也不看攻击效果,体一旋的化成一道白光,朝着黎长生这边飞遁过来,速度极为惊人,眨眼就是数百丈距离,就算比不上黎长生,也是相差无几

    那头飞翼魔鳄口中一声低沉的咆哮之声响起,竟然无视法宝品阶的黑白扇子发出的攻势,浑鳞甲发出一阵乌光,凭借着强悍的硬挡飓风攻击,伸展开来足有五十丈的恐怖巨翼一扇,迎着飓风飞出了百余丈距离,速度丝毫不比白袍修士慢

    白袍修士明显是激发秘术,才能提升遁速,法力消耗极多,而飞翼魔鳄凭着一双巨翼,飞遁是极为轻松,白袍修士就算一心逃逸,也只会白白浪费法力。

    看到飞翼魔鳄追来,白袍修士暗叹一声,速度一停,伸手招回黑白扇子,口中又是喷出一道蓝色光线,竟然是一把蓝光璀璨的飞剑,同样是法宝品阶

    蓝光飞剑剑芒暴,速度惊人的朝着飞翼魔鳄疾过去,发出一阵阵刺破空气的爆鸣之声,让黎长生又是惊异不已。

    现在他已经见到白袍元婴修士祭出三样法宝,虽然都是下品法宝,但拥有如此数量的法宝,绝不是寻常修士。黎长生自己也是拥有不少法宝,不过还是第一次见到拥有三件法宝的元婴修士

    白袍修士只是元婴初期修士,通常来说,只有中期修士,才能习练瞬移之术,黎长生的瞬移神通是黑龙的天赋神通,才能在道行不高的时候就掌握这技巧,而且瞬移的距离较远,间隔较短,白袍修士应该是不懂这法术,不然怎么也会冒险一试,而不是留下来与飞翼魔鳄比拼法力。

    飞翼魔鳄见到白袍元婴修士蓝色飞剑来,目中露出一丝凝重之意,体一抖,从背上飞出十几道黑光,在半空隐隐的形成了一个古怪的法阵,迎向了来的飞剑。

    黎长生双目一凝,赫然发现飞翼魔鳄飞出的黑光,是十几片尖锐厚实的乌黑鳞甲,每一片鳞甲边缘都极为锋利,长有锯齿,上面乌光流转,显然是经过飞翼魔鳄祭炼,是飞翼魔鳄的本命法器

    尽管这些鳞片不是法宝品阶,本体无比坚硬,更与飞翼魔鳄心神相连,十几鳞片组成的法阵,生出一股吸力,死死的将白袍修士飞出的蓝色飞剑封锁在法阵之中,无论白袍修士怎么驱动飞剑,都有鳞甲如一面盾牌挡住了飞剑的去路。

    黎长生远远看去,只见十几片鳞甲不断的飞舞,形成了一个黑色圆球,里面有一道蓝光不断的盘旋飞舞,却是破不开乌光封锁,对飞翼魔鳄的神通不有些意外。

    这那里是妖兽,能使出法器布下法阵的,智力已经不比妖族差多少了,怪不得能在众多的高阶修士追杀围捕下存活至今

    白袍修士收回黑白扇子,不断的发出旋风,将飞翼魔鳄庞大的躯体挡在飓风之外,自己体则是随风飘舞,躲避飞翼魔鳄口中喷乌光,战斗又陷入了僵局之中。

    黎长生脸色如常的没有任何动静,飞翼魔鳄和白袍元婴修士无论谁胜谁败,最后得利的还是他。

    最好是白袍修士给飞翼魔鳄击杀,他上的三件法宝威力虽然不如蟠龙盘龙棍,天机混沌印等,怎么也是法宝品阶,放在金葫中祭炼一二,说不定能晋升到中品法宝境界,便是一大笔的灵石,让黎长生在长生路上更进一步

    就在黎长生打算冷眼旁观,渔翁得利之时,那个白袍修士忽然感觉到什么,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之色,手中扇子光芒大炽,一挥之下三道狂风汹涌而出,将飞翼魔鳄退百余丈外,转头对着黎长生的发生急声大喊:“请山峰上的道友住我一臂之力在下乃是通天剑派五代弟子贺凡翔,援手之恩定当重报”

    黎长生心中略微一惊,他的隐符和敛息符都是道行大进之后亲自祭炼的,采用极好的炼符材料,虽然没有当成本命真符孕养,也有十五六层制,是在金葫中祭炼出几道玄奥制的上佳符器。

    他现在法力深厚,可以收敛气息,寻常修士都看不出他的道行,连黑蜈道人等都只以为黎长生是结丹道行修士,这个年轻的白袍元婴修士,竟然隔着数百丈距离,都能发现加持了敛息符和隐符的自己?

    他脸上露出惊异之色,转头朝附近看了一下,还以为是有其他修士在旁。

    白袍修士贺凡翔又是急速的躲避飞翼魔鳄的乌光喷吐,大声说道:“道友不用看了,这里只有道友一人。道友无需惊慌,只有道友出手相助,与在下联手,我们绝对能支持一个时辰以上在下已经发出求救信号,师门长辈不出一个时辰绝对能赶来相助只要道友出手,等师门长辈过来,在下愿意以这阳宝扇酬谢道友”

    虽然他在飞翼魔鳄的攻击下岌岌可危,但为了消除黎长生的顾虑,还是说出了一大通的话,极力请求黎长生相助

    黎长生知道贺凡翔真的是发现自己行踪,干脆现出形,心中念头急转:“这贺凡翔不知道有什么神通,居然没有发出神识,远隔数百丈发现我的行踪。本来等他被飞翼魔鳄击杀,我才出手斩杀飞翼魔鳄的,现在看来,恐怕不好打这个主意了。”

    “通天剑派是大殇王朝的第一修士门派,掌控着先天元阳至宝九神鼎之一的玄武鼎,论实力地位,与我们大夏王朝的玄神剑派一样。这个贺凡翔,只是通天剑派的五代弟子,便是元婴道行,在门派中应该是极受器重,不可能没有压箱底的东西,万一灭杀他,被通天剑派发现,我即便神通再大,也难以躲避通天剑派的追杀”

    黎长生脸色变幻不定,沉着脸看着数百丈外的激战,又是想道:“通天剑派乃是大殇王朝的第一修士门派,肯定掌握着上古传送阵的,如果能和他们拉上关系,说不定能借助他们之力,安全的回去大夏王朝。这贺凡翔的法宝也就是下品品阶,两千高级灵石左右,自己现在不怎么缺少灵石,大不了多购买些十八层制大圆满的法器,放在天机混沌印中孕养,没有必要为了这点灵石得罪通天剑派。”

    贺凡翔见黎长生只是显露出形,脸色沉的沉吟不动,心中虽然有些着急,也没有继续催促黎长生,免得适得其反,万一黎长生离去,吃亏的还是他自己。

    那飞翼魔鳄,突然见到黎长生出现,也是警惕无比的朝黎长生看了过来,发现黎长生只是结丹道行,这才松了口气。

    它毕竟是妖兽,却是不如贺凡翔一样,发现黎长生体蕴含着强大的法力,远超寻常结丹修士,几乎相当于元婴道行,显然手段极强。

    当然,无论黎长生法力浑厚与否,贺凡翔都是要拉上黎长生对付飞翼魔鳄的,多一个人就多一分机会,只他一个应付飞翼魔鳄,绝对没有任何胜算

    基本中高阶修士都极为紧慎,不会轻易展露自己的真正法力,晶元上人明明有三百多万低级灵石的法力,一直都宣称自己只有两百万灵石法力,在后期大修士中只是中等法力。

    黎长生同样如此,混元金丹大部分法力和黑蛟魔躯的魔气都收敛起来,展露给别人看的,只是结丹道行,就算长生大能,因为黎长生的魔躯隐秘无比,也只能窥探黎长生结丹道行的法力,而无法发现真正厉害的是潜藏在黎长生体内,法力比拟后期修士的黑蛟魔躯

    他还在决断之中,那头不知死活的飞翼魔鳄居然已经给黎长生做了决定,一双灯笼大小的巨眼露出不屑之色,像黎长生这样的假丹修士,它百年中吞食没有一百也有百十,见黎长生没有过来,张口就是一道白光喷出,速度惊人的朝黎长生头颅

    这道白光是一颗森白色的尺长獠牙所化,看来这飞翼魔鳄是将上不少零碎祭炼成为法器,想着一击击杀黎长生,免得引来其他修士。

    黎长生沉的脸庞突然露出一丝冷笑,双目寒光一闪,眉心猛然喷出一道乌光和一道金芒,正是破天戈与玄龟盾

    飞翼魔鳄怎么也是化形中期大妖,在众多修士的围捕下存活下来,手段肯定是不弱的,黎长生自然不会大意,祭出了玄龟盾,飞翼魔鳄应该不可能给他造成什么威胁了。

    骨牙撞在玄龟盾上,发出一声巨响。

    飞翼魔鳄见到黎长生祭出法宝,骨牙无法破开对方的防御,眼中惊异之色闪过,骨牙一旋,就要转过方向,从背后袭击黎长生。

    黎长生手腕一翻,半空中划过一道金色闪电,与骨牙化成的白光交错一起,跟着便见那尺长的骨牙被破天戈砍得倒飞出去,骨牙上出现一道手指深浅的伤痕,光滑的表面更是出现了十余道细小裂痕。

    贺凡翔见黎长生轻易的击退了飞翼魔鳄攻势,脸上顿时出现狂喜之色,这突然出现的修士法术手段还远在他估计之上

    飞翼魔鳄上法器的厉害,贺凡翔可是深有体会,虽然不是法宝品阶,但无一例外都是坚硬无比,他的法宝飞剑,都无法刺穿飞翼魔鳄祭炼的鳞甲法器就知道对方的厉害,而黎长生一击之下,就重创了飞翼魔鳄的法器,简直就是元婴修士的手段

    贺凡翔却不知道,黎长生心中也是惊异非常,破天戈的锋锐黎长生自然极为清楚,这可是长生真人祭炼出来的上品法宝,而飞翼魔鳄的骨牙只是寻常法器,破天戈竟然无法一击摧毁它

    尽管黎长生没有全力出手,也可见飞翼魔鳄法器的厉害。

    黎长生不生出心思,这骨牙收取过来,也是难以修复,不过半空中困住贺凡翔法宝飞剑的成鳞甲法器,如果放在天机混沌印中祭炼成为法宝,将其融入天机五行大阵之中,岂不是能极大的增强大阵封锁威力,轻易的困住元婴中期道行的修士?

    他心念一动,双脚一蹬,在山峰岩石留下两个深深脚印和道道裂痕,体冲天而起,破天戈金芒闪过,在贺凡翔阳宝扇引起的飓风之中,整个人持着巨戈,狠狠的朝着飞翼魔鳄那灯笼巨眼刺了过去

    黎长生一米九的个头,在人族之中算是比较健硕的,但与三十余丈的飞翼魔鳄,甚至还不如这魔鳄的一个爪子粗大,不过足有三丈长的,通体金光暴的破天戈,却是让黎长生显出无比惊人的气势,使飞翼魔鳄不敢对这个小虫子般渺小的人族有丝毫忽视

    飞翼魔鳄眼中露出凝重之色,狂吼着张口对着黎长生喷出一股酒桶粗大的乌光,在乌光之中,还夹带着一个更加粗大的獠牙法器,而半空中那根受损的骨牙,也是发出呜鸣之声的朝黎长生背心刺落过来

    贺凡翔见黎长生气势如虹的朝黑蛟发动攻势,心中一喜,急忙提起全法力,阳宝扇狠狠扇了三下,左手法诀一掐,半空中突然出现一把法力凝聚的十丈巨剑,正是通天剑派的长生真传通天煞气剑诀

    巨剑幻化出来,随着贺凡翔剑诀一指,风云忽涌的朝着飞翼魔鳄一双巨翼斩落下去,看威势竟然要比蓝色法宝飞剑还要犀利几分

    黎长生盾牌往前一竖,护住躯体,感觉到乌光落在盾牌之上,如同水柱激流,带着一股惊人的力度,尤其是暗藏其中的獠牙法器,刺击在盾牌之上,使得黎长生去势略微一顿

    黎长生口中一声沉喝,黑龙蛮力提起,玄龟盾往前一抵,破天戈去势一转的自下而上,斩落在飞翼魔鳄喷吐的乌光之上,一道金色锐气呼啸而出,将乌光斩成两截

    随后黎长生破天戈往后一拖,正正的斩中了背后来的骨牙法器,终于将骨牙斩成两段的低落下面激流之中。

    郁闷中,求来求去,只有谈少的一张月票。非常感谢hylt读者的慷慨打赏一万起点币,成为金葫的堂主谢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金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