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上古修士遗迹,黑色小箭法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夜凉若水 书名:金葫
    九翼金蚕母分剩下自己本能而已,只是出于天魔进化的天,对两条巨型金蚕蛊垂涎三尺,直想将金蚕蛊吞进肚子。

    控制九翼金蚕母分行动的是黎长生的神识,当然不可能这样做,因此强行压制住了九翼金蚕母这股强烈的意识。

    不过分对主体也是有一些影响的,如分被灭,主体的元神也会受到一些伤害,经过金蚕宫大门之时,黎长生只觉得生出一股强烈的进食之意。

    这种感觉一直等黎长生到了宫里面数百丈的范围才平复下来。

    让黎长生有些意外的是,五六个元婴修士到来,金蚕法王居然没有露面。黑蜈道人和红蛇道人让众人在会客大暂休,两人一同进入宫深处拜见师尊,不多久便从内走了出来,只是让仆人分别带领众人到客房安顿下来。

    众人可能是清楚金蚕法王的脾,另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金蚕法王法力高深的缘故,不敢得罪他的缘故,就算是那两个看起来极为厉害的元婴中期修士,也没有表露出什么不满之色,跟其他修士打了招呼之后,就随金蚕宫的奴仆离去了。

    黑蜈道人亲自带黎长生到了一间有隔音制的华丽客房之中,检查了一下况,才笑呵呵的对黎长生说道:“金葫道友,老夫刚刚已经询问过宫里的人,醉仙草大部分都用来酿制了灵酒,不过还有三千株剩下来,已经拿给老夫。如果数量还不够的话,等寿宴过后,老夫可陪同道友到金蚕山各处走走,看能否找到另外的一些醉仙草,金蚕山应该还有一些的。”

    黎长生虽然有些失望,不过总比没有的好,这些醉仙草起码也能炼制出一千盒迷神香,应该足够他养好元神伤势的。

    他朝黑蜈道人合十行礼说道:“那贫道就谢过黑蜈道友了。不知道醉仙草需要多少灵石?”

    黑蜈道人摇头说道:“醉仙草乃是寻常灵草,不值多少灵石,也就是数十万低级灵石而已,送给道友便是了。”

    说完,他递给黎长生一个储物戒指,跟着道:“醉仙草放在戒指里面。请恕老夫冒昧,老夫见金葫道友炼体等级极高,不知去到那个层级了?如果老夫没有看走眼的话,道友恐怕已经到了炼体六层金汤之境界,一具躯体固若金汤,百邪不侵,再进一步,便是不死不灭的金境界。”

    黎长生眼眉一跳,淡淡的问道:“不知黑蜈道友是何意思?”

    黑蜈道人见到黎长生脸露不悦之色,连忙笑着说道:“金葫道友莫要误会,老夫绝对没有打探道友道行的意思,只是老夫偶然得到一藏宝图,乃是上古大能的潜修山门。老夫多次尝试,都无法顺利进入,得到大能的功法藏宝等,因此想邀请金葫道友一同到古迹一看”

    他补充说道:“老夫已经约好了几位同道,不过终是觉得人手不足。那大能山门遗迹之外,有无穷罡风,罡风中带着灭血神沙,能限制神识,使人无法驱动法宝等护,若非体强蛮之人,是难以进入遗迹。老夫见道友炼体境界极高,才出言询问,不知道友是否有意一同前往?”

    黎长生略微沉吟一下,才说道:“醉仙草是贫道出手的代价?”

    黑蜈道人笑着说道:“当然不是。老夫怎么可能会觉得区区数十万灵石的醉仙草就能请金葫道友这样的厉害修士出手。与其他几位道友一样,进入了上古大能的遗迹之中,能得到什么是各凭手段,不过只要是其他道友先行得到的,则不准出手抢夺。”

    他笑了笑接着说道:“当然,老夫请各位道友一同出发,自然也是有些私心的,根据藏宝图上面的资料,遗迹中有一种叫万毒弱水之物,对老夫的本命黑蜈蛊有极大作用,能提升本命黑蜈蛊的法力道行,到时大家破开制,进入遗迹,这万毒弱水是不能与老夫争夺。”

    黎长生心中略微一动,上古遗迹都是好地方,尤其是没有被其他修士探过的遗迹,严安之的夺天造化金丹、还有瞬间提升一倍多法力的神丹,都是从上古遗迹中得到的,黎长生还是借助瞬间提升法力的神丹,才斩杀了毕剑庭,留得自己一条命。

    不但如此,遗迹中很可能还有上古的奇奥功法。

    上古时期修士极为强大,功法神妙,大能众多,随着量劫到来,许多厉害修士陨落,就连九玄妖尊这等强者都无法避免,大量的功法因此失传,虽然黎长生有了泥鳅九转玄功这等元阳**,但找到一些如同斩三尸等偏门法诀,也是有极大的作用。

    黎长生估计曹亦舒得到的炼制迷神香的丹方,也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古方,不然金蚕法王这样的元婴后期大修士,不会不知道醉仙草的极大作用。

    修复元神的丹药都是极为珍贵和难得的,不过曹亦舒无意中晋升到结丹境界,而俞丽华也不知道怎么的,可能自己也不知道迷神香有如此功效,才换给寻常凡人而已。

    拥有这样的一张丹方,如果有大势力在背后支持的话,相当于拥有了一条源源不绝的灵石矿脉

    黎长生虽然心动,不过心中也是警惕,有点不解的问道:“黑蜈道友,贵师尊金蚕法王已经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炼体境界也是极高,不知道法王他知道这事不?”

    黑蜈道人叹了口气:“师尊自然知道,他老人家能出手自然最好,那老夫就不用到处寻觅修士帮忙了。”

    他话音一转,忽然问道:“不知金葫道友可知这段时间九鼎界出现了许多空间裂缝?都是通往外界星辰界面的。”

    黎长生自然清楚这点,还知道这是因为先天元阳至宝九神鼎其中的黄泉鼎被人偷窃离开黄泉冥界的缘故,使得九鼎界不稳。

    不过这十年时间,他都在血雾山养伤,没有与其他修士接触,不知道现在的况到了什么地步而已。

    他点头说道:“这个贫道早些年也有所听闻,不过闭关一段时间,没有外出,现在是不大清楚,难道况越来越严重了?”

    黑蜈道人嗯了一声,点头数道:“不错。就是在我们金蚕山不远,也出现了几道小小的裂缝,不过都是不稳定的,被九黎族的大能修补封印罢了。这些不断出现的裂缝,很多都不为人知晓,给九鼎界带来了不少域外星辰的灵气,使得九鼎界的灵气浓度提升不少。”

    “师尊他老人家也想到上古大能的遗迹一看,不过因为灵气浓度提升,隐约感觉到已经到了元婴后期巅峰,长生天劫随时会到来,得借助山上法阵削减天劫威力,因此是不想离开金蚕山,免得天劫来临措手不及”

    黎长生微微点头:“原来如此。老实说,贫道也是有些意动。不知道友打算什么时候出发?还有那些同道一同前往?”

    黑蜈道人笑了笑道:“自然不会很快就出发,总得留些时间给各位道友做好准备。虽然说时久远,上古大能的洞府遗迹等,制威力减弱,但绝对是极为凶险的,不会比蛮荒古原深处好多少,因此是打算两年之后,才到遗迹中去。至于那些道友会一同前往,却是不方便透露。”

    他婉转的解释说道:“这也是为了大家着想,万一各位道友知道彼此份,暗中联手的话,其他的道友说不定便会吃上大亏。除了老夫,大家都是不知道有谁参加的,不过可以清楚的告诉道友,人数绝对不少于七人。众位道友的手段都极为厉害,七人联手,就算遇到长生大能,也有一战之力,而且老夫还另做了一些准备,破开遗迹的各个制法阵取得宝物应该不成问题。”

    黎长生心中暗想:“两年时间,如果将这些醉仙草都祭炼成为迷神香的话,应该能恢复元神强度。不知道龙魂能否醒来,有他指点,进入遗迹说不定更有把握。”

    想到这里,他微微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贫道自然要走上一趟的。”

    黑蜈道人脸色一喜,拿出一个通讯玉符递给黎长生说道:“这是老夫的通讯玉符,两年之后,如果不出意外,大家便在老夫的洞府之外,三生岭汇合。现在时间不早,老夫就不阻道友歇息了,就此告辞”

    黎长生看着黑蜈道人离去,脸色慢慢的沉下来,张手挥出几块玉符,布下防御法阵,刚刚准备凝神吸收一下灵气,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之声。

    他开门一看,是两个年纪轻轻,大概只有二十来岁,材曼妙面容姣好的女子,竟然是前来给黎长生侍寝的。

    黎长生不是好色之人,直接让她们退去,也没有休息,闭目盘膝的吸收金葫元气,慢慢的运转一颗混元金丹,提升法力。

    短短的两天时间,黎长生基本都在客房修炼,但也发现了金蚕峰上多了不少强大的气息。

    蛮荒修士修炼的功法大多数极为霸道,气息张狂外露,根本不用黎长生释放神识察看,远隔数百丈都能感觉到那些元婴修士的凌厉气息。

    期间有不少金蚕宫的奴仆过来,询问黎长生有什么需要之处,但黎长生都是婉言拒绝了对方的好意。不过第三天时间,黎长生却是想不到,刚刚来金蚕峰遇到的那个七寸道人,居然找上门来。

    大凡材矮小或者有其他缺陷的人,都是比较忌讳自己的缺陷的,但这个矮小如同七岁婴孩的元婴大修士,能自称七寸道人,不是心极为开阔之人,便是隐藏极深的狠之士,虽然他表面看来极为健谈好义,但黎长生却看不出他真正的想法,本是不愿与他们多作交流,免得暴露了自己大夏王朝修士的份。

    不过七寸道人亲自找到客房来,黎长生也不好将其拒之门外,请了进来,亲自给七寸道人倒了杯清茶,才有些不解的问道:“不知七寸道友寻找贫道所为何事?”

    七寸道友呵呵一笑,直接拿起茶杯大咧咧的喝了一口,这才说道:“也没有什么。我这个人天生坐不住,最长一次闭关也不超过三十年。金蚕峰上毒雾瘴气极为厉害,还隐藏这无比厉害的蛊虫,我也不敢胡乱走动,便看看有没有其他同道与我一样。大家谈经论道,研究功法,交换修炼心得,也能解除闷气。”

    黎长生淡笑着说道:“贫道修为低下,哪有与七寸道友谈经论道资格。”

    这七寸道人已经是元婴中期修士,看起来自然要比黎长生这个结丹后期的修士厉害不知道多少。

    七寸道人嘿嘿一笑:“金葫道友谦虚了,虽然你只是结丹道行,但我们蛮荒修士,更注重的是炼体之术,你应该有六层炼体境界,而且看你法力不弱,真正战斗起来,绝不在寻常元婴修士之下,我这双眼睛还是能看出点东西的。”

    他们这些元婴修士,在观看修士体强度方面,自然是有特殊的法子,黎长生能藏匿气息、法力,不过体的况是难以掩藏起来的。

    七寸道人又是喝了一口茶茗,一只手撑在檀木台子之上,丝毫没有元婴修士的仪态,就如一个顽童一般,接着说道:“道友看来是不知道交易会的事。老夫准备了不少材料法器,准备在交易会上换取其他材料,不知道友有没有兴趣?”

    黎长生有些不解的说道:“既然七寸道友准备了材料在交易会上交换,为何现在又找上贫道?”

    七寸道人解释说道:“交易会上好东西多,就算自己看上的,也未必能换取到手,还不如先独自交流一翻,如果遇到自己需要的,能交换购买最好,真的不行,也有些准备,筹集物品在交易会上再行交易。”

    他停了一下:“老夫上可是有不少好东西,说不定有道友需要的,真的不要看看?”

    黎长生略微沉吟一下,忽然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贫道也开开眼界,不知道七寸道友准备了什么用来交换?”

    七寸道人伸手从怀中拿出一个黑色戒指,随后才从戒指中拿出一块乌沉沉的奇异石头:“这是沉磁灵石,尤其善长吸取精金、玄钢炼制的法器,如果炼制进入锁拿类法器法宝,能使得法器法宝威能更强。”

    他接着拿出一个红色的古朴小钟,上面满是奇异斑纹,隐隐有一股红光浮现在小钟表面,散发出淡淡的血腥味道,又说道:“泣血宝钟,原本是中品下阶法宝,不过其中的钟锤丢失不见,我费了不少功夫,才祭炼出一十八层制大圆满的钟锤配了上去,虽然无法发挥出原有威力,但绝对能和寻常的下品法宝相比”

    他笑了笑道:“这两样东西还算不错吧?”

    不过他还没有完,又从怀里拿出一只类似鸡蛋大小,仿佛水晶一样的奇异圆蛋出来,介绍说道:“这是水晶龙蜥的的兽卵。成年的水晶龙蜥足有化形中期甚至后期的法力,就算刚刚诞生出来,也是妖丹道行。”

    “可是老夫九死一生从蛮荒古原寻觅得到的,只要稍加培养,就是化形妖兽。水晶龙蜥体极为强蛮而奇特,基本不会受到法术伤害,只能使用物理手段降伏、灭杀之,而且水晶龙蜥飞遁速度极快,是绝佳的坐骑之选。别看黑蜈道人那条化形道行的铁甲蜈蚣厉害,如果这水晶龙蜥能好好培养,不出三百年,绝对不会比他的铁甲蜈蚣差”

    他一连拿出三样东西,才定定的看着黎长生。

    黎长生脸色如常,笑了笑道:“看来七寸道友真的是做好了准备,可惜贫道家浅薄,恐怕是无法购买或者交换道友的宝物。”

    七寸道人皱皱眉头,跟着展颜一笑:“道友恐怕是看不上我的这些东西吧。还真是让我吃了一惊,不把比拟下品法宝的泣血宝钟放在眼里,脸色都不变化一下的修士可不多见,看来老夫是徒自惹人笑话了。”

    黎长生正要解释一二,七寸道人嘿嘿一笑的道:“我这里还真有一样好东西,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换取得走”

    说着,他手中忽然出现一根只有三寸长,黑沉沉的看不出任何异样的小箭出来

    “这可是上古奇宝,拥有开山灭地的恐怖威能,本体坚硬万分,只是需要耗费极大的法力才能驱使,就算我也只能发挥出这法宝的十之一二的威力,但威力绝对能和上品法宝相比”

    他脸色凝重起来,双手托着黑色小箭,一股浑厚惊人的法力呼啸而出,尽数灌注到小箭之中,可见小箭突然发出淡淡的暗金色光芒

    七寸道人并没有激发小箭法宝,随后把法力收了回来,脸色有点苍白的说道:“这法宝的威能道友也见到了,可否能和上品法宝相比?要不是我法力不足,无法多次使用这法宝,也不想拿出来与他人交换。”

重要声明:小说《金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