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醉仙草,金蚕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夜凉若水 书名:金葫
    黎长生悄然离开了木屋,到山谷之外,这才显露出形,微微一挥手,一只乌黑龙爪就抓落在谷外的制之上。

    跟随着修士到这里还能用好奇和急需迷神香的作为理由推托,但破开人家的制到了山谷甚至木屋里面,则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黎长生轻轻的抓了一下制形成的那护罩,便双手背在后,等着游方商人出来。

    果然,只是眨眼时间,两道形就快速的飞遁到谷口前面,正是游方商人与女修。

    游方商人手中拿着一把黄色长剑,而女修却是捏着一片暗青色的符牌,他们一露面,就用极为警惕的目光盯着黎长生。

    等游方商人看清黎长生的样子,不略微一愣,跟着语气沉的说道:“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追踪我到银熊谷来?”

    他只是口中说着,并没有动手,黎长生能无声无息的跟着他到这里来,而他又看不出黎长生的深浅,哪里还会不知道黎长生的道行远在他之上。

    女修则是有些奇怪的看了看黎长生,转头对游方商人说道:“亦舒,你认识他?”

    那叫亦舒的游方商人还是警惕的看着黎长生,略微点头说道:“那些迷心草、白须藤等便是这人兑换给我的。”

    黎长生淡淡一笑:“两位不要误会,本人只是急需阁下的迷神香,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跟着阁下到这里来。”

    游方商人也知道他们不是黎长生的对手,而简单的法阵也是挡不住真正厉害的修士的,最多只能将一些实力低下的妖兽和低阶修士挡在谷外,不会扰到他们修炼。

    他略微沉吟一下,脸色和缓下来,沉声说道:“看来阁下是同为修道之人。我也不瞒道友,迷神香先前已经全部兑换给道友了,如果道友还需要的话,十天之后我们可在熊城交易。”

    黎长生微微摆手说道:“从道友口中得知,迷神香应该是道友炼制的,那几十盒的迷神香是起不了多大用处,一时心急,才不得不跟着道友到这里来,希望道友能快点祭炼些迷神香。若是在下可以帮上忙的,两位尽管开口。”

    游方商人脸色变幻几下,见到黎长生神色,也知道黎长生不可能轻易离去,只得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那请道友到谷内再行细说。”

    说着,他微微一掐法诀,便见谷口制散去,露出一个出入口来。

    黎长生迈步进入银熊谷,谷内的环境先前已经看到了,这时并没有到处装望,而是有点不解的问道:“两位道友请勿见怪,看两位已经是结丹、种符修士,为何还要到熊城等地方与凡人交易?那些金子有何用处?”

    游方商人脸色一暗,没有直接回答黎长生,而是询问说道:“不知道道友如何称呼?看来不是边野荒原的修士吧?不然不可能不知道我们的事。”

    黎长生点头说道:“在下不是此地修士,两位叫我金葫道人便可。听道友如此说道,莫非其中还有些因由?”

    他略微一停:“熊城等地灵气不弱,怎么没有遇到什么修道之人?”

    游方商人苦笑一声:“在下叫曹亦舒,这是拙荆俞丽华。金葫道友有所不知,哪里乃是九黎族与大夏王朝的边界之地,作为两大势力的缓冲之地,是不会有什么修士到这里来的。”

    女修接口说道:“不过这里已经算是进入了九黎族的领地,只要再过去百里,便能见到不少修士在山岭密林之中修炼。”

    黎长生微微点头,若有所悟的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在熊城附近许久,都没有见到其他修士,老实说,贫道这十年时间还是第一次见到两位修道之人。”

    说着,几人已经到了木屋院子之中。

    曹亦舒有些抱歉的说道:“洞府简陋,就不请道友到木屋里面了,还请道友在这院子的凉亭的休息一下,要想炼制多些迷神香,还真需要道友相助才行。”

    木屋之外有一个木头搭建的简陋凉亭,其中还有一张简陋的石台和几块石墩,旁边一道小溪经过,环境倒是清幽。

    黎长生一看就知道凉亭只是寻常的亭子,没有什么法阵制,便随便找了一块石墩座下,才点头说道:“不知贫道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

    曹亦舒略微迟疑,跟着才道:“我们的份附近的修士都是清楚,倒不用隐瞒道友。在下曾经是金蚕法王洞府的一奴仆,因吞食了一条丹灵蚕,误打误撞的结出了金丹。”

    黎长生正道曹亦舒手段低下,却是结丹修士,这时才知道他是误打误撞才结成的金丹,不过多那丹灵蚕是极为好奇,竟然能让一个寻常修士熬过了丹劫而凝聚出一颗龙虎金丹

    他不由得询问说道:“丹灵蚕不知是什么灵物?居然能助你凝结金丹”

    曹亦舒摇头说道:“这个我也是不清楚,不过金蚕法王应该知道的。拙荆正是金蚕法王的孙女,因为我们相,引得法王大怒,因为小俞以死相,法王虽然没有强行的分开我们,但也将我们赶出了金蚕山。”

    黎长生脸色一沉的问道:“金蚕法王是什么来历?怎会有如此称号?”

    曹亦舒知道黎长生不是附近修士,看样子应该是大殇王朝的法修,不知道金蚕法王的名字也不出奇,便解释说道:“金蚕法王是九黎外族苗族的大巫,元婴后期的大修士,炼体境界极高,居住在金蚕山之上,尤其善长驱使金蚕蛊杀敌,可变化为万千金蚕,金云一卷,据说连长生大能都惧怕三分,因此才被称为金蚕法王。

    他苦笑着说道:“我体内正有金蚕法王放置的一条金蚕蛊,随时都能咬断我的心脉,破碎我金丹。”

    黎长生目光一凝:“金蚕法王为何要这样做。”

    俞丽华长叹一声说道:“这却是因为我的缘故。”

    “我是金蚕法王的孙女,深得爷爷宠,偏偏违背了爷爷的话,与亦舒相,爷爷大怒之下,分别给我们下了蛊虫,只要我们肯分开,才出手替我们解除。我们不愿意,只能搬到这里,看能否突破境界,到达元婴或者化符境界,也能驱除蛊虫。”

    黎长生也听过一些偏门的修炼体系,如这些苗族的巫师大多数是以养蛊的,可以说是元神寄托在蛊虫上得道,和符修、寄托法宝的修炼之道一样。

    以前他在十绝山脉遇到的那个白袍修士,曾经使出一个傀儡,正是修炼蛊虫之道的修士,可以化千万蛊虫。

    金蚕法王修炼的应该是金蚕蛊,而不是与黎长生的九翼金蚕母分一样。

    黎长生沉思一下,本想使出神通,察看对方体内是否有金蚕蛊,不过想了一下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此做是极不礼貌的,而且对方有护法器,相对坚韧的,也难以看透,只是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那有什么需要贫道帮忙的?”

    曹亦舒点头说道:“外面有很多灵草材料,但金蚕法王为了迫使我们分开,不准我们在金蚕山千里范围采集材料,炼制丹药提升道行,因此我不得不才到凡人城镇,交换修炼材料,灵药种子等等,在银熊谷中培养。”

    “迷神香其中有一味主药,却是不好培养,不过这灵药在金蚕山的三生岭有不少,我也是在哪里无意中得道配制迷神香的丹方的。”

    曹亦舒看着黎长生说道

    黎长生淡淡的点点头:“道友的意思是让我给你寻觅来配制迷神香的灵药,才能配制出更多迷神香来?”

    曹亦舒连忙说道:“在下是有这个意思。不过金葫道友不愿意的话,也是没有问题,但按照这灵药的生长速度,十天时间五十盒已经是极限,因此才答应道友十天后交易。不过这样一来,是需要消耗一部分没有完全长成的灵药,以后炼制的迷神香数量会更少一些。”

    黎长生沉吟片刻,才皱着眉头说道:“那灵药真的无法加大培植数量?增加灵气可以不?”

    曹亦舒摇摇头:“不行的,这灵药培养极为复杂,不光是有灵气就能生长起来,而且这样培养出来的,效力也不如真正野生的强,如果采用金蚕山三生岭的灵药,迷神香的效果能更强一倍以上”

    黎长生定定的看着曹亦舒两人,忽然声音一冷:“金蚕山的金蚕法王可是元婴后期大修士,想从金蚕山采集灵药也不容易吧?”

    曹亦舒被黎长生目光扫视上,尽管是结丹道行,也是心中一寒,急忙说道:“金蚕法王为人还是不错的,不然也不会饶我一命。他只是止我们采集灵药,却不会限制其他修士到金蚕山去。”

    “如果我们亲自到外面去寻觅醉仙草等,体内金蚕蛊马上就会发作。小俞现在负重伤,正是料不到金蚕法王连孙女都能下手,到外面猎杀妖兽而蛊虫发作。不信的话道友尽管可以到外面寻找其他修士询问。”

    他略微一停:“不过就算道友取来灵药,在下炼制出迷神香之后,还是需要道友拿出相应的物资交换的。”

    黎长生沉默一阵,忽然笑着说道:“这个当然。那请两位先且炼制出一些迷神香来,待贫道想想法子,看能否取得那灵药回来。道友可将灵药的外形特等告与贫道知道。”

    曹亦舒心中一喜,马上就将那草药详细况刻印在玉简之上交给了黎长生。

    黎长生接过玉简一看,这叫醉仙草的灵药却是从来没有听过,看来还真的要到金蚕山走一趟才行。

    其实无论如何,黎长生也要想法找到大量的醉仙草的,更何况用野生的醉仙草炼制的迷神香效力能增强许多。

    按照曹亦舒说的,三株醉仙草能炼制一盒子分量的迷神香,而他这些年积存下来的材料,起码能炼制两千盒的分量,也就是说起码要六千株醉仙草才行。

    主意一定,黎长生便没有在这里逗留下去,与曹亦舒两人告辞之后,离开了银熊谷,快速的朝着远方飞遁而去。

    大概过了盏茶时间,黎长生速度停了下来,一道金光急速来,落在他手心之上,正是他暗中留在银熊谷窥探曹亦舒与俞丽华两人况的六翼金蚕

    六翼金蚕还在洞府之中兜了一圈,看到不少培植的灵药,从它窥探反馈回来的消息得知,曹亦舒并没有欺骗自己,黎长生才收回金蚕,准备到金蚕山去取来醉仙草。

    曹亦舒说道,金蚕法王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还是九黎族外族的厉害人物,与黎长生一样,修炼了体修之术,极为厉害。

    现在黎长生法力减退,神识弱小,手段是差了许多,不得不多做些准备,飞遁之时四下装望,看有没有修士行踪,想着先打探一下金蚕法王的具体况。

    离开银熊谷两百多里,修士真的是多了起来,一些灵气相对浓厚的悬崖、湖泊,深涧山峦都可见到修士法阵,洞府门户,不过都是体修之人,体强悍有如妖兽,布置的法阵极为简陋,不知道曹亦舒和俞丽华怎么会是法修和符修的。

    黎长生寻觅了几个修士,元婴修士的可怕气息散发出来,顿时让那些修士心惊胆战的将金蚕法王的事一一道了出来,连曹亦舒和俞丽华的事也说了不少。

    金蚕山的三生岭,是金蚕法王大弟子黑蜈大巫的修炼洞府所在之地,距离他的洞府就只有数里路程,而且金蚕山上到处都是细小蛊虫,比任何法阵制都有用,基本不可能瞒过金蚕法王与黑蜈大巫的目光,偷偷的采集醉仙草的。

    曹亦舒说得没有错,金蚕法王没有止别人上金蚕山采取灵药等,只要你能抵挡得住金蚕山上无处不在的恐怖蛊虫。

    黎长生虽然不怎么惧怕这些蛊虫,但这样一来,明显是对金蚕法王的挑衅,一个同等道行的大修士到了金蚕山采集灵药,都不与金蚕法王打个招呼,绝对是说不过去的。

    因此,想取得灵药,最直接的手段还是购买。

    有时候,灵石能解决很多问题,需要灵药并不一定要亲自去采集。

    黎长生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自己上门购买灵药,金蚕法王应该不会不给自己这个面子吧。

    一道黑虹急速生起,朝着北面飞遁过去,不多时,黎长生前面就出现了一座云雾蒸蔚的奇异山峰群。

    这山峰远远看去有如一条金蚕卧在地上,金蚕上面则有众多的毛发竖起,正是一座座突出金蚕背部的峰峦。

    黎长生目光一扫,那三生岭正是在金蚕山最高的金蚕峰旁边,一条成山字形的山岭。

    靠近一看,黎长生不由得暗自心惊,金蚕山上面那些云雾,竟然有许多种颜色,如乌黑、血红、鲜黄等等,更隐隐有腥臭传出,毒雾瘴气还会不断移动,仿佛是一个无比的巨大的法阵一样,将整座金蚕山笼罩在内。

    除此,他还发现其中一些雾气,是由一条条无比细小的虫豸组成,如在万兽之森见到的绿须蚊绿雾、赤目刀螳红雾一般,不过看起来要比绿须蚊等还要细小许多

    黎长生想不到金蚕法王一个九黎族外族的大修士,竟然有如此庞大的领地,应该不是寻常的元婴后期修士,心中暗自警惕,神色略紧的朝着三生岭飞去。

    穿过三生岭外面的云雾,黎长生还发现云雾之中都有一些细小蛊虫,虽然没有什么致命害处,但依附在体表面不会离去,估计是金蚕山修士用来监视敌人的蛊虫。

    有了这些蛊虫存在,任何修士到金蚕山来,都瞒不过此地修士的耳目。

    蛊虫也是虫类,黎长生的九翼金蚕母乃是上古奇虫,稍微露出一丝金蚕暴戾无比的气息,黎长生就发现那些依附在衣物、肌肤上面的蛊虫惊恐的四下飞走。

    在他灵目之下,可见到这些细小蛊虫飞离体时形成的一条条淡淡的黑线,不多久又潜入了半空的云雾之中。

    黎长生驱逐了上的蛊虫,瞬间就到了三生岭上空,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法阵制,就连三生岭中央之处的一个巨大洞,灵气喷的也没有任何制将灵气束缚在里面。

    不过他看了一阵,就发现洞之外,山石之下,暗藏着几条乌黑铁甲蜈蚣,俱是妖丹道行,前面的一对刀锷钳子锋利无比。

    黎长生知道,金蚕山上的蛊虫,应该是靠吸收这些灵气生存的。

    他飞遁到灵气喷涌的巨大洞上空,脚踩黑云,法力一提的沉声说道:“金葫道人求见三生岭黑蜈道友,还请黑蜈道友出来一见”

    他话音没有落下多久,便见洞猛然喷出一鼓黑色浓雾,几条手臂粗大的乌光呼啸而去,停顿在半空之中,目中凶光闪烁的盯视着黎长生,正是数条足有三尺长,手臂粗大的乌黑铁甲蜈蚣。

    随后黑雾散去,半空中突然出现一个脸色乌黑发亮,神色骘,上罩着一件黑袍的老者。

    这老者脚下踩着一条足足有一丈余长,个头粗大无比的恐怖黑色巨蜈,明显可以看出巨蜈已经是化形道行的妖物

    黑袍老人目光冷厉的打量了一下黎长生片刻,眼中跟着出现一丝惊异之色,朝黎长生拱拱手说道:“阁下就是金葫道人?不过好像与老夫没有什么交吧?不知为何到三生岭来,还指名道姓的要见老夫一面?”

    他声音洪亮,却是与骘的外形有些不同。

    黎长生拱手还礼说道:“贫道只是附近的一介散修,听说金蚕山三生岭有贫道需要的灵药,才专门上门求见黑蜈道友,希望能购买一些灵药所用。”

    黑蜈道人脸色一缓,点头淡淡说道:“原来如此。不知金葫道友需要那种灵药?”

    黎长生急着炼制迷神香恢复元神,并没有和对方磨蹭下去,直接说道:“贫道需要一万株野生的醉仙草,不知道黑蜈道友能否出售给贫道?”

    黑蜈道人沉吟一笑,忽然笑了笑道:“醉仙草可以酿制灵酒,喝之能清灵心神,不过并不是什么珍贵灵药,原本金葫道友需要,老夫直接给你便是,也好结个善缘。不过正不巧,五天之后是老夫恩师金蚕法王的三千年寿诞,大部分存备的醉仙草都送到了金蚕峰上,准备酿制灵酒招待宾客。”

    黎长生眉头一皱:“请问黑蜈道友,三生岭之上可还有野生的醉仙草?”

    黑蜈道人摇头说道:“应该没有多少了,听说下面的人采集了许多离去,不能再让道友采集,得留下一些繁衍,免得断了醉仙草的根。如果道友真的需要,可以随老夫到金蚕峰上,看是否有酿酒剩余的。”

    他接着说道:“师尊他老人家极为好客,若是知道有金葫道友如此一位元婴修士参加他的寿宴,想必也会极为高兴的。”

    黎长生想了一下,才说道:“那贫道可算是来迟一步了。敢问一声,这些野生的醉仙草需要多久才能长成?金蚕山上除了三生岭,还有什么地方可找到这样灵草?”

    黑蜈道友沉吟一下:“醉仙草需要一种奇异虫子的粪便才能生长,这些虫子需要进食黄金为生,三生岭正好有一个金矿,才会有不少醉仙草,其他地方就算有也不会多。野生的醉仙草起码也三十年时间才能生长起来,不知道道友能否等得了,不过金蚕峰上应该有一些剩下来,但不可能有一万之数。”

    黎长生本来只需要六千醉仙草,但多一些在,总是稳妥点,才说要一万株之多。

    他心中念头一转,自己有黑蛟魔躯和九翼金蚕母分,对付长生真人可能力有不逮,但遇到其他元婴后期大修士,自保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就算打不赢,使出瞬移之术,破神光等,总能逃脱得掉。

    想到这里,他便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既然五天之后是金蚕法王寿诞,那贫道也只好厚颜留在此地,希望金蚕法王不要见怪才好。”

    黑蜈道人抚着黑须哈哈一笑:“师尊高兴还来不及,怎会见怪”

    “老夫正准备到金蚕岭去,道友就到了三生岭,不如现在就一起到金蚕峰如何?免得剩下的醉仙草给下人糟蹋了。”他朝黎长生点头说道。

    黎长生笑了笑道:“此言极是”

    说完,两人便先后慢慢朝十余里外的金蚕峰飞遁过去。

    正当两人互相交谈,暗中打探彼此底细的时候,南边的山岭之下忽然飞来一道红光,黑蜈道人哈哈一笑,对黎长生说道:“想不到碰上红蛇三师弟。他在数千里外的万蛇谷修炼,这么快就回来金蚕山了,正好与他一同拜见师尊。”

    说着,他手中一挥,一道黑烟呼啸而出,在半空凝聚成为一条张牙舞爪的黑色巨蜈,那道红色遁光见到黑烟巨蜈,势头一转,便朝黎长生两人飞了过来。

    黎长生定眼一看,发着这红色遁光是一个脸色通红,脸颊上有密集蛇鳞,目光冷的如同蛇蟒的奇怪中年修士。

    他心中一动,暗自奇怪,这红脸修士分明是人族修士,怎么脸上会如化形蛇妖一样覆盖着蛇鳞的,莫非修炼的是可变化为妖兽魔躯的功法?

    黎长生惊疑之间,那个红脸蛇鳞的中年修士已经飞遁过来,先是与黑蜈道人打了个招呼:“师弟见过大师兄大师兄您也到金蚕峰去了?这位道友那位,怎么如此面生,莫非是大师兄新认识的道友?”

    他声音尖细,话语间有阵咻咻之声,给人感觉就如一条喷吐着蛇芯的蟒蛇一般。

    黑蜈道人收回黑雾蜈蚣,呵呵一笑:“这是金葫道友,乃是附近散修,想到师兄这里要些醉仙草。可惜醉仙草全部都送去酿酒了,因此师兄才请金葫道友留下,到金蚕峰去,看有没有醉仙草余下,顺便邀请金葫道友参加师尊寿诞。”

    说着,他转头对黎长生说道:“金葫道友,这是红蛇三师弟。”

    黎长生稽首与对方打过招呼。不过这红蛇道人仿佛不大搭理黎长生,只是与黑蜈道人谈论了一些各自的况,一路的朝着金蚕峰而去。

    不多时,三人就到了金蚕峰之外。

    金蚕峰并不高大,只有千余丈高,不过因为座落在金蚕山上,连带金蚕山,也有数千丈之高,整座山峰都在云雾之中。

    不过金蚕峰的云雾可不是寻常白云,大多数地方笼罩的都是黑色怪雾,山峰脚下是一个巨大的天然岩石拱门,外面有一股极为浓厚的金色云雾遮挡着。

    黎长生凝目一看,这片金云是一条条比绣花针还要细小许多的,无根无须的金色蚕虫组成的。

    这些金色蚕虫体可以释放出一些金色雾气,大量的雾气集中在一起,将那些金色蚕虫的体遮挡起来,要不是黎长生目光敏锐,也难以发现金云的异样。

    黑蜈道人比红蛇三师弟许多,见到黎长生脸上有些迟疑之色,笑着解释说道:“附近的修士都知道师尊修炼的是金蚕**,这山峰入口的一片金雾,正是师尊法力所化。”

    “不过金雾看起来虽然凶险,其实不会伤人命,最多就会昏迷修士,而山峰其他地方的黑雾瘴气,才是真正的凶险,很多连师尊都难以控制的凶狠毒虫和奇毒瘴气,寻常修士是难以侵入到金蚕峰上”

    他接着说道。

    红蛇不知是炫耀还是什么,这时也难得给黎长生解释说道:“这金蚕山自古以来就有无数蛊虫生活其中,只不过后来给师尊以莫**力收服了许多蛊虫。才将金蚕门建立在这里。其中有些上古异虫,恐怖天蛊,便是我们这里的人都不敢随便招惹,道友可要小心,不要到处乱走,免得招惹祸患。”

    说完,他手中忽然出现一条红色小蛇,微微一送,小蛇就化成一道红光,钻入了金色云雾之中。

    不多久,金色云雾忽然分开,露出一条丈余长的裂缝出来。

    黑蜈道人呵呵一笑,伸手示意说道:“金葫道友请”

    黎长生脸色如常,但九翼金蚕母分随时都能驱使出来,这才迈步进入了金雾裂缝之中。

    九翼金蚕母正是对付这些蛊虫的绝佳利器。

    三人通过了拱形门户,很快就上了一条羊肠小道。

    黑蜈道友又说道:“在这里最好不要飞遁,免得引来极为厉害的天蛊奇虫。”

    黎长生点点头,总觉得有些不妥,不过没有走出多远,见到下面来了几个修士,都是炼体境界极高的元婴初期、中期修士,大家交谈一下,知道他们都是附近修士,赶来给金蚕法王贺寿的,才略微一定。

    其中一个材矮小,如同七岁小孩的怪异修士,与黎长生走在一起,还不到黎长生腰腹,自号七寸道人,极为健谈,对黎长生说道:“金葫道友,不知道友带了什么好宝物过来交换?”

    黎长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不问道:“交换宝物?”

    七寸道人笑了笑道:“道友莫非不知道?这次金蚕法王生辰,请来的都是元婴道行、化形大妖的修士,甚至有长生大能出来,大家都趁着这个机会,带来珍稀物品,换取自己需要的法器材料等,也算是小型的交易会。”

    他停了一下又说道:“我们如此道行的修士,一般在坊市之中难以购买到有用的物品。大殇王朝的人,把我们这些九黎族的修士当成异族、妖族看待,就算有好东西也不会传到这里来。这可是极为难得的机会,每次金蚕法王寿辰,都有数十上百元婴、化形修士到来的。我们应该是来得早的一批了。”

    黎长生虽然不是修炼九黎炼体诀,但也是极为强蛮,黑蜈道人等自然能看得出来,因此是以为黎长生是九黎族这边的修士。

    大殇王朝境内的修士与这些蛮荒修士,关系绝对称不上友好,不然也不会在熊城等地留下了缓冲带。

    这片蛮荒之地,九黎族绝对是最强的势力,而且凡人地盘也是最多的,很多散修之人,想借助九黎族名声的庇护,会自称是九黎族的人,也有一些真的加入了九黎族,因此九黎族的炼体功法极多,众人虽然没有看出黎长生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也认为黎长生是九黎族这边的修士。

    大殇王朝的修士,极少如黎长生这样强悍的。

    黎长生修炼的是上古魔修直达元阳的**,虽然魔躯只是化形中期道行,但魔躯强度可不比寻常的长生天妖差,就算是人族,也比许多化形后期的大妖、天魔强悍许多。

    大殇王朝的修士本来不善长淬炼,元婴道行的又怎么可能有黎长生如此的强悍躯体。

    若黎长生没有修炼魔修功法,淬炼,被误认是大殇王朝的修士,别说被黑蜈道人带到这里来,便是照面之下,恐怕黑蜈道人也会当场的出手相袭

    缓冲带极少修士出现,便是怕被对方的修士见到而灭杀自己。

    荒原的修士一方面要应付大殇王朝修士,一方面也得对付从真正的蛮荒古原过来的恐怖凶兽妖兽,通常都是极为齐心的,往往一个区域的修士就是一个大联盟。

    黎长生又问了一下关于交易会的事,才知道在金蚕法王寿辰过后,愿意留下来的修士,会在金蚕法王的主持下巨型小型的交易会,众人换取自己所需的物品,而金蚕法王完全不抽取任何费用,因此每次都会引来许多元婴修士化形大妖。

    金蚕法王一百年才举行一次寿辰庆典,因此七寸道人才说机会难得。

    在黑蜈道人和红蛇道人的带领下,众人徒步的走上了五六百高丈的山径,才见到一座恢弘宫,正是金蚕法王所在的金蚕宫也是金蚕门的山门所在之处。

    金蚕宫两扇宫门高达十丈,外面有一股金色雾气笼罩,门上刻满了许多奇怪虫豸画像,而宫门上面的巨大门环,竟然缠绕着两条粗大非常的,如同蛇蟒的金蚕,大概五尺长短,两指粗细,外形与那些细小到极点的金蚕没有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就是体型巨大非常。

    黎长生不知道金蚕法王怎么能培养出两头如此极大的金蚕蛊,更有化形初期的道行。

    蛊虫之类,手段极为狠,令人防不胜防,两条化形道行的蛊虫,恐怕元婴中期修士见到,都会心生惧意

    刚刚走近宫门,忽然间黎长生感觉到体内的九翼金蚕母分无端的亢奋起来,传来一股极为强烈的意识,要将这两条巨大的金蚕吞进肚子

    黎长生自然不敢这样做,不然别说是金蚕法王与一干元婴道行的古怪弟子,便是这些前来参加寿辰庆典的修士,都不会放过他。()

重要声明:小说《金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