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章、再见苏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夜凉若水 书名:金葫
    三百章、再见苏秦

    巨大的宫之内陡然出现一丝洪亮大笑:“既然本座老朋友第一个出题考量轩辕尊者,老夫也来献献丑,众位道友就不要跟老夫争了。”

    笑声还没有落下,一股墨绿色的氲氲雾气忽然从宫大门飞了出来,跟着雾气一转,宫大门之外突然现出了一个高约六尺,浑上下漾着绿油油雾气,穿着一件金丝银线的皂色长袍的老者。

    雷猛脸色忽然出现一阵惊惧之色,低声说道:“这是天蛊门的滕怨,修炼的万怨天蛊真法毒无比,万怨雾过处,腐骨蚀魂,寸草不生,生灵灭绝,无比厉害,与飞天尸王魏书安是对头。”

    黎长生微微点头,见到外围着的修士不约而同的散开数十丈。那些内圈的修士都是元婴、化形道行,也有些是北邙郡其他地方的大鬼王,看他们如此表现,黎长生也略微估计到滕怨的凶残。

    轩辕尊者微微朝着滕怨点头说道:“原来是滕道友。不知滕道友又有什么厉害手段给本尊见识见识?”

    滕怨脸色骘碧绿,令人恐惧,但声音却是极为洪亮,呵呵笑着道:“刚刚魏道友已经试过尊者的神识犀利,老夫却是想看看尊者对法阵制的神通手段。”

    说着,他随手在大之外一划,便见一股绿油油火光从他手中急速飞出。

    火光在广场之上急速飞遁,留下一道道绿色光线,瞬间就在广场之上布置出一个绿光大阵。

    此大阵一成,便生出漫天绿云,看起来只有十余层法阵,里面显现出一个个绿色的骷髅头。滕怨朝着大阵微微伸手,对轩辕尊者说道:“轩辕尊者请”

    黎长生看这大阵寻常,心中暗自惊奇,不过却是见到轩辕尊者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知道大阵有自己没有看到的厉害之处,不双目法力提起,使出灵目神通,往绿光大阵看去

    凝聚灵目神通,黎长生才惊骇发现,大阵的十余层法阵居然不断演变,一阵一阵,形成一座连环大阵,就连黎长生的灵目神通都看不清法阵运转之道,布阵的绿光隐隐透露出阵阵摄人心魄的法力,里面生出的骷髅头,竟然都有鬼王中期的法力,不下于三十头

    黎长生心中暗自吃惊:“好厉害的滕怨,好厉害的万怨天蛊真法怪不得大多数只有剑修这些修炼锐利攻击法术的元婴大修士,才能与长生真人相比,滕怨随意一指,就生出如此厉害的大阵,里面有数十鬼王中期的怨魂,就足以困住甚至灭杀绝大部分的元婴后期大修士”

    黎长生估计就算自己使出四目凶兽的灵目神通,能看穿法阵,也只能选择逃离大阵,绝无法破了大阵,如果滕怨在阵外看着,他是万难逃得一命

    长生真人之中,也有高低强弱之分,毕剑庭刚刚晋升长生境界不久,黎长生面对他还有一丝逃脱离去的底气。现在见到滕怨这样的老牌真人,不知道进入长生境界几千甚至几万年,手段神通等都修炼到极为厉害的地步,无论黎长生天赋神通多么厉害,自道行却是太低,绝对无法与他们抗衡的。

    在轩辕尊者背后的灵鸿鬼王忽然上前一步,沉声说道:“尊者,属下见到滕怨门主手段厉害,无比敬佩,心中生出战意,想见识长生真人的神通,不如让属下一试,看能否破了这大阵。若是灵鸿法力不济,尊者再出手不迟。”

    轩辕尊者略微沉吟一下,便笑着说道:“也好,你就去领教一下滕道友的神通。”

    灵鸿鬼王点点头,飞上了黑色巨剑,浑爆发出浓厚到极点的气,手腕一扬,瞬间在上披挂了一件古朴的战甲,神色凝重飞入大阵,跟着就见到大阵绿焰冲天而起,将他裹在内

    黎长生双目一紧,正要看看大鬼王道行的灵鸿鬼王怎么才能破了长生大能使出的法阵手段

    只见灵鸿鬼王上战甲忽然漾起道道乌光,将冲天而起的绿焰抗拒在外,看威能绝对中品以上防御法宝,随后单手剑诀一指,巨大的乌黑飞剑猛然爆发出万千剑气,破开翻涌而来的绿云,疾一头头凶狠噬来的绿色骷髅头

    剑修极少修炼其他法术,一修为都在飞剑之上,虽然那些骷髅头都是鬼王中期法力,但如何能敌住灵鸿鬼王的剑气攻击,被剑气击中之后,便涣散为一团团绿雾,融入法阵之中。

    不过,若是滕怨的法阵如此容易被人破去,那他根本没有资格称为长生大能,灵鸿鬼王即使拥有抗衡长生真人的手段,但也是即使而已,自还是鬼王道行,滕怨能使出大阵来考验阳魂天鬼的轩辕尊者,岂是如此简单的被灵鸿鬼王破去

    黎长生看着绿雾一阵翻涌,被剑气击散的骷髅头旋即又聚拢起来,仿佛根本没有收到剑气的伤害,而且威力更胜先前许多,三十多骷髅头竟然几个几个的结合在一起,变化成三个足是鬼王后期法力的骷髅头,成品字形的发出呜呜怪鸣,朝灵鸿鬼王飞扑而去

    骷髅头口中喷突出道道绿光,急速缠向灵鸿鬼王,这绿光乃是滕怨的万怨雾所化,如果被它缠上,就算灵鸿鬼王如此法力,也绝对会被腐蚀法力气,受重创

    在法阵之外观看灵鸿鬼王破阵的修士,虽然因为大阵隔挡,骷髅头发出的呜鸣没有对他们造成多大影响,但一些低阶子弟,听到呜鸣之声,都是两耳裂,脸色发青,不少中低阶修士更法力一滞的就从半空跌落下去

    黎长生心中微微一惊,急忙驱动星斗云裹住司徒相,免得他被这呜鸣所伤。

    灵鸿鬼王知道自己代表的是轩辕尊者,绝不能失败,看到大阵生出变化,一股无比毒的法力不断的侵蚀他的饕餮战甲,猛然一声大吼,战甲乌光再长,背后出现一个巨大的乌黑饕餮虚影,乌黑巨剑在前一竖,原本十丈长的巨剑爆发出惊人刺目的白光,凭空长出数丈,一道凌厉无比的粗大剑气呼啸而出,斩得绿云裂开,直品字形的三个骷髅头

    其实滕怨知道,自己的大阵绝对无法拦住轩辕尊者的,只是想看对方使出什么手段破了法阵而已。

    如果轩辕尊者依仗阳魂天鬼的道行,使用庞大的法力破除法阵,绝对是丢了脸面,因此很可能使用巧妙之法破阵,滕怨正好从中发现自己大阵的弱点,后见到灵鸿鬼王请缨而出,心中是大为失望。

    灵鸿鬼王拥有抗衡长生真人的手段,滕怨自己也知道,自己随手布下的法阵,是无法困住对方,就算他真正出手与灵鸿鬼王对战,想拿下对方也得费许多功夫,如果现在加**阵的威力,落的反而是自己的脸皮。

    轩辕尊者不能依仗浑厚的法力破阵,但灵鸿鬼王则不一样,没有人会觉得灵鸿鬼王全力出手破阵有什么不妥,毕竟这是长生真人布下的法阵。

    滕怨见灵鸿鬼王全力出手,一剑劈出,就知道法阵难以抵挡,干脆大袖一挥,收了法阵,不再生出其他变化,免得过于得罪轩辕尊者。

    灵鸿鬼王见到大阵散去,当下法力急收,劈出的一道剑气突然消失不见,展现出他对法力的惊人控制力。

    滕怨收了大阵,朝着轩辕尊者拱手呵呵笑道:“轩辕尊者不但自道行高深,就连座下灵鸿鬼王也是无比厉害,看来不就能破劫长生这次本座可算献丑了,接下来就看其他道友的神通手段了”

    说完,他影一旋,便化为绿光遁入宫里面。

    接下来从宫遁出的竟然是黎长生大敌,长河派的毕剑庭虽然黎长生没有真正见过毕剑庭的样子,但七灵派上有毕剑庭的画像和介绍,尤其是外笼罩的那股血雾,黎长生可是记忆犹新,当初就是这血雾化成的剑气,洞穿他的体,差点取了他

    就在黎长生沉着脸打量毕剑庭的时候,忽然见到对面密密麻麻的修士群中,大概距离平台千丈之外,闪过一丝无比熟识的寒芒

    黎长生心中猛然一紧,双目金芒隐现,片刻之后心中顿时激起惊涛骇浪

    这寒芒给黎长生无比熟识的感觉,却是因为当时黎长生对眼芒主人是万分崇敬,意想着有一天能到达对方那样的道行,已经将这眼光、神态,这锐利和儒雅都深深刻印在心上

    黎长生细看之下,那人的眼芒只是一闪,就隐没不见,看起来只是一个寻寻常常的结丹修士,头戴黑巾,腰挎宝剑,脚踩着一块玉如意法器,露出半个体看着毕剑庭。

    黎长生心中极度奇怪:“那人肯定是苏秦师祖两年多了,七灵岛被长河派攻陷如此长时间,门派的人却是踪迹全无,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怎得今天,苏秦师祖会来到北邙山?莫非是想刺杀毕剑庭不成?”()

重要声明:小说《金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