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关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夜凉若水 书名:金葫
    严安之看着黎长生的神色变化,也知道另外多拿了一颗丹药出来让他觉得意外,笑了笑说道:“这颗丹药老大哥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不过曾经服用过,可以瞬间提升许多法力,就算是老大哥现在的道行,都能增强一倍的法力,足以持续三天时间,称作是保命神丹也不过分。”

    黎长生接过装着灵石的袋子和两瓶丹药,虽然每个瓶子里面都只有一颗金丹,但黎长生知道,这两颗金丹都是价值连城,千万灵石不换,寻常修士,倾计家财都难以购买到一颗,而且这些上古奇丹,现在的修士是无法炼制出来,用一颗少一颗,并不是有灵石就能买到的。

    他有点疑惑的问道:“严长老为什么额外的送我丹药?”

    严安之笑了笑道:“以老大哥现在的法力,基本是用不上这增强法力的灵丹。寻常的元婴后期大修士和化形大妖,老大哥自问还能应付得了,如果与长生大能为敌,即使法力增强许多也没有什么用处。这神丹还有五颗,是准备用来对抗长生天劫,可惜一次只能服用一颗,半年内都无法再使用丹药提升法力,多出来的对天劫也没有效用了,看云蛟兄弟爽快,这一颗丹药就送给兄弟了”

    黎长生虽然有金葫补充法力,但很多大威力法术,一下子便需要耗费极大的法力,若是有这增长法力上限的神丹,以严安之的道行,都能增强一倍法力,如果是黎长生服用,恐怕能瞬间暴涨到元婴中期法力,遇到元婴后期大修士,也不用惧怕,真的是救命神丹。

    他笑着说道:“那在下就不客气了。这是息壤,祝严长老能尽快炼化息壤,晋升到长生境界”

    严安之取过黎长生的息壤,与黎长生交谈一会,待琉璃宫的弟子取来五百低级灵石,交给黎长生之后,便匆匆脚的离去,抓紧时间炼化息壤。

    有了这息壤,他的天魔淬骨神通绝对能到达大成境界,就算不能渡过天劫,保证一缕神识,转世重修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火木等人很快就回来了,在琉璃宫三个元婴修士的审问下,那个药园弟子哪里敢隐瞒丝毫,将他私下与胡辰正交易药物的事说了出来。

    黑木脾气火爆,这药园弟子害他在众人面前丢了颜脸,更差点被黎长生斩杀,羞怒之下一掌就将那弟子劈得浑骨骼尽碎而死。

    严安之早有吩咐,黎长生见到胡辰正两人脸上都展露出喜意,知道琉璃宫补偿他们不少。他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夺天造化金丹,琉璃宫的坊市也没有去逛,如果他需要购买什么,早直接跟严安之要取了。坊市中的物品,又怎比得上小方真人炼制的犀利法宝重要

    三人出了琉璃宫法阵,胡辰正这才有机会询问黎长生说道:“长生兄弟,三年不见,你到哪里去了?怎么变得如此厉害?我闭关出来,还想着找兄弟到那海底宫去,看还有什么藏宝在里面,可惜没有兄弟行踪,发传讯玉符,你也是收不到”

    虽然他话语和以前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不过明显是显露出敬畏之意。要知道黎长生现在连元婴大修士都能敌住,在胡辰正这些刚刚晋升结丹境界的中阶修士眼中,绝对是刚刚在上的顶级强者。

    对结丹修士来说,元婴劫之恐怖不下于元婴修士眼中的长生天劫之下,结丹修士渡过元婴劫的机会,甚至比长生天劫还低,只不过结丹修士数量比元婴后期级别的强者多得多,元婴修士才比长生大能多许多而已。

    狐媚娘现在也冷静许多,没有先前见到黎长生那样激动,笑着说道:“正是。幸好这次你出现了,不然被琉璃宫的人抓住,后果不堪设想”

    黎长生就这样与两人在山林之中徒步行走,看到附近几只野狼感觉到众人气息,慌乱而逃,不笑了笑道:“前段时间我很少在东海附近的白水郡和河内郡,可能距离太远,传讯玉符收不到。最近算是有些机缘,法力提升不少,但也就是吓唬别人而已,真正的法力不算强大。幸亏与琉璃宫的长老有点交,不然也无法应付得了琉璃宫的大修士。”

    他略微解释一下,跟着有点奇怪的问道:“黑山郡和东海相隔十万里之遥,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

    狐媚娘苦笑一声的说道:“还不是那寻宝罗盘惹的祸。不知道清莱四怪怎么的与最近风头极盛,出了两个长生真人的长河派扯上关系,长河派知道寻宝罗盘在我们手中,几个结丹弟子还有一个元婴修士到处寻觅我们兄妹行踪,我们无奈之下,只能远远的离开东海,到黑山郡来。”

    胡辰正跟着说道:“我们渡劫之后,灵石消耗过多,上次的灵石是没有剩下多少。这里灵气充裕之地,大多数被妖族和人族修士门派占据,便到了琉璃宫,花费灵石寻觅一处地方修炼。因为想炼制一些丹药给媚娘服用,提升法力,因此与那药园弟子私下交易,想着省点灵石,却不料差点惹出大麻烦来。我们与那家伙也算有些交,哪知道被人发现,马上就诬陷我们,活该他被琉璃宫的元婴修士一掌击杀”

    黎长生皱皱眉头,长河派还真的霸道,连在东海修炼的胡家兄妹都到这里来,看来没有了七灵派制约,长河派夹带长生真人之威,已经将白水郡占据了。尽管白水郡在大夏王朝九州七十二郡之中面积是比较小的州郡,但其中蕴藏的物资也是不小,看回龙山的那条矿脉便知道长河派的收益了。估计长河派不用多久,便能成功晋升到上门大派的行列,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取得七灵派的长生符术。

    三千大道通长生,如果毕剑庭是自己悟道,领悟出新的长生**,就意味着有一长生**失传、陨落。

    他沉吟一下,问道:“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

    胡辰正苦笑着说道:“还能有什么打算长河派现在势力越来越大,白水郡基本都被他们所占领,要不是河内郡还有个北斗剑派让他们顾忌几分,说不定已经将势力伸到河内郡去了。我们是不能回去清莱岛附近修炼,琉璃宫也不想去了,只能四处走走,看有什么地方合适修炼的,开辟一个小洞府修炼,顺便猎杀点妖兽换取灵石,慢慢提升实力。”

    狐媚娘幽幽说道:“长生,你又有什么打算?”

    黎长生看着狐媚娘幽怨神色,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还得到黑山城去,有点事要办。在这里寻觅修炼之地也是不容易,这样吧,我在观天山脉刚刚收取了一位弟子,已经是化形后期境界,你在他附近寻觅一处地方修炼应该是没有问题,哪里灵气比此地浓厚多了。”

    胡辰正又是张大嘴巴不知道说些什么,眼神怪异的就如看着天外魔物一样:“长生兄弟,你不会拿我们开玩笑吧?你收取了化形后期的大妖作为弟子?”

    黎长生笑笑说道:“此事说来话长,不道也罢。媚娘,胡大哥,我这里有些提升道行的丹药,对我并没有多大用处,你们拿去用吧。不过不能只依靠丹药提升道行,不然以后想渡过元婴劫,甚至长生劫,是极为困难。”

    这些丹药都是黎长生击杀那些结丹修士和元婴修士留下的,黎长生自然是用不上,云灵更是如此,云青有云灵指点,也不会胡乱服用丹药,混杂灵力,因此黎长生留了下来,虽然出售了不少给店铺,上还保留有十来二十瓶,都是结丹、假丹境界用得上的。

    胡辰正无奈的摇摇头,脸上一片苦涩之意:“我们能晋升到结丹后期,有千年寿元已经是万幸了,那还会冀望渡过元婴劫和长生劫。如果没有丹药支持,估计媚娘想晋升到结丹期也难。我们修炼的法诀,最多也就是到达元婴初阶,如果没有其他机缘,元婴初阶已经是顶头,要是媚娘晋升到结丹境界,我们就找个凡人城市安顿下来,买些仆人,过些奢华生活,也不枉苦修半辈子。”

    黎长生也是无语,不少修士都是抱着胡辰正一样念头的,晋升长生的机缘岂是容易得到

    胡辰正叹了口气:“本来想着等我晋升结丹,媚娘有我这样一个大哥,也是配得起你,却不料你已经如此道行,我们兄妹是高攀不起啊”

    黎长生看着狐媚娘低垂的臻首,媚无双的脸蛋上一片羞红,微微叹了口气,神识在金葫之内一卷,快速的在一玉简上面烙印上了大五行蕴符术和两仪微尘天法,还有神女峰真传符术百兽灵符的修炼之法,递给狐媚娘说道:“这里是七灵岛的真传符术修炼之法,能直达长生二阶。不瞒你们,我其实是七灵派五代弟子,却是被门派所弃,现在也是没有什么顾虑,就将这真符传授给你们,能否领悟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另外,这一道金翅大鹏真符是天薇掌教传授与我,可惜掌教与长河派修士一战死去,这道真符就送给胡大哥了。原本是十二层制的,不过经过我祭炼,已经是十五层制,能发挥出结丹后期实力,速度奇快,遇上元婴大修士,也未尝没有一丝逃命的机会”

    在胡家兄妹惊喜不敢置信的神中,黎长生眉心金光一闪,手中又出现一根五彩斑斓的短矛:“这根短矛,陪伴了我许久,是由七种奇异煞气炼化而成,能吞噬法器,困锁敌人,虽然只有十三层制,威力却是不弱,同样的能发挥出结丹后期威力,而驱动却不用耗费多少法力,正好适合媚娘使用真符和短矛的驱使法诀都在玉简之中。”

    这两样法器威力虽然不弱,对黎长生来说却是没有什么用处,现在是基本用不上了。

    金翅大鹏真符速度与星斗云差不多,而威力却是远远不如黎长生准备祭炼的碧爪墨鳞兽,七煞戮神刺也是如此,煞灵实力最强也只能到结丹后期,想煞灵突破限制,晋升化形是极为困难,那时黎长生不知道已经到达什么境界了,就算是化形境界的七煞戮神刺也是无甚用处,还不如送给胡家兄妹防

    尽管祭炼到十八层制之后,这两样法器借助天机混沌印的能力,很可能晋升到法宝品阶,但黎长生上有法器已经到了大圆满境界,如天金剑符、金神符,比金翅大鹏真符与七煞戮神刺重要得多,与其浪费混沌灵气蕴养金翅大鹏真符与七煞戮神刺,还不如直接培养威力更大的天金剑符和金神符。

    他涅槃神焰暗中运起,一缕神焰没入法器之中,抹去元神印记,感觉到自己与金翅大鹏真符与七煞戮神刺彻底的失去了联系,才将法器分别送到胡辰正和狐媚娘前。

    胡辰正和狐媚娘怎么也是想不到黎长生会轻易的传授他们长生**,两件法器还好说,但长生**,可是万金不换,便是寻常法宝也换不来,没有什么修士能抵受得住长生惑,接过黎长生的玉简,便有可能触碰那长生大门。

    胡辰正体微微颤抖的接过黎长生递过来的金翅大鹏真符,目光呆滞的看着狐媚娘手中那块小小玉简,不敢相信里面记录的是长生**,迟疑许久,才愣愣说道:“长生,这真的是长生**?”

    黎长生呵呵一笑:“你看看便知。我刚刚已经传讯给寒水河的黄三弟子知道,你们可以直接到哪里找地方安顿下来,专心修炼,地方我也记录在玉简里面了。你们切记,此功法万不能泄漏出去。”

    胡辰正连忙说道:“这个我自然省得”

    狐媚娘嘴唇动了动,但没有说话。

    黎长生心中一叹,点头说道:“后会有期”

    说着,他朝两人拱拱手,便架起云雾,破空而去。

    狐媚娘看着黎长生离去,忽然说道:“哥,你说他喜欢我吗?”

    胡辰正哈哈大笑:“傻媚娘,如果他不喜欢你,会给如此**我们修炼?”

    他忽然醒悟什么,警惕的往四周一看,还好没有什么动静,才低声说道:“我们走吧。肯定有机会和长生再见的,到时你可要主动点,做大哥的可帮不了你什么”

    狐媚娘红着脸点点头,神识往玉简一看,跟着便将玉简和七煞戮神刺收入储物戒指里面,与胡辰正朝寒水河的方向飞去。

    黎长生一路往黑山城飞遁过去,一边心中暗想到黑山城看能否换取破天戈和玄龟盾两样法宝,无论成与否,也得回去北邙郡一趟,将七灵派的长生**传授给黎小清和韩映雪,

    尽管他已经有三大长生法术,但适合他人修炼的,也就只有七灵真人的真传符术而已。

    无论怎么说,狐媚娘这一个滴滴的大美人喜欢他,黎长生心中总是有点动心的。论姿色,韩映雪远比不上云灵和狐媚娘,但却是黎长生明媒正娶的妻子,也是黎长生的第一个女人,地位不能动摇。这青涩的小女人,与狐媚娘的丰腴媚,云灵云青的冰清冷冽的格各有不同,黎长生血气方刚,初懂风,喜欢上狐媚娘自然不怎么意外。

    要不是这个原因,黎长生又怎可能将长生**传授给胡家兄妹。当然,黎长生不是**昏心之人,不然早将狐媚娘带在边,夜夜纵了。

    他一路上心思重重,浮现起当初与狐媚娘相遇点滴,从给对方陷害戏耍,到后来想痛下杀手,灭杀胡辰正和狐媚娘,跟着误会化解,与狐媚娘兄妹联手闯海底宫,狐媚娘一颗芳心落在他上,可算曲折非常。

    不多久,黑山雄峻的影子的就遥遥在目了。

    黎长生经过那高空中的裂缝之时,特意看了一下,发现封印完好,没有生出什么变化,看来如云灵所料,没有什么修士妖族会注意半空云雾中的小小异样。

    为了免得招惹麻烦,黎长生展露出小半法力,神识放出,装成元婴初期修士一样,那些妖族妖兽自然不敢招惹黎长生,很顺利的就到了黑山城之上。

    黑山城高空是制飞行的,黎长生降下云头,徒步的走进了黑山城内,发现不知何故,黑山城闹了许多,大街上摆地摊的修士和妖族足是上次来的一倍以上,人声鼎沸,各种妖兽呜鸣不断。

    黎长生没有在地摊耽搁时间,一路快步的往奇宝轩走去,小半个时辰之后,便看到了奇宝轩的招牌,还有那两条守护在门外,化形境界的三眼金毛巨犬

    他迈步走进奇宝轩之中,放眼一看,发现外面大街闹,奇宝轩里面也是如此,有三个人族修士和近十个妖族在大厅玉柱前面察看货物况,比上次多了不少客人。()

重要声明:小说《金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