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真假虚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夜凉若水 书名:金葫
    赤灵子脸色微微一变,神识急速散发出去,落在烟翎山之上,发现烟翎山除了那些遁走的修士之外,竟然空无一人

    就在这时,几道白光先后落在七灵派长老手中,赤古子急忙一看,脸色大变,大喝道:“糟长河派的人趁我们七灵岛实力空虚,全力攻击我们本部众弟子听令,种符以上的都随我急速回去支援本部”

    他转头看向云霞子,沉声说道:“云霞子长老,你带着我们的培元、筑基修士,马上前去攻击长河派本部烟翎山、曼陀罗众位同道,现在长河派精锐尽出,长茫河之下,和此地一样,都是防守空虚,正是攻击他们的大好机会还请众位与云霞子长老,趁机夺了他们总部”

    烟翎山门主都被长河派的毕剑庭灭杀,现在是元婴后期的章旭翔为首,他沉吟一下,沉声说道:“长河派与我们烟翎山血海深仇,烟翎山一众同门,自然不会放过他们,不过还望赤灵子长老不要见怪,我们烟翎山就剩数十弟子,来这里的已经是大半门人,章某不能让他们无故牺牲,不知能否将贵门的传讯玉符与我们一观?”

    赤灵子微微点头说道:“自然是没有问题,章道友请看”

    章旭翔和曼陀罗山的铁骨头陀阮锦明接过玉简一看,发现里面的消息与赤灵子说的无二,才重重点头说道:“好赤灵子长老你们回去,尽量缠住长河派的人,待我们拿下他们的长茫河藏龙,让他们也尝试一下山门被毁的痛苦”

    赤灵子点头说道:“事不宜迟,此地回去七灵岛,最快也得半个时辰以上,长河派的人回返,也得一个多时辰才能回到长茫河,我们就等众位的好消息了”

    说完,他急忙招呼七灵派的众人,快速上了星梭法舟,往七灵岛方向飞了过去。

    云霞子放出一巨大的乌青木法舟,等黎长生等人上了法舟之中,沉吟一下对阮锦明和章旭翔说道:“两位道友,此去长茫河,不过半个时辰路程,我们尽快出发”

    章旭翔两人都点头应道,虽然感觉到有点蹊跷,长河派实力和七灵岛相差不多,就算占有优势,也不会太过明显,而毕剑庭和苏秦一战,受创不轻,怎么会突然袭击七灵岛?

    就算七灵派过半弟子派遣出来,但留守岛上也是有不少合符化符长老,更有些不为人知的隐修长老,加上护山七宝,就算长河派倾派之力出动,攻陷七灵派,自也是伤亡惨重,怎么会做出如此愚蠢之事?如果长河派不与七灵派硬碰,慢慢蚕食七灵派的势力,不出百年,七灵派就不会是长河派的对手,长河派的毕剑庭和掌教严青立,不可能连这百年时间都等不了吧?

    不过章旭翔和阮锦明两人虽然疑惑不解,但七灵派总不可能给陷阱他们踩,毕竟烟翎山和曼陀罗山留下的都是精锐修士,是七灵派对付长河派的强大助力,七灵派不可能让他们到长河派总部送死,更连云霞子这个巨灵峰化符长老都抛弃不理

    如果章旭翔两人发现不妥,与七灵派众人翻脸的话,一云霞子和数十固本、培元符士,根本不可能是他们两个元婴后期大修士还有众多烟翎山、曼陀罗山弟子的对手。

    两人对望一眼,都是释放出星梭,让后辈弟子上了星梭,三艘星梭、法舟,快速往长河派的总部所在——长茫河藏龙飞遁过去

    黎长生盘膝坐在星梭之中,也是大为不解,不知道长河派为何硬碰七灵派的护山七宝,这七宝威力极大,联手起来,毕剑庭的攻击都能抵挡下来,尤其是龙神金符,威力极为犀利,长河派没有了毕剑庭助阵,万难破开七灵岛的护山大阵的

    他神识进入金葫之中,见到范双奕的元婴已经在修炼大五行蕴符术,便沉声问道:“范双奕,你可知长河派的真正实力如何?”

    范双奕元婴突然睁开双眼,桀桀怪笑起来:“哼,你们现在才发现这个问题?你们以为长河派出了一个长生真人,就敢放言统一白水郡?难道他们不知道你们七灵派苏秦的威名,会如此愚蠢,与你们七灵派两败俱伤,给其他修士门派乘虚而入的机会?”

    黎长生心中大震,厉声喝道:“你说什么难道长河派有两个长生真人?这怎么可能”

    范双奕的元婴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沉吟说道:“这也是老夫疑惑不解之处,按照道理,长河派没有长生**,毕剑庭能成就长生,已经是极为奇怪之事,而我们见到另外一个浑黑雾笼罩的奇怪修士,法力极为恐怖,不在毕剑庭之下,绝对也是长生真人要不是他们出了两个长生真人,我们这些白水郡修士门派,也不可能就这样归附他们之下”

    黎长生心中一惊,想起那个拍买朱雀环的神秘修士,浑也是黑雾萦绕,不问道:“那黑雾修士是不是看起来体型修长,声音沙哑,被黑雾笼罩,看不到容貌?”

    范双奕略微奇怪的看了看黎长生,摇头说道:“你也见过如此容表的修士?那修士被黑雾笼罩,体型看不清楚,不过并没有说话,我们也搞不清他的份”

    黎长生忽然摇头说道:“不可能,如果长河派有两大长生真人,为何当初与苏秦师祖斗法,只是毕剑庭一人动手?”

    范双奕呵呵长笑:“你也太过小看你们七灵派的苏秦了苏秦不除,就算长河派将七灵派其他人全部灭掉,也是难以安枕没有门派牵制,苏秦真要寻觅长河派之人复仇,长河派上下,包括毕剑庭,都有命之危”

    他停了一下,继续说道:“毕剑庭独自邀战苏秦,却是要与苏秦两败俱伤,使得苏秦实力大减,让另外一长生真人有机会灭杀苏秦,以绝后顾之忧”

    黎长生更是不解,追问说道:“那当初毕剑庭与苏秦师祖对战,另外一长生真人为何不趁机出手?”

    范双奕元婴摇摇头:“你没有到这个层次,是无法理解的,苏秦这样的强大修士,已经有一种奇异的直觉,能感觉到潜在危机,如果毕剑庭与那长生真人联手,不可能瞒过苏秦直觉,只会吓退苏秦,让他们失去伤了苏秦的机会现在苏秦受伤,估计长河派的人已经大举压境,攻击你们七灵派了,老夫估算的可有差错?”

    黎长生脸色微微一变,沉声说道:“正如你所说,长河派的人正强攻我们七灵派,我们现在准备到长河派去,趁他们本部空虚,夺取对方的长茫河藏龙

    范双奕冷然一笑:“做梦长河派本部有长生真人布置的重重法阵,毕剑庭受伤之后,肯定留在藏龙休养,有长生真人主持法阵,尽管受了伤,也不是普通元婴修士能抵挡的除非你们之中,还有苏秦那样千年不遇的修道奇才我劝你还是快点离去,不要掺和这战事,平白浪费你天大机缘如果被毕剑庭发现你上的金葫、息壤,肯定出手相夺,就连我,也会被他炼化,魂飞魄散,不得超生”

    黎长生沉吟一下,也没有继续理会范双奕的元婴,神识退出金葫,脸色沉的不知道该不该向云霞子长老说明一切。如果说出范双奕的话,云霞子肯定会追问自己是如何得知的,自然会让自己唤范双奕元婴出来,问个清楚,这样一来,说不定自己金葫、天机土符的秘密就无法保存。

    就算云霞子长老不会起异心,但章旭翔和阮锦明两个元婴后期大修士,知道金葫秘密,乃是通灵法宝,说不定就会出手相夺,借助金葫之能修得长生,黎长生万万不可能让范双奕暴露自己这个秘密。

    他转念一想,又发现矛盾之处:“不对,如果真如范双奕所说,长河派还有另外一长生真人,围攻我们七灵派,那赤灵子长老他们收到的玉符,怎么没有这个消息?”

    黎长生也分不清范双奕元婴所言是真是假,接着想道:“门派不可能明知毕剑庭坐镇藏龙,还让我们这些人前去送死难道范双奕料想我会禀告师门,到时必然要放他出来询问清楚,趁机挣脱七煞戮神刺的煞气纠缠,逃脱离去?为了让他修炼大五行蕴符术,我已经给予他一些元气,实力恢复一些,很有可能挣开七煞戮神刺的束缚,只不过知道就算摆脱煞气捆绑,也是离不开通灵法宝龙魂看守,才没有如此做而已”

    想到这里,黎长生才打定主意,并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云霞子长老知道,毕竟范双奕元婴和七灵派之间,肯定有一个所言不实,黎长生自然不会相信范双奕,而怀疑七灵派让他这些人前去送死

    万一他说了出来,但长河派并没有两个长生真人,众人不敢趁机进攻长河派本部,延误战机,黎长生是万万吃罪不起()

重要声明:小说《金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