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九翼金蚕变-185、孵化二翼金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夜凉若水 书名:金葫
    184、九翼金蚕变

    受创的修士更是难以提起法力抵御魔风,只是盏茶时间,几个修士就先后的被魔风吸入了深处,丧命在这魔风海之上,连元魂都没有逃脱出来

    黎长生看的戚戚然。按照人数比例,修士虽然有种种神通,陨落的机会反而比凡人高得多,一万练气修士,筑基前就会陨落大半,能有两千进入筑基境界已经不错了,而这些筑基修士,进入结丹境界,更是百不得一,只是寿命比寻常凡人长些许罢了,更不要说是元婴大修士。

    尽管如此高的陨落几率,一个缥缈的长生惑,还是让无数的修士前仆后继,奋不顾

    魔风灭杀了几个结丹修士之后,不多久就散去了,黎长生看到海岛仿佛被人狠狠蹂躏过似的,连原本生长在山间的坚韧小草也过魔风毁去大半,整个小岛被魔风削去三尺高,对魔风的恐怖也是心有余悸。

    云灵原先的份修炼了数百年,不知见识了多少如此画面,神色如常的回到内洞,继续祭炼紫电神剑。

    黎长生和吞火神牛知道魔风厉害,也是不敢随便离开小岛,老老实实的留在洞府修炼。

    没有过几天,黎长生就惊喜的发现,那条九翼金蚕母一动不动的呆在玉盒里面,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吐出了金色细丝,薄薄的一层,将体束缚起来。

    金色的蚕丝还在不断增加,又是两天过去,蚕丝编成了一个金色蚕茧,将九翼金蚕母彻底的覆盖起来,已经看不到九翼金蚕母的影。

    黎长生不知道九翼金蚕母需要多长时间才会破茧而出,询问云灵,云灵也是不甚清楚,只是吩咐黎长生时刻注意金色蚕茧的动静。

    现在是九翼金蚕母最为虚弱的时候,又没有金蚕守护,想必不会结茧太长时间。不然九翼金蚕母也不能列入天地奇虫榜,更是位列第六的上古奇虫,早被其他天魔妖兽给灭杀干净了。

    果然,七天之后,黎长生就发现金色蚕茧忽然发出滋滋声响,仿佛九翼金蚕母在里面吞噬蚕丝似的,顿时精神大震,金葫喷出一股元气,法诀暗动,已经按照云灵传授的元神夺窍之法,元神一阵撕裂剧痛传来,不多时就已经分出一个小小的神识出来。

    这与黎长生斩三尸证元神之法有点不一样。斩三尸是分出三个完整的元神,三者没有主次之分,只不过一个寄托金葫龙魂,一个融合魔躯,只有黎长生这元神完好无缺的保留下来,而云灵传授的分裂元神之法,分出的元神却是以黎长生的元神为主,只要黎长生元神不灭,九翼金蚕母的元神分都无法独立成长为另外一个黎长生,摆脱黎长生的控制。

    大概过了三刻钟时间,九翼金蚕母已经将蚕茧上方的蚕丝给咬裂开来,半个头颅露出,黎长生心中微微一惊,只见九翼金蚕母已经变了一个样子,不如先前胖嘟嘟的可模样,前面长着一对锋利无比的钳牙,不断的撕咬着金色蚕丝,头部生出金色的骨甲,尖锐的骨刺突起,一对只有黄豆大小的眼睛寒光闪烁,外表却是狰狞无比,十分骇人

    九翼金蚕母将金色蚕蛹咬开之后,体快速的从蚕茧中爬了出来,下居然生出几根甲虫一样的利爪,背上一对淡金色羽翼正有点湿漉的贴着体,正不断的抖动,准备张开,眼中凶光闪过,死死的盯着黎长生。

    黎长生不敢迟疑,法诀一动,天机土符出玄黄土气,死死的缠住金蚕体,分出的元神分急速侵入了九翼金蚕母

    黎长生的分神刚刚进入金蚕体,就见到九翼金蚕母猛然震动起来,一妖丹初阶的法力顿时爆发出来,幸好天机土符由息壤炼制,释放出的玄黄土气坚韧无比,加上黎长生的法力不在九翼金蚕母之下,九翼金蚕母是挣不脱玄黄土气的束缚。

    这也是九翼金蚕母虚弱的缘故,只要等上刻钟时间,九翼金蚕母吞噬完吐出的金色蚕茧,法力就会暴涨到妖丹后期,黎长生的天机土符也不见得能捆住它。

    云灵已经被振的法力惊动,出了内洞,不过见黎长生还能制住九翼金蚕母,并没有出手相助。

    黎长生进入九翼金蚕母之内,便见一只凶狠无比的九翼金蚕母元魂往自己扑了过来,前面两把钳子一样的利齿,直咬自己分神的咽喉黎长生冷冷一笑,灵目一张,已经看出九翼金蚕母外强内虚,只是装出凶厉之色,意图吓退自己元神分而已。

    黎长生道心坚毅,怎可能被九翼金蚕母吓退,目中寒光一闪,整个元神分就散了开来,化成一团朦胧白光,将九翼金蚕母元魂死死困住,白光忽然涌入金蚕元魂之内,随着黎长生法诀不断使出,元神分也是释放出无数法诀,吞噬九翼金蚕母元魂。

    只是一炷香时间,黎长生的元神分已经彻底的吞噬了九翼金蚕母元魂,神识一动,放开了束缚九翼金蚕母的玄黄土气,感觉就像多了一具体一样

    这时九翼金蚕母的双翼已经完全舒展开来,黎长生心神与九翼金蚕母内的分神联系起来,就见九翼金蚕母低下头颅,大口大口的吞噬吐出的金色蚕茧

    黎长生发现金色蚕丝进入金蚕体,急速的化为灵力融入金蚕之中,金蚕法力猛然暴涨,眨眼间就从妖丹初阶晋升到妖丹后期了

    不过九翼金蚕母晋升到妖丹后期,法力就没有了变化,灵气都存储起来,孕育蚕卵,黎长生狂喜之中未免有点失望,不过也是正常,九翼金蚕母现在才两翼境界,想要晋升到化形境界,还得进化一次,生出四翼。

    吞食完蚕茧之后,黎长生这才仔细打量起九翼金蚕母,发现这金蚕已经完全没有了蚕虫的形态,看起来更像是巨型黄蜂与甲虫的混合体,大概有一尺长,体细长,如同蜂类,头颅与体分出两截,背上一对半尺长的淡金色羽翼,浑上下都长出厚实的金色骨甲,没有丝毫弱点露出,下却是甲虫的利爪,末端爪钩锋利如刀,獠牙突出,狰狞非常

    黎长生神识一动,九翼金蚕母尾端闪电般喷出一根半尺长的尖刺。黎长生知道,尖刺不但可以杀敌,也能生出蚕卵,进入其他生物体内,孵化出金蚕出来。别看九翼金蚕母实力已经到了妖丹顶阶,但真正恐怖的地方还是生出的那些小二翼金蚕,虽然现在孵化的金蚕之后化妖境界,但组成大阵,却能与结丹顶阶修士对抗,看那只有炼体魔虫实力的赤目刀螳,就知道虫海大阵的厉害

    云灵有点惋惜的摇摇头:“可惜了那蚕茧。这蚕丝坚韧无比,如果能用来编织成为丝甲,具有极强的防护力。不过二翼金蚕母吐出的蚕丝,炼化为战甲的话,也只能防御结丹修士的攻击。如果以后金蚕母进化到六翼境界,到了化形境界,结出的蚕丝,不要给九翼金蚕母吞掉,用来炼制铠甲,可保你真无恙,便是元婴期修士,没有特殊手段,也难以破开金蚕丝战甲”

    黎长生有点疑惑的看着九翼金蚕母,问道:“这金蚕已经不是蚕虫外形,还能像蚕虫一样结茧进化?”

    云灵点点头说道:“不错。之后每次结茧,外形不会有多大变化,只是体型增大而已。”

    黎长生对九翼金蚕母根本不了解,不过吞噬了九翼金蚕母元魂,也知道九翼金蚕母该如何进化,心神一动,就见九翼金蚕母化成一道金光,进入了黎长生的眉心,变得极为细小,钻入了丹田气海,一动不动。

    云灵也是精神一震,对传说的九翼金蚕母好奇不已,想看看九翼金蚕母是否如典籍上说的那样厉害,居然显露出小女子心,鼓动黎长生的说道:“喂,黎长生,九翼金蚕母已经脱壳出来,不如我们抓两头天魔过来,看能孵化出的二翼金蚕到底有多大能耐?”

    黎长生嘿嘿一笑,看到云灵小脸蛋兴奋得通红起来,根本看不出是一个元婴大修士,脸蛋红扑扑的十分可俏人,忍不住伸手在她脸蛋捏了一下。

    云灵居然没有躲闪,被黎长生捏了之后,才反应过来,鼓起腮帮子瞪了黎长生一样,气恼恼的说道:“下次再敢乱动,我……我……”

    她忽然跺了一下脚,狠狠说道:“我就不理你了”

    说完,她忽然化成一道剑光,往洞外飞了出去

    黎长生讪笑着收回手,看到吞火神牛瞪大牛眼,张开嘴巴,震惊无比的看着自己,不又是讪讪一笑。

    吞火神牛半晌才回过神来,眼神还是掩饰不住的惊异之色,结结巴巴的说道:“主人,你……你刚才是不是摸了她一下?还是老牛眼花看错了”

    黎长生脸皮再厚也不住脸色微红,重重的敲了一下吞火神牛的脑壳,心中不暗想:“这头吞火神牛虽然有用,但有它在旁,很多事都不方便呀”

    185、孵化二翼金蚕

    云灵离开洞没有多久,小半个时辰就回来了,还带着两头被她法力锢的虎豹一样的妖丹期妖兽,看样子是在陆地上捕捉回来的。

    云灵不知道是不是与云青双魂同体的缘故,绪变化极快,简直就是一个反复无常的魔女,一时冷峻无,一时温柔可,一时天真烂漫,这时已经没有了离去的气恼绪,赶走吞火神牛之后,使出制封住内洞,兴冲冲的对黎长生说道:“快让九翼金蚕出来,孵化些二翼金蚕”

    黎长生点点头,九翼金蚕母就从眉心飞了出来,张口喷出粗大的金蚕丝,将两头结丹妖兽死死捆住,跟着飞到妖兽的腔之处,尾部尖刺一喷,就刺入了妖兽体内,将一颗颗金色的蚕卵排入了妖兽体内。

    黎长生见两妖丹期的妖兽坚韧的皮毛,根本无法抵挡金蚕尾部那根尖锐骨刺,也是略微心惊,想不到金蚕的骨刺如此锋锐

    本来以九翼金蚕母的实力,无法束缚同为妖丹境界的妖兽的,除非它生出众多二翼金蚕,同时给猎物注入麻痹毒素,加上金蚕丝,才能制住对方,只不过现在有云灵这个元婴大修士出手,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孵体实力越高,越能孵化出品阶高的金蚕,现在金蚕母只有二翼境界,最多也就是孵化出二翼的金蚕,只需元丹期的妖兽作为孵体便可。当然,孵体的实力越强,灵气越充沛,能孵化出更多的金蚕。

    黎长生吞噬了九翼金蚕母的元魂,尾部骨刺刺入妖兽体,莫明其妙的就知道这妖兽蕴含的血气灵力能孵化出多少二翼金蚕,没有丁点浪费,往第一头妖兽注入了三十个蚕卵,而第二头妖兽则是二十八蚕卵。

    释放出五十八颗蚕卵之后,黎长生发现九翼金蚕母虚弱许多,元气大伤的样子,大部分灵气都融合在蚕卵之中,排入妖兽体内,消耗了过半法力,估计吞噬灵石灵药、生灵血,也得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祭炼紫电神剑也不差这几天功夫,云灵并没有继续修炼,而是与黎长生一起,关注着妖兽的变化。

    只见妖兽被虫卵入体,脸上出现极为痛楚之色,只是被云灵的法力和九翼金蚕母的蚕食束缚,无法动弹,眼中露出无比惊惧之色,元魂看着体内的那些蚕卵,不断的吸收它们的灵力、精气,孵化的途中,更是释放出一股金色的雾气,具有极强的麻痹作用,使得两头妖兽神识越来越沉重,最后竟然昏迷过去。

    云灵的神识侵入了妖兽体,观测蚕卵动静,忽然见到蚕卵吸收了大股灵气,精血之后,裂了开来,一只只跳蚤大小的二翼金蚕急速的吞咬起妖兽,竟然连妖兽的元魂都没有放过,更有些金蚕往她释放进入妖兽体的一缕神识扑了过来。

    云灵心中微微一惊,虽然能轻易的灭杀这些金蚕,但金蚕乃是黎长生九翼金蚕母分释放出来的,自然不能这样做,只得将神识脱离妖兽

    这些小二翼金蚕与其他族群昆虫一样,都受到母皇的控制,黎长生透过九翼金蚕母分,能清楚的看到看到小二翼金蚕的行动,感觉这些小二翼金蚕随他心意指挥,只不过没有理会,让这些小二翼金蚕凭着本能,吞噬妖兽血元魂生长壮大。

    只是两三天时间,原本只有跳蚤大小的小二翼金蚕,已经将两头足有五六千斤重的妖兽血都吞噬干净,只剩下外面的一层薄薄的兽皮,每只金蚕都长到了三寸长,手指粗大,外表如蜕变后的九翼金蚕母一样,都是狰狞无比。

    吞噬完妖兽血元魂,二翼金蚕都安静下来,藏在已经干瘪下来的妖兽皮囊里面。

    黎长生心神一动,指挥这些二翼金蚕破开皮囊而出,顿时见妖兽外皮被二翼金蚕撕开一道口子,数十道金光疾而出,悬浮在黎长生周围,速度之快连云灵都吓了一跳,丝毫不在结丹修士使出飞剑的速度之下

    黎长生吞噬了九翼金蚕母元魂,就已经掌握了九翼金蚕母拥有的金蚕吞天阵,神识又是微微一动,便见五十多拥有化妖境界的二翼金蚕忽然分开,散落在洞府之中,每只二翼金蚕分布的位置,都与其他二翼金蚕隐隐相对,互有联系,仿佛所有的金蚕都是一体,比黎长生懂晓的鬼兵大阵更为玄奥得多

    云灵也是微微感叹:“果然不愧是令九鼎界修为闻风丧胆的上古奇虫九翼金蚕,如果这些二翼金蚕全部晋升到结丹境界,数量达到一千,组成大阵,就算是我,也只能使出剑气破阵而出,不敢与这些金蚕对战”

    她指着二翼金蚕位置对黎长生说道:“你看到没有,这些金蚕分布得极为巧妙,互有联系,又各自独立,就算使出剑气攻击,也只能攻击到其中一头二翼金蚕,其余的位置稍微变动一下,就能躲过剑气的攻击。而这些金蚕相互关联,法力可以瞬间聚集起来,不使出大威力剑气,却是伤不得它们,也就说,如果陷入大阵之人,想真的与金蚕相斗,必须连续发出上千攻击,才能将这些金蚕毁去,就算法力再浑厚,也不可能连续发出上千剑气的。”

    黎长生呵呵一笑,便见金蚕吞天阵又生变化,五十八二翼金蚕忽然喷出数十根金光闪烁的细小蚕丝,将自己周上下都封锁起来:“这些金蚕还可以喷出蚕丝,困锁敌人,是捕获猎物,给九翼金蚕母吞食、产卵的手段。如果生出上千金蚕,金蚕丝一起喷出,可算天罗地网,无处可逃。就算变化之术,化为烟雾虚影,都无法摆脱蚕丝的强大粘滞之力只能强行斩裂金蚕丝离去”

    云灵点点头:“你将金蚕收起来。我们离开这里,回去裂缝附近,顺便寻找一下那燕缺祁和孟金沙,让他们知道我紫电神剑的厉害”

    黎长生心神一动,九翼金蚕母就飞回丹田气海,而那些二翼金蚕,也是一一的没入黎长生的眉心,到了丹田气海之中,安静的伏在九翼金蚕母四周,本能的将九翼金蚕母保护起来。

    将九翼金蚕收起来后,黎长生才笑着说道:“不急,那孟金沙和燕缺祁,对我还有点用处”

    云灵略微一愣:“什么用处?”

    黎长生也不瞒云灵,毕竟云灵连九翼金蚕母都给了自己,又知道自己金葫、涅槃神焰秘密,都没有生出异心,绝对可以信任,跟着说道:“燕缺祁和孟金沙,抢夺了我的万妖旗、碧波真水剑和息壤炼制的破天山岳剑,怎料到我已经将一缕涅槃神焰融入了碧波真水剑与破天山岳剑之中。我习得一门法术,可以通过涅槃神焰母体,催发潜藏在法器之中的神焰,瞬间烧了他们留在法器的神识印记,将法器收回来,为自己所用。”

    他呵呵一笑,继续说道:“通过神焰的联系,我已经感觉到他们祭炼了法器。碧波真水剑品质虽然不甚高,也被祭炼到出十二层制,而破天山岳剑,不知道他们使出什么法子,这么短时间就生出了十五层制先让他们代我祭炼一下,到十八层制大圆满,我法力高了,一举烧了他们的神识印记,将碧波真水剑和破天山岳剑收回。他们不把我的破天山岳剑当成本命法器蕴养还好,若是当做本命法器,到时夺取回来,还得叫他元气大伤”

    云灵想不到黎长生还有这等手段,笑一笑:“你这家伙,看你容貌忠厚老实,想不到还有如此心机。看来我要重新评估你才行。说不定我没有达到元婴后期境界,你就能成就长生,替我杀了那戚夏子。”

    她脸色忽然出现朵朵红霞,低声说道:“云青姐在笑我呢。长生,要不要让云青姐出来跟你见见面?”

    黎长生摇摇头:“算了,这里危机四伏,云青实力太低,恐怕有危险。”

    云灵气恼的盯了黎长生一眼,莫明其妙的说了一句:“傻蛋榆木疙瘩”

    跟着她就站了起来,脸色忽然一遍,冷冷说道:“走了”

    黎长生略微一愣,忽然想起什么,不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脑袋,看到云灵已经伸手收了制,往洞外走去,脸上满是懊悔,人家云灵乃是元婴期大修士,怎么好意思说得那么直接,让云青出来,不是给自己亲的机会吗

    他忍不住暗骂自己一声傻蛋,也只能无奈的站了起来,跟着云灵离开的洞府。

    吞火神牛一直老实的在外面呆着,见到黎长生出来,哞哞的亲叫了两声。

    这时云灵已经架起剑光飞遁了,黎长生只得拍了拍吞火神牛,翻上了牛背,驾御火牛朝云灵追了过去

    ×××

    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金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