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气焰滔天(四更继续求月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夜凉若水 书名:金葫
    相比黎长生睡得安稳,杨秀萍却是一晚没睡,连带黎鸿文也睡不安生,侧着耳朵倾听隔壁房间动静,可惜黎长生施加隔音制,自然听不到任何声响,第二天一早黑着眼圈起来准备早饭,黎长生出来打水洗脸,还偷偷的将他拉扯到一旁,神秘兮兮的旁敲侧击的打探起况。

    直到黎长生无奈的承认已经和韩映雪圆房,杨秀萍才乐滋滋的放过黎长生,一边哼着小调一边给韩映雪炖两个红糖鸡蛋,说是要给韩映雪补补体,让黎长生好一阵无奈。

    现在黎长生也是小有家底的人,离开七灵派之时带了不少灵药出来,随便给韩映雪服用一丸滋养体的丹药,效果不知比这些土方子好多少,不过他知道这是母亲的心意,也不好说些什么。

    好不容易才等到韩映雪红着脸从卧室出来,不知是行动不便还是太过害羞,一直坐在藤椅上,低着头根本不敢看人,连带黎长生都有点不好意思,分明告诉别人昨晚他们恩缠绵。

    虽然他知道自己哪里有些硕大,韩映雪是难以承受,不过已经偷偷的给她输入金葫元气,撕裂的伤口应该恢复了许多,总不会连路都走不动的。

    一家人吃过早饭,黎长生脸色一正,沉声说道:“爹娘,我出去一下。”

    黎鸿文知道黎长生要去蝎子帮,原本乐呵呵的笑容慢慢掩去,沉声说道:“嗯,你小心点。”

    葛希文接口说道:“长生兄,我们兄弟也一同前去,也好多个照应。”

    黎长生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你们留在这里,帮我照顾好父母妻妹和鸿胜叔、婶婶,免得他们趁我不在过来偷袭,虽然有玉符护,但保不准有什么意外。”

    韩映雪这才抬起头,关切的看着黎长生,低声说道:“相公,记得小心点,妾等你回来。”

    黎长生点点头,长而起,道一句:“长生去也!”

    随后,他眉心金葫喷吐出一团乌云,往上一裹,驾御星斗云急速的飞遁而去。

    葛希轩看到众人担心神色,不笑着安慰他们:“义父义母两位老人家请勿担心,长生兄神通惊人,此去断然没有什么危险的。”

    黎鸿文点点头,叹了口气,道:“希望如此。”

    让黎长生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离开家里不久,门外就来了十几个黎家壮年,皆是手持刀枪,却是怕蝎子帮报复,前来给黎鸿文助阵。用他们的话说,今天蝎子帮能抢韩映雪,以后就能抢自己妻女,黎家人不缺血气,与其这样窝囊被欺,还不如轰轰烈烈和对方战一场,是死是活全凭天意。

    自然,昨天黎长生、葛希轩兄弟展露的实力惊人,也是他们敢反抗蝎子帮的底气之一!

    蝎子帮在滚龙滩的分坛就建立在距离黎家村约五十里外一个小山头之中。

    此山头高不过三四百米,但前后悬崖,只有一条山径可以上山,地势险要,对拥有飞腾之术的修士来说不算什么,对于寻常凡人武者,却是难以上去,是易守难攻之地。

    黎长生不知道蝎子帮的陈帮主在不在这里,不过肯定的是,那个黑衣武者回去,肯定有法子通知蝎子帮总部的陈帮主,如果那陈帮主不在,便先将这里的蝎子帮分坛铲除,替滚龙滩渔民除去一害,再到蝎子帮总部,会一会那陈帮主。

    本来蝎子帮总部远在梦泽山千余里外的月落城,突然到滚龙滩建立分坛却是有原因的。

    当初陈伯权追杀黎长生,于乌雷岭大河中,突然遇到金龙发威,被龙魂比拟结丹修士的可怕气息震慑,心思难以回转,等离去之后,冷静下来,才发现其中不妥,若是马大为能寻觅到如此境界的修士代为送药,根本不用yin*自己背道而行,直接请那修士击杀自己便可,估计那修士是为了屠杀河中妖兽才现的,只是让自己碰了一个巧。

    可惜当他回去河畔,怎么也寻觅不到突然出现的剑符气息,也没有任何人行踪,最后想到马大为是在滚龙滩黎家村被发现,估计是让哪里的人代为送药,才派遣人马,来到偏僻的滚龙滩建立分坛,压迫附近山民渔夫,意图迫使送药之人出现,夺回筑基丹。

    不料两年过去,无论他怎么欺凌此处居民,送药之人还是没有出现,反抗自己的,实力最高不过六七级后天武者,断然不可能是那个可以驱动剑符的送药强者。

    昨晚陈伯权突然收到滚龙滩分坛消息,说黎家村有两个先天强者出现,杀了十数蝎子帮弟子,还砍了九级武者周庆的双臂,甚至还留下狂言,说要杀上蝎子帮,心中顿时一动,估计就是替马大为送药之人,虽然不知道筑基丹是否还在对方上,马上就驾御大鹏鸟从月落城赶到滚龙滩来,同时还吩咐蝎子帮的精锐连夜赶往滚龙滩分坛。

    周庆被黎长生断了双臂,成为废人,对黎长生可是恨之入骨,明知黎长生和陈伯权一样,都是修士界之人,掌握大神通手段,回到分坛,只是告诉外五堂之一的红蝎堂堂主彭智真,说黎家村出现两个先天武者,却是将黎长生修士份隐瞒下来,唯恐陈伯权听到黎长生的份,不敢前来替他报仇雪恨。

    陈伯权的大鹏鸟和黎长生金翅大鹏真符都有鲲鹏血脉,实力和金翅大鹏鸟相差甚远,不过速度不慢,月落成距离滚龙滩就千余公里,陈伯权当晚就来到了分坛,不过他生紧慎,并没有马上到黎家村去,而是仔细询问周庆黎长生和葛家兄弟的况,等帮中精锐赶至。

    周庆自然不敢直言,只说自己被葛家兄弟所伤,看不真切,就被一黑肤小子砍断双手。

    陈伯权沉吟良久,连夜在山岭布下许多制,养足精神等黎长生和葛家兄弟杀来。

    黎长生驾御星斗云,转眼就过了数十里路,来到这俗名称作悬谷山的小山岭上,目光一凝,神光暴,已经将整个山头的况看个真切。

    他自小在这里生活,对附近地形熟识无比,悬谷山那个地方险要,容易布下陷阱,那个地方平缓,不适合围捕野兽,心中是一清二楚。在他异目神通之下,陈伯权这个练气九级修士布下的制法阵简直就如脱光衣服的*女,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他眼底。

    试问黎长生天生异目神通,种符境界师尊布置的幻阵、九玄妖尊洞府门外制都能察觉得到,陈伯权的制法阵如何瞒得过他的双眼。更何况,陈伯权以为黎长生和葛家兄弟都是凡人武者,虽然名面上等级和练气修士相当,但手段法术却是大有差距,布置这些制法阵,都是用来应付先天武者而已。

    黎长生冷然一晒,给自己拍上一张铁甲符,驱动星斗云,狂风卷起,如同大妖驾临,也不管山上制,径直往山顶那层层庭院奔袭而去。

    被他触动的几处制,忽然爆出冰箭沙石,巨木滚雷,可惜这些只相当初级先天武者的攻击,别说是黎长生强悍,便是外面那层星斗云也是破开不了。

    黎长生来势汹汹的到了蝎子帮分坛之上,就在分坛门口那对巨大的石蝎子上方停顿下来,体从星斗云中探了出来,脚踩乌云,目光紧紧盯着重重院落,声如洪钟,厉声喝道:“陈老匹夫何在?快快出来受死!”

    他飞遁速度惊人,陈伯权安置山下的蝎子帮弟子根本没有发现黎长生行踪,就已经被黎长生杀上山头。

    陈伯权只觉得布下制连续被破,速度快的惊人,几乎眨眼间就连续毁了五六法阵,顿时大惊失色,正想察看发生何事,还没有出去,就听得半空传来轰隆巨响,一把声音有如滚雷传来,脸色大变之下,连忙带着蝎子帮数十堂主精英,快速来到分坛大门之外。

    黎长生根本不惧对方逃脱,悬谷山不大,一眼就能看个真切,这时见到一群武者簇拥着一须发皆白的老头来到分坛门前台阶,黎长生目光一凝,有如实质的落在那老头上,冷然喝道:“你就是蝎子帮的陈老匹夫?”

    陈伯权见到黎长生脚踏乌云,气势极盛的悬浮于空,心中一震,可以飞遁的起码是筑基修士。不过他看对方年幼,估计就是筑基修士罢了,他最近也有际遇,采集到七条地煞之气,练就七煞戮神刺,甚至还有法子快速晋升到筑基境界,依仗七煞戮神刺犀利,倒不惧怕一般的筑基修士,微微定神,沉声应道:“在下正是陈伯权,请问道友何人?”

    认得黎长生的周庆因为重伤留在里面休息,陈伯权并不知道眼前这个黑肤小子就是砍去周庆双臂的黎长生。

    黎长生冷笑一声:“你还问我何人?你不远万里追杀我,还派人到黎家村作乱,今天我就让你死个明白!替马大为送丹药的正是本人!”

    他顿了一顿,厉芒在底下那群蝎子帮精锐中掠过,森然说道:“不知是那位蝎子帮长老,要抢我的妻子,也好让在下瞧个清楚?”

    被他厉芒扫过,底下数十蝎子帮精锐俱是心中一寒,竟然无一人敢应声。

    ×××

    弱弱问句,是不是有自动订阅这个功能啊,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金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