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山林锦衣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夜凉若水 书名:金葫
    一连几天,黎长生也不去修炼武技,整天陪伴父母小妹还有名义上的妻子,一家人过得美满,第五天,他留了一张纸条,说自己外出历练,另外把马大为的灵药全数留下,注明服用方法,便一个人偷偷离开了黎家村。.

    他不想父母担忧,没有把自己离去的真正原因写出来。那本泥鳅九转玄功,黎长生已经背得一字不差,放回石盒埋在先前的位置,反正黎鸿文也是不懂修炼之法,黎长生干脆自己领悟,这样反倒不会被黎鸿文的经验所误导。

    他是山野怒海长大的孩子,生存经验丰富,这次外出上并没有带什么东西。金色小葫芦有助他修炼,绝对是随携带的,除此之外就是马大为给他的金色符剑、银箔药丸、木质令牌,这三样东西都放在贴防水皮囊里面。

    另外,一根用惯手的鱼刺、一些干粮食、几件替换衣裳,还有一两多小碎银,便是他所有的物品,至于马大为叫黎长生带一些防的灵药,黎长生全部留给父亲,却是怕父亲缺乏灵药,以致无法完全康复。

    马大为指的乌雷岭方向在高峻无比的梦泽山后,没有什么人比滚龙滩居民更清楚梦泽山的恐怖,先不说山上各种天然的危险陷阱,便是其中的野兽凶禽毒虫,都极难对付。黎家村渔民在无法下海捕鱼的季节,会到梦泽山捕猎采药,他们从来都只在山脚行动,万万不深入梦泽山,即便如此,梦泽山下的猛兽实力也极为强悍,随便一头猛虎黑豹,都能撕碎一个五级武者,平时遇到这些猛兽,黎家村的猎人多是选择避让,实在无法摆脱,也是十数人一起出手,才能击杀猎物。

    黎长生听说过很多后天大成的武者甚至先天高手进入梦泽山,希望能找到传说中在梦泽山出没的长生真人,鲜有全退出梦泽山的,黎长生比普通的九级武者还差了许多,自然不会直接的从梦泽山翻过去。

    绕过梦泽山有两条路径,一条路途较远,足足有六七百里路,不过这条路相对宽敞平缓,路上强盗匪徒较少,多数商人会选择此路径。另外一条的是山道小径,从山峰之间的间隙而过,地势险要,多有强盗劫匪,凶禽猛兽,胜在距离较短,只要两百余里路,便能通过梦泽山,进入大夏王朝的平原地带。

    黎长生考虑了一下,便决定从南面的山道小径过去。

    北面的道路虽然安全点,多有商人通行,不过黎长生只有半年时间,以后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没有必要在这里耽搁时间,加上商人唯恐强盗伪装进入商队,路上一般不会胡乱让人加入,黎长生想让他们带路也不行。像马大为这样能够加入商队,只因他实力惊人,商队全部人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真的要抢劫商队,没有必要多费手段。

    南边山道,虽然说是在大山之间穿行,不过多是山脚之地,出没的野兽不会太过厉害,以黎长生的九级武者实力,尽可应付得了,而那些强盗匪徒,不会把目标落在一个单上路,没有油水的半大小子上,对黎长生来说,商队最为惧怕的东西,反而不会成为黎长生的威胁。

    最重要的,黎长生替马大为送药,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别人发现,在大山之中,就算有敌人追杀过来,黎长生也有把握躲过去,毕竟他八岁之后,在山林中生存的时间只比大海中短,除了是一个杰出的渔夫之外,也是一个优秀猎人。

    山道险峻,罕有人迹,黎长生对附近的路径还算熟识,两天就走了五十多里路程。这还是他以前狩猎走过的地方,要是普通人,恐怕三五里路都走不了,有些地方是根本没有路的,被五六米的深涧山沟隔开,有的是悬崖一堵,需要攀爬而上,以前黎长生在此中行走,需要准备绳索铁钩之类的工具,现在成为九级大武者,体能等大幅度提升,十数米的山沟都能一跃而过,自是不用这些东西。

    过了这段路途,黎长生剩下的路途并不认识,只能观看星象的分辨方向行走,速度顿时慢了很多。

    在这路径行走之人,多是武功不错的行脚商人、江湖中人,也有些进山捕猎的山民,不过很少,黎长生走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遇到几个路人,只是警觉的发现偶然有人从山石密林中探出头来,多是强盗劫匪,看黎长生半大小子一个,无长物,才没有进一步采取行动。

    前面是一堵大概十五六米高的断崖,不知谁人在其中钉了铁钉,连上铁索,方便攀爬,黎长生先前顺手在前面的松树林杀了一只肥大松鸡,正打算攀上断崖,便找个地方升起篝火,在此露宿一晚,突然间就听到一声冷喝,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声音传来,其中还夹带着野兽吼叫、惨叫、怒骂之声。

    黎长生心中一紧,一手握住鱼刺,收敛气息,单手在铁锁上面连续拉扯几下,子如同轻燕,三两下就到了悬崖上端,探出头一看,发现十几个山民打扮的家伙正围着一个锦衣大汉猛烈攻杀。

    除此之外,甚至还有两头如同黑豹,又似猛虎的凶残野兽参合战斗,地上躺着五六个山民汉子,一动不动的,显然都是丧了命。

    黎长生知道,悬崖的铁锁恐怕就是这些山民安置的,其实山里的强盗多是附近彪悍的山民,有时候一个村子便是一股强盗的大本营,他们在险要的地势安置铁索等,目的是引目标进入他们的埋伏地点,那个锦衣大汉衣着华美,风尘仆仆,一看便知不是山里的人,背上一个沉甸甸的包裹,多是放置了不少的金银财物,正是强盗最喜的目标。

    虽然这些强盗够小心,知道锦衣大汉单独行走,实力不凡,出动了二十多人,甚至还把村里精心培育出来的两条虎豹兽都带了出来,还是低估了锦衣大汉的可怕!

    黎长生天生异禀,目力惊人,远超过他九级武者的境界,连金色符剑的运行都能看得真切,定心一看,见锦衣大汉一把宝剑舞得如同蛟龙,迅疾无比,剑光吞吐,隐隐**风雷之声,剑法惊人,显然是一大有来头的武技,即使他不是先天好手,也是后天**级强者,那些强盗多是五六级实力,虽然比黎家村这些专修泥鳅功的渔夫强了许多,绝对不会是锦衣大汉的对手。

    地上的强盗尸体,多是一剑致命,少有两处伤口的,显然锦衣大汉的剑法不但犀利,而且还异常狠辣,招招夺命。

    黎长生看着疾舞如龙的剑光,心中不大为羡慕的暗想:“这锦衣大汉,应该是八级巅峰武者,不过凭借一手惊人剑法,我却不会是他的对手,看来要想真正的发挥出九级武者的实力,还得找上一份和泥鳅功配合的武技,奇怪的是,泥鳅九转玄功,却只有一玄奥难懂的奇怪修炼口诀,没有相应的武技,不似先天秘笈,就连泥鳅功,也有一海中搏杀的鱼刺武技。”

    就在这片刻时间,又有三个强盗死在了锦衣大汉的利剑之下,两个被刺穿喉咙,一个最惨,半边脑袋给削了下来,红白脑浆流了一地!

    锦衣大汉实力远在众强盗之上,强盗虽然人众,却完全不是对方敌手,要不是两头虎豹兽作为主力牵制锦衣大汉,这些山民强盗怕早被杀个干净。

    黎长生心中暗自奇怪,他在山林四五年,并没有见过这种野兽,实力居然有人类七级武者水平,比起强盗还要厉害许多,牙爪尖利乌黑,显然带有剧毒,体格强悍耐打,被锦衣大汉连伤几下都没有倒下,越发凶残,让锦衣大汉也不得顾忌三分。

    剩下的十二三个强盗已经心胆俱裂,其中一个发出一声尖啸,驱动两头虎豹兽死命攻击锦衣大汉,剩下的人也不管死去的兄弟,四下逃散而去。

    锦衣大汉路上可能遇到了不少强盗,习惯了他们的不敌逃窜之举,当下便放弃攻势,转而防守,不去和两头虎豹兽搏命。

    这些猛兽天生体素质在人类之上,虽然只有七级实力,但发狂起来,锦衣大汉也不敢说可以毫发无伤的击杀它们,而且对方爪牙蕴含剧毒,万一不小心受了毒伤,在这危机四伏的崇山峻岭,强盗野兽众多,是一件麻烦的事

    果然,没有多久,两头虎豹兽便不再攻击锦衣大汉,转几个跳跃,钻入了丛林不知所踪。

    黎长生正想该不该露面,旁边一只山猫不知怎么的跳了过来,爪子蹭落了一块小石头。

    锦衣大汉脸色一变,他战斗经验丰富无比,马上就意识到藏在一旁的人实力惊人,他自己感应不到,当下把剑一竖,转对着黎长生的地方,脸色凝重的沉声喝道:“出来!”

    其实他也不知道黎长生的存在,泥鳅功是水属功法,虽然不擅长争斗,但隐匿能则在大部分功法之上,加上黎长生已经是九级武者,后天大成,锦衣大汉自然无法发现隐匿悬崖下面的黎长生。现在他听到声响,心中不确定有没有敌人,这时大声厉喝,要是野兽弄出的声响,那也无碍,真的有人,便能讹出敌人,免得自己在明敌人在暗,凶险倍增。

    要是老江湖的话,定然不会被锦衣大汉一声大喝讹了出来,黎长生多与野兽恶鱼战斗,心思不如这些老江湖细密,还道自己行踪已经被对方发现,单手用力一扯,体便飞上了悬崖。

    在江湖行走,几种人一般很少人去会招惹,老人、小孩、道士,尼姑等,这些人敢单独行走江湖,不是怀绝技便是擅长毒物等,各自有保命手段,锦衣大汉一点都不敢因为出来的是一个半大小子便对黎长生有任何轻视,对方隐匿一旁,他丝毫察觉不了便知对方的厉害,脸色越发凝重,沉声说道:“兄台怀有绝世之技,当是武林一等一好手,为何行如此强匪之事,也不怕丢了自己的颜脸?”

    换了普通强盗,他一剑便飞了过去,懒得和对方废话,现在感觉黎长生实力深不可测,连他这个八级巅峰的武者都察觉不出,锦衣大汉心中警惕,想摸清对方底细,故而没有立马动手相博。

    黎长生一听,知道对方把自己当成了和先前强盗一伙的,他境界虽然比对方高,动起手来却是没有丁点把握,也不值得为了这点误会就得招惹一个强大的敌人,当下便解释说道:“这个大哥不要误会,我只是碰巧路过而已,如果我和他们是一伙的,先前就一起动手,不会等到现在,只是怕引起误会,才一直没有现而已。”

    话语间,黎长生没有丝毫惧怕之意,毕竟他还有马大为赠与的保命剑符,这剑符自带有莫大威力,连先天强者都抵挡不过,更不要说锦衣大汉这个八级武者了。

    .

重要声明:小说《金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