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恩威送药、长生有希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夜凉若水 书名:金葫
    原来马长老手中赫然拿着那张可以发出金色小剑的纸片!

    马长老咳嗽两声,脸色越发苍白,脸上傲意不减,冷冷的说道:“要不是他们拿着陈老匹夫的剑符宝物,岂能伤我分毫!不过废物到底是废物,只能用精血驱动剑符一次,被老夫略施小计便取了他们命!本来我只想在这里休养一晚,第二天就离去的,不过现在发现了你这个隐藏的后天大成武者,倒让老夫改变了主意!”

    黎长生心中一紧,刚刚想问对方改变了什么主意,老者跟着又说:“不过在此之前,还得做点事!”

    说着,他体突然化成一道灰光,奇快无比的欺而来,右手双指并拢,直直的朝着黎长生肩膀戳了过来!

    黎长生心中大惊,眼中看的真切,体却是反应不过来,虽然马长老受重伤,毕竟是先天大高手,黎长生拥有九级武者的能量,却是缺乏相应的战斗功法,打斗经验还停在四级武者之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长老双掌戳在自己肩膀之上!

    马长老攻击的并不是黎长生的道要害,九级武者可以平移道,但先天强者可以轻易的看出后天武者的血气运转,这一下击在黎长生血脉运行之处,黎长生只觉得体一麻,无法动弹,叫唤也叫唤不出来!

    马长老突然攻击,苍白脸色反而出现一阵潮红,喘了口气才和善的说道:“小友放心,老夫并没有恶意,不过怕小友听得不耐烦离去而已。”

    黎长生眼中冒出惊人寒光,愤怒无比的看着对方,自然不会相信马长老的话。

    马长老伸手在怀中掏出了一颗黑漆漆的药丸,凌空一点,黎长生嘴巴不受控制的张开,药丸进入他嘴巴,马上就化成一道液流,流进黎长生的肚子。

    马长老淡淡的说道:“这颗黑蛇腐心丸价值连成,是修士的毒药,半年之后没有解药的话,便会将心脏化为血水,无比疼痛的死去,别说你一个后天大成的武者,就算先天强者也没有任何办法化解。只要你答应帮我做一件事,完成之后,老夫自然会把解药给你!”

    他停了一下,脸色一沉的又说:“我现在解开你的哑,不过你不要想着引起别人注意,不然别怪老夫心狠手辣,伤了你们一家子命!”

    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黎长生只觉得嘴角一松,恢复了说话能力,不过体还是动弹不了。

    他狠狠的瞪了马长老一眼,压低声音恨恨的说道:“你到底想这样?”

    马长老点点头,越发满意的说道:“很好,能屈能伸,这样更让老夫放心。你要做的事很简单,帮我把一样东西送到乌雷岭,马家大宅,马剑元手中就行了。我给你一封信,只要你把东西送到,他自然会给你黑蛇腐心丸的解药!”

    黎长生沉默片刻,才冷冷的问道:“为什么你不自己送去?”

    “第一,老夫目标太明显,陈老匹夫绝对不会放松对我的追杀,东西放在我上不安全。第二,你年纪小,实力却不差,最重要的是你不知怎么可以隐藏修为,连我这个先天强者都难以发现,东西由你护送更为稳妥。”马长老顿了顿,捂着部,有点低落的说道,“其实我更想亲自送去,更想亲眼看着陈老匹夫死去,可惜这是不可能的,我已经负重伤,不知能熬多久,你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会朝着相反方向离去,吸引他们的注意。”

    黎长生心中暗想:“看来他也知道自己活不久了。该死的,自己去死就是了,干嘛拉扯上我!”

    他暗中运气,发现自己内腑多了一团莫名的能量,依附在心脏部位,内气驱逐不懂,知道对方没有危言耸听,无奈之下只好说道:“你要我送什么东西?”

    他不是鲁莽之人,年纪轻轻便成为后天大成武者,前途无可限量,还担负着父亲的重望,延续黎家血脉的任务,当然不会随便抛弃自己的命,父亲给他起了长生的名字,便是希望他能惜自己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马长老牙齿一咬,指尖在自己大腿上一划,布片和血一起划开,鲜血淋淋,他仿若无事的从裂开的血中挑出一颗银箔包裹着的拇指大小的圆球。

    黎长生暗自吃惊:“这老家伙够狠的,居然把东西藏在血之中!”

    马长老止住大腿伤口血液,才喘气说道:“就是这颗药丸。你放心,老夫不会白白让你替我做事的。我马大为从来都是恩怨分明,你先前知道符剑的威力了吧,我可以送给你防,并告诉你使用方法。另外,我听你家里,有人呼气不顺,看起来像被先天晦气伤了内腑,应该有十年以上,再下去的话,保证不出三年就得吐血而死,我这里有疗伤之药,每天一丸,连服三月,尽管无法像以前一样修炼武技,起码能保他一命!”

    事关父亲死生大事,黎长生格再沉稳也不脸色一变,急声问道:“此话当真!”

    马大为冷冷一笑:“你生死都在老夫控制之内,老夫岂会骗你。告诉你,若非老夫自有奇遇,得到灵药,别人也难以救他一命。这灵药万金难求,老夫寻常都不舍得使用,我心脏被洞穿,尤杀了那两个混帐,保住一命,正是依仗灵药奇效!”

    黎长生想了片刻,才断然说道:“真的如此,就算你不对我下药,我也会甘心替你送药。不过你若是骗我,我定然会报今之仇!”

    马大为赞赏的看着黎长生:“有骨气!可惜不是我马大为的后人,不然这颗药丸留给你最为适合,也不枉老夫一条命!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黎长生!”

    马大为点点头:“好名字,好名字!不过谁又能真个长生!也罢,既然你叫长生,我就送你一个长生的希望,这张令牌你拿着,三年之后,你可以带着它到东海七灵岛,找一个叫出尘道长的人,到时你便知道这令牌的用处!我家剑元,另有际遇,这令牌是用不着了。”

    说完,他随手在灰袍上撕下一块布片,指尖出鲜血,快速写了几行字,又拿出一个白玉瓶子,和银箔药丸一同把放在布片之上,脸色一正的说道:“希望你半年内送到,不然丢了命也怪不得老夫,白玉瓶子里面的是伤药,给那受伤的人服用,最好你自己带一些在,里面还有四十颗左右,全给你了,免得便宜了陈老匹夫!那颗药丸的银箔万万不能打开,免得失了药气,也丢了你的命。乌雷岭在正东面,离这里大概两千里路程,不要耽搁了时间!你的道大概一炷香就能通开!”

    跟着,他又给黎长生解释了符剑的使用方法,其实很简单,只要把自精血喷到符剑上,便能和符剑取得联系,但凭心念驱使飞剑杀人御敌。

    最后,马大为还特意提醒说:“这张符剑制被原主人解除,才能用这样的法子使用,不过人体精血有限,难以生成,可以说是以己伤人,非紧急况不能动用,而且用这样的法子是有缺陷的,只能连续使用两次,攻击范围百米之内,两次过后,需要等三天才能继续使用。你好自为之,我先去了!”

    说完,马大为体一纵,便从围墙飞了出去,不知踪迹。

    黎长生呼了口气,凝神听了一会,听出马大为逐渐远去的声音后,居然活动了一下手脚,伸手把布片药丸拿了起来。

    马大为并不知道,黎长生不但不需在他走后一炷香时间才能解开道,在他离去之前,黎长生已经打通的封住的位置,不过他格沉稳,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说起来奇怪,黎长生血脉被封住之后,口金色葫芦发出的微小清流,不再融入他内气之中,转而不断的冲击被封住的位置,看起来微弱的清流冲击封锁血脉的效果异常惊人,而且十分隐秘,仅仅过了三四息时间,便把封住的位置冲开了,连马大为这个先天大高手都察觉不到。

    对马大为的话黎长生还是相信的,毕竟他没有必要骗自己,当下就拿起那个白玉瓶子,拔开瓶塞一闻,一股浓烈的药香传出,令黎长生精神一振,显然是货真价实的灵药。至于那颗银箔药丸,黎长生反复看了几眼,可惜被银箔包得严严实实,看不是什么药丸。他并没有好奇打开一观,黎鸿文一直教导他,人无信而不立,既然对方给老爹治病,又留了剑符这样的好东西给自己,就算不是为了自己命,他也会按照约定把东西完好送去马剑元手中。

    布片内容简单,大概是说让人带丹丸回去,收到丹丸就把腐心丸的解药给黎长生。

    最后马大为说给黎长生一个长生希望,听得他胡里胡涂的,神秘的符剑、金色葫芦、马大为口中的修士、毒药,总让黎长生感觉到有一个神秘的世界,他们这些普通人接触不到,便拿去令牌仔细看了一阵,发现这个令牌只有半个手掌大小,成菱形,一边写着两个古篆,另外一边则写着三十七这个数字。

    黎家现虽打渔营生,以前也是书香门第,泥鳅九转玄功便是古篆编写的,黎鸿文自小便教黎长生学认古篆,因此黎长生认得上面两个古篆写的是七灵两个字。

    令牌不知是什么木头制成的,上面有一层淡淡银光,显然不是凡品,黎长生反复玩弄一会,揣摩不出什么,便和银箔药丸一同放在贴防水皮囊里面。

    黎长生家的院子十分宽广,两人又特意压低声音交谈,黎鸿文他们没有发现异样,黎长生拿着白玉瓶子,往马大为消失的方向凝视片刻,才返走回屋子。

    黎长生不知道,在他进去屋子之后,墙头露出了马大为那略微震惊的脸庞。

    马大为在江湖闯百年,见识之广、经验之多不是黎长生这个黄毛小儿可以相比的,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让黎长生错认为他已经远去。这样一件重要无比的事,甚至比他自己的命还要重要,马大为又怎么可能轻易离去。

    马大为观人自有自己的一,感觉黎长生是守信君子,不过终究要再确认一翻,现在见到黎长生没有声张,才松了口气,心中暗自感叹的想道:“此子不但资质出众,十二三岁便是后天大成好手,更难得心机深沉,简直让人无法相信,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暗中冲开了气血,连老夫都察觉不出,还好为了稳妥,给他服用了腐心丸,让他不敢轻举妄动,不然这次怕沟里翻了船。不过这样也好,此人心机够深,送药更是没有问题。此子不死,后必成大器,把七灵岛的令牌给他,也算给剑元孙儿结下善缘,说不定我们马家还有借助他的一天。”

重要声明:小说《金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