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鳄蚌争、渔夫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夜凉若水 书名:金葫
    黎长生也曾见过许多蕴含剧毒的海兽鱼类,其中以斑斓海蛇最为霸道,只有小指粗大的斑斓海蛇就算是体型巨大的黑斑狂鲨都不敢招惹,小小的体蕴含的毒素就算是鲸鱼被咬上一口都会死去,不过现在看独角大鳄的墨绿色毒液,斑斓海蛇却又有不如,光是散发出来的丝毫毒素就让远在两三百米外的黎长生都差点受不住。

    “好厉害的毒液!这独角大鳄到底是什么海兽,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黎长生心中感叹了一句,不过旋而又想,“也是,这样凶猛的海兽不出没在海边浅海,就算偶然被人发现,那人也是难以逃脱,自然不会被人发现了。这恶鬼礁怎么尽是这些凶狠猛烈的海兽,下次再来却是小心为妙!”

    这个黑肤小子,胆色端是不凡,尽管遇到了独角大鳄,银色巨鲨这等如此凶狠强大的海兽,却没有起不再进入恶鬼礁的念头,只是暗自嘱咐自己小心点而已。

    独角大鳄的本源毒液异常厉害,老蚌坚如铁石的蚌壳都承受不住,表面滋滋作响冒着青烟,眼看就要支撑不下去,不过这只老蚌以前有一翻机遇,早生出灵智,和独角大鳄一样都是妖兽,见挣脱不了独角大鳄的利齿,心中发狠,趁着独角大鳄张开嘴巴噬咬自己的机会,贝叶打开,一颗白色的元珠突然间从两扇蚌壳间喷吐出来,直直入了独角大鳄的咽喉!

    其实老蚌的品阶犹在独角大鳄之上,已经凝结出元珠,当属三极妖兽,奈何天生迟缓,不善斗争,而且元珠还是借助外物而成,自境界跟不上,反倒不如二级妖兽独角大鳄,眼看就得丧命在大鳄利齿之下。它开了灵智之后,时刻躲避强敌,只想过些安逸子,却被那些觊觎它血的敌人屡屡相迫,心中生出一股怨气,愤恨之下便和独角大鳄同归于尽。

    一二级妖兽灵智初开,稍微可以利用天地元气提升自己,老蚌这样的三极妖兽,虽然不善战斗,但智力已经相当与人类孩童,真正的开了灵智,却不是独角大鳄能相比的。独角大鳄本能的感觉到老蚌元丹蕴含的强烈能量,竟然不做反抗,反而把元丹当成大补之物吞进肚子,怎料得这是老蚌的拼命手段。

    元丹是老蚌的根基所在,失去了元丹,老蚌唯一的攻击手段都没有了,想再次凝结元丹,以老蚌的资质,千年也不知道能否成功,一充满灵气的血不知会引来多少敌人,绝对是在劫难逃,千年修行毁于一旦,老蚌的愤怒是刚刚开了灵智的独角大鳄难以理解的,因此感觉到独角大鳄把自己的元丹吞近肚子,老蚌毫不犹豫的心神一动,把那颗元丹瞬间引爆!

    独角大鳄虽然只是初开灵智,不懂修炼手段,只靠本能吸收天地元气,吞噬血食增加自己的能量,不过它却拥有上古毒蛟血统,浑鳞甲无比坚硬,甚至能和三极妖兽对抗,就连银色巨鲨都不是它的对手,要是老蚌的元丹在它外面爆炸,就算能伤了大鳄,也是要不了它的命。

    可惜它懵懂的把老蚌的元丹吞进肚子,元丹蕴含的强烈能量全部作用在它柔软内腑,只听得一声沉闷轰鸣声,独角大鳄浑抖了几抖,眼角鼻孔等冒出了猩红血液,竟然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几下就这样沉到海底,丧命在老蚌的元丹爆炸之下了。

    三极妖兽的元丹,相当于人类筑基修士的全力攻击,其威力之强大是凡人无法估计的,别说是黎长生,就算是先天大成的高手,也无法躲过元丹爆炸的威力,亏得独角大鳄浑鳞皮坚韧结实,把元丹爆炸的威力大部分包裹在里面,才能黎长生保住了小命。

    二三阶妖兽战斗,动辄波及方圆数百米开外,就算是练气五六层的修士都不敢在旁观看,黎长生一个普通凡人武士,不懂这些,居然敢在不远处窥视,没有被战斗波及亡,不知是几代祖先保佑了。

    不过元丹爆炸的余波引起的海水震,也把黎长生震得内腑一甜,嘴角冒出血液,整个人顿时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黎长生口中一声呻吟,幽幽醒来,只感觉到浑疼痛。他挣扎着坐起来,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块礁石之上,下半还泡在海水之中。

    他揉了一下脑门,才醒起先前自己观看独角大鳄和老蚌斗争,被爆炸震得昏了过去,应该是浮了上来,被海水冲刷到礁石之上。

    他忽然间想到,独角大鳄被老蚌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杀死,看那老蚌想来也支撑不了多久,老蚌孕育的珍珠岂不是躺在海底等自己去采?

    想到这里,他精神一振,也不管浑疼痛,从腰间防水皮囊中取出干粮,胡乱了啃了几口,跟着又修炼了一遍泥鳅功,往四周看了一下,他目光锐利,黑暗中视物,三四里外都能清晰可见,发现离独角大鳄和老蚌争斗的地方不远,心中一喜,认准方向,便一头扎进了水中。

    虽然心急想得到老蚌珍珠,不过黎长生并没有鲁莽,先修炼了一遍泥鳅功,将体回复到一个相对好点的状态,才再次下水,从这点就可以看出他自小在凶险海域存活到现在不是偶然的。

    可能是老蚌元丹爆炸惊走了附近的海兽恶鱼,一路上黎长生都没有遇到大型海兽鱼类,很快就回到了先前观战的地点。

    老蚌失去了内丹,一修为化为乌有,虽然灵智还在,体却是和普通的老蚌没有多少区别,只能慢慢的挪动开毒液笼罩的范围,黎长生没有在先前的位置发现老蚌的踪迹,心中一动,感觉了一下海水流动的方向,毫不犹豫的朝着相反的方向游了过去。

    他昏迷了不知多长时间,独角大鳄喷吐出来的毒液失去了主人的控制,早散逸开去,虽然这毒液厉害无比,但大海无边无际,不知蕴藏了多少比独角大鳄厉害千万倍的妖兽灵物,独角大鳄的这点毒素却是不算什么,散逸开来之后,很快就被海水净化,不见踪影了。

    黎长生却知道,这厉害的毒液不会马上化去,老蚌为了躲开毒液,自然会往海水流动的另一方逃走,便追踪过去了。

    果然,没有过多久,黎长生就在一块岩石夹缝发现了老蚌的踪迹!

    亏得老蚌元丹爆炸吓走了附近的凶横海兽,不然一灵气充足的血,绝对会引开众多海兽的争夺,不会白白便宜了长生小儿。不过这也是黎长生的气数,要不是他天生异禀,黑暗中可以视物,不然也无法在漆黑海中发现隐藏在岩石间隙的老蚌。

    黎长生见识到老蚌厉害,连独角大鳄都能杀死,那里会大意,小心翼翼的观察了老蚌一下,发现老蚌蚌壳已经被腐蚀得剩下白白的一层,仿佛奄奄一息似的,才从腰间拔出一根尖利的精铁鱼刺,泥鳅功全力运起,对准奋力投掷过去!

    鱼刺是每个渔夫必备的武器,多是精钢锻造,前端有众多倒钩,尾部连着坚韧绳索,专门用来捕捉大型海鱼,只要刺中猎物,便把绳索拴在渔船之上,等猎物挣扎奋游到筋疲力尽,才把猎物拖曳到渔船之上。

    倒钩鱼刺在水中闪过一道黑光,奇准无比的刺中了老蚌,竟然把老蚌的蚌壳都刺了个通透,深深的插进里面!

    黎长生心中稍微觉得有点意外,不过转念一想便知道了原因:“独角大鳄的毒素把老蚌的蚌壳消融了大半,外面最坚硬一层没有了,才会轻易的被我的鱼刺刺穿,看来连老天都保佑我采了这老蚌,换钱给爹治病调理子!”

    按照惯例,渔民结队出去捕鱼,猎物是公家的,只按照大家出力的多少分配,不过黎长生最后一次外出时就知道鱼队准备回去,这珍珠是他自己采的,收入全部归他所有,才异常拼命。他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寻觅老蚌,只是为了常年卧病在的父亲而已。

    看到老蚌被这样重创都没有什么攻击手段,只是拼命的往岩石间隙里钻,黎长生兴奋得忍不住笑了一下,这颗老蚌明珠基本到手了,连忙拉扯绳索,把老蚌从岩石间隙拖了出来!

    此地不宜久留,黎长生按捺着兴奋之意,快速的把失去反抗之力的老蚌拖出海面,找了一块大岩石停下来。

    虽然他已经是四级武者,双臂有千斤之力,也费了好大功夫才把饭桌一样大小的老蚌拖到岩石之上。

重要声明:小说《金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