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烟花满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别绪 书名:就玩小号的命
    县城不算太大,散步走到河滨公园,不过也才用了十几分钟。

    公园里有一片很大的空地,中间建了一座高塔,塔上缠满了小彩灯,虽然平时看着有些俗气,但跟过年的气氛相衬起来,又变得喜庆起来。

    这片空地本来是一些老人打太极,扭秧歌的地方,今天也物尽其用,很多人都提着烟花聚集在那里。

    他俩走到的时候,烟花已经开了满天,赵昂仰头看着,眼里盛满了兴奋。

    严冬的天气总归是有些冷的,赵昂又因为今晚的约会耍帅地连羽绒服都没穿,所以即使是看烟花看得很high,还是忍不住不断的搓着手,朝手心哈气,体也微微发抖了。

    “很冷吗?”见赵昂的动作和微微发抖的子,岳瀛锋低下头关心的轻声问道,夜色已经深深笼罩住了整个大地,他的眼睛在烟花的照耀下却熠熠生辉。

    “嗯……有点。”被岳瀛峰眼底的关心神色凝视着,赵昂感觉心跳渀佛漏跳了几拍,赶紧垂下了眼睑,掩饰住自己的不知所措。

    岳瀛锋露出个微笑,眼睛都好看地眯起来,明明就很冷,怎么会至少有点?

    这样想这,双手攀上羽绒服的拉链,没有一丝犹豫地将拉链拉开,发出“嘶嘶”地摩擦声。

    空地上很多小孩笑闹着,所以拉链的声音也不是很突兀,但是即使这样,就站在他边的赵昂还是听见了动静,有些诧异地抬起头,“你,你不会是想脱给我穿吧?”

    岳瀛锋脸上的笑早已收起,此刻是一脸认真,“你不是冷吗?”边说着一只手还伸过去抚了下他的脸,“看,这么凉。”

    看赵昂的脸慢慢变红,岳瀛锋唇边的那抹笑又重新回来,他的脸,真是很容易红呢,高中的时候,给他开个小小的玩笑,就能看见他脸上的红一直蔓延到耳边。

    赵昂紧张地拨开他的手,“没,没事!你穿着吧!脱给我你不得冻死了!我起码还有个外的!”

    “但是你这样不是太冷了吗?”那只刚被拨下的手又过去牵住他的,“手也这么凉,明天感冒了怎么办?你还是穿上吧!”拉链早已经拉开,岳瀛锋作势要把羽绒服脱下来。当然了,他知道,昂昂一定不会同意的!

    赵昂果然如他所愿,上来一把揪住他的衣摆,“不行!不能脱!你明天感冒了怎么办?”

    岳瀛锋心里偷笑了下,但是脸上依旧满是为难的神色,“那……怎么办?”

    赵昂好像很努力地使自己表现出一点也不冷的神色,认真地开口,“不怎么办,就这样吧……也不是太冷,再说了……我又不是女的。”最后那半句话是含在嘴里咕哝的,但是岳瀛锋还是听出了他的意思,唇畔的笑意更深,“对啊,你不是女的,那还比较方便一点……”

    “方便?”赵昂惊愕。

    而岳瀛锋已经绕到他后,直接靠了过来,拉开早已经解开的羽绒服,把他兜在了里面,“今天穿的这件正好肥的,既然都是男的,就这样取暖好了。”

    源源不断的意从对方上传来,赵昂顿时僵硬的无可复加,脑海里一片空白,甚至连该怎么反应都不知道了。

    天啊,这里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啊……他怎么……还没来得及撇头去看是不是有人看这里,就感觉到了温的气息拂过他的耳朵。

    “这样是不是好多了?”岳瀛锋微微低下头来,温柔的声音伴随着他说话呼出的气息,轻轻拂过了赵昂的耳边,让赵昂忍不住一阵战栗。

    而那阵战栗也正好唤回了他的知觉,赵昂赶忙挣扎了起来,在他温暖的怀里不断扭动着,压低了声音道:“喂,岳瀛锋!……你干什么啊!这里到处都是人啊!”

    “都是人怎么了?”岳瀛锋的语气里饱含着疑惑,轻笑道:“只是取暖而已,又没规定不准这样,你看人家谁注意咱们啊!”说完,抬起一只手,轻轻的按住赵昂的脖子,让他自己看向那街道中

    没有注意到自己又被占了便宜,赵昂紧张地看了一圈周围,发现果然没人注意这个角落里发生的事,紧张的心才微微放松一些。

    岳瀛锋感觉到他僵硬的体渐渐放松下来,心中暗爽,又低头在他耳边继续对之导,道:“没事,只不过是互相取暖嘛,有什么关系?还是,你多想了什么……”

    “你才多想了呢!”赵昂下意识的立马就回他一句,但似乎也因为这个理由而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见赵昂不再挣扎,岳瀛锋悄悄松了口气,想占点便宜,还真是不容易。这么想着,又有点食之髓味的不满于现状了起来,他们两人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要是错过了,下一次又要找什么理由约他出来呢?

    这样想着,岳瀛峰轻轻低下头,靠近赵昂的耳边,嘴唇像是不经意的轻触了下赵昂的耳垂,怀里的人体立刻又僵了起来。

    岳瀛锋忙扯谎,歉然道:“不好意思,不小心碰到了……”

    赵昂不知道咕哝了句什么,一只手从衣服里伸出来摸了摸耳朵,就又缩了回去。

    为什么他有种,后这家伙是故意的感觉……可是,不可否认的,他却并不排斥。

    两个人的目光都又投向天边的烟火,但是心思飘向了哪里,别人都不得而知。

    两人就这样安静地抱着,窝在角落里看漫天的火花,再也没有说话。

    空地上的人熙熙攘攘,气氛也闹得不像是这种形该有的感觉,但是两人的心里却都很安逸。

    不知道过了多久,烟火渐渐少了起来,人们好像也都倦了,开始逐渐地向外走。

    他们两个站的角落是靠近出口的,大家一过来,赵昂的心里又紧张起来,但是在他的怀里呆太久,那份暖意又让他不舍得脱离开。

    岳瀛锋好像知道他的顾忌,带着他转了个,背对人群。

    空地虽然很大,但出口却是条很窄的小路,人们都是在他俩边推挤过去,两人也只能不由己地缓慢前进。

    突然,一句清晰地咕哝传到两人耳朵里:“哎,抱一起那俩都是男的,我刚刚还以为怀里那个是女的呢!”

    “呀,真的是哎,怎么这样,在外面也敢……”

    咕哝声渐渐远去,但赵昂已经是羞得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了,再加上刚刚讨论的那俩人声音都不知道压低一点,现在周围的人都在有意无意地看向他们。

    赵昂连忙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不顾寒冷,气愤地回头低吼,“你是不是早就想到了他们会把我当成……”女的俩字被他吞回了肚子——刚刚他的挣脱使岳瀛锋低下了头,而他的仰头低吼正好是把自己送上了门——他们的嘴唇,正轻轻地贴在了一起。

    周围响起一阵明显地吸气声,赵昂反应过来,连忙推开他,想拨开人群冲出去,但是却被岳瀛锋拉住了手,“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岳瀛锋的语气很诚恳,赵昂急切地低声道,“我知道!但是他们……”

    “跟我来!”岳瀛锋带着他反向穿过人群。

    本来人已经走得差不多,后面剩了一共也就十几个人,赵昂跟着他走到人群后面,刚刚还闹非凡的空地已经彻底寂寥了下来,没有了火光的照耀,夜色也显得更沉。

    “怎么又回来了?”刚刚在人群中虽然困窘,但是也没有这种独处的羞涩,赵昂吞了口口水,有些不安地看着黑暗中岳瀛锋的轮廓。

    岳瀛锋揉了揉他的头发,使今晚的暧昧又上升了一个星级,“本来就没准备走啊,不是给你说了,带你来看烟花。“

    赵昂奇怪地看了看四周,确定人已经走光了,再也没有一丝火星,才迟疑地开口,“现在不是看完了吗?”

    “我是说,带你来看我放的烟花……”岳瀛锋揽住他的肩,向空地旁的一座假山走去。赵昂愈发地不明白,只能迷糊地跟着他过去。

    慢吞吞地走到假山旁,岳瀛锋不舍地放开赵昂的肩膀,顿时有些扼腕,早知道再走慢一点!但是已经过来了,只能认命地自己爬上假山上的一块大石头,在上面的一个小洞里掏出一包东西,递到赵昂手上,自己也一跃从大石头上下来。

    “这是什么啊?”赵昂奇怪地掂量了下手里的袋子,“真沉……是烟花?”想到刚刚岳瀛锋说过的话,他很快得出结论。

    岳瀛锋回到他边,接过黑色的大塑料袋,把里面的一堆烟花都摊开放在地上,“嗯,现在,开始吧!”

    赵昂看见这些烟花,顿时兴奋起来,“哎?你怎么会想到放在这里的?怎么不晚上直接提过来?不怕被别人发现吗?”

    “呵呵……买了懒得提回家,就放这儿了,反正晚上都要来么。”笨蛋,他要是提着烟花出来,还能逃脱那两只白痴的魔爪么?

    赵昂舀着一枚烟花,放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岳瀛锋赶紧舀打火机点燃一根早就准备好的香递过去,

    赵昂迅速点燃,退回到岳瀛锋边,烟花很快爆出华丽的花朵,五颜六色,闪闪发亮,赵昂兴奋地脸颊都红了,“我家还有一兜呢,晚上出来也没人放了!”老爸老妈不知道有没有那个闲心舀出来玩。

    “没事,下次我可以陪你出来放。”岳瀛锋半真半假地睇着他,惹得赵昂又一阵心慌,赶紧又举着烟跑过去点燃了一枚。

    两个人抬头看着天上,烟花照亮了两个含笑的脸庞,赵昂扭头看了岳瀛锋一眼,心里升起些怪异的感觉。

    他们两个今晚好像有些奇怪……

    突然,正好好放着的烟花一下歪倒,对着两人喷了过来,赵昂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岳瀛锋已经紧紧地把他护了在怀里……

    好在刚刚那枚烟花气数将尽,喷出一道火花后,就没了声息,但是赵昂还是闻到了衣料被烧焦的味道,“岳瀛锋,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是衣服烧了几个小孔。”岳瀛锋回答了两句,就又拉着他往另一边跑去,而他们边,瞬间爆开了无数花火。

    ——刚刚那道火星把他们边的烟花全都点燃了,一刹那,所有的花朵都冲上了天空。

    看着瞬间绚烂不已的夜空,两人无语地对视一下,同时笑出了声。

    赵昂咬了下嘴唇,“还是这样一起点好看……”

    “是啊,不过……本来还有一支大的想留着,等到12点的时候点燃庆祝下人……节呢!”岳瀛锋苦笑,好吧,这点点小意外也不算太影响今晚的效果。

    赵昂眨了下眼睛,掏出手机看看,“离十二点还将近三个小时呢!哪等得了这么久,再不回家该挨骂了……”

    岳瀛锋轻吐了口气,挫败地点点头,“好吧,我送你回去……”果然,就知道的等不到人节来到。

    赵昂点点头,率先转向那条小路走去。

    他知道,这种况他或许该说,“都是男的,送来送去干什么啊!”但是,那一刻,他真的,真的很想跟他多走一会儿……

    哪怕,只是走回家的那一小段路也好……

重要声明:小说《就玩小号的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