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人妖西北(修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别绪 书名:就玩小号的命
    再打开好友栏,发现月影风的名字正亮着,但瞬间又暗了下去。

    专门上来t他?赵昂摇摇头,帮里好像是有人知道月影风帐号和密码的,看来是哪个怜香惜玉的帮美女出气把他给t了。

    密语:[魔尊]对你说:- -||

    密语:你对[魔尊]说:……明明是被帮主t的为什么还要有心怀故主状态(无辜表

    密语:[魔尊]对你说:(流汗表)好像时间减半,只有十二个小时……

    密语:你对[魔尊]说:……好吧

    密语:[魔尊] 对你说:t你的不是老大……我跟最过都知道他密码的(流汗表)郁闷……

    密语:你对[魔尊] 说:我知道他不在……没关系,那种况反正我自己也得退的么

    最过最过?赵昂的意识先一步做了判断,应该就是他t的没错了。

    这种人……副帮主本来就有t人的权限,还要多此一举。

    如果月影风没告诉过他今天不在,是不是自己也会胡思乱想?

    赵昂呼了口气,既然帮都没了,商当然也跑不下去,干脆回了洛阳逛摊子,只是,这样被赶出去还是有些郁闷。

    魔尊又不知所云地说了几句,加了他的好友就安静了,虽然跟他不算熟,也没聊过几次,甚至好友都是刚刚才加上,但是赵昂却不自觉的对他有了些好感。

    假期里摊子也很多,虽然里面的商品都是大同小异,但是一个一个的点起来看,倒也不无聊。

    不过摊子虽多,但是大中午的,像他兴致这么好来逛街的也没几个。

    “徒儿,连累你也退帮了,为师很无语(扁嘴表n个)”

    倾城人妖呦的邮件发了过来。

    赵昂敲打了下自己的头,猪脑袋,不过是从他的帮里出来了而已,竟然粗心到都没安慰小呦,赶忙回了条过去。

    “说什么连累啊,你是我师父,再说明明是她在无理取闹……”

    想了半天还是发了这么单薄的一句过去,他果然是不怎么会安慰人。

    “就是,那个死女人!要不是怕在帮里跟她吵会把帮里弄的乌烟瘴气的,我一定骂得她想回老家重造!啊啊啊啊啊!最讨厌会装可怜的死女人了!!!”

    “……”

    好吧,他发现,对方好像也不怎么需要安慰……

    “老大那个死男人,不知道在哪找的这个死女人!看吧!他求我我都不会回去!你也不准回去!我急死他!!!!乖徒儿,我下游戏了,有事qq敲我……”

    发完这句那边又急惊风似的下去了。

    看来这位人妖小姐恢复能力确实很强。

    午饭时间也到了,赵昂把号挂在那堆摊子旁边,就又主动出去帮老妈做饭了。

    爸爸还在休班,大爷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见他出去,嘴里叼着根烟发号势令,“儿子,给倒杯水来。”

    “……”

    吃完饭回来,就看见自己的号旁边有个女号在跳来跳去,头顶上还顶着一串字。

    附近:月下的影子:昂昂嗷嗷?上次古墓那个?

    赵昂在附近搜寻了一圈,确定四周确实只有他一个名字里带昂的,但是他怎么不记得在古墓遇见过这人?唯一的一次见面好像是在敦煌吧,而且当时她还在挂机。

    附近:昂昂嗷嗷:?你是?

    附近:月下的影子:还加了了本少爷好友,竟然不记得?

    少爷?

    好吧,人妖他见多了,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他发誓他好友栏里没有一个叫月下的影子的好友。

    再把那五个人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两个货真价实的女生先pass,月影风,不是,魔尊,口气也不像,于是……

    附近:昂昂嗷嗷:你是西北?

    附近:月下的影子:嗯!这是本少爷的小号!怎样?来不来我们帮?

    组队申请过来,赵昂点了接受,月下的影子拉着他跑到个人少的地方。

    队伍:月下的影子:怎么会退帮?看清事实了?哼,我早就说跟着月影风那家伙没什么前途的,早点弃暗投明也是好的(眯眼表

    队伍:昂昂嗷嗷:……不是,他现在不在,是因为别的事

    不自觉的就为他辩护出来。

    队伍:月下的影子:别的事?不会是小攻不在,小受被炮灰女配排挤的烂戏码吧(眯眼表

    (猜的好准……)

    在倾城人妖呦的熏陶下,赵昂早模模糊糊地知道了些小攻小受什么的意思,脸上有些烫烫的。

    接着又突然想起,西北一个男人也学人小女孩研究这个?

    难道他也是gay?

    队伍:月下的影子:不说话?那就是是了?真可怜,来yy吧,本少爷安慰安慰你,切,为了那种男人……来吧,美女正唱着歌呢

    赵昂黑线,这色样,应该不会是gay。

    再加上天天在世界频道上的打骂俏,赵昂更加确定对面这人不会是个跟自己一样的同志。

    但是……

    队伍:昂昂嗷嗷:yy是什么?

    不能怪人家赵昂不懂,实在是之前高中玩游戏的时候,班里的人都是坐在一个网吧里,联络都是直接吼的。

    高中毕业后就没玩过网游,不知道yy的存在也很正常。

    队伍:月下的影子:瀑布汗……把你q发过来,我发给你下载地址。

    赵昂也是没有什么玩游戏的兴致,把窗口一最小化就上了yy,进了西北给的频道,一下就被拉到了下面。

    果然是有人在唱歌的,配着音乐,要不是偶尔会说两句话,他几乎要以为是在听原唱了。下面送花的更是一大串一大串的。

    不过也就那四五个人,一大串一大串都是刷出来的,汗……

    过了有一分钟,一曲终了,那女生才开口问,“这新来的谁啊?”

    “昂昂嗷嗷,刚被女配排挤出帮的小受受。”回答的也是个女声,低低柔柔的,还好听。赵昂完全摸不清哪是哪,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说话,只能憋屈的辩解了句,“别胡说……我不是……”

    “昂昂嗷嗷?我记得,不就是那次跟在月影风边那个么?”不知道是谁又说了句。

    “怎么不出声啊,昂昂?”那女生问了句,随即又恍然大悟状,“你是不懂怎么说吧,我在qq截图给你看。”那时候yy还不能加好友单敲截图。

    合着刚刚那句话根本没人听见……

    摆弄了十多分钟,赵昂终于弄明白谁名字前的灯亮就代表谁在说话,也顺利的把自己的麦调到了自由上。

    首先很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大家好……”

    “呀,小昂昂的声音好萌……无限想象中……”灯亮的是一个叫笛子的女生,赵昂对她还有点印象。

    “对啊,叫呀买嗲的时候一定很好听……”睡懒觉的猫也冒了声,“哎,小昂昂,记得我吧,我是你救命恩人嗳。”

    “记得,谢谢你……”赵昂黑线,尽量忽略某些好像有些不怎么河蟹的对话。

    他玩游戏一共没几天,除了帮里的人,就跟西北他们组过一次队,里面的人当然都还记得。

    睡懒觉的猫,笛子,玲珑天风都在这,赵昂才想起一个问题,“嗳?西北呢?怎么不说话?”

    “噗……他说了好几句了啊!没听到?他刚刚还给我们介绍你啊?”玲珑天风一下笑出来,听她的声音,应该就是刚刚唱歌的那个。

    “月下的影子就是西北……”笛子的声音细细软软的,看来年纪还小。

    “我知道,但是刚刚介绍我的我记得是个女的……”赵昂有些不大确定地回答。

    “噗……她就是个人妖啊,你不知道?”睡懒觉的猫一下笑出声。

    “嘿嘿……小昂昂,本少爷演的不错吧,到现在没人看得出来呢!”月下的影子骄傲状。

    “……”

    自己遇见的到底都是什么人那!

    “小昂昂,来唱歌吧!我最萌你这种声音了,脆生生的还带点沙哑……”笛子好像很兴奋。

    赵昂冷汗,“还脆还沙哑?那得什么样啊?”他怎么都不知道自己的声音那么有特色?

    最后还是拗不过一群女生的纠缠,清唱了几句,下面又是鲜花红心一大串。

    赵昂又一次华丽丽地黑线了。

    难道说他们不管唱的好坏都送花的?

    他知道自己那声音,撑死也就被人夸个不跑调而已,这样被人有送花又嗷嗷叫着说再来一首的还是第一次。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她们的吵闹中,被蝶依惹出来的郁闷竟奇迹般的跑了大半。

    到了晚饭的时候,才看见游戏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卡得掉线了。

    也没再上线,直接摘了耳麦就出去吃饭。爸爸依旧两脚翘在桌子上坐着,看赵妈妈(怎么到现在还没名字?纠结……)把饭摆了满桌,赶紧起来凑过去,被赵妈妈毫不客气地瞪了一眼。

    “昂昂明天陪我去办年货吧!某些人放假就知道看电视,一让帮忙就推说值班!”赵妈妈翻了个白眼。

    于是某人埋头认真吃饭中……

    “哦好……”赵昂失笑,乖乖地点点头,反正游戏也不怎么想上,明天出去转转也好吧……

重要声明:小说《就玩小号的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