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战魂蕾尔 书名:缘系情愁
    傍晚,雨还在一直下着。

    被洗刷一新的艾尔娜市,它内心的险恶永远是洗刷不掉的。过往的车辆还是那样的匆忙,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还是那样的遥远;没有人在意闹区中的景象,也没有人在乎雨下奔跑着的人群。

    车轮轧过路面的水沟,溅起地水花正好打落到路边的行人,被打脏衣衫的路人,站在雨中破口大骂。但这景象并没有使得正在雨中奔跑的人群停下慌乱的脚步,没有人会在意他的感受,也没有人会同他被雨水打湿的样子。

    ……

    宽敞的街道上已不见几个路人,雨中,一位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女子,一手提包,一手捂头,快步朝小巷冲去。衣衫早已被打湿,长发也有些散乱,但仍遮盖不住她那张楚楚动人的小脸儿

    她是谁?为何跑得如此匆忙?而且还哭红了眼圈。

    原来她是艾尔娜市一所大学管理系的在校大学生;也是艾尔娜市最强三大家族中上官家族族长——上官院的独生孙女上官晓雷。

    她唯一不幸的就是,在出生的不久,父母因为家族生意,在意外的一次事故中,全离她而去了,从那以后在整个家族中,没有人能真心地对她.....

    但她的童年很是快乐,因为在整个家族中一直有那么一位在关心着她,那就是她最为尊敬地爷爷……

    跑到一个屋檐下的上官晓蕾,不住的喘气。她再回想着,回想着所发生的一切:

    一个六.七岁的女娃在一座很大别院中玩耍着,突然看见一盆已经开出花蕊的康乃馨,她被吸引了过去,蹲着那里慢慢欣赏着这花蕊的美丽,全然不顾已经走过来的白发老人:

    “晓蕾!看什么呢?让爷爷也看看!”

    这时,女娃用着那天真般笑脸抬起了头,用那水汪汪地大眼睛看了看。已经走过来的白发老人,他穿的是中山装,一脸的胡须,短短的头发,但已经是雪白一片,满脸的慈祥……她立马高兴地站了起来,一下冲进了那老人怀中:

    “爷爷!”

    这位称为爷爷的老人,用着那有力的胳膊,抱起了那女娃,然后他用着右手的指尖,轻轻地点了点那女娃的鼻子说道:

    “我们家的小可,再看什么呢?”话音是那样的具有磁力。

    小脸通红地女娃,在爷爷的怀抱中用着鬓发,磨蹭了几下这位老人的胡须,然后用着细小的手指,指着那已经开出花蕊的康乃馨说道:

    “爷爷!你看!那花漂亮吗?晓蕾想要。”爷爷看着孙女指到的康乃馨,笑了:

    “哦~~!我们家小可在看花啊,花美吗?”

    那女娃点了点头,这时的爷爷慢慢地放下了晓蕾,晓蕾被放下来之后,跑到这盆花前面蹲了下来的她,观赏着!爷爷也蹲下了,他用着那已经打出老茧的手,摸了摸这女娃的秀发……

    想到这里,上官晓蕾再也控制不住了,她用着那纤细的手,不停地拍打着墙面,她心中还在想着,想着,想着……

    “叔叔!陪我玩!陪我玩吗?”十一.二岁的女娃抱着一个魁梧大汉的腿恳求着,而这个大汉恶毒地摔开了那女娃的双手,怒吼道:

    “别碰我,走开啊!你个丧门星,你爸妈就是被你害死的。”

    说完,那大汉走了,留下地只有哇哇大哭的女娃,没有人来安慰他。

    这时!一双温暖地双臂把她给抱了起来,上下抖动着躯,嘴中还在不停地安慰着:

    “啊~~~!晓蕾不哭,晓蕾不哭!晓蕾是世界最坚强的小孩,乖哦~~!”

    女娃好象听懂了,她用着那已经通红地小手,抹了抹已经流下来鼻涕:

    “爷爷!为什么他们说我是丧门星啊,丧门星是什么意思啊?”

    上官院看着这样幼稚的一个女娃,他也心痛了起来,但是为了这可的女娃能够在健康的环境中成长,明明皱起眉头的他笑了起来:

    “我们家晓蕾是最坚强的,不会管别人说自己什么的,只要快乐就行了,明白吗?晓蕾!”

    女娃好象也听懂,点了点头。她的笑容再一次显露了出来,然后又问了爷爷一句:

    “爷爷!我爸妈呢?真的死了吗?”说着,上官院听到这里心头一酸,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这十一.二岁的女娃解释,他笑着摇了摇头用手指指向了天空说道:

    “没有!他们在天上看着你呢,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了。”

    鬼灵精怪地晓蕾好象听明白了,她知道爸妈已经去世了,她的心中由这一刻起开始学会了坚强……

    从那天以后,上官院对所有的家族成员的非议,都进行的维护。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女娃的爹娘,他不想再一次的失去这可的孙女;他将那些有害的建议维护了起来,目的就是为了能让这女娃在健康的环境中成长。家族的生意,让上官院平时都没有时间去休息。但在这孙女出生以后,他放弃了家族的很多生意,天天都和这女娃待在一起;也可以说:和女娃在一起的欢声笑语中,他很快乐;上官院是真的离不开了,这鬼灵精怪的孙女让他由衷地喜;不管生意让他有再多的疲倦,只要见到她,上官院的疲倦不堪,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今天是上官晓蕾的十八岁生。可是在上官院的整个别墅中,没有一位亲朋好友愿意来为她庆祝!忧伤的她,坐在客厅中的沙发上,眼睛中的泪水已经打转,她静静地想着,想着,想着……

    十岁生的那天,天空飘着小雨,家族的叔叔阿姨们都来了,带来各式各样地礼物,穿着鲜亮礼服的她,从客厅的楼梯上,扶着把手慢慢地下来了,到达客厅的时候,她微一躬,向众人施了一礼,随即直起子,翩翩舞动起来,窗外的雨点也调皮着一点一滴地打落在了窗台上,好象要冲进来,和她一起完成这动人的舞姿!

    她已经停下了舞步,客厅中的人群都鼓起了掌,她用着雪亮的眼睛扫了一遍客厅,家族中的所有成员都来了,可是惟独她心中的那位,没有出现。

    她心中有点不高兴了,推来了生蛋糕的仆人走开了,点上蜡烛,众人围着她,唱起了生歌,戴生头冠,站在众人面前的她,哭了,可是那双水汪汪地眼睛不停向着门的方向瞧着,可是没有出现她要等的人。雨还在一直下,多么能希望早点看见那熟悉的面孔推开这扇门啊,可惜一直都没有出现爷爷的影,她失落了。

    就在这时,车灯透过窗户照进了客厅,她跑到窗台向着外面瞧去,下车的爷爷拖着疲倦的体,手中还拿公文包,当晓蕾看到窗外的爷爷,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变了,破涕为笑地她,冲了出去,在雨中奔跑中,嘴中还再叫着:“爷爷!爷爷!~~~~”那声音是那样的具有磁,可是快要接近爷爷的时候,她摔倒在地上,爷爷看着摔倒的晓蕾,他丢下了公文包,迎了过去,一下就把晓蕾给抱在怀中,爷爷和蔼地说道:“摔疼了没有,让我们家的小公主等急了吧!”而晓蕾这时看了看爷爷,什么都没有说,用着那可的小老袋躺在了爷爷的肩膀上。那种感觉是幸福的,对!是幸福!虽然摔倒在地上是那样的疼痛,可是这时候再也顾不上了,那种幸福是看见这画面的人全然不知的……

    可是今天,坐在沙发上的晓蕾,都快要哭了出来,她在等待着爷爷的回来,在等待着爷爷那温暖的怀抱,都快要晚上12点了,窗外再也看不清东西了,黑压压地一片,可是晓蕾还在等着,泪光还在闪烁着,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了下来的眼泪,她忍住了,她想把这一时刻送给爷爷,可是爷爷的车还是没有开进大院,她失望了……

    就在这时,茶几上的电话响起了‘叮铃铃~~!叮铃铃~~~!’,回过神来的晓蕾擦了擦还在眼睛中打转的泪水,拿起来电话用着带有磁的声音说道:

    “喂!您好!这里是上官家,请问有什么事吗?”

    “晓蕾啊!是爷爷!都是爷爷不好……”听到爷爷声音的那一刻,晓蕾的眼中的泪水,好象破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她再一次用着衣袖抹了抹眼睛,用着已经哭着沙哑的声音说道:

    “爷爷!晓蕾想你,不管什么时候,晓蕾都想你。你怎么还没回来啊!”太多问题,一口气说不完。

    “晓..蕾..爷爷..爷爷..爷爷也.......你...!”爷爷断断续续地的声音在晓蕾的耳边响起,刚说完电话就没有了爷爷的声音里面传来的只有忙碌中的人群在吵闹着,晓蕾还在哭着,听到这里她着急地叫了起来:

    “爷爷!爷爷!爷爷!”没有回音。

    “快!快!快!送到医院……”电话那边传来了一群人忙碌的声音还不时的大声叫喊着,这些叫声都被已经哭成泪人的晓蕾听见了:

    “爷爷!爷爷!怎么了?”还是没有回音,她丢下了电话,拿起包包就跑了出去……

    在雨中屋檐下晓蕾想到这里,她蹲了下来,手抱着头,大声的哭了出来“啊~~~!”一次心中发泄她好象想清楚很多事,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去医院找到爷爷……

    就在这时,出现了一醉酒大汉,在巷子中的道路上东倒西歪地走着,当走到晓蕾的背后的时候,他看见蹲在地上的晓蕾,吼道;

    “哥们!走!咱们去喝酒……别蹲着啊!喝倒了吗?”断断续续地话音刚落,他也蹲了下来用左手搭到了晓蕾的肩膀上。

    “啊~~~!”晓蕾大叫了起来,体不由一直,站起来的晓蕾看着面前的醉酒大汉,大叫道;

    “你~~~!干什么?”而这时的醉酒大汉迷迷糊糊地向前迈了一步,倒在了路面上的水沟中,嘴中不停地还咕噜着:

    “来哥们!我敬你一杯……”被吓着的晓蕾,双手紧握着衣角,她用着水汪汪地大眼睛看着四周。巷中路灯照在雨中的晓蕾上,影子是那样的萧条……

    站起来的醉鬼大汉,又走了过来:

    “还没喝完呢?怎么走了,来,继续喝~~~!”晓蕾看着前面走过来的大汉,心中非常害怕,她憋不住了,顺手推了一下面前的大汉:

    “啊~~~~!走开啊~!”然后她冲出了巷中……

重要声明:小说《缘系情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