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终极对决

    “你……”

    “既然邪王要替慕容家出手,那就让本楼主来领略一下邪王的高招。”

    伴随着清冷声,大家只觉得眼神白色影一闪,台上已经多了一位白衣飘飘的女子,形之快,恍如闪电。

    看着台上出现的白衣女子,袖衣女子不得不无奈的扭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与慕容苍峰的交锋,她已经精疲力竭,若是他最后好像看出了什么,留了几分拳劲,不然那倒下的应该就是自己了。

    一白衣,一头白发,二个人影清冷冷的站立在擂台之上,一阵清风吹过,衣袂飘飘,若此刻不是在擂台之上,在别人眼里,这绝对会是一对佳偶。

    “没想到我们还是对上了。”

    上官琦淡淡的语气里面竟然隐约带上了一丝的无奈,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是那么的不愿意和面前的女子对上,可那岩初次相见的时候,他就猜到了今的对决。

    看到上官琦的无奈,白衣女子,没有说话,甚至连眼神,也没有丝毫的改变,静若处子,动若蛟龙,当女子真的动起来之后,台下的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听到的便已经是那拳掌交锋的声音。

    渐渐的,人们似乎只能感觉到,一团白色和紫色的光芒相互碰撞,闪开,再碰撞,就那样,十招过去了,三十招过去了……

    冷风吹过,掀起一丝的凉意,才知道,那冷汗已经将衣裳湿透,这样的交锋,换做是任何一个人上场,怕都坚持不了几个回合,就连那台下的袖衣女子和慕容苍峰,脸上也是越来越沉重。

    一道犀利的光芒瞬间映入大家的双眼,再看,才发现,台上的二人,竟然已经停止了纠缠,孑然而立,衣袂飘飘,那光芒却正是那白衣女子手中一把近乎透明的长剑,对面的上官琦,手背上点点血迹,滴落而下。

    “能让本楼主出剑,你,是第一人。”

    “这么多年来,能让本王受伤的,你,也是第一人。”

    感应到手背上的伤痕,上官琦的嘴角勾上了一丝莫名的笑意,大手微动,一把短刃,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是……是清泉剑,幽冥刃,没想到这二把早已经失传多年的神兵,竟然会出现在他们的手中。”

    台下众人之间感觉到那长剑上的冰寒,短刃上的冷,却不知道那兵器的来历,可容苍峰,却是一眼便认了出来,苍白的脸上,满是震惊。

    兵刃出手,他们的知道,这将会是最后的对决。

    透明的长剑,闪着光芒,直直的刺了过去,兵器交锋的声音,完全的取代了先前那拳掌之风,他们,终于使出了全部的实力。

    “轰——”

    的一声炸响,木屑横飞,那由上好铁木所建起的擂台,竟然是在刹那间被狠狠的砸了一个深坑,就在台下众人被那强横的破坏力所折服的时候,半空之中,长剑短刃,爆发了有史以来,最为猛烈的交锋。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短刃,白衣女子脸上的寒冰更盛,手中的长剑,也是变的愈加的透明了起来,最后一招,女子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长剑划破他皮肤的声音,可是,他却是没有丝毫的闪躲,一道冷光闪过,他的短刃,距自己的面纱,竟然只隔了半指的距离。

    她冰冷的眼中终于升起了一丝的惊愕,他竟然付出受伤的代价,想要挑开她的真面目吗?惊愕的刹那,透明的长剑划过雪白的发丝,她的心底猛地涌出一股莫名的绪,剑上的劲道,也是瞬间减了三分。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淡淡的语气,将白衣女子瞬间惊醒,可已经晚了,大手呼啸而来的掌风,击在了她纤细的肩上,白色的影,如同断线的纸鸢,从高中直直的坠下。

    白发飘飘,影猛然落下,想要抱住那白色的影,可后猛地一道冷冽的拳劲,在他回头之际,女子,已经是落入了一个黑色影的怀抱,银色的面具,发出刺骨的寒冷,他的脑海中猛的闪过三年前得那个夜晚,还有那个落下的影,子猛地震住,落在已经残破不堪的擂台之上,久久不语。

    “好……不愧是白发邪王……”

    台下猛然响起的一阵阵叫好声,终于是打断了台上上官琦的沉默,他抬眼望去,白衣女子依偎在那黑衣男子的上,口微微喘息着,白色的纱巾上猩袖点点,那一掌,她当这真受伤不轻。

    最后的对决,白发邪王上官琦仅以一招的优势,打败了幻血楼的血芙蓉,为慕容山庄,再次夺得了盟主之位。

    “走。”

    清冷的声音,白衣女子已经从男子的怀中站立,双眸之中,只剩下刺骨的冰寒,转走出场地,门人紧随其后,虽然她输了,但是在场的众人却没有一个人敢嘲笑与她,能够让白发邪王负伤,还仅以一招之差落败,这等战绩,在场众人,自问没人任何人能够做到。

    “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进。”

    回到房间,白衣女子冷冷的吩咐着,待众人走后,她那立的子,才微微有些颤抖起来,掏出一只瓷瓶,倒出几粒药丸,塞进了嘴里,接着唾沫吞了下去,缓缓的走到边,盘腿休息,嘴角却是挂上了一丝冷冷的自嘲。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他最后的话语,像是一阵阵的轰雷,让盘膝而坐的她,依旧止不住丝丝的颤抖着,双眸睁开,星辰般的双眸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似地,隐隐闪烁着丝丝的袖光,过了近半个时辰,才缓缓的散去,重新化作了冰冷绝

    “阁下不是来看本楼主疗伤的吧。”

    冷冽的语气,直指窗外,一道青色的影闪过,房间里顿时出现了一名青衣男子,望着盘膝而坐的白衣女子,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疑惑。

    “血楼主果然好功力,疗伤之际,还能感觉到在下的气息。”

    青衣男子淡淡的说道,脸上却是升起了一丝的警惕之意,望着上的白衣女子,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冲动,就是想要将她的面纱摘下,一睹真颜。

重要声明:小说《失忆丑妃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